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61、第 61 章

备胎不干了 61、第 61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发博的医生博主是个真正的医生, 有认证有百科资料的那种, 他在微博经营多年, 是微博上最权威人气最高的几个医生博主之一。

    他发的长文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根据戚淙已公布的所有检查报告,整理分析戚淙过去三年从初生病,到近期突然恢复的整体病程。

    第二部分, 根据戚淙过去和现在的心理评估报告, 分析戚淙在生病后种种反常言行背后代表的含义和可能的缘由。

    第三部分,结合戚淙的所有检查报告,分析江兆言对戚淙病情产生的负面影响。

    在第一部分里, 博主认可了过去所有医生对戚淙的病情诊断,否定了前段时间网络上关于戚淙人格分裂的猜测,然后重点提到了两个地方——戚淙失忆后对江兆言的畸形依赖,和戚淙在自杀后的突然恢复记忆、以及单独对江兆言的遗忘。

    他仔细分析了这两点。

    先是依赖。

    戚淙对江兆言的依赖是在两个前提下出现的——戚淙失去了过去的所有记忆,以及戚淙只记得江兆言, 记得是江兆言把高热的他送到了医院, 是他的救命恩人。

    也就是说,对于当时的戚淙来说, 整个世界都是陌生的,只有江兆言是唯一代表安全的存在。

    一个对世界一无所知的人,在心理上和新生儿无异, 他本能地去依赖唯一认识并救过自己的人,是十分正常的。

    这是一种另类的雏鸟情节,幼鸟会无条件的依赖和信任自己的母亲, 会觉得呆在母亲身边很安全,失忆的戚淙对江兆言也是这样。

    这里博主着重提了一下这种依赖成立的根基——戚淙觉得呆在江兆言身边很安全,觉得江兆言能让他信任和能照顾保护他。

    然后医生开始分析戚淙的突然恢复。

    戚淙的恢复是在自杀后,戚淙自杀是因为江兆言的所言所行将他推入了一种绝望的境地——生存工具被夺(被迫离职),情感上被抛弃和被否定(江兆言瞒着他和旁人订婚),栖身的巢穴不再安全(被江兆言和他的家人频繁闯入并被扔掉私人物品)。

    也就是说,到这里时,当初戚淙对江兆言形成依赖的根基——安全感,信任感,和被保护感,在他决定自杀时,已经全部被江兆言亲手打破。

    他不再信任江兆言,不再觉得呆在江兆言身边是安全的,不再认为江兆言会保护他。相反,他可能已经意识到,江兆言只会给他带来伤害。

    分析到这里博主表示,结合前面的各种分析,他认为戚淙突然的记忆恢复和单独对江兆言的遗忘,不应该看成是生理自杀引发的结果,而应该看成是心理“自杀”引发的结果。

    所谓心理“自杀”,就是戚淙在决定赴死时,内心因为失忆而形成的以依赖江兆言为根基产生的心理保护屏障和精神世界,已经随着江兆言的“背叛”和种种伤害行为崩塌死亡了。

    这种“自杀”不是主动的,是被动的,它是伤害带来的产物。而也正是这场被动的心理“自杀”,促使了戚淙的记忆恢复,和对江兆言的遗忘。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破不立。当戚淙内心那因为失忆和生病而产生的临时保护屏障破碎时,出于自保的本能,人体会自动唤醒潜意识里另一个更稳固的保护屏障,也就是戚淙内心那个因为失忆而被深埋的健康正常的保护屏障。

    正常的保护屏障被唤醒后,那些作为正常屏障成立基石的过往记忆,自然也就随之恢复了。而为了更好的稳固这个屏障,人体会自动清理掉会危害和影响这个屏障的“垃圾”,也就是戚淙在失忆时基于依赖江兆言而产生的那个临时保护屏障。

    既然“垃圾”被清掉了,那么“垃圾”包含着的那些记忆和感情,自然也会随之消失。

    这分析说得有些绕,但道理基本上就是个道理。

    这里博主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还做了个比喻。

    他表示大家可以把二十一岁前,也就是没有失忆生病的戚淙看作是一台正常运行的电脑,把二十一岁时那场导致戚淙失忆的高热看作是一次电脑故障。

    这次故障导致戚淙的记忆系统和运转系统出了问题,然后在问题出现的第一时间,一个并不合适的修复程序,也就是江兆言在巧合之下出现了。

    失去了记忆系统,正不知该如何正确修复自己的戚淙本能地在第一时间抓紧了江兆言这个修复程序,并试图通过这个修复程序来修补自身。

    但不合适的修复程序,终究只是不合适的修复程序。也许它能暂时安抚住系统的崩溃,但想真正让戚淙恢复健康,不可能。

    错误的修复程序日复一日地运转着,把戚淙往错的方向越带越远,然后有一天,错误的修复程序以伤害戚淙的方式抽身而退,戚淙靠错误程序勉强运转支撑了三年的系统直接瘫痪崩溃。

