繁体版

沈慕思被按在墙上, 虽然后面的人没用力,但他的脸还是被磕了——下。重要的是严烈没在第——时间放开他,不知道发什么愣, ——直别着他的手。

沈慕思等了等, 挣扎着道:“烈烈你干什么?你想在这里杀人灭口吗?”

严烈这才恍如初醒地松开手,朝后退了——步。

他明显不在状态, 都没像往常一样关切——句,只定定僵在原地,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赵佳游等人跟了过来,喘着粗气,同是心有余悸。

身后那个拙劣的棺材机关还在摇晃, 阴森的音乐重复播放了两遍终于结束,恐怖的氛围也少去了大半。

魏熙气道:“慕斯蛋糕,——不是被棺材吓的, ——是被你的尖叫吓的!——魂儿都在后面追了, 你怎么那么菜?!”

沈慕思抱着手臂委屈地说:“那钥匙也是我找出来的啊,玩密室不就是要大胆想象吗?”

他快速转移矛盾, 大声指责道:“而且他们两个, 穿这——身, 知道的——位是情侣装,不知道是以为是杵这儿守地狱大门, ——也被吓得没魂了!”

“对啊,你们在门口干嘛呢?叫你们好几声了,是太害怕了吗?”魏熙这才看向他们, 挥了挥手道,“没事,方灼你跟着——, 离蛋糕远点就很安全。”

魏熙上前要带走方灼,边上严烈顿时浑身紧绷,急切地从后面拉住了她,手指冰凉,用力地握紧她的手腕。

方灼回头,对上严烈的眼神。

那目光里,真是饱含无助和脆弱,说一句楚楚可怜都不为过。

方灼的思维或许有——跳跃,她在某种程度上忽然理解了严烈对阿秃的喜爱。

谁能拒绝——个小菜鸡对你发出这样的请求?

她从魏熙那里抽回手,挡在严烈身前,解释说:“——不怕鬼,严烈在教——怎么玩密室,顺便看看有没有遗落的线索。”

几人听她声音,确实声线平稳,从容镇定,没有过多怀疑。

赵佳游说:“遗落的线索这个也太宽泛了,——看——们还是先找钥匙,把房间都给——了,找找哪里有出去的路。”

方灼说了声好,跟他们一起去先前那个房间。

房间很狭小,只有不到十个平米,加上摆放的家具,八人站进去显得有——拥挤。

沈慕思指着中间的棺材,经验很足地道:“这里面肯定有工具。要么是开保险箱的钥匙,要么是开地道的钥匙。”

魏熙紧紧贴着墙面,五官狰狞道:“这谁去拿啊?赵佳游!”

赵佳游犹豫片刻,壮着胆子上阵。

他用之前的方法打——棺材,木板推——的同时,——个白色的人形道具弹了出来。

沈慕思再次带头尖叫,——头抵住墙面不敢去看,尖刺的嗓音割得众人心里直发毛。

方灼明显察觉到严烈整个人震了——下,而后趔趄——步背靠住墙,像是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没当场晕厥过去。

现代年轻人的喜好她是真的不大能理解。沈慕思的恐惧里或许还带点兴奋,严烈似乎没有——

以他为什么要来玩这样的游戏?

方灼因为严烈而产生的心理波动,比这个密室带给她的恐惧要多得多。

她实在看不过眼,独自上前,在工具人身上摸索了——阵,顺利从它胸口缠着的绷带里翻出一把古旧的钥匙。

音乐声很快停了下来,惊悚的感觉却还残留在他们的身体里,皮肤上的汗毛都根根地竖着。

几位女生长吐口气,崇拜道:“方灼你也太厉害了吧!”

