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197天, 仔细掰着手指数,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然而当它被作业、课程、考试充斥之后,快得就像本随手一撕的旧日历, 眨眼间就跳过了一个月份的日期。

在时间即将步入1月的时候, 叶云程告诉她,他在a市租了一间房子。

位置距离a中不大近, 但靠近市区。曾经出过事故,因此不好出售,租赁价格也打得便宜,是沈慕思的爸爸给他介绍的。

叶云程本身不忌讳这些,加上房子的地段、周边配套都挺不错, 跟刘侨鸿简单商量过后,当场决定租下。

房东人很和善,得知他们的基本情况后, 同意他们租金月付, 而且不收押金。每月一千块钱房租,首月减半, 暂签一年。

对于普通人来说, 一千块钱或许算不了——么, 可是对于叶云程来说,这已经是他积蓄的很大一部分。

他还要给方灼上大学做准备。哪怕已经没多少东西可以失去, 他的风险抗压能力依旧很小。

下定这个决心,是他思虑了许久的结果,也可能是他——熟懂事后做过的最大的一次冒险。

方灼是在他已经签完合约, 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叶云程在电话——同她说笑道:“还好我们有国家补助,就算做不下去,也不会没饭吃。”

他刻意将语气说得轻快, 浑不在意、踌躇满志似的,但方灼知道他并不是这种性格的人,担心他压力太大,安慰他说:“没关系,我们家——还有鸡,已经开始下蛋了。现在这个时代,怎么可能吃不起饭?”

叶云程深吸一口气,轻笑道:“你说得对。我们争取早日实现自给自足,不领国家补助。”

他让方灼安心上课,等学校放假了——过来看看。还抽空来学校送了一次盒饭,说是让她尝尝自己的新品。

叶云程目前所谓的新品就是煎饼和饭团——头夹了点菜跟肉松之类的东西,味道简简单单。

因为元旦假期调课,学生们已经高强度地连上了六天,状态都有点萎靡不振。

严烈稍好一点,还能保持自己运动boy的人设,可到了下课期间也变得不想说话,一有空就埋头玩手机。

午休的时候,方灼去门卫那里领了饭盒,拆开后自己留下煎饼,把饭团递给严烈。

两份食品外面都有独立的纸质包装,边角折叠得十分完美,看着有模有样。

严烈单手接过,说了声“谢谢”,但是只吃了一口,就露出了然的表情,笃定地道:“这是舅舅亲手做的!”

方灼惊讶:“你怎么知道?”

严烈放下手机,脸上神采飞扬,得意轻笑:“因为有家的味道。”

方灼不知道家的味道该怎么形容。她觉得多半是滤镜的味道。

严烈又认真吃了两口,看着外包装,高兴地说:“好吃。我觉得能行——么时候开业啊?”

方灼摇头:“我不知道。”

叶云程为了不打扰她学习,总是将事情处理好了才告诉她,而且从来是报喜不报忧。

她觉得一个小摊,估计没有——么开业仪式,证件下来就是开业,有时间了就拉出去摆摆。

叶云程或许已经趁她埋头苦读的期间完——了创业的全过程。

她感觉叶云程脱离了自己原来的那个小水潭之后,游动的速度好快,迎着巨浪冲击,一点都不懈怠。

可能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很优秀的人。

方灼一直觉得,如果不是生活的不幸,叶云程一定可以过得光鲜又张扬。

如果不是因为贫穷,他的不幸也不至于让他变得如此凄惨。

他生在一个糟糕的年代,——长于一个孤独的环境,经历过许多的挫折与不平。

可是只要他能窥到光,就跟种子一样,多厚——的岩层都能用新生的枝芽顶破。

然而方灼并不是很希望让叶云程——经受一次失败的考验。

就算是唐僧转世,他也该历满劫难取得——经了。

她再次向自己的同桌确认道:“你是真觉得好吃吗?有意见提还来得及。”

严烈从她的脸上看出了焦虑,没有马上回答,去后面为她倒了一杯水。正好沈慕思提着打包的饭菜回来,他开口叫住,将饭团递过去,说:“蛋糕,你吃吃看。”

沈慕思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大口,坐回自己位置上,可惜没尝出味道,让严烈——给他吃一次,才评价说:“还行啊。你们为——么这眼神?”

“你看吧。”严烈冲方灼扬眉,——跟沈慕思解释说,“这是方灼舅舅做的饭团。他快要开张了。”

“啊我知道!”沈慕思顿时激动地说,“这个我爸跟我说过!他们家长群的人还给叶叔一起选址、选包装来着。”

方灼怔了怔,放下吃到一半的煎饼,问道:“他跟你们家长一直有联系吗?”

沈慕思说:“有吧,我听我爸谈起过好几回了。”

方灼问:“谈了——么?”

“嗯……”沈慕思苦思冥想一阵,“他说跟叶叔聊天挺解压的,相处起来也很舒服。叶叔这人看起来有点柔弱,但骨子——有股韧劲,决定了的事就雷厉风行,很有我们a市生意人的风格。哦对,他还说叶叔的思想其实很前沿,如果他想努力,肯定能行。”

方灼多少放下心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沈慕思说:“你还想听吗?还想听让我们烈烈给你编。他可会夸人了。”

方灼:“……”

“怎么?——想听吗?”严烈一本正经地说,“你想要哪款定制?一箩筐我都能给你抖出来,而且都是真心话。包括且不限于舅舅。”

“不用了。”方灼抚着胸口道,“我现在已经好了。”

漫长的补课终于结束。假期开始的第一天,方灼借严烈的手机查了下导航,而后背起包去往公车站。

并不那么意外的,严烈又一次站在了她的对面。

方灼定定看着他。

严烈耸肩道:“我跟舅舅说过了,他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

方灼不知道他们背着自己聊了多少天。

“因为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只能吃外卖。”严烈面不改色地道,“外卖——都是食品添加剂,厨房里会有死老鼠,出餐用的是速食包……”

方灼打断他问:“你吃了那么多年外卖,出过事吗?”

“以前的我无所谓。”严烈——正辞严道,“但现在我是高——生,金贵起来了!”

方灼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

从走出a中校门,到抵达小区门口,在没有堵车的情况下,大约是40分钟的路程。

方灼在途中看见了一所大学,离得稍有些远了,人流量辐射不到。小区周围开了几家小型超市,两公里内有个免费公园。交通尚算发达。

两人沿着绿化的小路走进去,仔细打量四周。虽然建筑有些老旧,但维护得还算不错。

严烈说:“我觉得挺好。”

方灼点头。这价格,她能打九十分!

然而等进了大门,方灼有点笑不出来。

两室一厅一卫。客厅挺大。负一层还有个独立的储物间,可以留给他们使用,也是叶云程看中这套房子的主要原因。

叶云程给他们开了门,请他们进来,连一句“随便坐”都不好说。

房间里很空旷,几乎什么都没有。

房东在出事后把所有的家具都给扔了,叶云程又不方便整理,来得匆忙,只带了自己的小推车和一些简单的衣物。

从角落收拾出来的行李可以看出,他这几天应该都是睡在地上。

叶云程那样的身体,睡在冷硬的地面上,是该有多不舒服?何况近来天气骤冷,夜——降温幅度大,方灼翻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应该出现在这——的厚被子。

叶云程见她脸色迅速阴沉,忙解释道:“我让小牧给我带了。过两天他搬过来,住对面那个空房间,他会照顾我的。”

方灼听得迟疑了下,转过身道:“这房间不是留给我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