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63、第 63 章

备胎不干了 63、第 63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什么?江兆言曾嘱咐《青古传》剧组“好好照顾”戚淙?江兆言还把未婚夫也给塞进了剧组?

    看到这个爆料的网友们不敢置信, 然后怒发冲冠!他们心中那些被博文压得沉闷的、不知该如何表达宣泄的情绪, 全部找到了突破口。

    本来冷清的评论区迎来了一波爆炸式的评论增加, 江兆言对戚淙阴魂不散、无孔不入的纠缠控制,和他过分的带着未婚夫一起来欺负戚淙的行为戳到了太多人的痛点和怒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咒骂江兆言,无数人表示想顺着网线去锤爆江兆言的狗头!

    情绪的共鸣也让另一种声音渐渐变大, 这两层评论下, 跟楼附和这位“正义的键盘”关于怀疑这次买营销号误导利用大众,试图阻止戚淙出道的幕后黑手就是江兆言的言论的人陆续变多,他们十分激动, 纷纷顺着这则爆料提起了他们认为是江兆言的理由。

    比如他们中有人觉得,相比起其他被怀疑的对象,江兆言会想到可以先从戚淙的病情入手去带节奏的可能性更高。因为江兆言对戚淙的病情十分了解,他知道从这里下手戚淙最不好洗白反驳。

    比如有人提到,关于戚淙的所有不好的消息, 全是在言煌赞助了《青古传》, 也就是江兆言带着未婚夫去往恒诚《青古传》剧组,入住剧组酒店后出现的。

    比如有许多人表示, 在所有被怀疑的对象中,江兆言阻拦戚淙出道的动机最大最深最迫切。如果戚淙成功出道成为公众人物,那么江兆言和言煌将永远成为大众的谈资, 时不时被大众拎出来嘲讽鞭打,黑历史永远不会被遗忘,公司别想再好好发展。

    比如有部分人受博主这篇长博文的启发, 认为江兆言不想让戚淙出道的原因除了报复和利益外还有一点,就是他对戚淙变态一般的控制欲。而且之前抹黑戚淙的那些爆料里关于指责戚淙利用顾浔和沈嘉的部分,也挺像是一种社交孤立的手段,爆料人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离间戚淙和对戚淙伸出援手的人的关系……

    ……

    理由越说越多,被动摇和说服的人也越来越多,再加上长博文的持续发酵扩散,微博上谴责江兆言的声音逐渐变大,随之对应的,是大众对其他人怀疑的减弱。

    但减弱不代表彻底消失,在长博文被刷上热门榜单前排后,有怀疑是其他人在陷害戚淙的网友提出,有谁能证明那位“正义的键盘”的爆料的真实性吗?万一这是假料,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丢出来转移大家注意力的□□呢?

    这话提醒了部分被长博文带歪思路的网友,他们稍微冷静,刚准备去讨论一下这种可能性,《青古传》官博新发的一则声明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青古传》官博发的新声明十分简短,只有两点。

    第一点,解释如今网友们讨论的江兆言把未婚夫塞进剧组的事。官博表示,随着言煌和剧组解除合作关系,曾以顾问身份入职剧组美术指导组的安夏和先生已经自动离职。

    第二点,再次警告某些人随意泄露剧组内务的行为,并表示如果再发现类似的事情,剧组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这则声明直接证实了“正义的键盘”的爆料为真,并扩大了“正义的键盘”的爆料的影响,好些只关注电视剧的网友在看到这则声明后怀着好奇心摸到了长博文那边,然后看到了医生博主的分析和下面评论区的爆料。

    咒骂江兆言的人变得更多,大家的咒骂也变得更有底气。

    也许是氛围影响,也许是想蹭热度,这之后陆续又有其他有影响力的大v出言站队,表示他们也认为是江兆言在阻拦戚淙出道,因为江兆言早就在这么干了。

    他们重提了江兆言和江家人之前试图把公司危机甩锅到戚淙头上的事,将江兆言和江家人在那次事件里,通过制造虚假证据、造谣抹黑、人身攻击、断章取义等方式诬陷和诱导大众去攻击戚淙的行为详细分析了一通。

    分析时他们还重点提了一下当时江兆言和江家人买营销号和水军的事,暗示大家江兆言对于买营销号和水军黑人这事是十分有经验的。

    ……

    舆论彻底歪掉,没有人再去谴责《青古传》剧组之前试图大事化小的行为,也没多少人再去讨论分析“到底是谁想抹黑戚淙”,大部分网友似乎都已经认定,这次在背后害戚淙的人就是江兆言。

    大家忙着找更多可以证明是江兆言在害戚淙的证据,不再去思考别的可能性。

    倒是仍有一些人在坚持认为这次挑拨大家抵制戚淙的事不是江兆言干的,但在长博文带起来的针对江兆言的愤怒气氛下,这些人的声音注定掀不起多少浪花。

    ……

    华夏酒店,戚淙放下平板,看向坐在对面的赵振勋。

    赵振勋说道:“我说过,你的仇人会倒霉。”

    戚淙皱眉:“剧组的那个声明……”

    “是在带节奏,好让大众把视线从剧组演员身上挪开,转到江兆言身上去。”赵振勋用下巴示意一下戚淙手里的平板,“没发现吗?网络上怀疑连彭星他们的声音小了很多。”

