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在他心神内归之际,紫铜塔外不知不觉聚集了一百多个和尚。

杏黄僧袍飘拂。

他们压低声音说话之际,目光不时飘到法空身上。

法空微阖眼帘,宛如入定。

惹众僧注目的便是他所穿灰色僧衣,与周围杏黄僧衣格格不入。

“当……”钟响悠悠传荡四方。

法空心神从脑海虚空收回。

“吱……”四个精壮青年和尚缓缓推开了紫铜大门,幽幽檀香顿时从塔内飘出,很快被风吹得散逸四方。

一百多个和尚持木牌依次进入藏经阁。

法空发现他们的木牌与自己没什么两样,都是刻着藏经两个大字。

他自觉的留在最后进入,四个青年和尚瞥一眼,目光在他灰色僧袍上转了转,没有阻拦。

法空微笑合什,缓缓踏入。

他开始快速浏览。

从第一排开始,缓步行走,双眼如激光雷达一般将所见烙印到脑海。

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

一直走完了第三十六排。

紫铜塔比他想象的大了两三倍,三十六排书架,每一排都有十二个书架。

每一个书架都有五层,每一层都满满当当密密麻麻,很难计数到底有多少书。

这里的藏书有的枯黄,有的崭新,显然是不断的有新书流进来,藏书不断增加。

他走完一遍,在脑海里搜索自己感兴趣的名字,找到一本正要去看,忽然停住。

楚煜身穿紫貂裘,潇洒的慢慢踱步进来。

他东张西望中,停在一个书架前,抽出一本漫不经心翻动。

法空好奇。

不是不对外开放吗?

自己立下大功,所以可以破例一回,那楚煜呢?

他摇摇头,不再浪费时间多想,走到另一个角落,抽出一本书来细读。

沉浸于书的海洋里,时间过得飞快。

“当……”一道钟声响彻整个雷音塔。

法空回过神,发现众和尚纷纷放回书,依依不舍往外走。

他明白已经到关闭藏经阁的时间。

他依葫芦画瓢,将书放回,出了雷音塔,发现已经是夜晚。

寒冷夜幕中,弦月斜挂。

溶溶月华洒落。

雷音塔仿佛吸纳了月光,变得紫幽幽的,照得周围一片明亮。

他回到自己精舍的时候,发现对面的精舍,赵怀山正直挺挺站在门口。

看到他出现,赵怀山抱拳,沉声道:“法空和尚,我家公子有请。”

法空微笑合什,便要拒绝。

“吱—”院门打开。

楚煜推门出来,俊美的脸庞露出笑容:“法空和尚还没吃饭吧?不如过来吃些夜宵,垫一垫肚子。”

“……叨扰。”法空看他如此盛情,知道不宜再拒绝,否则便成了仇人。

即使不能成朋友,也不必成仇人。

——

通明的灯火照得小院纤毫毕现,宛如白昼。

院内四角各摆着两个炭炉,八个大炭炉被烧得通红,热量逼人。

除了院子四角,小亭的四角也各摆着一个大炭炉。

楚煜正坐在小亭石桌旁,亲自沏了一盏茶递给法空,法空则正在吃着一块点心。

五个护卫都站在小亭外,亭里只留二人。

两人谈天说地,天文地理,医棋星卜,信马由缰的随意说话。

法空身负慧闻、莫青云及邓远征的记忆,时间的远近,地理的远近,还有社会层次的上下,几乎全都覆盖,论见识之广博当然不是一般和尚可比。

这种情况随着他大光明咒再施展,会越来越明显。

从书上看到的知识与亲身经历的智慧,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法空和尚,你竟然也能进藏经阁读书?”

“楚公子,这正是我想问的。”法空笑道:“大雷音寺的藏经阁是不对外开放的,我进去,是因为是金刚寺弟子,楚公子你呢?”

“我这一次来是捐书的,给大雷音寺奉上一千本藏书。”

“好大的手笔。”

“奉母命而行,每年都要过来替母妃奉香还愿献书。”

“原来令堂是信佛之人。”法空恍然点头:“善哉。”

他装作没听出楚煜话中母妃两个字。

心下暗叹。

果然是皇家贵胄,是小王爷。

不知是哪一位王爷之子。

“母妃身体太弱,又有病在身,实在受不得大雪山的寒冷,只能我来代替。”

“原来如此。”

“和尚你呢?”楚煜笑道:“你为何也能进去?我可知道大雷音寺的规矩,你们金刚寺弟子正常来说是进不得藏经阁的。”

法空笑道:“我嘛,先师遗泽,机缘巧合。”

楚煜若有所思。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净离的声音:“法空?哪儿去了?”

他话一说完,已经鬼魅般出现在小院:“咦?”

