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197天, 仔細掰著手指數,是一段很漫長的時間。然而當它被作業、課程、考試充斥之後,快得就像本隨手一撕的舊日歷, 眨眼間就跳過了一個月份的日期。

在時間即將步入1月的時候, 葉雲程告訴她,他在a市租了一間房子。

位置距離a中不大近, 但靠近市區。曾經出過事故,因此不好出售,租賃價格也打得便宜,是沈慕思的爸爸給他介紹的。

葉雲程本身不忌諱這些,加上房子的地段、周邊配套都挺不錯, 跟劉僑鴻簡單商量過後,當場決定租下。

房東人很和善,得知他們的基本情況後, 同意他們租金月付, 而且不收押金。每月一千塊錢房租,首月減半, 暫簽一年。

對于普通人來說, 一千塊錢或許算不了——麼, 可是對于葉雲程來說,這已經是他積蓄的很大一部分。

他還要給方灼上大學做準備。哪怕已經沒多少東西可以失去, 他的風險抗壓能力依舊很小。

下定這個決心,是他思慮了許久的結果,也可能是他——熟懂事後做過的最大的一次冒險。

方灼是在他已經簽完合約, 才得知這個消息的。

葉雲程在電話——同她說笑道︰「還好我們有國家補助,就算做不下去,也不會沒飯吃。」

他刻意將語氣說得輕快, 渾不在意、躊躇滿志似的,但方灼知道他並不是這種性格的人,擔心他壓力太大,安慰他說︰「沒關系,我們家——還有雞,已經開始下蛋了。現在這個時代,怎麼可能吃不起飯?」

