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62、第 62 章

备胎不干了 62、第 62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博主表示, 第二个阶段的戚淙随着和父母的分离, 以及离开家庭这个稳定的环境, 整体的行为模式和内心的情感环境可以说是极度无序和敏感的。此时的他记忆丧失,认知存在部分障碍,心理成熟度极低,就像是个被突然丢入复杂社会的懵懂孩童。

    这时期的戚淙, 需要立刻回到一个稳定安全的环境里去, 并需要一个让他信任的家长温柔耐心地引领着他去逐步熟悉这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

    但此时唯一能充当家长这个角色的江兆言做了什么呢?他开始带着戚淙创业。

    他让戚淙长期处于一种动荡高压的环境里,让戚淙去和各种各样不认识的人接触、谈生意、尔虞我诈,让戚淙直面了这个世界最复杂世故的一面, 让戚淙长期被各种负面情绪包围。

    最最糟糕的是,他还频繁让戚淙去取用那些“已决裂父母”留给戚淙的财务,让戚淙去和父母“虚与委蛇”,以换取利益和帮助。

    一个已经把父母划到“威胁”和“不信任”范畴,主动逃离父母身边的病人, 却被唯一信任的“家长”诱导着去频繁拿取他想逃离对象的财务, 去用情感从对方手里骗利,这种违背内心意愿的行为, 无疑会加重病人的心理负担,并让病人自我怀疑。

    博主分析到这里似乎是生了气,语气越发严厉。

    他痛心表示, 戚淙是一个失忆的病人,他内心的不安需要靠与外界建立正面的联系来化解,但江兆言的种种行为, 却全在和这一点背道而驰。他一点不留情地把戚淙放入了一个彻底负面的环境里,在这种环境里,戚淙不仅不会与外界建立正面的联系,还会产生一种错误的,认为整个世界都是这么糟糕和压迫的认知。

    一个心理成熟度很低,并心里保护屏障脆弱且残缺的病人,在产生这种错误的认知后会做什么?逃避,对外界所有人事物失去信任,不愿意再对外界任何人敞开心扉,并变得更加依赖“家长”,更渴望“家长”的照顾和保护。

    所以戚淙才会无论如何都想和江兆言在一起,所以戚淙才会对江兆言百依百顺逆来顺受,他在通过这种方式,向江兆言寻求照顾和保护,他需要安全感!

    但江兆言就连这个都没给。

    江兆言对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戚淙做了什么呢?肆无忌惮地呵斥责骂,长时间往戚淙身上宣泄负面情绪、压榨戚淙的劳动力,任由家人欺压戚淙,以及……在把戚淙逐渐逼入绝境时,残忍封锁了戚淙向旁人寻求帮助和安全感的路。

    博主把“江兆言封锁了戚淙向旁人寻求帮助和安全感的路”这句话标了红,表示这是重点。

    他贴出了几个视频截图,分别是言煌前员工田舞提到江兆言管着戚淙交友和穿着的画面,以及江兆言和戚淙在鼎立酒店电梯间相遇时,江兆言呵斥戚淙“穿的是什么东西”的画面。

    然后,他在下面写了两个词:社交孤立,人格否定。

    社交孤立,很好理解,就是不让戚淙跟旁人建立正常的、健康的、稳定的友情、爱情上的关系,把戚淙始终隔离在一个真空的压迫环境里,不给戚淙从旁人那获取情感抚慰和安全感的机会。

    人格否定,这个比较复杂。博主表示不是说江兆言斥责了戚淙的穿着,就是对戚淙人格否定了。他希望大家能注意到江兆言这个行为透露出的他日常中对戚淙思想和生活上的管制,以及习惯性的否定批评。

    从言煌员工的评价和言煌这几年的发展来看,戚淙自身的能力无疑是很优秀的。但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展露在大众面前的,或者说他在江兆言面前的样子却是什么样的呢?懦弱、胆小、好欺负、不自信。

    一个能力优秀的人,却有着这样的性格,矛盾吗?很矛盾。奇怪吗?不奇怪。戚淙是一个心理保护屏障残缺、敏感、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病人,他在长期被他信任的“家长”否定的情况下,性格变成这样是必然的。

    而也就是江兆言的这两个行为,封锁了戚淙向别人求助的可能。

    社交孤立,让戚淙四周没有能求助的人。

    人格否定,让戚淙丧失自我和自信,在被伤害时永远只认为是自己做得不对不好,不敢、也或者根本不会想到,他可以在被伤害时向旁人求助。

    博主分析到这里时语气含上了一丝痛惜。

    他表示戚淙本来是有机会在这个时期破除对江兆言的畸形依赖回到正轨的。此时戚淙内心的保护屏障因为迟迟无法从江兆言那获得情感上的安抚,以及他长期处于一种高压环境中,随时可能碎裂。

