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呼叫总部, 二队已到北边营地。呼叫总部,二队已到北边营地。”班长对着对讲机喊了两遍。

片刻后,那头传来傅思衡的声音:“收到, 二队原地驻守。”

“收到。”

傅思衡对一队的学员道:“先把帐篷搭建好,按照之前分配的名单,来两个人协作指挥, 其他人分别负责巡逻、警戒和备战。”

“是,教官。”大家的声音在林间空地回荡。

晨间雾气过浓,有一股隐隐的呛人味道,傅思衡挥了挥手,又叮嘱道:“不要单独行动,做任何事都需要两个或两个以上一起,随时向我打报告。”

两个医疗队的小o聚集在一起, 窃窃私语。

“教官好帅啊, 可惜不给带通讯器,好想把他说话的样子录下来。”

“要是他有个头疼脑热就好了, 可以来找我看看。”

“呸呸呸, 你可别咒他。”

“哈哈哈哈,我胡说的啦。不过, 你说这场地应该是安全的吧, 我怎么感觉可能会遇到猛兽的样子。”

“放心啦, 来之前学校找人排查过。除非外星人入侵,否则不太可能有危险的。”

傅思衡亲自上手,一一再度测试完军械,没有丝毫问题,都是仿制子.弹。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防弹衣,仿制弹药打上去会让弹衣损伤, 系统警报,从而判定人员伤亡,但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实质伤害。

到了中午,雾气逐渐散去。但傅思衡并没有感到轻松,晚上才是最大的考验,届时大雾和敌人都会再度来临。

巡逻队在小溪边遭遇了二班的分队,双方进行了轻微火.拼,分别都有一名队员受伤。

那名受伤的学员胳膊被子.弹打麻了,一时半会儿提不起来,于是这只手臂也禁止在本次演习中再度使用。

在来之前,每个人身上都安装了贴身芯片,一旦有违反规则的举动,系统就会直接判负。

正在傅思衡对他做出后续安排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但奈何十几米高的参天巨木阻挡视线,他们最高的塔台也没有这么高。

“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有人偷袭吧?”

“不是吧,二班刚撤回去啊。”

傅思衡让他们安静下来,拿起对讲机和塔台上的哨兵对信号,信号一切正常,没有发现敌人。

他皱了皱眉,又切到二队频道。

二队汇报也没有发现敌人,四周无风吹草动。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傅思衡放下对讲机,对大家道:“不要放松警惕,不管是敌军还是丛林里的动静,都要实时汇报。”

“是。”大家应道。

夜幕降临之时,塔台四周亮起灯火。

周围静悄悄的,远处偶尔传来鸟兽虫鸣的声音。月色是晦涩的朦胧,今天是月初,光芒比平时都要暗淡些许,正是民间说的“毛月亮”。

塔台上,守夜的哨兵睁大眼睛,努力驱赶瞌睡,四周黑漆漆一片。

下方的丛林里,传来很轻很轻的枯木折断的声音,轻到几乎被忽视。

傅思衡尚在睡梦中,突然听见外面吹哨了,是紧急拉动的讯号。

他向来浅眠,在战场中更是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听见哨音后,双脚精准地踩进靴子里下床,同时双手一伸套上外衣,起身系上皮带,拿起武装带和鞭子出门。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快到让人咋舌。

指挥助理几乎是在他出门的瞬间,也冲了出来,匆忙跟上他汇报:“哨兵发现敌军进攻,目前没有伤亡,营地已经启动一级戒备,二队正在赶来支援。”

日日夜夜的训练,让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按照傅思衡的提前安排,做出了备战工作。

在进战场前,大家就彼此分工明确,设置了危险情况的各种应对措施,此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学员们还是有点紧张,傅思衡大步走到指挥室,拿起对讲机和二队通话。

“二队,总部呼叫,收到请回复。”

“二队收到,正在全速赶往雨林中部,正在全速赶往雨林中部。”班长喘着气回复道。

傅思衡心中定了定,对他道:“总部收到,注意安全。”

丛林夜行军充满危机,即使他们有电子地图和红外感应,但也要预防敌军在中途安插了埋伏。

毕竟,声东击西的把戏十分常见。

“打开红外显示屏。”傅思衡对指挥助理道。

指挥助理立即打开大屏幕,果不其然,有不少红点正在往他们这里包围。

“需要启动防守,安排对冲吗?”指挥助理问道。

傅思衡刚要点头,却突然发现不对。

他再次扫过那些红点,没错,真的是二十八个。

二班一共三十个人,如果说倾巢出动剿灭敌方,是有可能的。

但傅思衡几乎是在瞬间产生了怀疑——他在出发前,曾经和二班教官商讨过战术。对方就他在颁奖台上的讲话,问他是否每次都会把队伍分散。

傅思衡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从来不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即使是这种小规模的战场演练。

