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方灼一生中——许许多多的问题。

为什——她没——父母, 为什——她不能淘气,为什——别人要嘲笑她,为什——她那——不幸。

然而所——的问题都没——答案, 她学会的只是不要去问——

一次自己上学, ——一次离家——走,——一次到自己一无所知的地方, ——一次——白这个世界的未知和广阔。

巨大的惶恐中,没——人在意她过得怎——样,是不是真的没——关系。

所——的问题不断积累,她以为——大就可以弄懂的难题并没——被解开,但是她已——不会再问为什——了。

可是现在, 她还是很想问一句为什。

她记得小学刚毕业的时候,帮奶奶去卖兔毛。偷偷藏了一点钱,坐车去找方逸。

奶奶也许知道, 也许不知道, 反正没——拦着她。

广个告,【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在城市的角落里,她看见那个男人抱着——的儿子, 在街上跟人寒暄。脸上笑得很开怀, 眉毛眼睛都是弯弯的, 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

给弟弟买玩具,亲切地——喊叔叔。

方灼将衣服——面的连衫帽戴上去, 在——面前走了——遍,——都没——认——来。

她听见方逸——的——事说:“儿子不好带啊,我家也是一个儿子, 一淘气我就想打。”

紧跟着——又道:“不过只——一个孩子还是轻松的,——个就真的看不过来了。”

方逸——笑着说:“是啊。一个就够了。”——

说这——的时候,方灼就站在——身。

她很难过。是她那个年纪能认知到的难过的顶点。可是就跟忘记了怎——流眼泪一样, 她十分平静地转身走了。

那是她——一次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里迷路。

天幕落下,方灼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漫无目的地行走。深夜时分,——人看见她,报了警,不——警察过来,方灼害怕,自己先跑了。

她沿着霓虹璀璨的繁华街道徒步行走了十几公里,走到另外一座城镇,然——跟人询问,搭乘汽车回到了家。

奶奶在厨房里煮好粥,像是什——都没发现一样。

方灼没顾得上吃饭,跑回房间累得睡着了。边哭边做梦,连梦里都在那条街上徘徊,分不清现实地难过。

每一次她对自己的坏运气发——质疑,她都是斗败的那一个。

她真的很倒霉。

“不是吗?”方灼深深垂着头说,“我问过方逸——的。”

叶曜灵为什——要离开?

刚搬过去的时候,方灼很小心的,挑着方逸——心情好,又没别人在的时候问的。

方逸——听见,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冷冰冰地叱了声:“别问。”

看起来很讨厌叶曜灵,当然也可能是心虚。

“我不知道她跟方逸——的关系怎——样。”叶云程说,“她比我大五岁,走的时候我才上初中——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她——喜欢的人了,以——要跟——离开。”

叶云程回忆起来,分——很久——前的事,却始终清晰地印在——的脑海里。

因为——从来没见过叶曜灵哭得那——悲伤,那——不能自已,抱着——,不停地跟——说“对不起”,然——又说,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们是一家人。

……或者只是——的家人,对叶曜灵来说不是。

父母难听的谩骂——杂乱的背景音一样存在于——的记忆,随着时间被——虚化,快要变得不存在——

不想听见那些东西。此时被方灼询问,才又回忆起来。

叶云程皱眉,说得很不客气:“我不喜欢方逸——,觉得——只是个嘴上漂亮的花花公子,骗姐姐去过新的生活,却并不是真的要负责任……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方灼说,“我也——常在心里骂。”

叶云程带着方灼回她住的那个房间,打开靠墙那个老旧的衣柜,里面都是叶曜灵的旧物品——

回头看了看方灼,不知道该怎——开口——

时候人的观念固执又荒谬,尤其是在早些年,可能仅仅只是因为性别——

的父母想生一个儿子,——一胎先生——了叶曜灵——们不是不喜欢女儿,只是更喜欢儿子。

不过叶父还没——糊涂到昏聩,加上那时候已——九年制义务——育了,——觉得应该要让女儿读书。

在还分不清什——是歧视和偏爱的年龄里,叶曜灵过过一段相对单纯的生活。

“她没——什——新衣服,这些都是旧的,别人不要的。”叶云程把衣服拿——来,摊平——再沿着褶皱重新叠起来,斟酌着道,“我小的时候她就开始照顾我,我们的关系特别好。”

比起父母,叶云程更亲近那个会笑——、骂——笨的姐姐。

叶曜灵整天都生气勃勃,跟孩子王一样,上山下水无一不通——很多想做的事,——各种乱七八糟的幻想。你让她去摘月亮,她都敢去搬梯子爬给你看——

对叶曜灵崇拜又依赖,恨不得每天都跟在她的**——面。

“夏天——夏天的味道,春天——春天的清新。”

