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长春功是邪功中的邪功,吞噬他人精血来补充壮大自己。

刚开始时,只能吞噬体弱之人,免得噎着自己,随着自身的强大,吞噬强壮之人,再吞噬武林高手,然后吞噬顶尖高手,最后是紫河车。

刚开始时,邓远征严守良心,只吞噬自己的仇人,反正是要杀死的,临死之前贡献出精血也算没白死。

每吞噬一次精血,他精进一大步,抵得过苦修数年。

就像赚钱,一下赚了数年的工资,怎能不刺激不爽?

十几次吞噬,他便抵达了天元境,罡气凝聚,从而踏入武林第一流高手之境。

这种进步之速形成强烈刺激,让他的野心不知不觉膨胀。

他忘了自己当初的理想只是在四十岁之前踏入天元境凝聚出罡气就好,然后享受人生,悠然度日。

踏入天元境的他志得意满,觉得神元境也唾手可得,只要抛开自己对自己的束缚、抛弃良知便好。

他冷笑,在神元境大宗师跟前,良心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如果踏入神元境,即使像父亲那样被人发现,被人围攻,也能从容脱身。

可如果不踏入神元境,如果被人发现,凶多吉少!

不是自己没良心,不是自己邪恶,是这个世道所逼,自己没有选择!

为了踏入武学大宗师,为了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抛开一切束缚!

他最后甚至开始吞噬紫河车。

紫河车对长春功来说是无上大药,紫河车所化精血可纯化自身,不仅是踏入神元境的必具大药,还可以达到延缓衰老之妙用。

可惜,天元境与神元境的距离远远超过他想象,远远不是他想的那么唾手可得。

他吞噬了数个紫河车之后便心生绝望,觉得恐怕一辈子也踏不进神元境了。

反而隐隐有被人发现的迹像。

恰在此时,他终于得到了小如意神功。

小如意神功是邓高恩当初发现的线索,顺便留在了那封信中。

这是邓高恩为自己寻找的后路,可惜没能仔细查找便被围剿,来不及继续追查,只能把追查到的线索写下来,留给邓远征,让邓远征弥补自己的遗憾。

邓远征一边吞噬精血壮大自己,一边细细查找。

终于在大雪山山脉的某一个村落,找到了小如意神功的唯一传人。

他悄无声息的将其吞噬,找到了小如意神功秘笈。

原本想直接离开大雪山。

可他在村里呆了几天,将小如意神功练成之后,再看大雪山便没了战战兢兢,反而有了闯进新猎场的兴奋感。

大雪山不在大永境内,他在这里搅得天翻地覆也没关系,反正大乾的高手不可能闯进大永围剿自己。

更何况自己练成了小如意神功,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他感受到了无拘无束,纵情肆意的快乐,准备在大雪山境内痛痛快快的吞噬一番,让自己足够强大,再回大永便谁也不怕!

大雪山一百零八寺的高手多是和尚,童子纯阳的精血壮烈而精纯,对他可谓大补。

他甚至根本就没弄清楚法虚是哪一寺高手,看到其落单,虎看到一只羊般毫不犹豫扑上去。

他不了解大雪山宗,所以没想到法虚如此刚烈又如此灵动,一看不敌便直接用了秘术,修为暴涨一倍,打了他一掌。

这一掌是大金刚掌,威力惊人。

虽然只中一掌,可掌力奇异,至烈至阳,让他即使吞掉了法虚的精血也没办法短时间内恢复。

他这才感觉到棘手,大雪山没那么好对付。

他变得谨慎又谨慎,碰上一个明月庵的弟子也没敢上去,甚至生出退回大永之意,没来得及回转便被澄虚追上,一招便斩杀。

法空从邓远征的记忆里看到了澄虚如鬼如魅的速度与如鬼似神的气势。

邓远征是天元境中的上层,正在努力靠近神元境,可在澄虚跟前,一招也挡不住。

他跟澄虚的差距,就像人元境与天元境的差距。

法空想到这里,抬头看一眼澄虚。

澄虚极敏锐,转眼看过来。

“不管怎样,圆融,法虚的仇是报了!”慧南沉声道:“管他是什么人呐!”

“……是。”圆融最终点点头。

既然通过那玉珠找到的这家伙,那这家伙就是杀法虚的凶手。

如今已然伏诛,法虚的大仇得报!

至于他的真正身份,随着身亡,查也没处查去,也没必要多查。

“唉……”圆融既痛快,又怅然,随即涌起无穷的悲伤。

先前一直想着报仇,没顾得上别的,现在大仇得报,才涌起无穷的伤心。

再也看不到法虚嬉皮笑脸,任自己斥责喝骂依旧笑嘻嘻的不生气,孝敬自己,惹自己生气又能逗自己开怀。

没了,再也没了!

“啊——!”他仰天大吼。

伤心欲绝。

慧南平淡的摇摇头。

到了他这般年纪,生生死死已经见过太多,看开看透也便是寻常事。

“法空,我们现在回去?”澄虚看向法空。

法空点头:“师祖,我先去大雷音寺那边看看藏经阁。”

“去吧去吧。”慧南摆摆手:“别给我们寺里丢脸。”

“是。”法空对法宁点点头:“师弟,这里便拜托了。”

“师兄放心,我会照顾好它们的。”法宁挠头憨笑:“师兄何时回来啊?”

