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方灼順——通——又爬了一會兒, 到盡頭後從一個櫃——里鑽了出來。

這個房間的門是半掩的,她循——嚴烈的聲音找過去,轉了兩圈辨認方向後, 直接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或許是察覺到了她的存在, 嚴烈那邊安靜下來。方灼凝神听了會兒,再一次失去他的蹤跡, 倒是從牆後面听見了沈慕思等人的驚叫和奔跑聲。

就這,——緣分?

方灼一臉抓瞎,干脆跟無頭蒼蠅一樣地亂逛,拐了個彎兒,迎面撞上躲在角落里屏息凝神的嚴烈。

兩人都定住了。

方灼當即反思了一下。她雖然穿——一件很寬大的血衣, 但真的一點都沒有鬼屋工作人員的素質。

她應該第一時間沖上去,對著嚴烈齜牙咧嘴,然後張狂地跟在他的身後, 和他奔跑到密室的盡頭。

而不是站在這里進行自我反思。

好在嚴烈這人素質非常高, 並不需要方灼出力,已經把自己嚇得轉了個身。

方灼等——他主動離開, 卻不知道他為什——又停了下來, 盯著她的方向出神地看。

方灼想他怪可憐的, 在鄉下連——黑影都能給嚇出陰影來,在密室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決定——是不為難他了。

正要開口說明一聲,對面的人先一步動了,快速朝她沖了過來。

方灼下意識地想要閃躲, 然而比不上嚴烈的爆發力,剛朝後退了一步,就被嚴烈一把抱住。

巨大的沖勢讓她險些向後栽倒, 又被對方有力的手臂穩住。

嚴烈將頭靠在她的肩頸上,勒得她快要喘不過氣,在她耳邊噴灑——溫熱的鼻息,連懷抱的溫度也是滾燙的。

他肯定是太害怕了。

方灼不大擅長處理這樣的事情,大腦有一陣是空白的。就像網絡延遲的游戲,以為已經跑出了這個地圖,刷新後發現——留在原地。

她簡單判斷了下嚴烈是不是已經認出她,緊跟——發現這並不是非常重要。嚴烈如果向她賣可憐的話,她的寬縱似乎可以被放大到沒有邊界的地步。

這樣不行。

她默數了幾個數,想到十了就把人推開。

然而數到「六」的時候,後面的數據開始混亂。

擁抱在她的記憶庫里,本身就不是經常出現的事情。

準確來說,她覺得那是人類在成長過程當中最先戒掉的一種需求。

如果要往前回溯,大約是在她很小的時候,奶奶曾經給過她這樣的安慰。

然而老太太的溫情總是很短暫。似乎生怕久一點,就會讓她上^癮。

方灼躺在她的懷里,從來沒有數到超過「六」的數字。她的軟弱從來不會勝利。

然而就是那停頓的數秒,讓她抓心撓肺地難以忘懷。

方灼沒有計算準確的時間,但她覺得嚴烈停留的時長已經足夠她數十幾個「六」了,或許更多。

這是不正常的眷戀,從解題的角度來說應該要舍去。

在她抬起手的時候,嚴烈好似察覺到,主動松開了她。不給她說話的時間,轉身跑了開去。

另外一面牆後,幾人被npc追得抱頭鼠竄。

魏熙想去拽趙佳游,因為這位——學是除嚴烈外——最大膽的青年了。結果他和沈慕思兩個慫包緊緊抱在一起,嚇得五官齊飛。在魏熙靠近的時候,甚至手挽手地逃開了。

魏熙突然就不害怕了。

這世上有什——鬼是比直男更可怕的嗎?她身邊待——好幾個呢。

她木著臉拿出對講機,朝里面問道︰「喂,老板,我的朋友呢?跑掉的這倆就算了,剛剛在房間里落了一個,另外一個同學去找了,他們回來了嗎?」

嚴烈情急之下拽著趙佳游跑了,跑到一半發現拉錯了人,臉色登時一片煞白,趕緊返身回去搜尋,結果現在還沒回來。

信號接通,老板慵懶的聲音響起︰「幫你們看——呢。」

「不用你幫我們看——!稈他們還給我們!」魏熙激動道,「我們隊伍里就這兩個膽大的人了!沒了他們密室沒法兒玩!」

對講機里沉默片刻,——是老板那欠揍的聲音︰「不大方便。」

幾位女生一齊控訴——︰「有什——不方便的!你們是開密室還是當人販——?把人還給我們!」

「要拐的話換個目標行嗎?我把剛才那倆貨換給你們!」

老板冷漠地說︰「不行。」

最後這場密室沒有挑戰成功,甚至是滿地雞毛。

不知道是他們太倒霉,——是游戲工作人員太敬業,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踫見npc。

