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周末要出去玩, 密室逃脱的地点在市中心附近,方灼不好再穿校服。

她的私服不多,没什么选择的困难, 犹豫几秒后套了件黑色的卫衣。两手空空地到了走廊, 被过道里——晨风一吹,又觉得有点冷, 回去加一件白色的夹克衫。

严烈——是住校,跟她约好还是在宿舍楼楼下——合。

这回方灼提前十分钟出了门,下楼的时候人已经在了。严烈单脚踩在花坛边缘,身形摇摇晃晃,百无聊赖地发着呆。

二人打上照面, 皆是愣了一下。因为严烈今天穿——是白色卫衣加黑色外套,连款式都有点相似。站在一起乍一看,颜色和谐得有点醒目。

方灼心里暗道, 换一下外套戴个帽, 两人就可以直接cos阴间人了。

严烈大概跟她有相同——想法,目光在她身上稍有停顿, 很快移开, 又欲盖弥彰地转回来, 笑了笑说:“缘分。”

他从花坛上跳了下来,心情很好地招手道:“走吧。”

假期——早晨, 学校一片空荡,无人的走道像是张被突然定格的照片,唯二——行人留下一对黑白色的背影。

昨天夜里, 银杏的叶子簌簌落了满地,被风卷到四面八方。平躺在路中的叶片还没有染上过多——泥渍,依旧是金灿灿的小扇。方灼绕了一下, 从侧面走过去。

严烈放缓步伐,很有耐心地站在一旁等她跟上。

二人走出校门的时候,值班的门卫盯着他们瞧了好一——儿,那直勾勾的眼神一直刺在方灼的背上,等走得远了还恍惚觉得有所残留。

严烈对照着导航在前面带路。公车抵达之后,示意方灼先上去。和她一起坐在最后排——角落,晒不到太阳的位置。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窗外风景倏忽而过,严烈——侧脸被斑驳的光影打得明暗交错。

站牌播报数次之后,他低头编辑信息,等下了公车,魏熙几人已经提前到站牌附近接他们。

沈慕思、赵佳游,加上魏熙和两个室友,一共是五个人。

见他们一前一后地走来,魏熙面露惊讶,脑袋后仰,不确定地道:“你们是约好的?”

方灼说:“都住校,当然是约好一起过来的。”

魏熙——信将疑地点头。

沈慕思手里卷着一张宣传单,催促大家边走边聊,一路上用他那不大高明的宣传技巧,极力推荐大家玩古堡主题——密室。差不多十分钟——路程,终于到了他心心念念——店铺。

店长是一位中年男性,下巴留——一撮小胡子,懒散地趴在柜台上盯电脑。见有客人——来,依旧半阖——眼,只是拍了拍桌上——宣传册,示意他们自便。倒是边上一位年轻——工作人员主动跑过来给他们介绍。

在他们交谈询问的时候,方灼视线在店铺内大致扫了一圈。

墙上贴了不少广告牌,按照人数和配置,标价七八十到两百多不等。方灼换算了一下单人价格,觉得还可以接受。

转念一想,又觉得两百多可以点两个npc陪玩两个小时,人工挺不值钱的。

成年人——世界果然艰难。

沈慕思说的什么高配版,就是这家店——新推出的一个真人沉浸式密室——有两到三个npc,推荐6到8人一组,提供两个小时的闯关时间。

通俗点就是鬼屋加密室的游戏形式。

方灼两种都没玩过,但鬼屋——意思总还是知道——,第一时间看向严烈。

这个怕鬼的人难道——答应玩这种游戏吗?

沈慕思听得亢奋非常,好像并不知道他——好兄弟还有这个弱点。赵佳游也没什么反应,与他凑——脑袋了解详情。

于是方灼视线转了一圈,再一次看向严烈,朝他挑了挑眉表示疑问。

严烈轻笑,心领神——地说:“我负责解密,你负责保护我,怎么样?”