四季分。

游鱼、蝉鸣、野花、红叶。阶前的白雪、檐前的落雨、路边的石头、田里的苞米。

一切一切,都特别的鲜。跟连环的油画一样,构成——人生中最重彩的篇章。

叶云程坐在冰冷的地上,手指抽搐,又不舍得弄乱膝盖上的衣服,声线颤抖道:“我真的特别恨!”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是好的。可是叶云程12岁的时候,小学四年级。那时候小学还是五年制的。爸妈不在家,叶曜灵带——去玩,——了意外。

叶曜灵在一旁跟——学说——,叶云程乖乖站在路边。那辆车突然拐弯撞过来的时候,谁都没——想到。

那个年代的车祸赔偿很少,乡村的路边也没——监控。叶父叶母没读过书,不懂,又不知道请律师。对方一口咬——说是叶云程在马路中间玩耍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连恐带喝地跟——们谈妥了赔偿的事宜。

叶云程当时浑浑噩噩的,知道的也不多,只记得最——拿到的赔偿连医药费都不够付,从此以——就变成了一个残疾人。

叶云程闭上眼睛,黑——的睫毛向下垂落,在眼下透——浓重的阴影:“我不能接受,你知道吗?我那时候没——办法接受。我变得脾气很坏,不理人,也不想上学。”

“我耍性子爸妈会纵容我、安慰我,可是——们也需要发泄口——们觉得一切都是姐姐的错。她没——看好我,她应该要负责任。”

叶曜灵坚持过一段时间,装作什——都没发生一样,给——念书,背——门散心。可是那时候叶云程什——都没——意识到,——什——都不知道,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自己就是最不幸的人。

自怨自艾,自私自利——

来反思,才发现叶曜灵的生活是多——痛苦,而——什——都没——做——

是一个受益者,是压在叶曜灵身上最重的一层枷锁。她的每一个不幸上面都刻着自己的名字。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

叶云程想,人成——需要好——的时间,可是命运从来不给——们那——多的机会——白过来,也想要保护庇佑——的家人时,那个让——重新站起来的人已——不在了。

叶云程精神恍恍惚惚的,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方灼坐到——的身边,紧紧贴着——的手臂,又握住了——的手,将脸埋在——的肩膀。

“她很害怕,因为她也还小。在这个家里她得不到公平的对待,也没——任何人可以倾诉自己的苦闷。整个地方的人都不能理解她,觉得是她的错误才让我——了意外。她压力好大,我知道的。”

她太疲惫了,她所——的生命力,都消耗在对弟弟的愧疚、父母的偏爱、无端的职责,以及未来的迷惘中。

叶云程也想,如果这个世界没——就好了,那样就不会——现那——多不知所措的人。叶曜灵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追逐自己各种天方夜谭的梦想。

如果给她机会的——,她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

叶云程很轻很轻地吐——一口气:“然——她就走了。”

这样想来,叶曜灵或许并没——那——的喜欢方逸——,她所——的义无反顾只是因为想要离开,而方逸——是离她最近的那根稻草。

方灼靠在——身上,隔着衣服感觉到——肩膀上的肌肉在震颤。滚烫的温度和强烈的心跳刺激着她的眼睛,跟着面前的人一起无声哭了——来。

叶云程喑哑道:“对不起。你妈妈的不幸其实是因为我。”

方灼说:“不是的。”

叶云程克制了会儿,又问:“姐姐留下过一——笔记,你看了吗?”

方灼说:“我没——看完。”

“我就知道你看了。你看完吧。”叶云程说,“她最——一次回来、离开,都很平静。我感觉她想通了,可惜没——时间了。”

方灼问:“你看了吗?”

叶云程说:“我也没——看完。”——

人——是闷笑了下——

们都觉得叶曜灵肯定会爱对方,却不相信她会爱自己。

毕竟爱那——没——由来。

方灼没——看。她翻——了那——子,还没决定好,就趴在上面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黑沉,窗户上传来——节奏的叩响,严烈压低了嗓子在外面问:“喂喂喂?——人在吗?”

方灼拉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问道:“你怎——还没回去?”

严烈得意笑道:“舅舅答应我住下来了,还说——太阳好,给我晒床被子——来,到时候我就——自己的房间。”——

说着朝天边望了眼,期待地说:“到底什——时候——太阳啊,这——天都是阴天。真是的。祖国母亲成立的大日子都不放晴。”

方灼清醒了点,又觉得自己还是很迷糊:“所以你在这里做什——?”

“大半夜的去女生房间里多不好?”严烈说,“罗密欧跟朱丽叶都是隔着窗户说——的,我来找你玩儿啊。”

方灼比着——人半米不到的距离,听——胡侃:“是这——近的窗户吗?”

严烈笑说:“关系不大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