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顺——通——又爬了一会儿, 到尽头后从一个柜——里钻了出来。

这个房间的门是半掩的,她循——严烈的声音找过去,转了两圈辨认方向后, 直接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严烈那边安静下来。方灼凝神听了会儿,再一次失去他的踪迹, 倒是从墙后面听见了沈慕思等人的惊叫和奔跑声。

就这,——缘分?

方灼一脸抓瞎,干脆跟无头苍蝇一样地乱逛,拐了个弯儿,迎面撞上躲在角落里屏息凝神的严烈。

两人都定住了。

方灼当即反思了一下。她虽然穿——一件很宽大的血衣, 但真的一点都没有鬼屋工作人员的素质。

她应该第一时间冲上去,对着严烈龇牙咧嘴,然后张狂地跟在他的身后, 和他奔跑到密室的尽头。

而不是站在这里进行自我反思。

好在严烈这人素质非常高, 并不需要方灼出力,已经把自己吓得转了个身。

方灼等——他主动离开, 却不知道他为什——又停了下来, 盯着她的方向出神地看。

方灼想他怪可怜的, 在乡下连——黑影都能给吓出阴影来,在密室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决定——是不为难他了。

正要开口说明一声,对面的人先一步动了,快速朝她冲了过来。

方灼下意识地想要闪躲, 然而比不上严烈的爆发力,刚朝后退了一步,就被严烈一把抱住。

巨大的冲势让她险些向后栽倒, 又被对方有力的手臂稳住。

严烈将头靠在她的肩颈上,勒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在她耳边喷洒——温热的鼻息,连怀抱的温度也是滚烫的。

他肯定是太害怕了。

方灼不大擅长处理这样的事情,大脑有一阵是空白的。就像网络延迟的游戏,以为已经跑出了这个地图,刷新后发现——留在原地。

她简单判断了下严烈是不是已经认出她,紧跟——发现这并不是非常重要。严烈如果向她卖可怜的话,她的宽纵似乎可以被放大到没有边界的地步。

这样不行。

她默数了几个数,想到十了就把人推开。

然而数到“六”的时候,后面的数据开始混乱。

拥抱在她的记忆库里,本身就不是经常出现的事情。

准确来说,她觉得那是人类在成长过程当中最先戒掉的一种需求。

如果要往前回溯,大约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奶奶曾经给过她这样的安慰。

然而老太太的温情总是很短暂。似乎生怕久一点,就会让她上^瘾。

方灼躺在她的怀里,从来没有数到超过“六”的数字。她的软弱从来不会胜利。

然而就是那停顿的数秒,让她抓心挠肺地难以忘怀。

方灼没有计算准确的时间,但她觉得严烈停留的时长已经足够她数十几个“六”了,或许更多。

这是不正常的眷恋,从解题的角度来说应该要舍去。

在她抬起手的时候,严烈好似察觉到,主动松开了她。不给她说话的时间,转身跑了开去。

另外一面墙后,几人被npc追得抱头鼠窜。

魏熙想去拽赵佳游,因为这位——学是除严烈外——最大胆的青年了。结果他和沈慕思两个怂包紧紧抱在一起,吓得五官齐飞。在魏熙靠近的时候,甚至手挽手地逃开了。

魏熙突然就不害怕了。

这世上有什——鬼是比直男更可怕的吗?她身边待——好几个呢。

她木着脸拿出对讲机,朝里面问道:“喂,老板,我的朋友呢?跑掉的这俩就算了,刚刚在房间里落了一个,另外一个同学去找了,他们回来了吗?”

严烈情急之下拽着赵佳游跑了,跑到一半发现拉错了人,脸色登时一片煞白,赶紧返身回去搜寻,结果现在还没回来。

信号接通,老板慵懒的声音响起:“帮你们看——呢。”

“不用你帮我们看——!把他们还给我们!”魏熙激动道,“我们队伍里就这两个胆大的人了!没了他们密室没法儿玩!”

对讲机里沉默片刻,——是老板那欠揍的声音:“不大方便。”

几位女生一齐控诉——:“有什——不方便的!你们是开密室还是当人贩——?把人还给我们!”

“要拐的话换个目标行吗?我把刚才那俩货换给你们!”

老板冷漠地说:“不行。”

最后这场密室没有挑战成功,甚至是满地鸡毛。

不知道是他们太倒霉,——是游戏工作人员太敬业,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碰见npc。

起初他们还会配合——恐惧一下,到后面几乎已经麻木。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 \\ 。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店长因为后面没有客人,出于对他们的——情,免费为他们延长了半个小时,让他们和里头的npc交流感情。

后来见他们实在找不到通关的线索,才让人进去带他们沿——整个机关走了一圈,把他们领出来。

几人回到店铺前台,神色一片萎靡。

沈慕思耷拉——脑袋,长长叹了口气。寿星公更是难过,她一点都没享受到小仙女应有的待遇。

严烈正闲适地坐在餐桌边玩手机,见他们出来,抬手打了个招呼。

魏熙惊——:“严烈,你怎么在这儿啊?”

严烈笑了笑,没有回答。

魏熙问:“那方灼呢?”

方灼正好从后面出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把外套脱下来挂在手臂上。

几位室友围住了她,问道:“你去哪里了?我们翻遍地图了都没把你找出来!”

“打不过他们。”方灼说,“所以我选择了加入他们。”

老板拿起手机晃了晃,笑——:“打工人,钱转刚才的账户里去了。”

方灼点头。

魏熙品位了两秒,恍然大悟——:“刚才一直追——我跑的npc原来是你!你怎么打进敌人内部的?”

方灼问:“好玩吗?”

沈慕思硬着头皮道:“好玩!”

魏熙冷笑:“没有下一次了。”

众人都玩得有些累,去魏熙订好的餐厅里吃了顿饭,方灼跟严烈就要回学校了。

两人并排坐在公交车上,一个望——窗外,一个注视——前方的电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

这一次他们没有选到好位置,严烈有半边脸被窗外的太阳照着。

明明坐得不近,方灼却仿佛幻听到了他的心跳声。即便已经离开那条隐秘的走道,感触仍旧有些许停留在那个地方。

这是不正常的沉默。

在相同的广告播到第三遍的时候,方灼动了下,将手伸进上衣的口袋,说:“钱,过段时间再——你。”

严烈终于从雕塑的状态中解除,回过头,先是说:“我不能给你花钱吗?”

又——:“说了我请客的,毕竟是我邀请你。”

紧跟——加了一句:“上次你请我吃饭了。”

方灼一时不知道该回应他哪一句话。

“我只请你吃了一碗面。”

“你生日我——没送你礼物呢。”严烈脑海里冒出很多的理由,一个又一个地往外抛,哪怕彼此间没有逻辑,“你有两百块钱,愿意请我吃二十块钱的午饭,我只是请你玩场游戏而已,你自己——赚了一半,我觉得你亏了。”

方灼又遇到了没有办法接他话的情况,抬手挠了挠眉尾,重新将眼神投向电视。

无言的空档,严烈发现自己——是妥协的那一个。

“我的生日是七月十六。”他说,“不要问我喜欢什——,我才不要给自己挑礼物。”

方灼说:“好。”

公车广播的女音冰冷地播报,下一站a中。

方灼确认了身上的物品,准备起身。

严烈一手搭在前座的靠背上,突然感慨了句:“什——时候才高考啊。”

方灼转身朝他——去。他目光游离,唇角向下轻抿,低声似抱怨地说——:“忽然不想再回这个地方了。”

方灼帮他算了下,说:“——有197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