    当然发现了。

    戚淙又低头翻了翻那些娱乐大v发的所谓的“分析”博文。

    “这还只是开始,等之后剧组演员的公关团队陆续下场,舆论将会对江兆言更加不利。大家为了彻底洗清嫌疑,会不遗余力地把所有锅都甩到江兆言身上。剧组为了戏能好好拍下去,也会顺水推舟地把剧组信息泄露的事推给江兆言。这样的话,剧组对你、对顾浔,也就都有了交代,你们也没法再深究这些事,毕竟江兆言是你自己引来的恩怨。”

    戚淙再次放下平板,没说话。

    赵振勋见状问道:“不甘心?但娱乐圈就是这样,大家不在意真相,只在意面上能不能过得去。”

    戚淙摇头:“我不是不甘心,也明白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那你为什么这幅表情?别告诉我你是在同情江兆言。”

    这当然更不是,戚淙不是圣父,没那颗慈悲心去同情仇人即将受到的舆论轰炸。他看向赵振勋,说道:“我是想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能彻底结束。”

    《天问》就要上映,他不希望这些破事一直在网络上挂着,间接影响《天问》的票房,哪怕这影响可能只有很小很小的一点。

    赵振勋再次打量一下戚淙的表情,回道:“不会太久的,真正的幕后黑手和所有趁机搅过浑水的人,都不希望夜长梦多。”

    他说着起身,从文件包里取出一份通知单推到戚淙面前:“另外,你第一场戏的拍摄时间正式定了,是后天晚上七点半,在瑞王府别院进行,倒数第二场戏。这两天你抓紧练习,有不懂的就问表演老师和嘉嘉,别自己闷头想,争取到时候别卡太久。”说完关上文件包,转身离开了房间。

    咔哒。

    房门关闭,室内只剩下戚淙一个人。

    他低头看向桌上的正式拍摄通知单,放下平板,将它拿了起来。

    纸张很薄,但它代表的意义很重。

    戚淙仔细看过通知单上的每一个字,然后在看到拍摄日期那栏时,后知后觉地愣了一下。

    等等,后天拍摄?那不就是《天问》首映礼当天?

    ……

    在戚淙为第一场戏紧张地做着各种准备时,网络上的舆论正像赵振勋推测的那样,朝着对江兆言不利的方向大步狂奔。

    在大v下场带了节奏后,几个关于江兆言、江天、江兆强、江父江母的新闻和爆料陆续被爆了出来。

    首先是江兆言,有媒体采访到了言煌的离职高层,据对方说,江兆言最近在疯狂变现资产,还联系过公关公司。

    其次是江天和江兆强,有人把江天在一个小群里扬言要报复戚淙和戚淙父母的话截了出来,截图中江天说要用一点“小手段”,让害得他们损失惨重的戚淙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另有江兆强的同学放出了江兆强的朋友圈截图,原来在江兆强的ktv录音被放出后,他曾在朋友圈骂街喷粪,表示要把搞事的小人揪出来挫骨扬灰,并叫嚣戚淙别以为靠上沈嘉就可以翻身了,他永远都只能做他们江家的狗。

    最后是江父江母,有人匿名爆料,江父江母曾带着人上他们小区打听最近有没有一对姓戚的中年夫妇入住,语气神情看着有些不善,疑似想对戚淙的父母做什么。爆料人还提供了一张偷拍的江父江母打听无果后上车离开的照片。

    这些爆料几乎全方位戳中了网友们所有的怒点!也似乎间接证实了大家的猜测——江兆言和他的家人果然没准备放过戚淙,而且他们居然还过分地准备去找戚淙父母的麻烦!

    卑鄙!无耻!没有下限!

    群情激奋。

    之后陆续又有一些真真假假的江兆言买营销号和水军的料流出,还有大v博主站出来理性分析其他人害戚淙的不必要性和江兆言害戚淙的必要性……终于,在各方努力下,江兆言成功的从网友们的怀疑对象,变成了确定的罪人。

    舆论就此定论,江兆言千夫所指,其他人全身而退。

    ……

    首映礼前一天,结束一天练习的戚淙在睡前接到了顾浔的电话,这也是两人自顾浔回北市后的第一次通话。

    “淙淙。”顾浔的声音混着汽车鸣笛声和人群说话声一起传来,低低的带着疲惫,隐隐有点撒娇,“真希望你现在能在我身边。”

    戚淙把手机换了一边,抬手捂了捂刚刚贴着手机的耳朵,就着对面大楼的光看着顾浔酒店房间窗台上的巨大猫咪玩偶,问道:“忙完了?”

    “嗯。只等明天首映礼结束后就能回去找你了。”一道关车门的声音后,鸣笛声和人群说话声全部消失,顾浔的声音变得清晰,“淙淙,我记得你的第一场戏就在最近,是什么时候?”

    第一场戏。

    戚淙看向放在小桌上的剧本和拍摄通知单,抬手摸上窗玻璃上印出的对面猫咪玩偶的模糊轮廓,犹豫了一下,回道:“是后天,晚上七点半。”

    顾浔的声音立刻快活了起来:“那刚好,我还怕我错过了,幸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