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另外一個房間是留給小牧的。

葉雲程沒有辦法一個人照顧攤子, 需要別人的幫助。小牧身強體壯,听話懂事,雖然不大聰明, 但已經了解社會的基礎規則, 知道該怎麼生活。

他經過幾次不愉快的工作經歷,現在有點自閉, 對劉僑鴻介紹的一切工作都不滿意。要麼把自己鎖在房間里,要麼可憐巴巴地蹲在葉雲程的門口,跟他賴在一起。

對于小牧來說,從小看著他長大,沒有對他表現過歧視的葉雲程就是他的家人。他受了委屈, 想要安慰,——以回來了。葉雲程舍不得對他說不。

方灼能理解,輕嘆道︰「好吧。」

「你還是住在學校吧, 比較方便。舅舅這里沒有床、沒有家具, 你住得不舒服,會影響你學習。」葉雲程說, 「而且烈烈也住在學校, 他一個人待著多無聊?你們周末搭個伴, 一起在教室學習。」

短短兩句話他提到了兩次「學習」,方灼已經能很好地明白他的用意了。

葉雲程的確從一開始就沒想讓方灼參與到他的創業計劃中來——

期工作必然是很辛苦的, 這是成年人的事,不能轉嫁給學生去做。

嚴烈正在窗邊拍照片,聞言頭也沒回地搭腔了句︰「就是, 都是一家人,你怎麼忍心丟下其中某一個?」

他說得那麼理——當然,將方灼堵得無話可說。

嚴烈回過身, 說道︰「是吧舅舅!」

葉雲程點頭︰「對。」

嚴烈說︰「今天下午我去把床墊給你搬過來。」

葉雲程懵了︰「啊?」

「我家也在a市,平時沒——麼人住。」嚴烈說,「我先把床墊給你搬來,你這樣睡地上可怎麼行?」

葉雲程忙道︰「不行,你家里人不在,我怎麼能動你的東西?」

「只是一張床墊而已,等小牧給你帶過來,我就搬回去。」嚴烈單純地道,「不說是一家人嗎?你跟我這麼計較?」

葉雲程哭笑不得。

方灼不管他們,把書包放下,拿出作業擺到臥室的飄窗。

葉雲程見狀,放輕了聲音不敢打擾她。

嚴烈也拿出書本,坐到她邊上。

飄窗的位置並不好坐,兩只腳沒有擺放的地方,高度也不舒適,兩人需要彎著腰寫作業。

葉雲程覺得他們這樣不行,把自己的活動車小推車給拆了,勉強拼了張簡易書桌給他們。在兩人身後站了會兒,憂心道︰「要不你們下午還是回學校去吧。我先去給你們做午飯。」

其實他這點東西,已經是用小貨車運過一趟的了,只不過那是老鄉的順風車,能裝的空間不多,他先將賺錢的工具給搬了過來。

本來打算這幾天再租個貨車把常用物品也帶過來,小牧被他大伯喊回去過元旦了,要3號才回來。他就想暫時將就一——,等小牧回來一起收拾,免得要租兩次車。

半個小時後,兩人聞到了從廚房飄來的鮮香,味道勾得他們無心學習。

兩人放下筆,悄悄討論了——今天中午吃的是什麼,葉雲程就來喊他們開飯了。

中午吃的是面。

湯底是普通的番茄雞蛋湯。豬肉剁得碎碎的,濃油赤醬地和豆腐炖在一起,作為澆頭淋在面上,令人食指大動。

方灼喜歡吃辣,三個人里也只有她會吃辣。嚴烈則是一點辣都不能踫,一吃就嘴巴起泡。

葉雲程知道後,特意跟家長群里的人學習怎麼熬制辣椒醬,順便還能用來做他小吃攤的秘制醬料。經過幾次實驗,終于大獲成功了,今天給方灼額外舀了一勺在她碗里試試味道。

方灼看著湯里的雞蛋,才想起來問︰「我們院里的雞呢?」

「我讓你劉叔幫著喂了,過幾天我再回去清理一——院子。」葉雲程十分遺憾地說,「本來我想把阿禿也帶過來的,可惜這邊不能養雞,會弄得很髒。」

方灼瞥了眼嚴烈。雞它爹一點反應都沒有,仿佛已經忘了那個丑兒子。

嚴烈以後一定不能養寵物,他的興趣太短暫了,最後接盤的人還是她。

嚴烈頂著她的視線,沒什麼反應,吃了兩口後才抬起頭問︰「好吃嗎?」

方灼很單純地道︰「好吃啊。」

嚴烈恍然大悟︰「這就叫秀色可餐嗎?」

方灼︰「?」

方灼等面快吃完了,才反應過來他這個梗的意思,炯炯有神地抬起頭,欲嘲笑嚴烈這人自作多情,然而那人已經不在餐桌——了。

葉雲程起身收拾碗筷,見她表情古怪,問道︰「怎麼了?」

方灼惋惜搖頭︰「沒什麼。」

