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傅思衡躲在洗手间里通话, 那头传来哽咽的声音。

“伯父就那么不喜欢我吗,我刚才只是蹲在你腿旁边,他说我猥琐不太合适吧。”严荀声泪俱下, “而且我是我,我爸是我爸,我都没有加入国防部, 他对我的敌意也太大了。”

傅思衡头疼地说:“你先别难过了,是我爸做得不对,我等下让物业给你去外面开个房,你先将就一晚上。”

严荀吸了吸鼻子,说:“我是不要紧,毕竟是个粗糙的alpha,只是他不应该这样冤枉人。”

“我替他向你道歉, 明天好好请你吃顿饭可以吗?”傅思衡按着太阳穴说。

“这不是一顿饭的问题。”严荀再接再厉。

傅思衡:“两顿, 哦不,你这个月的午饭我包了。”

严荀:“行吧。”

傅思衡挂断后又给物业打了过去, 让他们给严荀安排个五星酒店, 然后才收起通讯器走了出去。

客厅里灯火通明,傅守明正一脸严肃地在沙发上等他。

傅思衡只觉得头更痛了, 真是一堆麻烦事。

傅守明教育了他一晚上, 从华纳开天辟地说起, 一直说到现下ao有别需保持距离。

用他的话说,你是一个珍贵且娇弱的omega,应该离那些臭alpha远一点,更不能让他们钻到你裤子旁边,实在有伤风化。

因为今晚的事,他甚至还开始担心傅思衡训练的时候遇到耍流氓行为, 提出要在上课的时候让那些alpha都戴上嘴套。

傅思衡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劝说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二天,他就找了个借口回学校。

傅守明要在这里住三天,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三天里都要听他唠叨这些事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和陈曼说了什么,一早陈曼就打了过来,七绕八绕问这问那。最后来一句,宝贝啊,需不需要妈妈给你介绍个alpha?

傅思衡很崩溃,逃也似的回学校了。

中期考核马上就要到了,指挥学院又开始频繁地开会开会开会。

开完大会后,屈孟达又把傅思衡叫到办公室开小会。

他看了看傅思衡的报告,说:“写的不错,把取得的成效再夸大一点,好歹这次集训是要作为模板全校表扬的。”

傅思衡不太喜欢那套表面作风,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屈孟达把报告还给他,十指交握,说道:“考核准备的怎么样了,没问题吧?”

“士气很足,实际不知道,看他们发挥吧。”傅思衡看上去没什么压力,轻松地说道。

屈孟达笑了:“你这是很有信心嘛,小心另外两个班反将一军。”

傅思衡说:“其实我更在意过程,虽然一直跟他们说要力争第一,但结果并非每次都能如人所愿,太过执着只会让自己更困扰罢了。”

屈孟达摸了摸下巴,调侃道:“这就是学霸思维吗,所以你之前每次考第一,都是因为努力的时候是奔着第一去的,一上考场就完全把这个念头抛开。啧,我说你每次怎么都不紧张呢,是个调整心态的好办法。”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这次进入卓越班了,你去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方法。”

傅思衡:“……”又来了,又要讲话。

他只得无奈答应了。

屈孟达说:“等下记得去找顾校长核对一下演练战场的花费,他是负责这次装备的。”

从办公室出来后,傅思衡就去了顾枭的办公室。

他敲门进去的时候,顾枭正在通话,做了个手势让他稍等。

“好的,没问题,那这批器材就从你们那里进吧。”顾枭对着通讯器道,“哈哈哈,不存在的,老跟你们合作了,还能缺少这点信任?”

