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方尖碑最新章节 - 65、命运齿轮 07

方尖碑 65、命运齿轮 07

作者:一十四洲书名:方尖碑类别:玄幻小说
    宿舍的床称不上宽敞, 但郁飞尘的半大壳——不算完全长成,安菲尔更是纤细一只,两人一兔勉强绰绰有余。

    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做过什么梦, 只记得有支离破碎的内容和混乱激烈的情绪,意识回笼的时候安菲尔还靠在他胸前睡着,金发散在肩旁, 随浅浅的呼吸一起一伏。他右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扣住了安菲尔的左手臂,——样已经很久了,细白的皮肤压得淤红一片。

    郁飞尘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仿佛一道错了步骤的积木,一觉醒来已经无法重来。受到情绪驱使, 那桩想要干脆利落解决的事情轻轻揭过,即将落下的巨石变成细水长流的隐刺,不上不下,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对待安菲尔。

    说到底, 他对安菲尔也做不了什么。他承认,他在意那位长官如怀念那座故乡, 也认为安菲尔德和路德维希不错, 这相当于将把柄送到了安菲尔手上,他可以拿捏他。

    他不喜欢被人拿捏, 又觉得兔——可爱。

    难得一见,他竟然体会了一把进退两难的境地。想不清也就先搁下,倒是安菲尔没有了神庙里那种嗜睡症状,竟然还能在别人身边睡得如此安然, 是因为拿准了他自己带出来的人不危险吗?但他内心那虐待动物的想法并没有消退。

    安菲尔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了郁飞尘若有所思的眼神,乌漆样的瞳孔黑沉沉的,没什么善意。他心想昨晚明明已经好了, 今天怎么又是乌云罩顶,难道是现在的人格外难哄。

    于是安菲尔试着说了句:“早安。”

    郁飞尘神色略有缓和:“不早了。”

    安菲尔适时起身,软被从身上滑落,他理了理睡乱的头发。

    郁飞尘把兔——安放在一边,——着这一幕。记忆中遥远到面目模糊的人就这样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呼吸,动作——而且还是主动前来。他觉得很不真实,又觉得不错。

    他心情不错时效率比平时要高一点,很快洗漱完毕,又整理衣服仪容,穿好了外套。这时候安菲尔才迟迟走到了镜前,并在梳头发的时候被一个小结卡住了,正用梳——把它往下扯,试图暴力解开。

    郁飞尘——着,觉得安菲尔这动作就很离谱,完全不像个一直养长发的人,如果天天这样,一头顺滑的长发很快就会被作没。

    安菲尔继续。郁飞尘不得不走到他身后,说:“给我。”

    安菲尔顺从地把梳子递给他——结的地方是末梢的小卷,卷发确实比直发容易卡住,不知道是哪一家的知识球里塞了这么没用的信息,浮现在了他脑海里。

    结很快被梳开,而安菲尔竟然没有任何拿回梳子的意思。郁飞尘的态度顿时略有敷衍,一边继续,一边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永夜之门?”

    据这人昨晚交代,是因为知道以前带回来的人进了永夜之门,他不放心才跟来的。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

    安菲尔的回答并不真诚:“你是我带回的。”

    郁飞尘:“你的队友呢?”

    既然是在永夜之门后穿梭的人,想必有自己的队友。

    安菲尔沉默了几秒。这几秒之间郁飞尘给他梳完了头发,为避免工作量再增加,他往旁边平移,和这人保持严格的一米距离。

    安菲尔道:“他们有自己的事情。”

    郁飞尘心想难为您了,还得自理。他想了想,——着镜中的安菲尔,又问:“回乐园后……”

    连续三个副本装作不识,是因为不——算长期这样进入副本。但现在已经被点破,安菲尔思忖一会儿,道:“复活日后,我会找你。”

    洗漱完毕,安菲尔挂上披风外套和郁飞尘一起走出去。临出门前他——了一眼郁飞尘,得出结论,这人情绪已经平和愉快了。

    于是安菲尔问:“为什么能认出我?”

    郁飞尘和安菲尔的一米距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宣告失效了,他几乎和安菲尔并肩,听到这一问,低头——他。金发少年温雅矜贵,似乎不在意任何事。但既然已经是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证明是真想知道。

    于是他更要说:“我不想说。”

    安菲尔蹙眉。郁飞尘觉得有趣。

    早在神庙里,路德维希睡得不省人事时他就让白松看过那里,白松什么都没有——出来,只做了一个结论:为什么要关注教皇陛下的下睫毛,郁哥,你有问题。虽然他能看到安菲尔眼底这颗别人——不到的泪痣,连安菲尔自己好像也不知道——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看到。

    没准安菲尔也是所谓圣赎之地兰登沃伦的成员,曾经跟随潮流点过一颗泪痣,那泪痣恰好和他对上了眼而已。

    于是他俯身,在安菲尔耳边道:“你自己想。”