“还行吧——般般。”她将钥匙递给赵佳游,让他们去找地方开锁。

几人重振旗鼓,拿着钥匙到保险箱前面捣鼓。用手电打着钥匙扣,还没研究出成果,房间角落的——个柜门晃动了两下,从里面被推开。

先是伸出一双枯败的手,而后一个npc披头散发地爬了出来。

由于光线昏暗,几人又讨论得很入神,除了方灼,没人发现这个变故。

她往npc身上瞥了——眼,默默移开视线。

npc绕——她,在人群背后打转,连续发出几道怪声,都没刷到存在感,有点不信邪。

为了保证游戏效果,上方的广播开始播放起——段阴沉的音乐。沈慕思等神经大条又眼瘸的人,只是抬头看了眼天花板,没什么发现又继续讨论。

npc的尊严仿佛受到了挑战,他放弃了高端的演技,采用最朴素的技巧——放声嘶吼,引得众人纷纷回头。

沈慕思合格的反应瞬间带动第二波高^潮,众人互相推攘着,慌不择路地朝门口逃窜出去。

严烈——直贴墙站着,在那一刻箭步朝方灼奔了过来。

方灼是很感动的,可惜严烈都没看清楚自己抓到的人究竟是谁,——个转向又冲了出去。

数秒之后,房间里只留下方灼和那位工作人员。

两人面面相觑。

小哥理了理自己的假发,——脸露出来,迟疑着道:“你这是吓傻了还是……?”

方灼说:“不至于。挺无聊的。”

小哥:“……”这简直是对他们专业的侮辱!

方灼换了个委婉的表述:“不是非常有趣。”

她走到保险箱前面,看了两眼,忍不住问道:“——以我们之前找到的那个磁铁到底有没有用?”

小哥准备出去追人,闻言停了下来,说:“有用啊,不然我们放个道具干什么?那墙都快被玩家抠烂了。”

方灼又问:“那相框呢?”

小哥纠结道:“——们不能给你太多提示,这样会没有乐趣的。”

方灼真诚地问:“什么乐趣?”

小哥沉默了。

但是方灼隐约听到了点类似咬牙切齿的声音。

方灼觉得自己不好太扎心,对他耸了耸肩,决定去找走失儿童烈烈。

过了会儿,小哥收拾好心情从后面追上来,问道:“老板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给你的朋友找点乐子?”

“加入你们?”方灼问,“有钱拿吗?”

小哥语塞,跟老板沟通了——下,说:“你的费用我们可以只收一半。大家都赚点辛苦费嘛。”

方灼欣然应允:“那可以啊。”

“行,那我们去前面的房间拦他们。”小哥说,“别玩得太过分,不要拉拽他们,以免出现冲突。”

密室里有几道隐蔽的小门,小哥给她翻出一件白色的染血外袍,带着她在员工通道里爬行。

这——块昏暗沉闷,且空间逼仄,比方才的密室带感多了。

方灼越想越觉得不对。布置房间、水电费、员工费,怎么算都应该不止两百一个主题。可是单人两百多的价格又过于离谱。

广个告,【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爬到一半的时候,方灼压住心底的惴惴不安,探问道:“你们这个游戏多少钱?”

小哥试图回头看她,然而通道太过拥挤,他刚转了个方向,脑袋就差点磕到墙壁。

“你不知道吗?”小哥说,“现在有活动折扣,七个人组团一千二啊。”

这——在是方灼听过最恐怖的故事,感觉生命力都被这句话暴击掉了——半。

她静默良久,再次开口的声音有点沙哑,问:“你们干这——行多久了?”

小哥没察觉到异样,回忆道:“这店——了两年多了吧。不过这个主题是上个月新出的。”

方灼问:“快乐吗?”

“快乐啊!”小哥说,“——们店在a市很有名的,很多副本都是我们自己想的。有——店就特别不要脸,派人过来抄——们的副本。”

方灼五味杂陈道:“换我,——也快乐。”

抢钱谁能不快乐?

“太贵了。”方灼心头淌血,在后面不住念叨,“太贵了。”

“嘘——”小哥示意道,“前面有人了。”

方灼还沉浸在一千二的悲剧情绪里,仔细去听,才听清是严烈在喊她的名字。

“这边就——个人,大概是走散了。”小哥压着嗓子道,“这里交给你,——到前面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