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不行。”傅思衡拿开叉子, 不客气道,“我不喜欢和别人共用餐具。”

严荀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彻底,顿觉挫败。

只见傅思衡拿起旁边的消毒湿巾, 仔仔细细把自己的手擦了一遍。

严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正觉得疑惑,傅思衡便用指尖沾了一点奶油, 递到他唇边,看着他道:“可以这样尝一点。”

那一瞬间,严荀的小鹿死了一万次,整个脑袋晕晕乎乎,条件反射地低头含住他的指尖。

轻轻地,吮.吸了一口。

奶油绵密清爽,口腔里满是丝滑芬芳的奶香, 夹在着一丝蜜桃的甜味。

傅思衡的指尖微凉, 指腹光滑柔软,像他本人一样既冷淡又温润。

严荀只觉得自己太能理解古代那些昏庸的君王了, 什么戏诸侯什么不早朝, 让他拱手送江山都毫无二话好么。他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眼里只有对面的人, 脸颊逐渐飞红。

傅思衡将手指从他嘴里拿出来, 顺手在他领口擦了擦口水, 压低声音道:“不好意思,那个服务员一直打断我,我只是想气他一下。”

服务员捂着嘴巴流泪,玻璃心碎了一地,在群里狂吼:【他们是真的是真的!我真哔了狗了!前几天还托人要了严主席畅聊,难怪他不通过好友申请!!】

严荀的玻璃心也哗啦碎了一地, 唇瓣上的触感仍在,但傅思衡已经擦完手,站起身道:“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回头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的。”

说完,便潇洒利落地转身走了。

当天晚上傅思衡开班会的时候,谣言就迅速传播开来了。

后援会哀嚎一片。

李逍-站岗中:【呜呜哇哇,所以他们szd吗?今晚大家集体失恋呜呜呜呜呜。】

别整些虚头巴脑的:【难过了,像我的白菜被猪拱了(bushi)】

傅家小甜心:【???不至于吧,朋友。】

严学长好帅:【我也失恋了qaq】

小海-接隐形贴代购(私戳):【先别慌,我觉得这事儿不一定靠谱。且不说傅教官看不看得上严学长,就算看上了,八成也不会和他在一起,教官和学员谈恋爱可是要受到处分的,你们忘啦。】

悦子-柠檬气泡味alpha:【啥,有过这样的先例吗?】

林林不是越越:【听说几十年前有过一例,当时是一个男教官爱上一个女学员,后来还娶了她。】

妙鲜多多多:【不是说要受处分吗,怎么还结婚了?】

小海-接隐形贴代购(私戳):【是受处分了啊,那男的调走了,女的直接退学了,但好在是he。】

刚果野狼:【好吧,所以说他们不是真的?但我很难想象,傅教官会喂一个陌生alpha吃蛋糕,这特么也太扯淡了,还用手指喂。】

李逍-站岗中:【别说了啊啊啊,球球你们别说了!!我受不了,我想挑战严学长!】

傅家小甜心:【你确定?】

小海-接隐形贴代购(私戳):【甜甜不要火上浇油,总之大家要不信谣、不传谣,一切等后面再说。】

林林不是越越:【同意,不过说起来,感觉他俩确实挺有cp感的,哎。】

李逍-站岗中:【狗屁!我和傅教官才有cp感,磕我们俩谢谢。】

林林不是越越:【……】

期中考核如期而至,星期二下午,帝军大所有参与考核的学员在操场集合。

整个考核共两天两夜,抽签分组进行封闭式野外实战演练,全过程将没有任何人工介入。

操场上黑压压一片,除了指挥学院的三个班之外,每个班还要附带医务人员、星际语翻译、后勤物资队、机甲维修队。而这些队伍当中的人,都是从其他学院甄选出来的佼佼者。

学校除了提供物资外,不会对场内的任何求助进行支援,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应对。

祁坤在台上讲话道:“本次演练的真正目的,是让大家意识到团队协作的重要性。也许你们会和不同院系的学员在一起,但是要谨记……”

傅思衡站在三班队伍的末尾,忽然被一颗石子砸了一下肩膀。

他扭过头,看见严荀不知什么时候溜到了研究院的后面。

他们之间隔了几米的距离,严荀对他握了握拳头,做出“加油”的口型。

这次研究院是负责外部监控的,演练场地管理十分严格,除了里面的人出来,外面的人是不可以进去的。

傅思衡对他笑了笑,做了个“小意思”的动作。

严荀也笑了起来,明晃晃地竖起大拇指。

林越和他们隔了几个队伍,但还是看见了这些小动作,忍不住捂住脸,心想不会吧不会吧,这小动作做的,真的是傅教官?

