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白天几乎睡了一天了, 此时——然没有困意。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能睡那——久。大概是长久紧绷的神经,在某一刻得以松动,于是——度的疲惫和压力开始释放, 叫她陷在昏昏沉沉的梦境里, 醒来后世界重新变得崭新明净。

她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于是——窗户关紧, 打开大灯,拿出包里的英语书背诵单词。

第二天早上,方灼将笔记本拿去给叶云程。

她敲了敲开着的门,将东西递——去,问:“需要我念给你听吗?”

叶云程略微失神在封面上看了会——, 然后将它收进怀里,说:“不用了,我自己看吧。”

他——本——放到书桌——中间, 顺势坐了下来, 却没有翻开,而是——分平和地透——窗户注视着窗外的绿林。

“其实她早就释怀了。那次——来她表现得特别平静, 虽然看着有点憔悴, 但精准状态很积极。我以为她会留下来, 拉着她去她自己的房间,想告诉她, 其实我们一直在——她,一直是一家人。结果她跟我说,她快要不行了。”

叶云程——了——:“其实释怀不了的是我自己, 我总觉得她不是原谅我,她只是不想计较了。离开的时候她哭得歇斯底里,——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人生暮年。她跟我在一起, 总是没有好消息。”

“是吗?”方灼站在他身后,淡淡道,“遇见你之后我都是好消息。她大概是——好运传给我了吧。”

叶云程——头,——道:“那太好啦。”

方灼要出去的时候,他又说:“我也是。”

假期——得很快。除却前几天大扫除并修整了小院,之后几天他们都在平平无奇地刷题。

假期结束的前一天,方灼背起包,说要出去一趟。

她拿了一小袋的土鸡蛋,——有——几斤的橙。这些都是本地农产品,村里人内部买比外卖便宜一点。

叶云程见她大袋小袋地拎在——上,不解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方灼说:“我去a市卖卖看。”

叶云程哭——不得道:“你要去试水?怎——可能卖得掉!不能随便摆摊的。”

方灼说:“不一定的。”

叶云程见她坚持要去,就——是体验人生了,没拦她,给她准备了一壶水。

严烈也说要去,顺道——家整——一下东西,明天直接——学校。

他很好奇方灼要去哪里摆摊,跟她一起坐车——了市区,又跟她一道下车行走。

方灼大概很珍惜他这个不收钱的短工,见他愿意帮忙提重物,默许他跟在了自己身边,下车的时候——殷勤地给他辟出了道路,让他走在自己前面。

然而这个不善良的人——河拆桥的速度也是很快的,一到自己要找的地方,让他——东西放下,那点小小的殷勤就没有了。

严烈以为凭方灼的个性,做生意前肯定会先考察市场、选择合适的地点,起码会先确认这地方究竟能不能合法摆摊。

结果她下车后一路直奔这里,似乎是早就选定了地点——一个人流量不算高,视野也不——分开阔,可以说不大合适的位置。

离他家倒是挺近。

说是摆摊,方灼只是将东西一左一右地放在那里,然后坐在路边,拿出书看了起来。

严烈不明所以,蹲在她的身后。

方灼转——头,很无情地说:“你不要站在我边上。”

严烈问:“为什——?”

方灼皱眉:“你这样会影响我做事。”

严烈后退了一步,受伤道:“你嫌弃我啊?”

“没有哪个贫困学生出门做生意的时候,身边会带一个小弟的。”方灼的良知复活了——来,“要不你先去别的地方逛逛?——我这边完事了,我请你……”

她本来想说请严烈喝奶茶的,又想奶茶实在是太贵了,——几二——块的,简直是血汗钱。脑——转了一圈,机灵道:“请你吃没吃——的零食。”

严烈从她的脸上看出了她心境变化的——程,面带微——道:“……我谢谢你。”

方灼谦虚:“不用客气。”

“那我——家一趟,你东西卖完了……卖没卖完都别走,走了我找不到你。”严烈不放心地说,“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别打架啊。城管来了你也别承认你是在摆摊。”

方灼应了。严烈就背着自己的包——家,草草将东西收拾了下,又骑着车赶——来。到地方发现方灼——在,不知从哪里找了一张小木凳,身边的东西倒是一点都没。

这时候已经——去半个多小时了。

严烈没觉得意外,在对面选了家蛋糕店,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玩——机,一边准备迎接方灼的零食。

方灼像是在——什——人。如果她是在守株待兔的话,那严烈就是写寓言故事的人。

新的故事名字他都想好了,叫灼烈的陷阱,或者,更贴切的,灼灼的负面示范。

灼灼的生意的确一直没有开张,就像她对学习英语的热情一样只能一路看跌。在她反反复复都搞不懂相关语法,准备将严烈叫——来作辅导时,一人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这位中年女士——上挎着个红色的包,脚下是一双矮跟的黑色皮鞋,跟上次见面相比,剪了一个新的发型。

她路——方灼身边时,目光不由自主地往这个坐在路边看书的奇怪女生身上多看了一眼,随后停下脚步,惊讶问道:“诶,小姑娘,你是那个,老方的女——对吗?”

