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方尖碑最新章节 - 66、命运齿轮 08

方尖碑 66、命运齿轮 08

作者:一十四洲书名:方尖碑类别:玄幻小说
    这次的教学时间比上次长一点, 广播停止后大家一时间没说话,都在思考它话里的意思。

    十二个人里脸色最沉——的是薛辛。就在刚刚,他还用课上学到的知识发出长篇大论, 推测“动力课”可能的教学内容,却没想到这地方的原——和书上根本不一样,甚至天差地别。这是个魔法学院——直接跳过锅炉烧蒸汽的环节, 变——烧魔法晶石了。

    思考完,他们开始讨论。这次的课程要求其实很简单。但——先转换一下时间。一个上课-休息的周期下来,这地方的表走了一整圈。转换成较为通用的时间单位,姑且可以认为时钟的一圈是24小时,他们的上课时长是12小时, 而“时针走过15度”则是一小时。

    每隔一小时,传送带的需求会变一次。每隔两小时,炉子会产生一批“提炼物”——也就是现在炉口放着的那一大堆红黑晶石。

    第一个小时的需求是“红色热晶石”, 他们得在一小时内从把全部红色晶石从晶石堆里挑出来, 放进传送带上,让它去给堡垒提供能源。而且, 红色晶石里只有发热的才合格, 不发热的是废品,不能提供能源, 而且有害,绝对不能投入传送带中。

    第二个小时挑出所有能震颤的黑色晶石送进传送带,炉口堆着的一堆提炼物就算是彻底被处——掉。但这个时候,新一批提炼物正好又被送出来等待处——了。这样周而复始, 处——完整整六批提炼物,就算是完——了今天的课堂学习任务。

    郁飞尘拣了两颗晶石放在手里,果然如广播所说, 红色的有温度,黑色的会震颤。但这石头滑不溜手,——并起三指做舀的动作才能拿起。

    莉莉娅松了一口气说:“听起来比昨天简单多了。”

    “不见。”文森特说,“它们数量太多了。”

    炉子本身已经巨大无比,这堆提炼物也足有将近三人高,每个晶石的体积又只有拇指大小,数量难以想象。

    郁飞尘也——着那堆晶石,目光微沉。实话说,今天的任务比昨天难。分辨红与黑、发热与否、震颤与否都不难,但人不是机器,有难以控制的惯性。

    这时,女画家柯安也开口:“你们听说过那个……捡石头的寓言故事吗?”

    “哪个?”

    “小时候在一本书上——过的,记不太清了,只能按照记忆复述。”柯安道:“传说在海边的无数块鹅卵石里,有一块价值连城的鹅卵石会发热。于是一个人夜以继日在海边捡石头。每捡一块都是凉的,他就把它扔进大海。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有一天扔出一块石头后,他忽然大哭了起来。”

    莉莉娅:“为什么要哭?”

    “因为他刚刚捡起的那块石头就是温热的,可他已经习惯了扔出的动作,直到石头消失在大海里,才——觉到了手心的余温。可惜为时已晚。”

    她讲完故事,大家都心有余悸地看向了晶石堆。薛辛说:“肌肉记忆很可怕。”

    郁飞尘——了一眼时间,道:“准备吧。”

    接着又审视了一下身边的安菲尔,每次坐过山车他都要晕一会儿。安菲尔正抓着他的手腕保持平衡,说:“我还好。”

    就听陈桐说:“我真不能保证自己能挑对。要不咱们一个人挑,另一个人检查?”

    “时间不够。”郁飞尘否决了这个提议。

    十二个人如果全速工作,两小时挑完这么多晶石还算有可能,如果再抽出一半人手去检查,任务根本没法完。但是,确实有种预处——办法能减少一部分时间。

    “我们要抽出一个人先对红黑两色进行分拣。第一次分拣尽量甄别废品,但不强求,动作要快。分拣人把纯色晶石送到其它人身边。其余十一人原地不动,挑拣合格晶石放入流水线。”他道。

    文森特道:“没错,这样能节省整体的时间。红黑两色的甄别比废品甄别要简单很多。为了防止流水线上的废品甄别出错,最好让我们中最粗心的人出来做第一次简单分拣。”

    柯安补充:“晶石加在一起挺重的,这人要源源不断送纯色晶石去各个流水线旁边,最好力气大点。”

    动作快、粗心、力气大。

    这几个条件叠加起来,大家忽然一致地看向短跑大哥陈桐。

    “怎么个意思这是?我——着像粗心的人吗?”陈桐大为疑惑,说着说着声音就自发虚了点,“挑……挑就挑……挑呗。我力气确实挺大的。”

    时间有限,分工完毕后就开始干活,第一个小时他们得弄完所有的“红色热晶石”。陈桐的第一道分拣也需要时间,其它人用金属桶装了一桶杂色晶石,先分着。

    郁飞尘的流水线就在安菲尔旁边,他确认安菲尔不会挑着挑着倒下后,也开始工作。二十个红色发热晶石很快被挑出来丢在流水线上,流水线快速带它们远去,消失在地面以下的传送轨道内。挑了二十个,都是合格品,废品率不高。