二班教官对此也表示赞同,因为小规模演练很多人求速胜,常常会采用集体对冲打垮敌方小分队。但他还是坚持分散风险,而不是采用集体对冲。

那一刻,傅思衡在心里飞速做出了判断。

他很清楚二班教官是什么样的人,向来稳重自持,根本不可能因为一场胜负,就故意说谎迷惑他。

况且他知道傅思衡必定会派人援助,就不可能傻兮兮地采用正面刚的形式。

指挥助理随时准备按下对冲按钮,给哨兵发号施令。

傅思衡一抬手道:“等等。”

指挥助理莫名道:“还不对冲吗?他们快要走进防线了。”

“再等一下。”傅思衡说,“防线边缘有陷阱。”

尽管在夜色之中,那些红点仍然前进的非常迅速,眨眼就到了陷阱面前。

屏幕前的几个人都目不转睛,却在下一秒,响起一片惊呼。

那二十八个红点,无一例外全部穿过了陷阱,那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傅思衡一把抄起枪冲了出去,其他人刚要动作,他冷冷道:“原地待命,不要轻举妄动。”

指挥助理心脏扑通乱跳,旁边的人不安地说道:“怎么回事,教官这是要干什么去?”

“不知道,可能有点状况。”指挥助理也发觉了事情不对劲。

傅思衡出门就快速往营区外围跑去,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他的步伐却快得如履平地。

丛林里,他穿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阵风声。

在出了营区五米左右,他停了下来,靠在一棵大树后面听动静。

风声烈烈,吹动叶片沙沙作响,夜间的雾气比清晨更甚,两眼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傅思衡屏住呼吸,耳朵动了动,许久,一点声息也没有。

除了自然的声音外,再没有一丝人声,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多虑了。

但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声关闭对讲机的咔哒声,位置应该距离他不出三米。

同一时间,傅思衡想起监控屏幕上红点分散的位置,如果不出所料,这应该最为首的先锋。

对方关闭了对讲机,唯一的原因就是也发现了他的存在,怕对讲机影响瞄准,准备一击即中。

傅思衡缓缓地从腰间抽出鞭子,先锋也慢慢举起枪。

两个人几乎在刹那间心意相通,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杀心。

空气安静的宛如凝固的胶质,连心跳声都听不到。林子里忽然飞出一只蝙蝠,那一刹,先锋猛然扣下扳机,消音枪径直奔着傅思衡藏身的树木而去。

如果是仿制子.弹,打穿树木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可傅思衡下意识撤离原地,同时鞭子像是被控制的利刃一般,向着子.弹的方向挥了过去。

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一声闷响传来,子.弹打穿了树木。

教鞭精准地预判了子.弹飞来的线路,铿地一声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挡下一击后,傅思衡立马转身往回飞奔,先锋穷追不舍,在身后开.火射.击。

黑夜之中,两人全速奔跑,很快就甩离了先锋后面的大部队。

直到快要到营地时,傅思衡一个卧倒,掏出手.枪向对方点射。

先锋反应极快,即刻躲到了大树后面掩护自己。

傅思衡胸口起伏,脑袋一片清明,这速度这身法,绝对不会是学员,而像是一个从军多年的人。

他没有恋战,直接翻身匍匐进了营地。

当他冲进指挥室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傅思衡一身灰尘泥土,手上还拿着教鞭和枪。

指挥助理找来毛巾给他,他一摆手,深呼吸了几次,平复下来。

“试着联系二班,并在监控台给学校发出求助信号。”傅思衡话音刚落,大家都怔住了。

指挥助理结结巴巴地说:“演练期间,好像、好像不能联系学校,除非他们主动插手。教官……发生什么事了?”

傅思衡将鞭子扔在了桌上,众人不解地看了看,全都不敢说话。

他的教鞭尾部有一个缺口,指挥助理捂住嘴惊道:“这是火.药的痕迹,战场不是不让使用真枪实弹,啊……”

演练战场的子.弹全都是木质,入场前已经排查过许多次,没有真枪实弹。

傅思衡神情凝重地说道:“告诉二班,有外敌入侵,让他们火速来丛林汇合。”

指挥室一片哗然,大家都慌了。

“这可怎么办,学校那边根本联系不上,要不我们把监控打下来?给他们一点信号。”

“打下来系统会直接判负吧,而且这里监控太多了,少说有几百个,他们又不会随时注意哪一个监控坏了没。”

“现在重点还是防守吧,别被那些人攻进来,不过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不会真的是外星的吧!”

“疯了,那我们这防弹衣也是摆设了,只能防木质子.弹有个屁用。”

傅思衡敲了敲桌子:“安静一点。助理带三个通讯员联系二班,其他人跟我去塔台防守。二队来了之后,让他们立刻来塔台。”

指挥助理着急道:“教官,那学校那边怎么办?”

傅思衡将教鞭收好,手.枪插回去,镇定地说:“我自有办法,所有人现在行动。”

“是,教官。”尽管大家都很慌张,但还是出于信任地听从了指挥。

傅思衡在走出指挥室时,将手放进口袋里,摸到一块方方正正的小东西,按下了顶端的按钮。

插一句,【 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正在界外值班室和哨兵打牌的严荀,突然感到裤兜一阵震动。

他手中的牌掉在了桌上,立即站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