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沈慕思被按在牆上, 雖然後面的人沒用力,但他的臉還是被磕了——下。重要的是嚴烈沒在第——時間放開他,不知道發什麼愣, ——直別著他的手。

沈慕思等了等, 掙扎著道︰「烈烈你干什麼?你想在這里殺人滅口嗎?」

嚴烈這才恍如初醒地松開手,朝後退了——步。

他明顯不在狀態, 都沒像往常一樣關切——句,只定定僵在原地,低垂著頭看不清神色。

趙佳游等人跟了過來,喘著粗氣,同是心有余悸。

身後那個拙劣的棺材機關還在搖晃, 陰森的音樂重復播放了兩遍終于結束,恐怖的氛圍也少去了大半。

魏熙氣道︰「慕斯蛋糕,——不是被棺材嚇的, ——是被你的尖叫嚇的!——魂兒都在後面追了, 你怎麼那麼菜?!」

沈慕思抱著手臂委屈地說︰「那鑰匙也是我找出來的啊,玩密室不就是要大膽想象嗎?」

他快速轉移矛盾, 大聲指責道︰「而且他們兩個, 穿這——身, 知道的——位是情侶裝,不知道是以為是杵這兒守地獄大門, ——也被嚇得沒魂了!」

「對啊,你們在門口干嘛呢?叫你們好幾聲了,是太害怕了嗎?」魏熙這才看向他們, 揮了揮手道,「沒事,方灼你跟著——, 離蛋糕遠點就很安全。」

魏熙上前要帶走方灼,邊上嚴烈頓時渾身緊繃,急切地從後面拉住了她,手指冰涼,用力地握緊她的手腕。

方灼回頭,對上嚴烈的眼神。

那目光里,真是飽含無助和脆弱,說一句楚楚可憐都不為過。

方灼的思維或許有——跳躍,她在某種程度上忽然理解了嚴烈對阿禿的喜愛。

誰能拒絕——個小菜雞對你發出這樣的請求?

她從魏熙那里抽回手,擋在嚴烈身前,解釋說︰「——不怕鬼,嚴烈在教——怎麼玩密室,順便看看有沒有遺落的線索。」

幾人听她聲音,確實聲線平穩,從容鎮定,沒有過多懷疑。

趙佳游說︰「遺落的線索這個也太寬泛了,——看——們還是先找鑰匙,把房間都給——了,找找哪里有出去的路。」

方灼說了聲好,跟他們一起去先前那個房間。

房間很狹小,只有不到十個平米,加上擺放的家具,八人站進去顯得有——擁擠。

沈慕思指著中間的棺材,經驗很足地道︰「這里面肯定有工具。要麼是開保險箱的鑰匙,要麼是開地道的鑰匙。」

魏熙緊緊貼著牆面,五官猙獰道︰「這誰去拿啊?趙佳游!」

趙佳游猶豫片刻,壯著膽子上陣。

他用之前的方法打——棺材,木板推——的同時,——個白色的人形道具彈了出來。

沈慕思再次帶頭尖叫,——頭抵住牆面不敢去看,尖刺的嗓音割得眾人心里直發毛。

方灼明顯察覺到嚴烈整個人震了——下,而後趔趄——步背靠住牆,像是用了極大的克制力才沒當場暈厥過去。

現代年輕人的喜好她是真的不大能理解。沈慕思的恐懼里或許還帶點興奮,嚴烈似乎沒有——

以他為什麼要來玩這樣的游戲?

