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从办公室出来, 看见小牧站在休息区的角落,盯着自己的鞋尖,手足无措。

叶云程在他面前倒下, ——了他太大的冲击, 他觉得是自己的错误,没有照顾好叶云程。

这边的环境对他来说太过陌——, 可他已经连正常的恐惧都找——到了。

方灼调整好情绪,走过去故作轻松地道:“没事了,医——说很快就会好了。”

小牧抬起头,啜泣着问:“真的吗?”

方灼摸摸他的脑袋,扯起嘴角, 露出个勉强的笑来:“真的。”

刚才——一阵如虚影晃过的世界,和前所未有的仓皇,让方灼忽然——识到, 她并没有自己想象得——么强大。

人——太多变了, 起起落落,明暗。或许只是一点——外, 就让人难以招架。

同时她也——识到, 无论她变得多么成熟, 可——都无法冷静地面对叶云程的离去。

原来成熟并——是强大到——可击败,而是——挺直胸膛面对所有——敢面对的事——闭眼, ——逃避,偶尔还要笑一笑来表示自己很好。

她又一次迫切地希望自己长大,长大到可以保护别人。

方灼掩藏起所有的负面心情, 笑着安慰小牧说:“还好你跟舅舅在一起,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所以才没出大事。”

小牧又问了一句:“真的吗?”

“真的。”方灼说, “——们过去看看他。”

走进病房里,叶云程还没醒来,安静地睡在——里。眉头紧紧皱着,睡得很——安稳。

床边只有一张椅子,方灼让小牧坐在——里等候。他半趴在床头,很听话地——出声。

方灼也——知道这种时候该做什么,——了——思绪,决——先找刘侨鸿。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亮屏幕,发现上面留着几条短信。

都是严烈发来的,问她怎么了,现在在哪里。连发了——五条,到下课时——停止了询问,应该是直接去找了老班。

方灼正准备编辑一条短信回复过去,——的来电界面跳了出来,联系人显示着老班。

她拿着手机退出病房,往尽头处的小阳台走去,手指点击接通。

“方灼,你现在人在哪里?”

方灼报了医院的名字,又简单说了下叶云程的情况,表示自己这——天可——没有办法回去上课了。

“人没事就好,别的都好说。到时候——让班长把笔记复印一下——你带过去,你别着急。”老班问,“你身边钱够吗?你——边有没有大人?”

“——知道,——还没去了解费用。”方灼说,“——打——刘叔问一问,——舅舅的资料他——里应该都有。”

正在下课期——,老班的背景十分嘈杂,——或还听见了严烈的声音,她说:“行,——还有最后一节课,上完去医院看看。你把手机拿着,有事打——,知道吗?”

方灼说着知道,把电话挂了,重——拨——刘侨鸿。

医院的走廊狭长昏暗,哪怕白天开着灯,也——人一种逼仄昏沉的错觉。

走进阳台之后,视线豁然开朗,流动的空气冲刷了医院惯有的味道,让方灼大脑清明了——少。

这个点,刘侨鸿正在外面做宣传,接通电话后,中气十足地招呼了声:“怎么了叶哥?有什么好事吗?”

方灼听见他的声音,莫名涌起一股心酸,叫道:“刘叔。”

刘侨鸿察觉出——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说:“是方灼啊,你这会儿——应该在学校上课吗?”

“舅舅住院了。”方灼抽了口气,“要做胆囊切除。”

“这样啊……”刘侨鸿的声音很冷静,只有思索,没有过多情绪掺杂,“没关系,小手术。你现在在医院里吗?”

方灼的心情随着他的声音镇——下来,回道:“对——想问问医保的事,这个——大懂。舅舅这情况,大概——报销多少钱?”

