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严烈是个很犯规的人, 他无心——出的话不能细想,容易叫人迷失。

方灼当时没有出声,——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对方的思路开始回忆, 一切的变化是从——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便利店外刻意装作若无其事的关心, 也许是迷途的城市里突然照亮的一盏灯。也许是细密雨幕中倾斜过来的天蓝色雨伞,也许是某个特殊的、温柔得不真——的笑脸。

起始于分不清真假的玩笑, 又结束于欲言又止的克制。

当方灼抱着各种晦涩思绪入睡的时候,梦境里也全是犹如被溪流冲刷过的画面。

凉凉的,干干净净的,只剩下一片清爽的带水气的味道。

在下过雨的清晨,在开满小白花的山壁——, 严烈表情认真地笑道:“那么努力在开的花,怎么可以随便叫作野花?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

所有的努力,所有不值一提的小小梦想, 也都有自己的名字——

算现在还不被知道, 也可以被人欣赏。

春节结束——的第二天,小牧回来了。方灼没有地方住, 回乡下待了几天。

一段时间没有关注, 小院里的鸡——经长成了她认不出来的模样。

方灼挽起袖子, 一只只抓过来辨认了下,发现那只鸡的秃毛——然不是遗传, 在长成肉质肥美的的大公鸡之——,完全融入了鸡的群。

而叶云程之——过的,给阿秃做的专属鸡窝, 也早——经不属于它。

鸡是一种天生好斗的生物,阿秃虽然最受宠爱,却不是最能打的那只, 肯——护不住它自己的窝。

方灼有了点危险的想法,好在正式——施之——,刘侨鸿顺路来了,将手机借给她,让她寻求场外人士的帮助。

方灼——是随意选了某只鸡,从下方给它拍了张很显王霸的照片,发给严烈。

严烈回复得很快,且内容不出她的所料。

严烈:长得好快,不愧是阿秃!这鸡养得真好!

好的。

这家伙根本连公母都分不清楚,不愧是他。

他们的父子情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方灼又——相——的照片发给叶云程,不料他很肯——地——:“这不是阿秃,阿秃尾巴的颜色比较深,很好认的。我还在它脚上绑了根绳子,——仔细看看。”

方灼按照提示将那只好命的鸡找了出来,重新给它绑了条色彩鲜艳的红绳子。

抽空将小院清理了一遍之——,又按捺不住,照着严烈给她看过的那张淘宝图,给阿秃堆了个新的鸡窝。

不知道为——么,严烈各种心血来潮的想法,最——都会落在她的身上——现。

可惜她暂时没机会——鸡窝的照片发给严烈看。

方灼住在村里,跟周围的邻里不算很熟,她白天没事做——打扫卫生,晚上留在房间里写作业。每天□□点的时候,趁对面的杂货店关门——去给叶云程打个电话报平安。

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哪怕单调也不觉得无聊。

在她住了两天之——,隔壁的一位老乡请她帮忙去修电脑。

方灼自己都没摸过几次电脑,——别——修了,接到请求有点发怵——两位老人不识字,对电脑的认知仅限于“开机”、“关机”的功能,再三请求她这个读书人去帮忙看一眼,方灼拒绝不了,——去了。

好在问题不是很严重,方灼借了他们的手机百度,照着教程捣鼓了一个多小时,顺利给他们——电脑设置好。

看着程序恢复正常运转,方灼也是长舒了口气。

她对所有的电子产品都不感冒。

老太太给她削了个苹——,塞到她的手里,原本还想给她做午饭,被方灼婉拒。

送她出门的时候,两位老人跟在她身边,半方言半普通话地——她道:“小姑娘真是读书人,今天太谢谢——了。上次我们找人修电脑修了两百多块钱,没几天又坏了,可太烦了,我们哪搞得——这东西?当初——不要买了,他们非要买……”

方灼请他们回去,路过屋舍中间的空院时,看见一个木架子上插了几个竹编的工艺制品。有蜻蜓、蟋蟀,各种小昆虫。技术精湛,活灵活现。

她想严烈肯——喜欢这种小孩子气的东西,因为他——是那么一个人。

特别娇气,还喜欢撒娇。

老太太察觉到她的视线,主动摘下一个送给她,“——喜欢这个?喜欢——拿走,老头儿手闲,随便编的。”

方灼接在手里,转了一圈,抬起头笑道:“谢谢。”

她都能猜到严烈会——些——么,肯——会特别高兴地表示:“哇,好看!——真的要送给我吗?方灼——太好了吧!”

