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这时候全身都有——疼, 方灼依次检查身上的伤势。

左手手掌有——擦伤,不严重。额头好像被磕了一下。

她准备抬手去摸,严烈倏然冲了过来, 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制住她不让她乱动。顶着张阴沉的脸不停在她眼前晃,追问说:“没事吧?晕吗?难受吗?”

周围声音嗡嗡地响, 太多人说话,吵得她脑袋发晕。

方灼往火辣辣的手心吹了口气,说:“我没事。你是等绿灯过来的吗?”

严烈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自顾着道:“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方灼觉得他大惊——怪的,一听医院立马严肃道:“这要去什么医院?买创可贴都是浪费。”——

时候磕磕绊绊的多正常啊, 她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严烈不看她的眼睛,像是屏蔽了她的信号,视线直勾勾地落在她的额头上, 说:“你头上流血了。”

方灼想去摸, 可是手被严烈牢牢按着,只好放弃。

她觉得应该不严重, 因为没感觉到血液流淌, 多半只是擦伤。正要这样说, 眼皮——觉得变沉了,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睫毛上。

边上有人递来餐巾纸, 严烈——心地擦了擦血渍,没碰到她的伤口。然而血好像有——止不住。

方灼睁着一只眼睛,视线里只能看见严烈——张近在咫尺的脸。

他不笑的时候, 显得很冷酷。下敛眉眼——紧抿的唇角,都像是在发脾气。

可是他为什么跟自己发脾气?

严烈收起纸巾,拉着她道:“我叫辆车。”

方灼抗拒道:“不。过——儿——好了, 又不是没摔过。”

严烈的脸色已经不是阴沉可以形容的了,没有说话,只是固执地往街边走。方灼跟着走了两步,妥协道:“——还是坐公交车吧。”

严烈回头,仿佛之前的耐心——温柔临时下架了,声音不自觉高了起来:“你还想顶着这个能直接演鬼片的造型去坐公交车?!”

方灼沉默了两秒,纠正说:“国内不能拍鬼片了。”

严烈深吸了口气,像是在极力克制,但效果不大。

还是后面的路人告诉他们,附近——有一家正规医院,才让气氛稍稍缓——下来。

等坐在医院明亮的诊室里包扎的时候,严烈的症状依旧有——严重。

方灼看着医生,严烈观察着她,医生目不转睛地清理着伤口,三人都不说话。

房间里太安静,方灼的思绪——跟屋外的人群一样不断飘远。

没多久,她听见严烈问:“医生,你再给她看看,她脑袋真的没问题吗?怎么好像……不大聪明了?”

方灼抬起头,说:“我是在算账。”

严烈:“你算什么?”

方灼拧着眉头,很失望地道:“亏了。”

严烈的脾气被她这两个字磨没了,搬过一旁的凳子,坐在她的对面,两手环胸,想看出她脑袋里究竟都装着什么。

方灼知道,他肯定是觉得自己——气、财迷。

“你要是不——心它,它很快——好了。”方灼阐述自己的宝贵经验,“这是自然疗法。大家——时候都是这样的。”

严烈说:“我——心它还能好得慢吗?”

方灼:“我是说,你不——心它也能好。”

严烈气道:“医生你说。”

医生没答,他只是拿着纱布,在伤口边缘按了下去,疼得方灼呲了一声,严烈也跟着皱了皱眉。

处理完,医生才调侃了句:“难怪你脑袋后面好几个包。”

方灼:“……?”

见他开始收拾盘子,方灼又问:“纱布要钱吗?”

医生掀起眼皮,揶揄地问:“怎么?你还想带——赠品啊?”

方灼说:“我想你把伤口包扎得严重——,这样我——不——上体育课也不——做早操了,可以多留一——时间在教室里学习。”

医生被她勤奋求学的精——给打动了,说:“要钱。”

方灼很快放弃:“——算了。”

“——轻,整天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医生被她逗笑了,“我给你开张证明,你先去缴费吧。伤口别碰水,注意休息,回去多睡一——儿。找你们医务室的人换药——行了。”

方灼:“哦。”

严烈让方灼在外面的休息区里坐着,看着她本来——没什么血色的脸变得更加苍——,忍不住道:“你怎么——摔呢?我——时看见你了,怎么——么粗心?平地都能扑。”

他不说——算了,既然他主动提起,方灼也不客气地说:“都是你的错误。”

“方灼同学,你开始不讲道理了吗?”严烈说着笑了出来,“哦,如果你是因为看我才摔的话,——确实是我的错误。你干嘛——么——注我?叫我一声不——行了?”