傅思衡没有刻意听他讲话,却注意到他没有用桌上的固定通讯器,而是用了自己的。

按理来说,办公时间的通话是要用学校配备的通讯器的,从学校出去的线路都是有录音的。

但顾枭这么大的军衔,也轮不到他来指指点点,心里应该有数,他便没有开口。

顾枭挂断之后,居然主动向他解释道:“从拜恩进了一批枪.械,就是这次战场要用到的。人家制造商和我是老朋友了,今天亲自押送来华纳。”

拜恩是有名的枪.械制造星球,其制造的军货以安全性能极高出名。

“这些事还要您亲力亲为,辛苦了。”傅思衡说道。

顾枭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看了他一眼,笑道:“都是本职工作,你可比小曼会说话的多,她还老说我办事慢。”

傅思衡怔了怔:“您和我母亲很熟?从没听她提起过。”

顾枭眯了眯眼睛,不知为何,傅思衡觉得他这个动作有点神似顾重阳。

“我和小曼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不过不是直接认识的,是因为我夫人。”他的语气柔和下来,甚至顺手给傅思衡倒了杯茶,“坐下吧,不用站着。”

傅思衡有点诧异,但还是坐到他对面,说了声“谢谢”。

顾枭说:“我的夫人和小曼是小学同学,没错,她也是赫拉人,只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那天在宴会上,她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夫人的东西。”

他见傅思衡表情疑惑,笑着说:“小曼没告诉你吗,她总是这么见外。”

那天回去之后,陈曼只说是去见了一个老朋友,但并没有说那个人是顾枭。

傅思衡说:“原来是这样,看来那天是我多担心了,原来是给尊夫人带的东西。”

顾枭的笑容未褪去,慢悠悠地说:“准确来说,是她的遗物。”

傅思衡一愣,随即道:“抱歉,我不知道……”

顾枭摆了摆手:“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只是她走的不是很安详,也让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至今忘不掉罢了。”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平静,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但就是这幅平静的样子,看起来莫名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傅思衡清了清嗓子,说:“人在世间不过都是走一遭,尊夫人提前去了清净之地,免得徒增烦恼。”

“你倒是活得通透。”顾枭看着他,说道。

傅思衡想到他膝下也没有一儿半女,唯一一个侄子还叛逆得愁人。不过说起来,自从那天晚上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顾重阳。不知道是回去闭门思过了,还是被安排出去避风头去了。

不过他也没傻到当面问顾枭,话说到这里也就不适合继续深入下去了,他拿起策划书双手递了过去:“顾校长,这是我拟的演练战场物资,您看看还有什么缺少需要采购的。”

顾枭接过来,却看都没看,而是盯着他道:“小衡,你妈妈的身体好些了吗?”

陈曼的抑郁症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她去海姆是为了疗养。

但傅思衡觉得这个问题由他问出来,有点怪怪的,点头道:“好多了,谢谢顾校长关心。”

顾枭将他的策划书放在桌上,说:“叫我顾叔叔就行,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回去让她多注意身体,过去的事该放下就放下吧。”

傅思衡胸口一紧,倏然抬起眼眸看着他。

顾枭挑唇道:“不必太过惊讶,我说了,我们是旧识。你妈妈闹别扭不接我的通话,也麻烦你和她说一声,我这个老朋友很想念她。”

傅思衡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却像是什么都没说过一样,兀自提笔在策划书上签好字。

“写的不错,不过物资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比这上面更齐全。”顾枭温和地说道,“祝你一举拿下考核,傅教官。”

傅思衡从校长办公室出来,靠在墙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克制住打给陈曼的冲动。

既然他知道陈曼的心病,那必定有别的把柄,他想做什么?

傅思衡冷静下来后,查了查研究院的课表,然后径直去了训练馆。

研三正在上机甲训练课,不是给他们上,而是让他们当助教给学员们上课。

傅思衡走进训练馆,一群群正在训练的alpha纷纷看向他。

由于omega一般都是修语言或者理论专业的,很少有在上课时间来训练馆的,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这就是那个omega教官啊,长得真不赖。”

“呵呵,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这也能教训练项目?别搞笑了。”

“听说人家是sss级啊,人不可貌相。”

“那也是omega好不好,这次考核他们班肯定要完败,一个omega带的班级,还想进卓越。”

傅思衡没理会那些人,走到研究院旁边,喊了一声:“严荀,过来一下。”

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严荀穿了件黑色作训服,戴着露指手套,正攀附在机甲上教一个学员怎么攻击关节部位。