    崩溃后的电脑有两种结局——直接报废,或者抢救一下。

    戚淙这台电脑坚强地自我抢救了。

    他在崩溃后本能地激活了电脑自带的正确修补程序,将系统还原到了故障发生前。而为了不再次瘫痪崩溃,系统在恢复运转后的第一时间,把江兆言这个错误的修复程序和其留下的痕迹当作病毒清理了个干净,堵住了他卷土重来的路径。

    到这里,第一部分算是分析完毕。博主最后总结,所以戚淙的失忆和性格大变不是人格分裂,而是“故障”了,一种基于失忆产生的心理上的“故障”。

    之后博主顺着这条强调,开启了第二部分的分析——戚淙在生病后种种反常言行背后代表的含义和可能的缘由。

    有了第一部分的分析做基础,这一部分的分析变得简单了许多。

    而博主在正式开始这部分前,先提到了一点。他建议大家不要用衡量正常人言行的标准,去看待戚淙在过去三年里做下的事情,因为在过去的三年里,戚淙其实一直是病着的。

    哪怕他外表看上去无比健康,但他的精神世界,却可能一直处于一种极度不安、敏感、不健康和残缺的状态里。

    提了这点后,医生开始逐一分析戚淙生病后的一些行为,和这段时间大众比较在意的戚淙的一些言行,比如戚淙的性情大变,戚淙对江兆言的过度依赖、戚淙在面对江兆言和江家人时那近乎懦弱的百依百顺和逆来顺受、戚淙对父母的忽视、对学业的荒废、对财产管理的失序等等。

    这些分析起来十分简单,因为引发这些言行的原因是同一个——戚淙失忆了,病了,且他的病情一直没能得到正确的引导和治疗。他此时内心世界运转的支撑是江兆言,为了不让自己崩溃,他会本能地围着江兆言打转,很少顾及其他。

    大概是不忍心再把戚淙的伤疤挖给大众看一遍,这部分博主说得比较简略,没有太过深入分析,很快就过掉了。

    在结束第二部分后,医生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用堪称严厉的一句话,开启了这篇长博文的最后一部分——分析江兆言对戚淙病情产生的负面影响。

    他写道:我一直知道会夺走病人性命的不止有疾病,还有人心。但我却是第一次真正看到这样的人心。

    说完这句话后,他贴出了一个表格。

    在表格里,他把戚淙的病程划分为了三个阶段,分别是初期可扭转阶段(戚淙刚失忆到离开父母的这段时间)、中期迷失阶段(离开父母去到江兆言身边后到离开言煌时)、后期崩溃阶段(离开言煌后到自杀)。

    这三个阶段后面,博主用尽量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了一下戚淙在各阶段可能处于的状态,和该怎么正确的对他进行治疗。

    先说初期,博主认为处于这个阶段的戚淙虽然因为失忆而情绪不稳,对江兆言有依赖感,但情况还不算严重。

    如果在这个时期他的家人能尽快帮他摆脱掉因为失忆带来的不安状态,让他尽可能多的和除江兆言以外的人建立感情联系,带他回到熟悉的环境里,帮他逐步接触过去的记忆,那么他因为失忆而失衡的心理状态是有很大可能可以回到正轨的。

    再说中期。这个时期的戚淙对江兆言的依赖已经开始有变得畸形的趋势。他身边没有熟悉他的人,没有他熟悉的事物,他被与过去完全割裂,彻底孤立无援,他身边唯一能信任抓紧的,只有一个江兆言。

    如果在这个时期江兆言能给戚淙一个稳定安全的环境,能主动带戚淙去接触熟悉戚淙过去的家人和去医院医治,或者仅仅只是能温和包容一些地对待戚淙,那么戚淙的情况还是能好转的。

    然后是后期。到这个阶段,戚淙的心理状态已经彻底畸形。他被圈在一个名为江兆言的高塔上,找不到脱困的路。

    如果这个时期江兆言能主动放戚淙离开,那么戚淙或许不会走到末路。

    到这里博主已经不强求戚淙能好转和痊愈,他对戚淙最好的预期,仅仅只是不走到末路而已。

    表格之下,博主开始分析在这三个阶段里江兆言分别都做了什么,和他的行为分别对戚淙的病情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分析第一个阶段时,博主客观的没有过多指责江兆言。

    他表示因为他并不了解当初江兆言和戚淙相处的细节,不确定江兆言有没有故意引导戚淙去防备家人,所以他姑且认为江兆言一开始确实是有在配合帮助戚淙治疗的。

    他认为戚淙在第一个阶段的病情恶化,戚音的责任可能更大。

    如果硬要挑江兆言在这阶段的毛病的话,那么他只能说,江兆言带有目的和不真心的陪伴治疗,及日常中与戚音虚伪的周旋,可能在无形中加重了戚淙对父母的不信任感和内心的不安。

    分析到第二个阶段时,博主对江兆言的指责不再收敛。

    他直白写道:从第二个阶段开始,江兆言对戚淙做的一切,都在把戚淙引向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