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3、第 43 章

备胎不干了 43、第 43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那是一则刊登在海城本地某个网络新闻频道里的新闻, 新闻报道于三年前, 标题是“男子为爱疯狂, 爬上医院天台用跳楼威胁父母,直到恋人到来才打消轻生念头”,报道内容基本就是标题内容的扩写,旁边还配着一张拼接照片。

    照片是从远距离拍摄的, 由两张照片拼成。第一张照片里, 一个年轻人坐在天台的栏杆上,一副要跳下去的姿势。第二张照片里,年轻人在一个男人的帮助下从天台上下来, 两人不远处站着一对互相搀扶的中年男女。

    发出这则报道的人贴心地将照片里的人放大,一一比对五官和脸型,最后给出结论,要跳楼的是戚淙,扶戚淙下来的是江兆言, 江兆言身后站着的人是戚音和林辉。

    这一口瓜砸下来, 吃瓜群众全噎住了。

    这……戚淙还真用自杀威胁过江兆言啊?

    大家顿时心情复杂起来。

    爱情是很美好的,但用极端的方式追求和纠缠喜欢的对象, 就很不好了。

    这条新闻爆料下,有很多网友站出来,举出了自己被极端追求者纠缠的经历, 许多人看过后都表示无法接受,觉得如果戚淙真的一直用自杀威胁江兆言,那江兆言真的挺惨的。

    从这里开始, 之前一面倒支持戚淙的舆论风向改变。支持戚淙的人里有人开始动摇,有人直接倒戈。

    这之后,陆续又有别的料被爆出来。

    比如江兆言是在偶然救了高烧晕倒的戚淙后和戚淙认识的,然后戚淙就从此赖上了江兆言,还追去过江兆言学校。

    比如戚淙一直歇斯底里地监控着江兆言的一切,在言煌插手那么多部门,就是想把江兆言的一切都掌握在手里。

    比如江天之所以让戚淙背锅,是因为戚淙曾经仗着富二代的身份欺负江天,江天讨厌戚淙……总而言之,言煌和江天这次让戚淙背锅确实做得不对,但这也是事出有因,戚淙很可恶、很奇葩、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江兆言被戚淙纠缠得很惨。

    还有人表示,戚淙要进娱乐圈,其实也是因为知道了江兆言找到真正喜欢的人,不甘心自己再也没有别的筹码可以拿捏江兆言,所以想去当明星,利用明星的高影响力继续祸害缠着江兆言。

    邪风一阵一阵地吹,真料假料一起上,残忍折磨碾压着所有吃瓜群众的思维和认知。

    最后,江兆言母亲的一段采访视频,和江天发的微博,成功将这股邪风吹成了龙卷风。

    采访视频里,头发花白、穿着朴素的妇人坐在一个明显是近两年刚重新翻修过的农家院子里,边抹眼泪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哪有打人啊,没打,我住不惯城里,一直在乡里,见都没见过那个姓戚的娃娃,怎么可能去打他。兆言确实跟我提起过他,但只是说偶然救了个人,然后带着那个人一起在做生意。”

    “救人是好事,兆言这事做得对,但是……”妇人又抹了抹眼泪,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老实样子,摆了摆手,“算了,兆言也确实受过人家帮助,不说了不说了,你们也别来问了,没什么好说的。”

    记者又反复追问了几句,妇人推脱不过,像是一时说漏嘴,为难道:“不能说,说了万一那娃娃又想不开,我怎么跟人家父母交代。真的别问了,我现在就希望兆言能和真正喜欢的人好好在一起,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之后记者又采访了几个乡亲,大家纷纷表示江兆言是很好的人,孝顺、有担当,发达后给村里修路捐学校建养老院,很照顾乡亲。

    这个采访爆出后没多久,被攻击了一天的江天突然更新了微博。

    他贴了一段监控视频,然后愤怒表示:我承认是我做错了,我不该贪便宜和让戚淙背锅!但你们不能因为这样,就去污蔑我哥,污蔑言煌!拜托媒体也别去骚扰我堂婶他们,他们只是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别逼他们了!你们来看看这个,看看戚淙到底是怎么阴魂不散纠缠我哥的,他真的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可怜受害者,而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监控视频显示的是某栋房子大门外的景象,分了好几段。

    第一段,19年3月5日,晚上十一点,一个人影从电梯口那边走出来,到门口按门铃,没人应,原地徘徊几圈后,蹲在门口不动了。

    第二段,19年5月8日,晚上十点多,一个人影从电梯口那边走出来,到门口按门铃,没人应,开始在门口徘徊。

    第三段,19年8月17日,凌晨一点多,一个人影从电梯口那边走出来,到门口按门铃,没人应,然后打电话,应该是没打通,再次在门口徘徊。

    第四段……第十一段,2020年4月7日,凌晨三点,一个人影从电梯口那边小跑出来,到门口用力按门铃,按了很久很久。

    江天在评论区补充:这只是一部分,戚淙干过的疯事远不止这一件!就因为他,江哥一直不敢谈恋爱,有了喜欢的人也只敢瞒着。说实话,我们江家人都恨绝戚淙了,巴不得他早点死了算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的大哥被一个这样的疯子纠缠,生活、事业处处被监控、骚扰和挟持,你们能不恨他,不盼着这个人彻底倒霉,死了算了吗?

