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严烈总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技巧。

等方灼第二天再看见那个草编工艺品时, 它已经大变样了。

翘出来的边角被修理平整。原先翅膀的位置用不明显的铜丝缠绕定型,修改成——脚的形状。黑色记号笔在脑袋的部位画出五官,寥寥几笔, 恰到好处。尤其是那对向上斜竖起的浓粗眉毛, 像一个愤怒的中二少年。

不仅如此,还给它披上了红色的披风, 穿上了蓝色的裤子,俨然一个农田守护者。

严烈将它插在多肉的盆栽里,甚至精心在旁边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严小烈”、“方小灼”,标注了箭头分别指向稻草人和野蛮生长的小多肉。

方灼弯腰在窗台边上看了许久, 严烈从教室外面走进来,——端着个棕褐色的小陶盆。

他见方灼被自己的——品所吸引,得意笑道:“怎么样?我这个护花使者做得还可以吧?”

方灼慢吞吞地直起身, “嗯”了一声。

没想到他虽然眼光不行, 却有改头换面的本领。

严烈兴冲冲地说:“我要给它换个有排面的花盆,然后摆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

方灼心道, 好的, 他又开始了, 又要搞特殊了,说不定毕业之后还要把这盆小东西带走。

果然, 严烈接着计划道:“等我毕业了就给它偷走。”

……这位朋友的想法——好猜。

方灼纠正他道:“这是我捡的、我种的,给你拿走不算偷。”

于是在教室最后一格的窗台上,能照得到太阳的地方, 端端正正摆了一个小花盆。

方灼每次转头,都能看见那个表情炯炯有神的草编人,大张——臂, 身披红衣,护卫在多肉植物的前面。阳光有一半的时间会照在它的身上。

在它脸上的笔迹开始褪色,进行二次重绘的时候,时间很快过了3月。

开学后很长一段时间,a市的气温都没有回升,有时稍稍转暖,一场春雨过后又变得严寒。

骤变的气温更加危机四伏,让很多学生都猝不及防地患上了感冒。

这一波流感来得汹涌,高三生强压——的体格受到了冲击。沈慕思同学痊愈不久的病症重新爆发,并传染给了他的同桌和同寝的班长,三人齐齐被家长接走吊瓶。

每年换季的时候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学校如临大敌,让老师每天早读前给学生测一次体温,并取消了早上大课间的体操安排。

方灼手上的冻疮也复发了,——指红肿发烫,连笔都握不大稳。

这是她多年的老毛病,只要用冷水洗衣服就有可能复发,今年情况本来好了不少,没想到入春后又严重起来。

不知道为什——,方灼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她对这种事情的直觉总是特别准确,而这一次也不大幸运地应验了。

在那之前,她刚和叶云程通过电话,让他不要起得太早出去摆摊,出门的时候多穿两双袜子,或者买几片严烈推荐的暖宝宝。

叶云程当时的语气,应该是没大放在心上,或许是因为疲惫,声音听着也不是非常精神。没聊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方灼于是决定,周末的时候过去看看,盯着他们休息一天,自己帮忙看一——摊子。

那应该是早上六点左右,工作日周三,天气小雨转阴云。

小牧穿戴整齐,背——自己刚买的黄色小包,在门口等叶云程出来。

叶云程今天动作特别慢,昨天晚上明明睡得很早,早晨却喊了好几声才起床。

但小牧很有耐心,没有催促。

叶云程拄——拐杖走了两步,停在客厅的位置,低垂——头,轻声道:“小牧,我有点不大舒服。”

“你怎么了?”小牧问,“你要喝点水吗?”

叶云程嘴唇翕动,没有回答,过不久颤颤巍巍地蹲到地上,捂——腹部晕厥过去。

小牧走上前推了推他,没有反应,又去碰他的额头,才意识到他在发烧。

他把黄色的包放到地上,从叶云程身上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温柔的女声在对面响起的时候,他绷不住,害怕得哭了出来。

“救救我!”他哽咽道,“他不能说话了!”

八点半,a中在喧哗一阵后重新安静——来,正在进行第一节早课。

门卫坐在收发室——打——哈欠,一口气刷完消消乐的体力,抬头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在马路对面徘徊。

青年的神情很慌乱,在校门口跟无头苍蝇似地转了两圈,而后横冲直撞地跑了进来。

门卫观察了他很久,见状立马过去拦住他。

结果青年纯粹当他是个路障,径直从他身边绕了过去。门卫情急之——,只能拽住他的衣服,差点将他的拉链扯坏,还被他拖——走了两步。

见人跟头蠢牛似的不听劝阻,门卫急道:“诶你怎么回事?家长进去也要先登记的!你想做什——?再这样我动手了啊!”

小牧终于停——来,猛地一个回头。

门卫才发现他浑身都在颤栗,额头还在冒虚汗,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由松了点手中的力道。又听他急切地说:“我要找人!”

门卫问:“你找谁?”

“灼灼!灼灼!”小牧说——放声大喊了两句,继续往——冲。

门卫抓住他的——臂,喝道:“站住!你这样怎么找啊?”

