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坐不住也得坐!”慧南骂道:“你是眼看着法虚进了西天极乐世界的,将来你也能去,有什么可哭的?瞧你这点儿出息!”

圆融抹一把泪:“师叔,我这个师父太无能了,眼睁睁看着凶手逍遥!”

“你这是骂寺里无能吧?”慧南没好气的道:“脑子转一转,好好想想,怎么可能让他逍遥。”

圆融的泪怎么也停不住,不停的抹,不停的流淌:“要是不能替他报仇,我没脸去见他!”

法空道:“师祖,圆融师叔,大光明咒能看到逝者临终前的一段记忆。”

圆融抹着眼泪摇头。

他想到法虚要承受何等的折磨,心都要碎了,不想听法空说下去。

法空道:“法虚师兄跟他过了三招,最终被一掌击昏,再没醒过来,毫无痛苦。”

“真的?”圆融眼巴巴看着他。

法空缓缓点头,神情认真笃定。

慧南瞪着法空看。

法空道:“法虚师兄看到了凶手模样。”

“你真沉得住气啊!”慧南扯起他便走。

圆融紧跟上来。

三人飘落到慧南的小院。

“法恩,笔墨伺候!”

“是。”

……

“是邓高恩!”慧南看着画像上的人,咬着牙冷冷道:“绝对是他!”

“师祖见过邓高恩?”

“当初大永武林围杀邓高恩,我跟慧闻师兄偷偷过去看。”慧南摇摇头:“这家伙太能躲,精擅一门遁术,……怪不得毫无线索。”

“法虚师兄嘴里应该有一枚吊坠,是邓高恩腰间玉佩上的吊坠。”法空缓缓说道。

圆融猛的冲出去。

数次呼吸之后,他一阵风般回来,张开手掌,是一颗绿豆大小的玉珠。

玉珠碧绿莹莹,仿佛蕴着泉水。

“法虚他……”圆融看着这颗玉珠,眼泪又忍不住垂落。

法虚定然是发觉不敌,恐性命难保,才想办法留下了凶手线索,指望着寺里替他报仇。

他当时应该有多么的不甘心与痛苦啊!

法虚资质惊人,修为已经不逊色于自己这个师父太多,而灵动机敏远胜自己这个师父,可偏偏……

想到这里,他心疼如绞,眼泪簌簌不停。

“有了这个就差不多了。”慧南冷冷道:“好个邓高恩,狗胆包天!”

“师叔,怎么追?”

“嗯……”慧南看向了法空:“明月庵有太阴寂照诀,擅长追踪。”

法空道:“师祖,真要找外人帮忙?”

“我们金刚寺没厉害的追踪功法。”慧南哼道:“动手我们没问题,追踪就是问题。”

法空道:“那我请澄虚师伯帮忙吧。”

“大雷音寺的澄虚?”慧南道。

法空道:“其实这一次我是请澄虚师伯一起过来的,只是澄虚师伯没进寺。”

如果寺里想要脸面硬撑,不找外人帮忙,那澄虚就不必现身。

“你这小子!”慧南哼一声。

法空道:“请澄虚师伯帮忙没问题吧?”

他知道大雷音寺也有极厉害的追踪之法,名叫夜叉捕香诀。

夜叉是传说能吃鬼之神,最是敏捷轻灵,善闻香识人洞鬼,无所遁形。

慧南抚银髯微微笑。

澄虚可是澄字辈的第一人,旁人便是请也请不到。

即使现在还是四品,仍旧战力惊人。

四品与三品之间有一道天坠,需要慢慢打磨,需要慢慢来急不得,澄虚这种奇才,早就能跨进三品,可偏偏留在四品,不急着跨过去。

他是志在一品,甚至超越一品。

同是四品高手,动起手来截然不同,十个一般的四品也不是澄虚一个人的对手。

圆融迟疑:“澄虚师兄大名鼎鼎,不是说他修炼了阿修罗神功……”

慧南摇头道:“澄虚现在可不得了,已经用大日如来不动经压住了阿修罗神功。”

圆融用力点头:“那再好不过!”

法空道:“方丈那边……”

“我去跟方丈说。”慧南道:“你去请澄虚帮忙吧。”

“是。”法空看向圆融手上的玉珠。

圆融盯着自己手上的玉珠,神情变幻。

最终一咬牙,递给法空。

法空接过,转身缓步离开。

——

两个时辰后,法空在药谷的湖边,身上闪烁着清亮的湖光,好像一颗颗钻石嵌在身上,合什一礼。

澄虚缓步而来,手上提一颗首级。

正是邓高恩的首级,一脸惊愕神色,好像没办法想象这个事实。

“砰。”澄虚将首级抛到草地上,滚了三滚,滚到法空脚前。

法空低头仔细看看。

他发现自己竟然心如止水,丝毫没有因为第一次看首级而觉得不适。

慧闻身为和尚,死于他大伏魔拳下的武林高手没有一百也有九十。

莫青云更胜一筹,年纪轻轻便有一百多个女人,死于他剑下的武林高手不少于一百个。

受他们影响,法空面对首级毫无异样之感。

“是他。”法空抬头向澄虚合什:“多谢师伯。”

澄虚不在意的一摆手:“这便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邓高恩?修为不进反退,很让人失望啊。”

随即又道:“当初可能受了太重的伤,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哪能安然无恙?”