所以这——是严烈的新年礼物了。

年——,叶云程开始卖卤味了,带着他的升级版小推车。

新业务利润比较高,——也特别辛苦,食材准备需要耗费——多的时间。

叶云程从不跟方灼——负面的消息,只对她——高兴的事。比如今天的营业额又涨了,再比如有一位老客户,为了公司聚餐,向他们预——了两百多块钱的卤味。他们的事业正在稳步发展。

寒假结束得特别快,高三生没有多少闲适的假期。

方灼将一书包的试卷刷完之——,差不多——到了开学的时间。

回学校——,她——去出租屋看了一眼。

到达a市时——经是晚上七八点,方灼站在屋外敲门,里头没人回应。又坐门口等了会儿,还是没人回来。

然而早上她给叶云程打过电话,大概是六点半左右,当时他们——经出摊了。

方灼掐算了下时间,等叶云程回来,肯——还要做卤味,那他基本没有多少休息时间。

叶云程的腿偶尔会有剧烈疼痛,尤其是下雨天,根本不能长时间劳作,方灼不免担心。可由于时间太晚,只能给他们留了张字条,——回学校。

第二天大早,方灼背着包去他们日常摆摊的地方,见到叶云程安然无恙才算安心。

她站在摊子边上叮嘱了几句,表示自己——经知道他们昨天悄悄加班的事,让他们以——不要这样。

叶云程被她一阵念叨,哭笑不得道:“——怎么比我还像家长?我是——的长辈——还记得吗?”

方灼:“因为——们都不——话。”

小牧在一旁急道:“我没有不——话。”

方灼笑——:“对,小牧最乖。”

等她吃过午饭,重新回到学校,学生——经到了大半。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而——,魏熙整个人圆润了起来。方灼走进教室,迎面撞见她,愣了一下,还没开口——话,——被对方抢断。

魏熙很激动地道:“不许——!我知道我胖了!——是——不许——!”

方灼:“……我只想——气色好了很多。”

魏熙脸色缓了缓,还是忧伤地道:“大概吧——要是胖个□□斤,也会和我一样红润。”

……看来过年是真的很努力地在补身——了。

方灼退到边上,从侧面过去,眼神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快速找到严烈的身影。

严烈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正在给沈慕思翻作业。

蛋糕——学戴着口罩,——话声音闷闷的,——起来不大自然。

他身——的背包还没放下,估计是刚到教室。垂眼看着严烈,恬不知耻地道:“烈烈,——帮我——作业给抄了吧。”

严烈被他气笑了,卷起试卷拍他的头:“得寸进尺——的——是——这种人,现在连抄作业都不满足了是吗?”

“我生病了!”沈慕思——得很大声,自以为理由充分,“我可以给——看我的病历本!”

严烈:“——给我看——们家族谱都没用,——不如去跟老班讲,她认不认。”

沈慕思悲痛地捂住胸口。

严烈斜睨他,“那还要不要抄?”

沈慕思弱弱道:“要的。”

方灼在边上坐下,——见——桌低声嘀咕了句:“真不让人省心。”

她挺直腰背,准备向他展示自己的新年礼物。

放下书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那个草编的工艺品。

理想来——,它应该是一只展翅的蜻蜓。可能是坐车的时候不幸压到了,这份礼物出现了一点意外,某段绳头散开,变成了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方灼拿在手里,陷入沉思,想着拿都拿了,还是皱着眉头递到严烈面。

严烈一脸了然,顺手插到窗台的盆栽上,虚伪地道:“哇,好有创意,连盆栽都有自己的摆件了吗?——编的是爆炸稻草人?”

方灼:“……”

他——谎的样子,好真情——意。

……所以他以——是这么骗自己的吗?

严烈见她表情不对,将东西拿了回来,认真欣赏过——,迟疑地道:“——编的该不会是我吧?”

他又看了会儿,自我欺骗道:“还真是有点像。”

方灼:“……”这个男人没有原则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