吃過飯後,嚴烈回去搬他們家的床墊。方灼決定回村里清掃一——後院。

葉雲程——來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不打掃的話院子會發臭。

順便可以把屋里的東西整理一遍。這樣叫貨車搬運的時候,葉雲程可以不用那麼麻煩。

葉雲程覺得可以,便同意了,在她出發前,又拉著她叮囑道︰

「這不元旦了嗎?你劉叔一直幫了我們很多忙,這次的證件也是他幫我們申請——來的,以後還少不了讓他操心的地方,過年過節的應該要謝謝他。你——樓的時候,給他買點禮物帶過去。水果或是什麼都行,記得別太貴。貴了他不收的。還有,家里的雞蛋我說送給你劉叔了,他如果執意不要,你就順他意思拿幾個回來。」

方灼點頭表示知道。

「知道怎麼去嗎?」葉雲程將手揣進兜里,「反正我暫時用不到,你把我手機帶。記得早點回來啊。」

方灼把書包清空,帶著輕便的黑色背包——了樓,按照導航,去隔壁的世紀聯華里買點水果。

在她細心挑選隻果的時候,听見廣播在那里打廣告,

說洗護區的霸王防脫發系列在做活動,今日購買打七折。

方灼也不是覺得誰禿來著,就是覺得未雨綢繆也不錯,畢竟再濃密的秀發也需要保護。于是過去拿了一瓶,出門付款。

這可真是劉叔無法拒絕的禮物。

今天下午的出行特別順利,轉車的時候幾乎沒有等待,比平時快了半個小時到村口。讓方灼整個心情都好了起來。

她想先回家打掃一——院子,再去找劉叔送節日祝福,最後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學校,開始快樂的晚自習。

不想到家門口的時候,直接踫見了劉僑鴻,讓她的兩項進程縮減到了一起。

劉僑鴻站在泥路邊——,正擺弄他那輛老式自行車。

他穿了件黑色的外套,衣服背面因為沾了泥漬變得灰一片白一片,腦袋低低地垂著,一條鏈子裝了幾次都沒卡回去,看著沒什麼精神。

方灼走近,沒有刻意放輕腳步,出聲喊「劉叔」的時候,還是將他嚇了好大一跳。

劉僑鴻做了兩個深呼吸,才冷靜——來,後知後覺地抬手去撥額——的頭發,想用劉海把臉遮起來。

方灼在他臉上清晰地看見了兩道紅痕,語氣冷了——來,問道︰「你怎麼了?誰給你打的?」

「沒什麼。」劉僑鴻不想在她面前說太多,「意外摔了。你怎麼回來了?」

方灼氣壓低沉︰「意外摔了能給你摔成這個樣子?」

劉僑鴻︰「工作沖突而已,算了。你怎麼回來了?」

方灼很執拗地問︰「——麼沖突?」

劉僑鴻張了張嘴,還是給她說了——話,嘆道︰「我給他們送雞蛋呢,他們不要,說我們作秀。還把東西扔到路。我們部門那個小姑娘氣不過,和人吵了起來,他們就動手了。」

方灼一口氣——不來︰「怎麼這樣?!」

劉僑鴻低著頭道︰「有些窮是扶不起來的。算了。他們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不用太在意,像你就這麼爭氣。」

他聲音里沒什麼委屈,大概已經對這種事情司空見慣。有些人習慣了被幫扶,沒什麼文化,也沒什麼進取心,臉面都可以不要,你能拿他們怎麼辦?

只有方灼這樣的年輕人還覺得義憤填膺。

方灼兀自氣了好久,幫劉僑鴻把自行車的鏈條給修好了,才想起正事,「我是回來打掃院子的。」

劉僑鴻說︰「我給你打掃過了,雞蛋也給你撿了,放我家冰箱里呢。你來得正好,省得我給你們送過去。」

方灼悶頭悶腦地站在那里,沉思良久,文不對題地問了句︰「能打回來嗎?」

劉僑鴻沒料到她還在計較,失笑道︰「你還生氣呢?挨打的人是我,你為什麼要那麼生氣?」

方灼不希望善良的人受這樣的委屈。

也許這想法太天真,但她就是不想劉僑鴻經歷這樣的事。

劉僑鴻說︰「我們已經報警了,那幾個人多半要拘留七天,罰款五百。跑不掉。」

方灼這才好受了一點。

正道的光。

劉僑鴻拉了她一把,說︰「走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