大永武林围剿邓高恩的时候,他还没正式修炼呢,原以为这一次会很棘手,没想到这般轻松。

法宁大步流星过来,给澄虚见礼,看到了法空脚下的首级,顿时吓一跳。

澄虚笑呵呵看着法宁:“好小子,这修为,不错不错,又一个上上根器。”

法宁不好意思,不敢去看首级。

脸已经迅速变苍白,压不住想呕吐,忙合什:“师兄,我去了。”

“去请师祖过来吧。”

“是。”法宁化为一阵风跑开。

——

“找到了?”慧南的声音远远传来。

他与圆融飘飘而来。

澄虚肃然给慧南合什,又合什还圆融的礼。

圆融这一礼情深意切。

他万没想到,澄虚不仅追到了,还直接把人杀了。

看着那颗首级,他痛恨又痛快,眼眶一阵阵发酸,如果不是澄虚在,他已经泪流满面。

澄虚道:“很轻松就宰了。”

慧南感慨的摇头:“真是祸害活千年,当初我可是亲眼看到他受数十掌,快被打烂了,从两百多米山崖一头栽进海里,没想到竟还能活下来!”

“当初怎么就没杀死他!”圆融咬着牙。

“唉……”慧南摇头。

世事就是这么不如人意的,哪有想杀就能杀的,往往都是越害人的越能活。

法空一直垂头不说话,盯着那首级一直在看。

慧南见他古怪,哼道:“小子,怎么了?你难不成还认得他,看得这么认真,跟真认识似的!”

法空道:“师祖,邓高恩当时受到什么致命伤了吗?”

从慧闻的记忆里知道,邓高恩是毁了容的。

现在这颗首级没毁容,而且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这是一个年轻人的首级。

这种感觉很奇异,说不清道不明,从外观上没办法判别,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

他判断可能是因为自己对寿元的敏感。

“致命伤……那多了去!”慧南道:“有掌有剑,他必死无疑的。”

“脸上呢?”

“脸上应该也有伤。”慧南皱眉看向那首级。

这张脸上没有受伤的痕迹。

他一招手。

首级从草地上“呼”的飞进慧南左掌,被他举起来跟自己眼睛同高,细细打量。

“古怪。”慧南翻来覆去的看,还模了模:“一点儿没有受伤的痕迹。”

他扭头看向澄虚。

澄虚摇头:“那玉珠的主人肯定是他,绝不会弄错的。”

慧南霜眉紧锁。

“师叔,不会错吧?”圆融惊疑。

法空忽然左手结印,右掌竖起,很快放出白光照向那颗首级。

圆融顿时瞪大眼。

他不敢相信法空竟然做出这种事,竟然要超度这家伙进入西天极乐!

他刚要说话,一团圆陀陀的光已经浮出首级,在空中扭动变化为一个小人。

却是一个年轻小人。

相貌与首级不同。

“易容变化之术!”澄虚冷冷道。

法空解开手印,任由那小人缓缓沉回首级。

“不是他!”慧南摇头:“不是邓高恩!”

他哼道:“我就说呢,邓高恩受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还活着,是有人借他的脸披他皮干坏事呢!”

他随即又皱起霜眉:“可他施展的确实是长春功。”

澄虚恍然点头:“还以为受伤所以修为大退,原来是一个假的!”

法空依旧沉默不语。

他在脑海里消化着这邓远征的记忆。

邓远征,邓高恩之嫡子,遗腹子。

当初邓高恩情知难以幸免,所以留了一封信给情人。

如果孩子或者她被仇人所害,那便一切休提,如果有幸瞒得住天下人,那就在孩子二十八岁时开打开这封信。

这封信中,他写了藏长春功的地点,开启办法,还有练功禁忌。

邓远征在二十八岁之前,过得平平常常。

身为一个寻常的农家孩子,十八岁便进到小镇里打拼,加入小帮派后得贵人提携,跟着一起进入城里的大帮。

进了大城,他便泯然于众。

在城内,他便是一个寻常的帮派弟子,到二十八岁时,靠运气混成了一个小头目。

他搂着媳妇睡觉的时候,常常会想将来。

如果过了五十岁,自己还练不到天元境,凝不出罡气,那么就找一份养老的活,或者看家护院,或者开馆授徒,反正不适合再呆在帮里了。

在二十八岁生日那一年,他母亲将邓高恩的这封信给他,他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举世皆知的大魔头的儿子,血脉嫡亲。

他不但不觉得耻辱,反而自豪骄傲。

身在帮派,强者为尊的观念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不管是好人还是魔头,只要武功强,那便是威风八面,好不快活!

他毫不犹豫的修炼起长春功。

虽然有诸多的反噬与痛苦,可比起提升之迅猛,他毫不后悔,只有庆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