方灼没想到他是个——么不要脸的人,偏偏找不到理由充分的反驳,又说:“是公共设施不行。”

她的头都跟——个劣质的防水砖一样裂开了。

严烈觉得有——好笑,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发现是叶云程。

他把屏幕转给方灼看,方灼道:“别告诉他。”

严烈——是拿着手机去窗边接起来。

叶云程在对面担心地道:“烈烈啊,你知道方灼在哪里吗?她怎么还没回来?如果东西卖不掉——不要卖了,再不回来天要黑了。”

“她在路上碰到班主任了,我们聊了——儿。老班看她一个人,下周又要月考,——让她过去跟另外几个学生一起补习。”严烈说,“——以她今天不回去了,下周看情况再回去。”

叶云程觉得有——不对劲,——以没马上接话,但也没拆穿,只是说了句:“这样啊。可是她的校服还在家里。”

严烈说:“我明天过去给她拿吧。”

叶云程:“——好。”

严烈拿着手机回去,方灼正在研究她的病历本,试图读懂医生的草书。

他将本子抽了出来,等方灼看过来后,一本正经地道:“我跟他说,你去我家,今天不回去了。”

方灼莫——道:“我去你家干什么?你怎么找这样的借口?他肯定要猜到了!”

严烈盯着她看了一——儿,——她自己说过的话呛道:“你为什么18岁了还可以这么单纯可爱?”

方灼:“……”

旧仇得报,严烈高兴了,说完不给方灼反击的机——,拿着单子乐颠颠地过去缴费。

排完队,交完钱,严烈拿着收据走出来,发现方灼——跟在自己身后,正仰着头看天花板上的灯光。

他拉着人去取药口,领了两条药膏。

医生应该看出方灼的经济情况不大好,没收清创的钱,开的药价格也很便宜,——后一共才花了三十多。

他把东西都塞进方灼的书包——格子里,背在身上。

走出医院,外面的阳光瞬间照了下来,刺得方灼眯起了眼。

她还记得正事,招呼道:“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严烈拿她的逻辑跟观——总是没有办法。

“你不是已经亏本了吗?”他新奇地说,“受伤了连出租车都不肯坐,还愿意请我吃饭?”

方灼说:“这是两件事情,我已经答应请你吃东西了。”

严烈简直受宠若惊。

他以前以为方灼对他一毛不拔,没想到她宁愿背负财政赤字都可以请自己吃饭。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之间的友谊实现了质的跨越?

看来他还是挺值钱的。

方灼带他去了一家面馆,给他——了一碗——馄饨还有一碗拌面,自己则买了一个烧饼。

她不是很有食欲,总觉得脑袋还有——晕,吃多了东西——反胃,勉强吃了个饼,又喝了——店里的例汤。

严烈则吃得很珍重,感觉每吃一口方灼的钱包——瘪了一块,不认真品味都对不起这份付出。

将筷子放下以后,严烈托着腮,笑意盈盈地问:“我是不是你第一个请吃饭的人?”

方灼看他的眼——,觉得他才是——个撞到脑袋的人,站起身道:“回学校了。”

因为明天下午才正式上课,学校里还很冷清,一眼望去只有三两个人在走动,大门也只开了一条缝。

两人进去的时候,迎面碰上了班主任。

老班看见方灼头上的纱布,震惊道:“方灼,你的头是怎么了?”

方灼不是很想回顾,给严烈递了一个眼——,让他帮自己解释。

严烈说:“方灼今天去市区摆摊,想把舅舅家带来的农产品给卖了,赚——钱。”

“嗯。”老班表情严峻,伸手摸了摸方灼的额头,冷声道,“被城管打了?”

严烈说:“然后上个厕——回来摔了一跤。”

老班:“……??”

严烈忍笑:“嗯!”

方灼瞪着他,不是非常高兴,疲惫地说:“我可以走了吗?我要回去睡觉了。”

严烈将包递给她,老班看她的脸色太担心了,亲自将她送回去。

第二天早上,假期结束的第一天。方逸明惯常走进办公室,发现一位女同事在发橙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