起初他們還會配合——恐懼一下,到後面幾乎已經麻木。

書友們之前用的小書亭已經掛了,現在基本上都在用 \\ 。

兩個小時很快過去。店長因為後面沒有客人,出于對他們的——情,免費為他們延長了半個小時,讓他們和里頭的npc交流感情。

後來見他們實在找不到通關的線索,才讓人進去帶他們沿——整個機關走了一圈,把他們領出來。

幾人回到店鋪前台,神色一片萎靡。

沈慕思耷拉——腦袋,長長嘆了口氣。壽星公更是難過,她一點都沒享受到小仙女應有的待遇。

嚴烈正閑適地坐在餐桌邊玩手機,見他們出來,抬手打了個招呼。

魏熙驚——︰「嚴烈,你怎麼在這兒啊?」

嚴烈笑了笑,沒有回答。

魏熙問︰「那方灼呢?」

方灼正好從後面出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把外套脫下來掛在手臂上。

幾位室友圍住了她,問道︰「你去哪里了?我們翻遍地圖了都沒把你找出來!」

「打不過他們。」方灼說,「所以我選擇了加入他們。」

老板拿起手機晃了晃,笑——︰「打工人,錢轉剛才的賬戶里去了。」

方灼點頭。

魏熙品位了兩秒,恍然大悟——︰「剛才一直追——我跑的npc原來是你!你怎麼打進敵人內部的?」

方灼問︰「好玩嗎?」

沈慕思硬著頭皮道︰「好玩!」

魏熙冷笑︰「沒有下一次了。」

眾人都玩得有些累,去魏熙訂好的餐廳里吃了頓飯,方灼跟嚴烈就要回學校了。

兩人並排坐在公交車上,一個望——窗外,一個注視——前方的電視,有十來分鐘的時間沒有說話。

這一次他們沒有選到好位置,嚴烈有半邊臉被窗外的太陽照著。

明明坐得不近,方灼卻仿佛幻听到了他的心跳聲。即便已經離開那條隱秘的走道,感觸仍舊有些許停留在那個地方。

這是不正常的沉默。

在相同的廣告播到第三遍的時候,方灼動了下,將手伸進上衣的口袋,說︰「錢,過段時間再——你。」

嚴烈終于從雕塑的狀態中解除,回過頭,先是說︰「我不能給你花錢嗎?」

又——︰「說了我請客的,畢竟是我邀請你。」

緊跟——加了一句︰「上次你請我吃飯了。」

方灼一時不知道該回應他哪一句話。

「我只請你吃了一碗面。」

「你生日我——沒送你禮物呢。」嚴烈腦海里冒出很多的理由,一個又一個地往外拋,哪怕彼此間沒有邏輯,「你有兩百塊錢,願意請我吃二十塊錢的午飯,我只是請你玩場游戲而已,你自己——賺了一半,我覺得你虧了。」

方灼又遇到了沒有辦法接他話的情況,抬手撓了撓眉尾,重新將眼神投向電視。

無言的空檔,嚴烈發現自己——是妥協的那一個。

「我的生日是七月十六。」他說,「不要問我喜歡什——,我才不要給自己挑禮物。」

方灼說︰「好。」

公車廣播的女音冰冷地播報,下一站a中。

方灼確認了身上的物品,準備起身。

嚴烈一手搭在前座的靠背上,突然感慨了句︰「什——時候才高考啊。」

方灼轉身朝他——去。他目光游離,唇角向下輕抿,低聲似抱怨地說——︰「忽然不想再回這個地方了。」

方灼幫他算了下,說︰「——有197天。」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