    陈桐的动作也很快,不过十分钟就给大家扛来了一桶桶红色的纯色晶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在手里的石头上,这活儿费脑,连陈桐都自发噤声了。教室里一片寂静,只有晶石的碰撞声和魔导炉的嗡鸣声,还有传送带的摩擦声。

    传送带的材质极其特殊,是一种黑沉沉、表面粗糙的软金属,不是郁飞尘曾见过的那些材料,像加强几万倍的砂纸。陈桐搬完十几趟,在缓力气的时间里盯着传送带发愣,突然手贱了一下,用小拇指闪电般碰了碰传送带,结果惨叫一声,小拇指已经剐出了个黄豆大小的破口,鲜血淋漓。

    薛辛对大哥的好奇心报以无奈摇头:“这种魔法石头表面太光滑了,我们拿着它都有点费劲。为了把它们带动,传送带表面得用摩擦力很大的材料……再加上速度这么快,杀伤力很强的。陈大哥,你别再碰了。”

    陈桐龇牙咧嘴地长了个教训,连说再也不乱动了。

    此后就是长久的沉默,还有热。魔导炉如心脏一般向外散发着热气,但他们都记着那个“禁止衣冠不整”的校规,只敢把严严实实的袖口弄松一点。不过半小时,莉莉娅的短卷发已经湿漉漉贴在了额角。

    郁飞尘倒还好,他的情绪一直很平稳,这种人一般不会怕热。

    但他总觉——有什么东西压在心口,像一层不祥的阴翳。

    是忽略了什么东西吗?但他环视——周,所有人都有序工作,没什么问题。反而越是想要探究,越找不到那种预——的来源,只觉——确实有哪里不对。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挑拣也没停,从桶中拿出一个,确认温度,放到传送带上,晶石被传送带飞速运走,再——复下一个、下一个……

    一下一下的动作机械——复,让人错觉自己已经——为了流水线上一个只会简单工作的机械臂。已经几百个了,还没有遇到一个废品,——来提炼品的合格率很高。

    但合格率越高,意味着机械动作养成的惯性越强,一旦出现错误——

    他盯着自己两点一线的动作,目光渐沉,心头的阴翳也逐渐放大。

    直到八条腿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郁飞尘猝然看向那边。

    “我扔错了!”八条腿扔石头的动作停在一半,脸色煞白。

    危险的预——陡然放大,并且彻底具象化,郁飞尘脱口而出:“别动!”

    八条腿听见了,可动作却先于大脑已经做了出来。那块挑错的石头还没被传远,他猛地伸手去够,左手的五根手指往下扣,拢住了那块微凉的红石头。

    可是他的手却被摩擦力极大的传送带猛地往前拽去了。

    一声急促的喊叫从八条腿嘴里发出来,传送带快速向前滚动,他整个人的身体被左手带着,以扭曲的姿势半滚半掼到了传送带上。

    郁飞尘最先往这边赶,陈桐随即也跑过来了。

    “别动!”郁飞尘再次说。可是八条腿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为了从传送带上脱身,整个人疯狂扭动着。他力气奇大,传送带速度又太快,一眨眼的时间已经滚到了末端。还好这时两人同时赶到,分别从两边拽住了八条腿的胳膊和肩膀。

    下一秒文森特也赶过来,三个人一起把他制住,把整个身体往上抬。

    八条腿口中不——型的惨叫却猛地高了起来,身体不和传送带同步运动后,粗粝的金属表面快速擦过他还留在传送带上的双腿。衣服瞬间被磨没了,下一刻血肉也被刮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极度的痛苦刺激他弓起腰背,却又让原本被抬起来的身体——新接触到了传送带的表面,瞬间加大了摩擦。

    再下一秒,传送带上什么都没了。

    残破的躯体被飞速前进的传送带推裹着消失在地下传送口处,只有陈桐愣愣对着手里的一根胳膊发呆。他小拇指上的伤口还流着血,差一点,他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消失在了不容任何错误的机械结构里。他叫查拉斯特拉斯,因为太难念,大家都喊他“八条腿先生”。

    薛辛痛苦地把脸埋在双手里,嘶声道:“说过了,别碰传送带……”

    可是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郁飞尘沉默回身,与遥遥看着这边的安菲尔对视。安菲尔已经从眩晕里清醒了,垂着眼,忽然指了指他右边的柯安。

    这一刻,郁飞尘才完全意识到那个不祥的预——到底是什么。意识到……他们到底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他哑声道:“以后不要直接把石头放去传送带,先放空桶里,够一桶再倒进传送带。”

    这样一旦出错,还有一次能补救的机会。

    增加这么简单的一道环节就能规避八条腿的惨剧,可在出事之前,所有人都没想起。

    开始前,柯安出于好意,说了一个耳熟能详的寓言故事警示大家,所有人就——所当然地像故事里那样拿一个扔一个——并最终——蹈了寓言里的覆辙。

    比身体的惯性更可怕的是内心的惯性,人终究不是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