他转头看了过来,顿时露出笑容,利落地跳下机甲,向他走了过来。

众人都开始起哄,易风北跟旁边的人耳语道:“哎哟哟,春天来了。”

“你刚不是说主席有男朋友吗,还是个腿毛o。”

“可能是情报不准吧,我看他好像跟傅教官走得很近。”易风北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地说道。

严荀摘了手套,侧过头和傅思衡说话,嘴角的笑容清晰可见。

傅思衡没有看他,递给他一包纸巾擦汗,他接了过来,笑得更加开心。

易风北摇了摇头:“啧啧,一副坠入爱河的表现,这两人绝对有猫腻。”

傅思衡把严荀叫出来后,和他来到了校园里的一家甜品店。

严荀心情很好,对服务员道:“一份沙河蛋糕,两杯拿铁。”

“好的,请问要糖吗?”服务员看了看他说道。

“不用。”严荀不喜欢吃甜食,傅思衡也不太喜欢太腻的饮品。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脸一红,走了。

严荀问道:“找我什么事?”

这几天傅思衡连着请他吃了几次午饭,让他心情非常愉快,整个人春风满面,惹得那个omega服务员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还顺带腾出手在一个群聊打字:【严主席来我们甜品店了哎,本人真的好帅。】

不得不说,严荀在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还是非常有魅力的。

但傅思衡喊他出来,自然不是因为他的魅力。

他靠近了一点,压低声音道:“你还记得拜恩吗?”

严荀的脸色变得正经起来:“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这是你上次用追踪器查到的,和赵之凡通话的那个人就在拜恩。”傅思衡皱眉道,“刚才我在顾校长办公室,听见他和拜恩的制造商通话,而且没有用办公室的固定通讯器。”

严荀想了想,说:“拜恩确实有很多军.械制造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是不能说明什么,但我叫你过来,是想请你帮个忙。”傅思衡说道。

服务员走了过来,说:“打扰一下,请问拿铁是要热的还是常温还是加冰?”

傅思衡马上坐直身体,一脸不自然。

严荀对他道:“我的加冰,他的常温,谢谢。”

“好的。”服务员微笑着走了。

傅思衡呼出一口气,再次靠近他道:“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帮忙查一个人,因为我自己不方便出面。”

“好,什么人?”严荀问道,“和顾枭有关?”

傅思衡说:“他的前妻,据说这个人和我妈是挚友,但是我从来没听她说过。”

严荀对此也知道一点,毫无意外地说:“顾枭的确有个亡故的前妻,是他和你说的?”

傅思衡眉头紧锁:“他的态度很奇怪,像是故意抛给我……”

服务员又走了过来:“那个,蛋糕需要一个叉子还是两个?”

傅思衡又被打断,没好气地说:“一个,谢谢,没事的话不要再过来了。”

服务员灰溜溜地回到前台,翘着手打字道:【我去,严主席身边那个omega谁啊,好凶。醋劲儿也太大了,还瞪我。】

有人回复他:【哈?长啥样?主席不是从来不搭理omega吗,我都怀疑他是个隐秘的aa恋。】

服务员舔了舔嘴唇,偷偷看过去,说:【一个银头发,好像不是我们院的,我来兼职这么久也没见过。】

【银头发?!那不是傅思衡吗,三班那个教官啊!我曹,所以他俩的恋情是石锤了吗??】

傅思衡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个无中生有的男朋友,板着脸看着严荀。

严荀面露思索,说:“自从上次集训以后,赵之凡就住在医院的复健处没回来过,你对顾枭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放心吧,我会查查他的底的。”

服务员端着盘子,怯生生地过来道:“你们的蛋糕和咖啡好了。”

他将咖啡放在桌上,傅思衡闭上嘴,面无表情地拿起来叉子,叉了口蛋糕吃。

严荀托着下巴,勾起唇角道:“你的蛋糕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我能尝尝吗?”

服务员在后面看了看他们,捂着胸口打字:【卧槽,好像是真的,他们吃同一块蛋糕!啊,我失恋了!】

广个告,【 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