    只要这时候出现一个对戚淙怀抱善意的人,给予戚淙想要的情感慰藉和安全感,那么戚淙就能从江兆言这个孤岛里解脱出来。

    只要有人能在这时候成功和戚淙建立除江兆言以外的信任关系,改变戚淙依赖信任、且只依赖信任江兆言的局面,一切就有了转机。

    但可惜,没有。

    戚淙的社交荒漠里没有那个对他怀抱善意的人出现,没有人及时发现他的不对劲,给他帮助。戚淙也没能克服江兆言的人格否定行为对他造成的影响,鼓起勇气去向旁人求助。

    他孤立无援,无法自我安抚和自我排解,只能在江兆言和江家人建成的负面情绪牢笼里四处碰壁,持续陷落,最终无可转圜的转入了病程的第三个阶段——崩溃期。

    到此,第二阶段分析完毕。博主总结,戚淙这阶段的病情恶化,江兆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江兆言一系列基于利用和利益出发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欺压、贬低、控制行为,一点点将戚淙逼入了绝境。

    终于,最后一个阶段。

    到这里,博主的语气不再严厉,变成了冷漠,一种鄙夷的、谴责的、不屑的冷漠。

    他写道:如果说戚淙第二阶段病情的恶化,还有着环境、家人的压力、病人自身的性格等除江兆言以外的其他因素影响的话,那么戚淙第三阶段的病情恶化和最后的寻死,则百分百是江兆言的责任。

    在这个阶段,戚淙幸运地在江兆言剥夺他的职位后,短暂得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他离开了江兆言身边,脱离了那个完全被江兆言控制的环境,对江兆言的过度依赖因为江兆言剥夺他生存工具的行为些微减弱。他没再去找江兆言,只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巢穴里,呆在他以为代表安全的巢穴里。

    如果江兆言能就此消失在戚淙的生活里,那么戚淙此时濒临崩塌千疮百孔的内心世界,或许还有可能缓和,戚淙心中对江兆言的畸形依赖或许会进一步减弱,更理想一点,或许他会在巢穴里包扎好伤口后,试探着去接触别的生存手段,去开始新的生活。

    但可惜,江兆言没有给戚淙这个机会。他在剥夺了戚淙的工作后,仍不愿意放过戚淙。

    博主又贴了几张图,全是江兆言频繁上门骚扰戚淙的监控画面。

    博主在截图下写道:如图所见,江兆言在戚淙身上出现有离开这段畸形依赖关系的迹象时,不断地找上门,不断地用粗暴的方式强化巩固着他和戚淙之间那满是控制意味的情感联系,展示他在戚淙面前的权威。这里我不得不再一次强调,戚淙是一个病人,一个内心世界随时可能坍塌崩溃的病人。

    然后博主贴了江兆言扔掉戚淙私人物品的监控画面截图。

    博主:这是江兆言在戚淙自杀前,对戚淙的最后一次人格否定,也是最恶劣、最严重的一次。他把戚淙的信任、付出、感情视为垃圾,抢走后当着戚淙的面扔进了垃圾桶,并给了戚淙一个信号——你的家并不安全,它不能帮你阻挡伤害。

    至此,戚淙内心最后一点安全感来源被残忍碾压踏碎,他被彻彻底底、无遮无挡地抛弃在了由恶意和伤害组成的荒漠里。

    博主的分析停在了这里。

    他在最后点题,写到了他为什么会觉得应该把江兆言关进监狱。

    他写道:在分析戚淙这个病例时,我无数次假设如果在哪里哪里江兆言能不那么做,那么戚淙或许能好起来。但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江兆言似乎也从来没打算过要放过戚淙。当本该代表善良和希望的救助之举被利益扭曲污化,当病情成为有心人勒索绑架病人家属的工具,当病人的求助成为冷血者肆意控制欺凌对方的筹码,当某些人成为病人求生路上最大的障碍,那么我认为,监狱,就是最适合这些罪人度过余生的地方。

    最后的最后,博主为戚淙送上了祝福,他祝福戚淙从此天高海阔,再不会和江兆言产生交集。

    博文结束。

    ……

    所有被吃瓜和舆论冲昏头脑的网友们,在看过这篇博文后,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

    这种静不是冷静,而是一种沉默的,带着怒意的,心情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压得沉淀下来,然后闷闷的,不知该如何表达宣泄的静。

    长博文的阅读量一直在涨,但评论区却显得有些冷清。有人忍不住咒骂江兆言,有人同情叹息,有人在讨论博文里的一些细节……然后这种静,在两条评论出现后被打破。

    正义的键盘:看完了,心情很糟糕。博主说得对,江兆言确实从没打算放过戚淙,哪怕他已经和别人订婚了。大家还记得之前那个言煌赞助《青古传》的新闻吗?这里我再给你们爆个料,江兆言在基本敲定和《青古传》剧组的合作后,曾嘱咐剧组“好好照顾”戚淙,因为戚淙身体不好。

    正义的键盘:接上,江兆言还把未婚夫安夏和也塞进了剧组的美术指导组。他明显就是想继续掌控戚淙的生活,并且还恶劣地准备带着未婚夫一起。我合理怀疑之前挑拨大家抵制戚淙,买营销号和水军抹黑戚淙,试图阻止戚淙出道的幕后黑手就是江兆言。他有资本,有动机,也足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