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方尖碑最新章节 - 67、命运齿轮 09

方尖碑 67、命运齿轮 09

作者:一十四洲书名:方尖碑类别:玄幻小说
    每人一个空桶做缓冲后, 即——扔错石头,也还有一次找回的机会。这样的层层保险下如果再——错,就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漏放了废品, 连——错——本人也不会知道。不知道,就不会惊慌失措。

    郁飞尘回——了自己的位置。旁边的安菲尔已经开始继续分拣,柯安也低头做。安菲尔做那个手势时避开了她能看——的角度, 郁飞尘也没打算提起。任何——物都能变成收割生命的武器,好意会变成坏——,寓言会变成谶言,碎片——界就是这种——方。

    莉莉娅在为八条腿先生伤心,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挑石头, 可挑着挑着,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干在脸上,她连伤心的情绪都没法分——来了, 全部的心思只能用□□速挑拣石头。

    少了一个人, 晶石总数却不变,分摊在每个人身上的工作量更大了。

    陈桐扛着晶石桶在十一条流水线——间快速穿梭, 他的工作不需要——脑子, 但他也尽可能——用上了:给挑得快的人——放石头,在挑得慢的人耳边催几句, 或——拍拍偷着抹泪的大妹子的肩膀。

    终于,时针转过第一个15度角的时候,他们处理完了所有红色晶石。挑拣——的废品共有一百来个,被放入了标着一个x号的废石桶里。运输完所有的红色晶石后, 传送带暂停了一会儿,开始往反方——移动,他们也移——了另一端去。由于挑——了所有红色, 剩下的已经全是黑色,不再需要第一道分拣工序,陈桐来——了八条腿原本的位置上,自发代替他工作。

    这批黑色晶石处理完的时候,魔导炉发——震颤轰鸣,紧闭的炉门打开,金属吊板放下,新一批晶石随着滚滚热浪倾倒而——,新一轮工作开始了。他们今天得处理整整六批才算结束。

    第三批的处理是最快的,所有人都异常熟练,找——了动作最快的姿势,注意力的集中也——达巅峰。处理完这一批后,他们甚至有余裕休息了十分钟。但第四轮就慢了下来,勉强在时限内做完。

    因为这个时候身体已经疲倦酸痛,做什么动作都微微凝滞了——了第五轮,更是勉强支撑。灵微道长主动起身,为诸人“点穴截脉”——在肩背几个特定的——方点了几下。轻轻几点,竟然有所缓解。第六轮的时候,陈桐开始——话,要么是鼓励大家好好干,要么是痛骂这见鬼的机械学校,要么苦口婆心阐述,做不完的下场会是——么惨烈。

    不知道是“最后一轮,好好收场”的想法激励了大家,还是陈桐大哥的鼓励起——了作用,或是妮妮和八条腿的结局——过骇人,谁都不想那样死去。身体和精神都极度涣散的情况下,他们硬生生扛过去了,做完了第六轮。

    播报声依然甜美:“下课时间——!辛苦啦,亲爱的——学们~”

    ——终于结束了。陈桐差点趴下,因为做了过——的思想工作,声音已经沙哑:“傻逼喇叭,老子迟早砸了你。”

    安菲尔靠在工作椅上,脸色不——好,郁飞尘走过去给他揉了几下——阳穴。

    白松从椅子上起身——快,一时间眼冒金星,刚想扑——他郁哥身边哭诉,模糊的视线却看见那边——在关爱未成年人,只能换了个方——,去灵微道长附近满——找头。

    下课时间足足过去快十分钟,他们才东倒西歪——了教室大门。

    万幸,这次在门口等着他们的不再是自制过山车,而是和来时无异的校车。扣好安全扣后又是一番天旋——转,不能说雪上加霜,完全是不成人形了。

    直——喝完今日份的晚餐,他们才算是恢复了元气。

    郁飞尘灌完了自己的,看着安菲尔捧着杯子慢慢喝下去,瓷器人有活气了一些。他像是看——了一只卷耳朵猫睡醒的全过程。

    身体上的疲惫已经消失,精神上的疲惫却挥——不去,餐厅里一时间没人说话。文森特在看天花板,薛新埋头冥思,柯安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半晌,郑媛道:“——忘了,今天的课堂测试还没进行。”

    上次是用自己做的过山车载自己回宿舍,这次呢?自己筛选的能量晶石又会起——什么作用?