刘侨鸿干笑——声,说:“钱你——用担心,胆囊切除——记得——贵。同村——个老秦胆囊都发炎水肿了才去做手术,找的专家,也就用了——万吧,他的医保报销80%,你舅舅可以报95%——现在去——你申请一下临时救助,待会儿——你带过来,你——用花钱。如果有问题,你去大医院,说明一下情况,大医院会先——你舅舅做手术的。别的事等——到了再说。”

方灼点头:“医——说了,检查完就做手术。”

“——就好,没事了。”刘侨鸿说着语调高了起来,佯装——气道,“叶哥怎么回事?急性胆囊炎,还严重到要做手术——就让他注——点自己的身体,他总是——上心,等他病好了——一——说说他。哦对,你的医保报了吗?——告诉你医保一——得买。”

方灼也——确——,说:“学校应该报了吧?”

刘侨鸿正色道:“你再问问老师,确——清楚。你可没有贫困户口,医保这么好的福利——错过。”

电话里停顿了——秒。

刘侨鸿说:“没事,你是——是看——闻里面各种治——起的案例吓得——轻,国家变化很快的,就这——年,利民扶贫的政策特别多。15年起开始实施精准扶贫方略,你舅舅这样的情况国家重点管,——然刘叔工作是吃干饭的?”

方灼笑了一下,闷声应道:“嗯。”

她看向走廊来处,一道黑影随着光线逐渐明晰,小牧说医——和护士在——边找人,方灼赶紧挂断电话,跑回病房。

医护人员解释得很详细,方灼把各种注——事项都记在备忘录里,又照着他们的指示把字——签了。没多久手术室——边有了空位,叶云程被推走。

床位空下来之后,边上的几个病人家属主动来找方灼搭话。

一个微胖的阿姨——方灼洗了一个苹果,让她回去整——好洗漱的用品,并和她说了——少看护病人的要点,说晚——时候带她去几个食堂走一遍。

他们见方灼的家庭情况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困难”,一个残疾病患,一个智力障碍,还有一个高中——,谁都需要人照顾,所以说了很多。医——离开前也让大家多关照一点。

胆囊切除虽然是小手术,但术后护——需要非常谨慎,得住院观察一个多星期——重视的话,病人可——会出现感染、损伤,或多种并发症,十分痛苦。

就算做手术——需要多少钱,后续的——疗、调养、饮食,都要花钱。方灼让小牧在手术室外等,自己回家整——一下东西,顺便把叶云程的存款带过来。

坐公车回去的路上,方灼已经没什么强烈的情绪起伏了。她看着道路——旁还干枯的绿植,迎着缕缕吹来的春风,平静地走进小区。

她在楼下的小仓库里翻出了一个尼龙袋,拖着回到楼上。

出租屋里弥漫着浓香的卤味,食材还——么摆放在桌上。

方灼过去将门窗关紧,打了——碗到保温盒里,带去医院做做饭,剩下的先存进冰箱。

她记得叶云程会把钱跟账本放在一起,藏在柜子的抽屉下面。进了卧室,先有条——紊地把衣服整——出来,再蹲到地上,翻找抽屉。

东西找得很顺利,零散的钱被夹在账本里,她抽出来后仔细数了下,总共只有一千二,是留着日常买菜用的。边上有一张银行卡,方灼——知道密码。

她又从头快速翻查了遍,看看有没有遗漏。

这个账本已经用了很多年。

叶云程的经济来源十分简单,早年只有代课和各种补助收入,支出更是单调。

方灼一直有点疑惑。叶云程一个人——活,平时基本——买多余的东西,连家具都——换——,为什么刚遇见自己的时候,会——么窘迫?除了最后转寄到学校的——笔钱,没有多余的存款。明明刘叔对他一直很关照。

方灼往中——翻了翻,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方逸明,后面是一串银行账号,再紧跟着是各种零零碎碎的打款金额,从几百到上千都有。

刚开始是几个月打一次,后来国家扶助力度大了,他也变成一个月打一次。偶尔因为自己——病中段过一段时——,但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次——方灼寄信,请她回去扫墓为止。

之后几个月的钱,他存着——坟墓做了次翻。

方灼高垒着的情绪彻底崩盘了,被一场横空掀起的海啸所吞没。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怎么——收叶云程的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