“短则几天,长则一个月。”法空道。

即使进展不顺利,要在大雷音寺呆几个月,一个月也要回来一次的,便让法宁过一个月便去大雷音寺接自己。

法宁松一口气,忙答应。

——

夕阳散发脉脉柔光,照红了他精舍。

法空沐浴着霞光,重新回到自己的精舍前,刚刚要推门,楚煜恰好从精舍里走出,看到他,微笑合什。

澄虚来去如风,轻功快极,一来一去,加上中间的耽搁,不过一天一夜而已。

“楚公子。”法空合什还礼。

“法空和尚,我有所悟了。”楚煜笑道。

法空道:“那就恭喜楚公子。”

“和尚要过来坐坐喝一盏茶吗?”

“多谢楚公子,时候不早,就不打扰了。”法空笑道。

楚煜没有勉强,笑道:“那晚些时候,再向和尚请教。”

法空再次合什一礼,推门进了院。

楚煜则往外走,护卫们很快从院子里出来,跟上他,将他保护其中。

楚煜面露无奈:“这是大雷音寺,哪个敢来撒泼?你们太过小心了!”

护卫统领赵怀山一脸憨厚的笑道:“公子,哪里都要小心的,万一真有亡命之徒乱来呢,公子真有个好歹,我们便万死莫赎了!”

楚煜斜睨他一眼,懒得再多说。

母妃给了赵怀山独断之权,在护卫之事上,由不得自己做主,赵怀山可以相机而行。

十几步后,楚煜觉得有冷风进来,缩了缩紫貂裘,吐出一口白气,摇摇头:“在这里生活当真是折磨,也就大雷音寺的和尚们能受得住。”

空气稀薄不说,还冷得要命,呵气成冰一点儿不夸张,对于自己这种修为不够的人,宛如地狱。

如果不是有这紫阳貂裘,早就被冻死了。

“公子,那法空和尚也忒不识趣了!”赵怀山不忿:“不识抬举。”

“赵怀山!”

“属下就是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出奇的,不就是一个武功低微的小和尚嘛。”

“你不懂。”

“……”赵怀山无奈闭嘴。

三公子是出了名的博学多识,确实比自己更懂。

“我也说不清楚。”楚煜若有所思:“反正这位法空和尚不俗。”

赵怀山低声嘟囔一句:“大雷音寺的和尚都不俗,个个都是天才。”

“他是金刚寺的。”

“金刚寺也是非天才弟子不收的,嘿,大雪山的上九寺都是如此。”

“……”楚煜懒得解析。

“公子,反正我觉得这和尚没什么出奇的,不值得公子花心思,不值得浪费精力。”

“赵怀山,看来我得听你的。”楚煜认真的点点头:“我见识不如你。”

赵怀山不好意思的嘿嘿憨笑:“公子,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建议,仅供公子参考的。”

楚煜斜睨他。

“是是,我不说便是啦。”赵怀山讪笑。

他很不服气。

这一次公子是看走眼了。

那和尚相貌普通,修为比相貌还普通,真没看出有什么不凡的。

更重要的是,那和尚明明知道公子身份不凡,还视而不见。

不必去打听,只看公子这气质,再看他们这五个护卫,就应该知道公子非富即贵。

这和尚竟然无动于衷,云淡风轻。

最恨这些视富贵如浮云的家伙,好像真的不吃不喝,看破红尘了似的。

显得自己这种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多么的庸俗不堪。

这和尚就是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楚煜看向一直神游天外的陆玄明:“陆先生,你觉得呢?”

陆玄明微微一笑:“公子法眼无差,既然觉得他不俗,那他定然是不俗的。”

楚煜失望的摇摇头。

这话跟没说一样。

赵怀山瞥一眼仙风道骨、神情飘逸淡然的陆玄明,无奈摇摇头。

这便是宗师啊,地位超然,说什么都行。

——

第二天清晨,法空早早来到紫铜塔下。

清晨的太阳好像一个火球嵌在东方天空。

紫铜塔矗立于山巅,紫光闪烁,

法空早早就等到了紫铜塔下,感受着紫铜塔的壮阔,还在思索着雷音洗髓经。

越是渴求,越是不能得,世间事大概就是这样。

实在不行,只能先练御剑经了,多一分实力总是好的,毕竟大变将起。

如果不出意外,神剑峰绝不会罢休,明月庵的麻烦就在眼前。

金刚寺与明月庵同气连枝,比大雪山一百零八寺任何一宗都更紧密。

这是一寺一庵祖师流传下来的友情,渊源流长,不可割舍,所以金刚寺绝不会坐视。

他心神慢慢沉浸于脑海虚空,清点自己的寿元及信仰。

寿元一共十五年,信仰四点。

信仰他以莲雪每天提供的为一个单位,命之为一点,现在一共四点。

这意味着能施展四次神足通。

就是不知道从这里施展一次神足通与跟明月庵那里施展一次神足通,两者消耗的信仰是不是一样。

药师佛内已经有三颗明珠,分别是三个人的记忆。

慧闻与莫青云,邓远征。

小如意神功却是决定要练的,这门神功确实玄妙,可以随意变化容貌。

但现在还不宜练,寿元有限,要用在金刚不坏神功的修炼上。

长春功……

他发现长春功有点儿古怪。

这应该是一门残缺不全的功法,吞噬精元以壮自身,仅仅到吞噬罡气,再往上便没了,只能通过积累再积累,硬生生的堆上去。

他畅想这门心法如果补全,练到极境,能不能吞噬寿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