    “记得吗,那个喇叭知道妮妮的名字。”白松道,“因为我们在纸上登记过。今天上课前,咱们又登记了宿舍号。”

    灵微点头:“在下亦觉学院会在此——上做文章。”

    “红色是热,黑色是动。万一今天真放错了石头,要么房间温度会失控,要么机械移动会失控,遇——就认了。”薛辛把拳头砸在了桌面上。

    文森特:“无论发生什么,记住校规,不要离开房间。其它的,我们先各自想想,等会交流。”

    郁飞尘离开座位,去了走廊口。

    走廊口是悬空的,无法离开,但从这里能俯瞰大半个堡垒。不知名的巨型机械一刻不停——运转,看不——什么名堂。逃离一个——界的最好方式是去了解它,但现在处处受限,主宰这里的又是说一不——的机械,只能被动接受副本递过来的信息。他思绪仍然冷静,但情感上微有些烦闷。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是安菲尔。

    郁飞尘审视自己的处境,他坐在一条金属轨道顶端,背靠走廊口的竖壁,底下就是悬空的万丈深渊 ,姿态不得不说有些散漫,配合这十七八岁的——表,像个逃课去天台的不良少年。但现在的安菲尔已经失去了长官的身份,他没动弹。

    身后的少年嗓音冷冷淡淡,仿佛长官再现:“你在卧轨吗?”

    郁飞尘:“不会死。”

    金属轨道绵延极长,一旦远处有车来,这边会有震感,自然能够规避。他也没有无——作死,这里视野比走廊开阔。

    轨道晃了晃,郁飞尘回头,见安菲尔竟然也下来了。他道:“小心。”他自己在这鬼——方晃荡没——,但这位如果也在,他就想带人退回走廊边缘了。

    安菲尔微颔首,动作——稳。但郁飞尘还是看着,直——安菲尔在他身边坐下。

    堡垒里像是有风,或许只是错觉,

    郁飞尘:“来这里做什么。”

    却见安菲尔转——他:“你不高兴?”

    郁飞尘没否认。“有点,”他说,“没头绪。”

    话说——口他才觉得不妥当——时候,他不会在——人面前流露负面的想法。但刚才却说得无比自然。

    安菲尔神色却如常,侧身看——他,霜绿的眼睛像潭沉静的水。

    “只上了两次课。”他道。

    郁飞尘淡淡“嗯”一声。

    两堂课只是个开端,没必要这就要求自己解——全局的秘密。道理他明白,行为和决断也不会受——任何影响,只是被物化为一颗只能按规定路线活动的螺丝钉,终究有种虚无的感觉。

    但听着耳畔安菲尔轻轻的呼吸,郁飞尘发现方才那点烦躁的情绪已经消失无踪了。他变得——安宁,像个买了包过服务的雇主一样。他不由得审视安菲尔。

    安菲尔:“你在想什么?”

    郁飞尘拿眼神指了指下方的机械——界:“你怎么想?”

    安菲尔:“我知道的不比你。”

    话里话——透露着拒绝,仿佛深谙雇佣界的潜规则,在说:可以说但是要加钱。

    又仿佛熟稔辅导界的技巧,暗示我觉得你自己还能——领悟一点。

    郁飞尘带人——年,第一次体会——被敷衍着带过的感觉,竟然还觉得有点新鲜。他和安菲尔对视,看见那对弧度温柔的眼睫微微弯起,神情在成年人脸上叫戏谑,在小孩脸上叫狡黠,在安菲尔脸上叫该打。

    一个对视下来两厢了然于心。郁飞尘心说——生共死四个——界——后,这人才算是——他透露了半点底细。

    他再度看——下方的金属迷城,道:“少了东西。”

    人。

    这座城全部由机械组成,至今也未见——npc或其它——来。但是“机械”这一概念本身,就是人为制造的工具。没有人,也就不会有工具。

    但是,不能用——常——界的逻辑去推测支离破碎的副本——如果这根本就是个没有人的机械堡垒呢?那它为了维持自己的运转,该做些什么?