小牧萧瑟地抖了一——,原本就苍白的脸更是褪得毫无血色。

门卫放缓语气,紧紧抓——他的——:“跟我过来。”

小房间里要暖和很多,门卫让他站在角落,拿过——机和他确认信息。

“哪个班的?”

小牧摇头。

门卫欲言又止,深吸一口气,最后只道:“那是哪个年级的?”

小牧还是摇头。

门卫说:“你冷静一点,想想清楚,你这样让我怎么给你找?”

“快上大学了。”小牧哑声道,“要上很好的大学。”

门卫说:“是高三生?还有什——特征没有?”

小牧将——揣进兜——,过了会儿掏出一张身份证。上面写——“叶云程”的名字,地址是“沥村”。

门卫对这名字有点印象,曾经有个信件在他们这儿放了好几天。

他翻出通讯录,给一班班主任打过去。

老班正在隔壁上课,讲到文章主题的时候,被手机的震动声打断。她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的事,门卫一班会给她发短信,和学生知会了声,到走廊接电话。

“喂,高老师,麻烦你在办公室——问一——,高三年级段里,有没有一个学生叫灼灼,然后认识一个人叫叶云程的?”

老班转了个身,望向一班的门口,说道:“是我的学生,怎么了?”

门卫瞥了眼小牧,含糊地道:“校门口有个人找她,应该是有急事……但是这个人说不大清楚话,我觉得还是让你的学生过来一趟比较好。”

“我是笨蛋。”小牧贴——墙面站立,两手抓——自己的头发,不住地重复道,“我是个笨蛋!”

门卫赶紧说:“快点过来吧!看起来挺严重的,他现在在这儿哭呢。”

老班说:“好,我现在通知她。”

方灼接到消息,跑到校门口的时候,小牧直接崩溃得哭了出来,

他捂——脸,大声嚎啕,将方灼也哭得慌了——脚。

方灼感觉喉咙因为刚才的奔跑变得极其干涩,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沫,问道:“怎么了?”

小牧抹了把脸,断断续续地道:“他们让我来找你。”

方灼耐心地问:“谁?”

“护士,医生,很多人。”小牧回忆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对他来说,人太多了,场面太乱了。他紧紧握着叶云程的——,记住了他们让他做的事,“他不会说话了,让你快点去医院。”

方灼手脚都冰凉了,吸入肺部的空气跟个高压炸^弹一样,不停在她胸腔爆破,“砰、砰、砰”,一声声,吵得她无法思考,根本不敢去想他这描述背后是什——意思。

直到门卫摇晃她的肩膀,她才意识到那原来是自己的心跳声。

门卫冲她喊道:“我给你叫了辆出租车,就门口那辆,你快过去!”说完又在她——塞了一百块钱。

方灼脑袋已经快晕了,强行保持——冷静,走了两步才想起来道谢,回身给大叔鞠了个躬。

小牧带——方灼在医院里快步行走,嘴里喃喃数数。

他离开时将所有的拐角和路径都记清楚了,怕自己回来找不到人。

走到半路的时候,被一位护士拉住。

护士小姐姐问:“我让你回去找家长,人呢?”

小牧认出她,回身指——方灼。

方灼忙道:“我就是叶云程的家长……不是,我就是他的家属。”

护士看清她身上的校服,露出个头疼的表情,“你们家没有别的人了吗?我让他回去请大人啊。”

方灼摇头。

护士迟疑了——,说:“那行吧,你先过去找医生。”

“急性胆囊炎,需要做——术。”

方灼嗡嗡作响的耳边只听见了这两个关键词,她憋——口气,等医生说完,问道:“危险吗?”

对面那个医生还挺年轻,戴着副眼镜,和善博学的模样,他说:“——术都是有一定风险的,但胆囊切除是外科最常见的——术,不用太担心。”

方灼僵硬地道:“可是小牧说,他痛得很厉害,还发烧了。”

“急性胆囊炎的症状就是很大的,这病确实比较磨人。但是病人送来的比较及时,病发到现在没超过24小时,炎症水肿还没形成,还是比较方便进行——术的。我们这边安排好了就可以给他送过去。”医生看——她,缓声说了句,“不要怕。”

方灼听见他说这三个字,一直轻飘飘的四肢总算有了点实感。

医生在电脑上敲击,而后将病历卡递给她。方灼伸——接过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在剧烈颤抖,连忙用左——扼住——腕。

医生说:“风险不大,你先去交住院费。”

方灼站在原地没动,低头看——上的卡片,轻声问道:“医生,请问做——术要多少钱?医保能报销多少?可以分期付款吗?”

医生重新抬头看她,推了推镜框,问道:“你家里没人了吗?”

方灼摇头。她努力控制着表情,不让慌乱显露出来,叫自己表现得像个成熟可靠的年轻人。

“我会付钱的,你们能不能先给他做——术?药也给他用好点儿的吧……我还年轻,我会还的。”

医生沉默片刻,说道:“我们还有几项检查的报告没有出来,确认可以——术,我们就安排——术室,给他送过去。你先去跟护士了解一——,需要准备什——东西,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