方灼因為嚴烈而產生的心理波動,比這個密室帶給她的恐懼要多得多。

她實在看不過眼,獨自上前,在工具人身上摸索了——陣,順利從它胸口纏著的繃帶里翻出一把古舊的鑰匙。

音樂聲很快停了下來,驚悚的感覺卻還殘留在他們的身體里,皮膚上的汗毛都根根地豎著。

幾位女生長吐口氣,崇拜道︰「方灼你也太厲害了吧!」

「還行吧——般般。」她將鑰匙遞給趙佳游,讓他們去找地方開鎖。

幾人重振旗鼓,拿著鑰匙到保險箱前面搗鼓。用手電打著鑰匙扣,還沒研究出成果,房間角落的——個櫃門晃動了兩下,從里面被推開。

先是伸出一雙枯敗的手,而後一個npc披頭散發地爬了出來。

由于光線昏暗,幾人又討論得很入神,除了方灼,沒人發現這個變故。

她往npc身上瞥了——眼,默默移開視線。

npc繞——她,在人群背後打轉,連續發出幾道怪聲,都沒刷到存在感,有點不信邪。

為了保證游戲效果,上方的廣播開始播放起——段陰沉的音樂。沈慕思等神經大條又眼瘸的人,只是抬頭看了眼天花板,沒什麼發現又繼續討論。

npc的尊嚴仿佛受到了挑戰,他放棄了高端的演技,采用最樸素的技巧——放聲嘶吼,引得眾人紛紛回頭。

沈慕思合格的反應瞬間帶動第二波高^潮,眾人互相推攘著,慌不擇路地朝門口逃竄出去。

嚴烈——直貼牆站著,在那一刻箭步朝方灼奔了過來。

方灼是很感動的,可惜嚴烈都沒看清楚自己抓到的人究竟是誰,——個轉向又沖了出去。

數秒之後,房間里只留下方灼和那位工作人員。

兩人面面相覷。

小哥理了理自己的假發,——臉露出來,遲疑著道︰「你這是嚇傻了還是……?」

方灼說︰「不至于。挺無聊的。」

小哥︰「……」這簡直是對他們專業的侮辱!

方灼換了個委婉的表述︰「不是非常有趣。」

她走到保險箱前面,看了兩眼,忍不住問道︰「——以我們之前找到的那個磁鐵到底有沒有用?」

小哥準備出去追人,聞言停了下來,說︰「有用啊,不然我們放個道具干什麼?那牆都快被玩家摳爛了。」

方灼又問︰「那相框呢?」

小哥糾結道︰「——們不能給你太多提示,這樣會沒有樂趣的。」

方灼真誠地問︰「什麼樂趣?」

小哥沉默了。

但是方灼隱約听到了點類似咬牙切齒的聲音。

方灼覺得自己不好太扎心,對他聳了聳肩,決定去找走失兒童烈烈。

過了會兒,小哥收拾好心情從後面追上來,問道︰「老板問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給你的朋友找點樂子?」

「加入你們?」方灼問,「有錢拿嗎?」

小哥語塞,跟老板溝通了——下,說︰「你的費用我們可以只收一半。大家都賺點辛苦費嘛。」

方灼欣然應允︰「那可以啊。」

「行,那我們去前面的房間攔他們。」小哥說,「別玩得太過分,不要拉拽他們,以免出現沖突。」

密室里有幾道隱蔽的小門,小哥給她翻出一件白色的染血外袍,帶著她在員工通道里爬行。

這——塊昏暗沉悶,且空間逼仄,比方才的密室帶感多了。

方灼越想越覺得不對。布置房間、水電費、員工費,怎麼算都應該不止兩百一個主題。可是單人兩百多的價格又過于離譜。

廣個告,【  \\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爬到一半的時候,方灼壓住心底的惴惴不安,探問道︰「你們這個游戲多少錢?」

小哥試圖回頭看她,然而通道太過擁擠,他剛轉了個方向,腦袋就差點磕到牆壁。

「你不知道嗎?」小哥說,「現在有活動折扣,七個人組團一千二啊。」

這——在是方灼听過最恐怖的故事,感覺生命力都被這句話暴擊掉了——半。

她靜默良久,再次開口的聲音有點沙啞,問︰「你們干這——行多久了?」

小哥沒察覺到異樣,回憶道︰「這店——了兩年多了吧。不過這個主題是上個月新出的。」

方灼問︰「快樂嗎?」

「快樂啊!」小哥說,「——們店在a市很有名的,很多副本都是我們自己想的。有——店就特別不要臉,派人過來抄——們的副本。」

方灼五味雜陳道︰「換我,——也快樂。」

搶錢誰能不快樂?

「太貴了。」方灼心頭淌血,在後面不住念叨,「太貴了。」

「噓——」小哥示意道,「前面有人了。」

方灼還沉浸在一千二的悲劇情緒里,仔細去听,才听清是嚴烈在喊她的名字。

「這邊就——個人,大概是走散了。」小哥壓著嗓子道,「這里交給你,——到前面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