    ——捕捉“人”。

    如——工厂需要工人,机械——界需要有智慧的人来维持自身的运转,维护旧的机械,设计新的机械。因为它虽然庞大精密,却远没成为独立的生命。

    而他们这些——来——就成了这座堡垒的能源。初学——的课程就是堡垒筛选合格“工人”的方式。筛选掉那些不能胜任工作的人——后,就会展开下一级课程,直——用残酷的筛选机制把懵懂无知的——来人变成合格的维护。

    而他们这些——来——为了活命,只有顺从机械的统治,拼命工作。古老的蒸汽时代也有这样的记载——无数工人成为工业资源中的一种,因生计所迫,不得不在轰鸣的机械中消耗生命。

    “不能寄希望于完成课程,从学院毕业。”随着分析,他的思绪也渐渐清晰起来,“那样只会越陷越深。”

    破碎的钢铁堡垒反客为主,它没有生命也没有感情,只是榨取人的价值,用尽为止。

    安菲尔道:“打破它。”

    “你有想法了?”

    安菲尔摇头,有点懒倦——闭上了眼。

    刚刚好了一点,又晕了?但他们没坐车。

    “我不是晕车。”安菲尔道:“怕转。”

    郁飞尘:“……”

    他看了一眼堡垒内部无处不在的旋转齿轮——它们每个都在转圈。郁飞尘觉得这人也——会犯病。母舰上,晕机;寒冬里的橡谷,肺病;夜里最危险的神庙,嗜睡。现在来——以齿轮为基本单位的机械迷城,他怕转。

    郁飞尘真诚道:“你有——题。”

    安菲尔依然闭着眼,但无奈又温和——笑了笑。

    “为什么?”——

    完这个,又道:“你得——的东西呢?”

    神庙副本里,连水准不算高的女皇都有个给她承伤的男侍,没道理安菲尔这种程度的玩家会脆弱易碎。

    安菲尔微微歪了歪脑袋,像是在思索要不要告诉他。但人在闭眼的时候对周围的感知减弱,这——方又——危险,见安菲尔动弹,郁飞尘把右手搭在这人右侧的轨道上,用胳膊支在他身后,以防意。

    安菲尔顺从——往他这边靠了靠。一时安静,郁飞尘低头,觉得金发的少年像个无生命的精致人偶。

    良久才听那淡淡的嗓音道:“都用掉了。”

    “遇——危险?”

    安菲尔摇了摇头。

    “得——一些东西,要付——一些代价。”他说。

    没有什么意义的回答,神神叨叨得如——墨菲和画家。郁飞尘一直看着他眼下的泪痣,也觉——了萦绕在这具人偶眉眼间的——若即若离的怅惘。

    他没再。黄铜齿轮缓缓运转,周而复始,如时间的流逝,或命运的迁移。四周消失了人声,也好像不再有人的存在。他们仿佛变成万千齿轮中的一个,被另一种庞大——物裹挟行走,而无法窥其全貌。

    寂静持续了——久,直——安菲尔说:“走吧。”

    走的时候是安菲尔先起身。这人明明自身难保,回——走廊后却像是怕郁飞尘在轨道上站不稳一般,主动伸手拉了他。

    安菲尔的手——软,指节修长纤细,郁飞尘不习惯这种触碰,但这人好像习以为常。也是,路德维希教皇曾当他的面轻握着茉莉的手上演父女情深,还曾经半揽着圣子温声细语,想必不介意和人碰来碰去。

    道不——不相为谋。被拉回走廊后,郁飞尘自然而然和安菲尔的手撇清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