沈慕思停下慷慨激昂——演讲,怕他们拒绝,迫不及待地表态道:“我保护你!烈烈你跟紧我就可以!灼姐你跟——佳游!”

严烈说:“你灼姐不怕鬼的。”

沈慕思扭头拉拢另外几位合作伙伴:“那烈烈你跟——灼姐!魏熙你们跟——我!”

魏熙其实挺不信任他。这孩子就差把“人菜瘾大”四个字刻在脸上。

严烈拿出手机,过去扫码付款。老板给他递了个对讲机,他没接,示意边上——人拿着。

沈慕思想要,被魏熙抢先一步领走,她说:“我带着,有安全感。跑散了还能让老板带我们出去。”

沈慕思无所谓,他觉得自己才用不上,问道:“如果挑战成功了,奖品可不可以送给我?”

严烈笑说:“反正我不跟你抢。”

工作人员确认好房间,回来带他们进场。沈慕思和赵佳游顿时跟匹脱缰——野马一样蹿了过去。

严烈主动退到人群最后方,等方灼过来,和她并排走在一起。

方灼暗道这要怎么办?她今天没背包,没有书包带子可以给他拽。严烈——确实有点紧张——模样,几乎紧跟在她——身后。

高谈声中,一行人七弯八绕地穿过狭窄甬道,到了密室入口。

这一片隔音做得很好,方灼已经完全听不见闹市区的嘈杂,相反能听到点类似电流——闷响。对话声一停下,脚步声就变得清晰而突兀。

完全封闭的空间与骤然昏暗下来的光线,——氛围营造得十分沉重,饶是方灼都觉得有点诡异,拉——严烈靠墙站立。

工作人员笑——跟他们挥挥手,快速合上木门,宣布开始计时。

沈慕思发热的大脑还没有冷却,打——手电在前面开路。迎面遇见一扇紧闭的门,回头大喊“快找钥匙”。

方灼完全游离在规则之外,不知道他们花钱囚禁自己——乐趣是什么。

严烈耐心跟她解释,拉——她摸索,不久后从墙上——一个小凹槽里抠出一块磁铁,然后再利用它去寻找别的工具。

方灼理解不能:“好像没什么逻辑?”

“好玩儿就行,玩的其实是一种刺激。”严烈笑道,只是声线有点微微的颤抖,“其实多玩几次,摸到套路就——容易很多。不少线索——隐藏方式都是类似的。

方灼觉得,这种刺激性的游戏对他们这两人——吸引力——实有限。

一个过度害怕,一个过于胆大。

严烈目前还算镇定,主动说:“我带你玩玩看。”

沈慕思等人早已走远,去别的地方寻找钥匙。

严老师带着方灼探索了半天,都没找到能用上这块磁铁——地方。

不久后,沈慕思那边不知道怎么发现了线索,顺利把门打开,高声呼唤他们过去。

教程失败——严老师掂量着手里——磁铁,干笑道:“呵呵,有点儿东西。”

方灼:“……”

玩什么游戏?看严烈一个人——戏就够了。

严烈明显不大甘心,想着要翻盘,胆子都大了起来。敢离方灼三步远,在前头带路。

他试图寻找被遗落的线索,就没去追随同伴的脚步,只在回廊附近反复研究。

未刷漆——墙面上挂了一排风格阴暗——画作,用不同——相框装裱,高低错落地摆放。

严烈皱着眉头看画,方灼摸着下巴看他表演。

不同于他们这边的安静,沈慕思等人喧哗不断。

他们横冲直撞地进了一个小房间,在里头发现一架棺材。

赵佳游手闲,无意触发了机关,从棺材里蹦出个自带bgm——骷髅,——几人吓得连声惊叫,回身撤逃。

跑到一半,看见跟黑白双煞一样在后面镇——两人,又是惊恐大叫。

沈慕思恐惧中都没认出人,张开手臂径直扑向他们。快要抱到方灼的时候,被严烈一把捞住,按到墙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