方灼抬起脸,冲她点了点头。

“我是你爸爸的同事啊,——记得我吧?”

妇人对她印象很深,觉得她成绩好、长得漂亮,人又孝顺——拿来——别人家的孩——举——范例。多关心了一句:“你坐在这里做什——?这里又冷又潮的。放假不去跟别的同学玩?”

方灼说:“卖点东西。”

“卖什——呀?”女士侧蹲下身,用——拉开塑料袋的口——,好——道,“卖鸡蛋?”

“土鸡蛋,一个三块钱。”方灼说,“橙——一斤四块钱。”

妇人——了出来:“老方真是,怎——让你出来干这种事?”

她仔细看了眼,“咦”了一声,又说:“这个头看起来——真是土鸡蛋?你哪里来的?我前几天——看见他在群里打听,说想找地方给——买土鸡蛋,你弟弟不是要去参加什——竞赛了吗?”

方灼神情犹豫,含糊了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跟他住在一起。”

妇人抬起眼,在她脸上——了一遍,表情有点讶异,但并不明显。

方灼没去看她的脸,指着袋——强调说:“真的是土鸡蛋,从我舅舅家里拿来的。你要吗?”

妇人随——挑拣着,又问:“你舅舅呢?他怎——让你一个人——来?”

“他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

“腿脚不方便。”方灼说,“住得也远,他在乡下。”

妇人若有所思道:“哦,这样啊。”

她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两百块钱,快速塞进方灼——里,说:“东西我都买了,你赶紧——去吧。街边怎——能看书呢?”

方灼将其中一张——给她:“找不开。”

妇人已经提着袋——起身,两只——都是满的,没有去接,爽快道:“不用找了,一点小钱。我看你东西都挺好的。拿了钱早点——家,——心街边风大。”

方灼——想再说,她直接风风火火地走了。

严烈从蛋糕店出来,跑到马路对面,望着女人的背影,——不敢置信道:“真卖掉了?多——钱?”

方灼慢条斯——地——材收进书包,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脚,平淡道:“两百。”

“好厉害啊,你跟她说了什——?”严烈瞥了眼时间,“不——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我都已经在蛋糕店吃——点心了。”

方灼背包的动作一顿,很认真地说:“这个不能报销。”

严烈:“我没有要让你报销!”

方灼——小板凳——给附近的小店,——来道:“我先去找个厕所。你在这里——我,我带你去吃东西。”

两人都没想说,为什——要在一起行动。就像严烈没想——,自己明明都已经——家了,为什——要再跑出来一趟。

感觉那是件很——常的事。

他——方灼走开,跑——马路对面,点了两杯奶茶。

号码前面——有好几个人,店员在制作的时候,两个长发的女生朝严烈走了——来。

她们应该是附近大学的新生,有些害羞,又很纯真,大着胆——搭讪:“小哥哥,——人吗?”

严烈点头。

女生拿出——机:“可以加个微信号码吗?”

严烈礼貌——道:“不大方便。”

“怎——不方便?”

“——的人不高兴。”

“你女朋友?”

严烈保持着微——,没有——答,低头去看自己的——机。

“你真的有女朋友,怎——会在这边干坐半天啊?不用陪女朋友去逛街?”边上的女生插嘴道,“我之前就看见你了。加个微信而已嘛,你成年了吧?”

“高三的学生,不能早恋。”严烈头也不抬道,“而且我不加别的女生的微信。”

方灼从隔壁大楼借完厕所出来,发现严烈不见了。四处搜寻了下,才发现他和两个女生在对面。

隔着一条马路,依靠她5.0的视力,能看见三人在谈——风生。

她朝那边走去,没注意脚下的路面,也没看见迎面而来的小狗——身前突然响起一声犬吠,吓了一跳,脚步往边上撤去,又意外——那年久失修而外翘起的土砖绊了一下,猛地摔倒。

摔倒的地方有一层台阶,她尽量用——挡了一下,闭上眼睛,耳边听见有人在尖叫。

这一下让她撞得有点发懵,缓了缓神,又自己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