葉雲程深吸一口氣,輕笑道︰「你說得對。我們爭取早日實現自給自足,不領國家補助。」

他讓方灼安心上課,等學校放假了——過來看看。還抽空來學校送了一次盒飯,說是讓她嘗嘗自己的新品。

葉雲程目前所謂的新品就是煎餅和飯團——頭夾了點菜跟肉松之類的東西,味道簡簡單單。

因為元旦假期調課,學生們已經高強度地連上了六天,狀態都有點萎靡不振。

嚴烈稍好一點,還能保持自己運動boy的人設,可到了下課期間也變得不想說話,一有空就埋頭玩手機。

午休的時候,方灼去門衛那里領了飯盒,拆開後自己留下煎餅,把飯團遞給嚴烈。

兩份食品外面都有獨立的紙質包裝,邊角折疊得十分完美,看著有模有樣。

嚴烈單手接過,說了聲「謝謝」,但是只吃了一口,就露出了然的表情,篤定地道︰「這是舅舅親手做的!」

方灼驚訝︰「你怎麼知道?」

嚴烈放下手機,臉上神采飛揚,得意輕笑︰「因為有家的味道。」

方灼不知道家的味道該怎麼形容。她覺得多半是濾鏡的味道。

嚴烈又認真吃了兩口,看著外包裝,高興地說︰「好吃。我覺得能行——麼時候開業啊?」

方灼搖頭︰「我不知道。」

葉雲程為了不打擾她學習,總是將事情處理好了才告訴她,而且從來是報喜不報憂。

她覺得一個小攤,估計沒有——麼開業儀式,證件下來就是開業,有時間了就拉出去擺擺。

葉雲程或許已經趁她埋頭苦讀的期間完——了創業的全過程。

她感覺葉雲程脫離了自己原來的那個小水潭之後,游動的速度好快,迎著巨浪沖擊,一點都不懈怠。

可能因為他本身就是個很優秀的人。

方灼一直覺得,如果不是生活的不幸,葉雲程一定可以過得光鮮又張揚。

如果不是因為貧窮,他的不幸也不至于讓他變得如此淒慘。

他生在一個糟糕的年代,——長于一個孤獨的環境,經歷過許多的挫折與不平。

可是只要他能窺到光,就跟種子一樣,多厚——的岩層都能用新生的枝芽頂破。

然而方灼並不是很希望讓葉雲程——經受一次失敗的考驗。

就算是唐僧轉世,他也該歷滿劫難取得——經了。

她再次向自己的同桌確認道︰「你是真覺得好吃嗎?有意見提還來得及。」

嚴烈從她的臉上看出了焦慮,沒有馬上回答,去後面為她倒了一杯水。正好沈慕思提著打包的飯菜回來,他開口叫住,將飯團遞過去,說︰「蛋糕,你吃吃看。」

沈慕思就著他的手咬了一大口,坐回自己位置上,可惜沒嘗出味道,讓嚴烈——給他吃一次,才評價說︰「還行啊。你們為——麼這眼神?」

「你看吧。」嚴烈沖方灼揚眉,——跟沈慕思解釋說,「這是方灼舅舅做的飯團。他快要開張了。」

「啊我知道!」沈慕思頓時激動地說,「這個我爸跟我說過!他們家長群的人還給葉叔一起選址、選更裝來著。」

方灼怔了怔,放下吃到一半的煎餅,問道︰「他跟你們家長一直有聯系嗎?」

沈慕思說︰「有吧,我听我爸談起過好幾回了。」

方灼問︰「談了——麼?」

「嗯……」沈慕思苦思冥想一陣,「他說跟葉叔聊天挺解壓的,相處起來也很舒服。葉叔這人看起來有點柔弱,但骨子——有股韌勁,決定了的事就雷厲風行,很有我們a市生意人的風格。哦對,他還說葉叔的思想其實很前沿,如果他想努力,肯定能行。」

方灼多少放下心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沈慕思說︰「你還想听嗎?還想听讓我們烈烈給你編。他可會夸人了。」

方灼︰「……」

「怎麼?——想听嗎?」嚴烈一本正經地說,「你想要哪款定制?一籮筐我都能給你抖出來,而且都是真心話。包括且不限于舅舅。」

「不用了。」方灼撫著胸口道,「我現在已經好了。」

漫長的補課終于結束。假期開始的第一天,方灼借嚴烈的手機查了下導航,而後背起包去往公車站。

並不那麼意外的,嚴烈又一次站在了她的對面。

方灼定定看著他。

嚴烈聳肩道︰「我跟舅舅說過了,他熱情地邀請我去他家。」

方灼不知道他們背著自己聊了多少天。

「因為我自己一個人在家——只能吃外賣。」嚴烈面不改色地道,「外賣——都是食品添加劑,廚房里會有死老鼠,出餐用的是速食包……」

方灼打斷他問︰「你吃了那麼多年外賣,出過事嗎?」

「以前的我無所謂。」嚴烈——正辭嚴道,「但現在我是高——生,金貴起來了!」

方灼覺得他說得好有道理。

從走出a中校門,到抵達小區門口,在沒有堵車的情況下,大約是40分鐘的路程。

方灼在途中看見了一所大學,離得稍有些遠了,人流量輻射不到。小區周圍開了幾家小型超市,兩公里內有個免費公園。交通尚算發達。

兩人沿著綠化的小路走進去,仔細打量四周。雖然建築有些老舊,但維護得還算不錯。

嚴烈說︰「我覺得挺好。」

方灼點頭。這價格,她能打九十分!

然而等進了大門,方灼有點笑不出來。

兩室一廳一衛。客廳挺大。負一層還有個獨立的儲物間,可以留給他們使用,也是葉雲程看中這套房子的主要原因。

葉雲程給他們開了門,請他們進來,連一句「隨便坐」都不好說。

房間里很空曠,幾乎什麼都沒有。

房東在出事後把所有的家具都給扔了,葉雲程又不方便整理,來得匆忙,只帶了自己的小推車和一些簡單的衣物。

從角落收拾出來的行李可以看出,他這幾天應該都是睡在地上。

葉雲程那樣的身體,睡在冷硬的地面上,是該有多不舒服?何況近來天氣驟冷,夜——降溫幅度大,方灼翻找了一圈,都沒找到應該出現在這——的厚被子。

葉雲程見她臉色迅速陰沉,忙解釋道︰「我讓小牧給我帶了。過兩天他搬過來,住對面那個空房間,他會照顧我的。」

方灼听得遲疑了下,轉過身道︰「這房間不是留給我的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