“……下面请本次参与集训的三班教官傅思衡,来为我们讲解演练战场需要注意的事项。”祁坤说道。

傅思衡前一天就接到了他的通知,要上台讲话。

他出列跑步前进,在众人的注视下上了颁奖台。

在他对祁坤敬礼交接时,下面就开始窃窃私语。

“这就是那个omega教官啊,看起来真的不像个alpha,所以他当时是怎么进来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哼,一个omega还想当alpha的教官。”

“他凭什么上战场,凭信息素诱惑对面吗?”

傅思衡将话筒摆正,扫了一眼台下。

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很小,但因为距离颁奖台太近,他想听不到都难。

那两个学员见他看过来,忙心虚地低下头。

傅思衡开口道:“开始讲解之前,我先回应一下第一排两位同学的疑问,我凭什么上战场。”

“凭我是强者。”他淡淡地说。

那两个学员吓得气都不敢喘,低头看着脚尖。

三班的学员们立马起哄,七嘴八舌地喊道:“傅教官牛逼!傅教官最强!”

其他人全都回头看他们,严荀也跟着煽动:“傅教官牛逼!”

一时间操场上乱哄哄,祁坤站在队伍前面,扭头往后看了一眼,他们这才安静下来。

傅思衡继续说道:“这次战场就像祁校长所说,不仅是为了选拔最优秀的学员,更是为了考察队伍的合作程度。我曾经带领三班同学,进行过数次战场训练,接下来,我将向大家具体汇报训练的细节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底下两个学员从一开始一脸不服,到听他说到后面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众人也都惊讶地小声议论,原本他们以为傅思衡只是走个过程,说点战场须知什么的。但没想到,他把每一次的排兵布阵、攻防指挥全都详细地说了出来,并且提醒大家很多安全细节。

祁坤也没料到他的报告居然这么详尽,按理来说,明天就要进封闭区了,这时候教官们都应该藏着掖着,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的战术。可是傅思衡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还分享了自己班级对练的模式。

他和屈孟达对视了一眼,屈孟达笑了笑。

最后,傅思衡说道:“以上是我的讲解,希望大家可以在合作竞争□□同进步,因为你们才是星际的未来。”

他说完之后,下面掌声雷动,尤其是一班和二班的教官,鼓掌尤其大声。

“这个教官也太好了吧,把自己的经验全部分享出来,什么人能做得到啊。”

“他是真的强,之前联赛唯一一个非华纳本土的冠军队,就是他带的。”

“我曹,我回去查查看,听他说完我都要被圈粉了。”

“最后一句说的我有点沸腾了,都迫不及待想看看他的战场了。”

傅思衡走下来后,在往队伍后面走时,碰到了站在颁奖台下面的顾枭。

屈孟达上去做讲话和总结,顾枭笑着说道:“傅教官,讲得不错。”

傅思衡脚步一顿,看了看他,不动声色地说:“只是分享点经验而已,谢谢顾校长夸奖。”

“sss级信息素,确实挺强。”顾枭逼近了一步,低低地说道,“那我期待一下,看你是怎么拿下考核的。”

他身上的战斗信息素丝毫不加掩饰,傅思衡皱眉往后退了退,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两天后见,傅教官。”顾枭并没有再多纠缠,背着手离开了。

傅思衡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个念头飞速划过心底,快得让他抓不住。

他匆匆走到队伍后面,恰好撞上迎面而来的严荀。

严荀看着他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傅思衡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十几辆军车浩浩荡荡地运送人员和物资,来到了桂缅山区。

这里是学校随机选的大山,为的就是公平起见,大家几乎都没有来过。

到山脚下后,军车就停下了。所有物资都采用空投的方式,稍后运送进山里,学员们需要徒步到达自己的营区。

桂缅山区和平原的山地不太一样,这里是十万大山,雨林密布,猛兽聚集,地形比西部更加崎岖。

将众人放下后,后勤就开始拉防线,禁止外部人员入内。

傅思衡跳下车,入眼是一望无际的参天大树,林间雾气弥漫。

他打开电子地图,让班长组织大家排队准备出发。

四周的人来来往往,在他身后拉出一道黄线。

严荀站在线外,对他说道:“注意安全,有事的话……”

他大拇指向下,做了个“按”的动作。

傅思衡对他眨了眨眼睛,示意放心。

“一切顺利,小衡!”师远洋刚下车,忙跑了过来,对傅思衡喊道。

易风北跟在他后面,也喊道:“傅教官,等着你们凯旋!”

傅思衡对他们挥了挥手,转身时,按了按胸口的铭牌。

那是他从未摘下过的,陆战队的锡制铭牌。

“令行禁止,战无不胜。希望这次也能一样。”他弯了弯唇角,举步向前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