    一颗泪痣出了问题,根源——然不在于能看到它的人,而在于长泪痣的人本身。

    安菲尔略低下头,眼中有思索之色。但这一动作让郁飞尘更清楚地看到了那颗泪痣。

    再抬起头来,他发现自己和安菲是来得最迟的,其它人已经在餐桌上就位了。

    “再不来,我们就要去敲门了。”白松一边说,一边狐疑地打量他们两个。

    刚刚他郁哥低头的时候好像有点笑意,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足够让他目瞪口呆。

    而短短一天,他郁哥就完全地忘记了路德维希教皇,和新的漂亮少年走到了一路,并给人家取名为安菲尔德,更让人觉得事有不妥。可是想到这人和路德维希教皇也是副本里萍水相逢,又觉得现在似乎也理所应。

    不过,每个副本里总有一个好——的哥哥或弟弟对郁哥很好,这又是为什么?因为他好看又靠谱么?白松几乎要放弃思考。他现在对郁飞尘不抱什么希望了,道德标准降低到不是两个就好。

    白松不断在心中叹息,直到被郁飞尘把脖——拧回正面。

    开餐前,角落里驶出一个捧纸机器人,螺旋桨带着铜喇叭幽灵一般从角落里飞出,要他们登记宿舍号。

    登记完毕后,早餐还是和晚上无异的黑红白三色水。每个人都喝完后,薛辛道:“你们说这是个副本,要了解它的结构,然后寻找逃出去的方法。昨晚回去后,我想了很多,对于逃出去的方法没什么思路,但是,我觉得这个堡垒的运作有个致命问题。”

    白松道:“展开说说。”

    “堡垒内部的机械装置太多,可是机械运转是靠能量的,机械到机械的传动过程也会损耗掉巨量的动能,这地方的耗能太恐怖了。蒸汽时代的能量要靠煤炭烧水,产生高压蒸汽,再推动机械,要让这么大的堡垒动起来,恐怕要用世界上所有的煤炭去烧开一座大海。如果一整个世界都由这种能耗恐怖的机械组成,那么这里一定是个能源极度匮乏、污染极其严重的地方,我们可以从这里入手。”

    “没错。”郑媛道。

    文森特道:“你说得不错,不过我们还需要获取更多信息 。”

    薛辛 :“确实,你们还有其它想法吗?还有,这地方明明都是机器,却说自己是魔法学院,我觉得这也是个矛盾点。”

    柯安道:“我失眠了,半夜的时候,觉得房子在动。”

    灵微:“在下深夜冥思——坐,亦觉如此。”

    “整个堡垒都在动,我们的房间也是它的一部分,”郁飞尘道,“晚上不要出门。”

    他们讨论许久,穿插着白松对碎片世界的介绍,钟表快要指向最上方的时候,一声火车鸣笛声传来,昨天坐过的那辆火车又来了。

    “校车来咯。”陈桐道:“走吧。”

    广播响起:“同学们,第二天的课程即将开始啦,请大家有序上车。提示,请扣好安全锁扣~”

    这次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尖叫声没再那么响了。停车后,他们再次抵达昨天那个大走廊。

    “同学们,又见面啦!接下来请进入5号教室,开启第二天的课程。提示:这是很~简单的动力课哦。”

    一行人走向5号教室的方向,边走边听薛辛说:“动力课……难道是教我们蒸汽机的原理?热能转化成动能嘛。还是说要教我们锅炉烧水?”

    走进5号教室,与1号教室截然不同的场景出现了,显然,今天他们既不学蒸汽机原理,也不学怎样烧开水。

    ——空旷的教室里有台连接着地面与天花板的漆黑金属炉,白色蒸汽烟雾从炉口疯狂排出,被上万个大型三叶扇送出教室外,滚烫的热浪以它为中心一波一波传来。神秘的嗡鸣声在里面不间断地响着。

    炉口却是一堆黑红相间的晶体,像个大型沙堆,拨开仔细——,是一粒又一粒拇指大小的黑色或红色半透明宝石。

    炉前面则快速滚动着十几条空传送带,末端深入地下,不知延伸到了什么地方。

    陈桐挠头:“这又在玩什么花样?”

    “亲爱的同学们,第二节课——动力课正式开始~

    前置知识:魔导炉中提炼着珍稀的两色晶石,红色为“热”,黑色为“动”。红色热晶石拿在手中会发热,黑色动晶石拿在手中会震颤,否则为废品。

    课程目标:每次魔导炉产生提炼品时,请及时处理提炼物,按需挑选出热晶石或动晶石,将其放入传输带。废品有害,请投入废石篓,千万不要投入传输带哦~

    提示:时针每经过15度角,传输带的需求变化一次;时针每经过30度角,魔导炉送出一批提炼品。第一个15度角的需求为:红色热晶石。

    下课时间:时针下一次垂直于地面时~

    教学完毕,请同学们认真完成学习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