“放肆!”赵怀山断喝。

他踏上前,猛出拳。

净离随意一挥僧袖。

“砰!”赵怀山觉得自己好像被巨浪席卷腾空,身不由己的飞出了院外,撞进精舍外的照壁。

这几间精舍门外十米左右,都立着照壁,壁上画了氤氲的云纹。

照壁能挡住从南面山崖上来、掠过广场而吹到这边的劲风。

“嗯——?”一直微阖眼帘、好像站立睡着了的陆玄明忽然睁眼。

灯火通明的小院骤然一亮。

好像两道霹雳落下。

净离目光也骤亮,也如两道霹雳当头落下。

“砰!”

“砰!”

“砰!”

“砰!”

……

连续不断的闷响在小院里回荡。

法空他们看不到两人的影子,唯有劲风狂啸,整个小院仿佛置身于狂风之中。

法空发现自己闭上眼,反而能感应到两人的动作。

他们不停移形换影,上一刻在此,下一刻在彼。

净离不断向小亭冲击,陆玄明不断阻挡。

上一刻两人在小亭东南角,下一刻在西北角,再下一刻在东北角。

两人如光影般闪烁,又像是他前世在电影电视上见过的瞬移。

法空知道这只是错觉,实在是因为他们速度够快所致。

这便是神元境的高手,也是大雪山的三品高手的力量了。

果然惊人。

最重要的不是他们速度快,而是带着致幻之威力。

看另外三个护卫及楚煜的茫然神色便知道,他们被拉入了幻境之中。

“净离师叔!”法空徐徐说道:“别开玩笑了。”

他看出净离没下死手。

阿修罗神功一旦施展出来,杀气森然可怖,如置身地狱之中。

净离并没施展阿修罗神功。

“呵呵……”朗笑声中,净离倏然站到法空身边,终究还是突破了陆玄明的封锁。

陆玄明则站在楚煜身边,隔着桌子与净离对视,目光冷漠。

净离合什笑道:“三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净离大师。”楚煜起身合什行礼:“大师别来无恙?”

“还好,命大。”净离笑道,看向陆玄明,摇摇头:“不过陆玄明你,十年以来,并无寸进,看来是在信王府呆得太舒服了。”

陆玄明淡淡道:“突破到了神元境,可喜可贺。”

法空暗道果然他们是认识的。

同时也知道了楚煜的出身,信王府的三公子。

信王乃当世皇三子。

净离不再理会他们,对法空笑道:“法空,我们回去说话?”

法空起身向楚煜告辞。

楚煜露出难舍之色:“这便要走?”

他因为练武资质太差,就把所有时间都用在读书上,智慧过人却失之于阴柔,在信王府是极不受宠,极不得志的。

因为他过目不忘,读书又多,论见识广博,即使王府那些读书出身的官员也远不及他。

整个天下都是重武轻文,他恰恰反过来了,所以倍觉孤独。

这是头一次遇到能与自己相谈自如,广博不下于自己之人,顿有找到同类的感觉,便有些依依不舍。

法空合什笑道:“楚公子,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楚煜点头。

“三公子的病可好了?”净离笑着往小亭外走。

楚煜苦笑:“娘胎里带的病,怎么可能好?不但不好,反而更重了。”

“御医也没办法?”

“如果有办法,母妃也不必受这苦了。”楚煜露出疼惜神色。

自己倒是无所谓,咳嗽已经习惯了,可母妃的身体弱,尤其生了自己之后,严重损伤元气,如今是终日缠绵于病榻,惨不堪言……

他想到这里,心如坠了铅块。

净离点点头:“你这病确实是先天缺陷,就没试着练练太液补天诀?”

他瞥一眼护在楚煜身旁的陆玄明:“陆玄明应该不会吝惜这魔门奇功吧?”

数人已经走到精舍门口。

法空与净离跨出了门槛。

赵怀山正粘在照壁中心位置,涨红着脸,努力想把自己挣开。

可无形的力量像一座山,一直在牢牢压着他,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看到法空与净离出来,他顿时怒目以瞪。

净离看也不看他,只与陆玄明楚煜说话。

法空也只能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太液补天诀?”楚煜自嘲的笑笑:“我倒是想练,可不能练,楚家子弟只能练皇家心法。”

“这倒也是。”净离表示了理解:“对三公子你有点儿不太公平啊。”

“太液补天诀也没用的。”陆玄明淡淡道。

“陆先生说得没错,”楚煜点点头:“我不能练,母妃能练,而且母妃的资质远胜过我,可惜……”

“这病如此之难缠?”

“这便是命罢……”楚煜似讥刺,似自嘲,摇摇头:“但愿佛祖能保佑母妃吧。”

母妃如此之虔诚,对佛祖如此之信奉,每年都要搜集一批书籍献给大雷音寺,每年都要让自己过来奉香还愿,在此呆上七天。

“法空,你试试?”净离扭头,笑看向法空。

法空合什:“师叔,我这三脚猫的本事,还是不献丑了。”

“行,那我们先回去啦。”净离点点头,合什道:“三公子,请回。”

他说着话,一拂袖子。

正拼命挣扎想脱离照壁的赵怀山再次飞起,翻过墙头落到了精舍内。

陆玄明的脸色难看,双眼冷电似的瞪着净离的后背,直到净离进了法空的精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