    微博炸锅。无数人表示毛骨悚然,攻击戚淙的言论渐渐将之前支持戚淙、谴责江兆言的言论覆盖。

    ……

    网上风雨交加的时候,戚淙有条不紊地整理好了上午码出的《侠骨》四章稿子,还写好了游长情的人物小传,练了会新歌。

    等沈嘉晚上收工回酒店后,他还坚持去和沈嘉一起上了表演课,表现得一切如常,并在课程结束后,反过去安抚了一下满脸担忧欲言又止的沈嘉。

    沈嘉很难受:“哥,我好后悔……我是不是不该把你拉到这个圈子里来?”

    “不是你的问题。”戚淙拍拍沈嘉,“没事,相信赵哥,都会解决的。”

    沈嘉低头,整个人肉眼可见地丧。

    接完一个电话回来的赵振勋扫一眼两人,说道:“戚淙,我找曹德文大师给你约了一首歌,歌名是《重获新生》,曲子不难,好唱,吃音色,可以说是为你量身打造。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会给你开通微博,用你的微博发布这首歌。”

    戚淙和沈嘉一起看向赵振勋。

    “再坚持一下,要上正轨了。”

    戚淙安静几秒,侧头看沈嘉,笑了笑:“嘉嘉,你看,我说了,要相信赵哥。”

    ……

    结束课程回到房间后,戚淙打开微信看了看。在他下午发过去那句“你等等我”后,顾浔回了两条消息过来。

    第一句是:我不想等你。

    第二句是:我想陪你一起努力。

    戚淙发了会呆,之后放下手机,打开电脑,将整理好的《侠骨》四章稿子全部放上江天网,分别设置好更新时间。做完这些后,他打开文档,闷头码字。

    赵振勋告诉他,游长情的新戏服已经赶制好,正在寄过来的路上,大概明天能到。那么最迟后天他就要去试装,试装后他还得抽时间回一趟北市录《重获新生》,录完估计就要正式开始演游长情的戏份,期间他还得抽时间上表演课和练《妄念》,会很忙,可能没时间码更新。

    为了避免长时间断更,趁着现在还闲,他得尽可能地多存些稿子出来。

    好在《侠骨》最初的构思是一个电影剧本,篇幅并不长,写成剧本的话大概只有五万到六万字,润色成小说,也最多只写二十万就能结束。现在《侠骨》已经更新了接近七万字,扣掉存稿,他大概再码十一万左右就能完成这个故事。

    十一万,快一点的话,半个月就能写完。

    时间点滴游走,凌晨一点,戚淙盖上电脑,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正式入睡前,他拿起手机,看了微博图标好一会,还是打开了它。

    广告之后,微博热门榜单页跳了出来。榜单第一位,一个海城本地的自媒体号发的微博高居其上,带着一个#戚淙控制狂#的话题。

    这是一条整理微博,博主收集了江母、江天,和一些路人的爆料,将它们仔细按照时间列了个时间线。

    从认识到分开,“戚淙”和江兆言纠缠的三年,就这样以一种对戚淙来说最残忍的方式,全部摊开在了太阳底下。

    大概是知道这一切都快结束了,戚淙看到这些,内心居然奇异地很平静。

    再不能比这更糟了,所以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只希望妈妈不要看到这些,不要再因为他难过。

    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很多,戚淙没看,他关掉微博,锁掉手机,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闭上眼睛。

    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同一时间,赵振勋来到顾浔的房间,两人走到茶几上开着的笔记本电脑前,一起看向上面不停滚动的评论。

    “已经三个小时没有新料出来。”顾浔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转了转背面贴着一张猫咪贴纸的手机,“应该是招数都使完了。”

    赵振勋看顾浔:“那开始?”

    顾浔没应声,朝赵振勋伸手。

    赵振勋拿出一个u盘放到顾浔手里,说道:“戚女士是信任我,才给了我戚淙全部的检查报告。顾浔,我希望你对戚淙的感情,不是心血来潮。”说完转身离开。

    房门关闭。

    顾浔将掌心小小的u盘举到眼前,翻转着看了看,然后坐下,将它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

    u盘数据很快被读取,大堆身体检查报告和心理评估报告跳了出来,中间夹杂着几张戚淙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昏睡和做检查时拍下的照片。

    顾浔一份份看过去,视线在一张戚淙低头伸着胳膊让护士抽血的照片上停了很久,然后拿出手机联系家庭医生,将所有报告发了过去。

    和医生聊完后他放下手机,握住鼠标挪了挪,将报告和照片复制,放入电脑里的一个私密文件夹里。然后,他打开了私密文件夹里最下面的一个文件。

    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内容为“国际青少年交流夏令营”的横幅下,几十个年龄不同、肤色不同的少年少女列队站在一栋图书馆前,一起朝着镜头微笑。

    顾浔的视线精准落到第二排右侧,某个穿着一身红黑配色的华国校服的少年身上。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年龄,脸部轮廓还没张开,他微笑着,眉眼弯弯,像春日枝头发出的第一片嫩芽,漂亮、可爱、青涩、充满生命力。

    “嗤。”

    顾浔关掉照片,看向乌烟瘴气的微博,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

    哪有什么心血来潮,他的字典里,只有蓄谋已久。

    凌晨两点,海城本地的一个自媒体号突然发了一份录音出来。一个小时后,这个自媒体号又悄悄删了录音。但已经晚了,许多海城本地的夜猫子网友已经刷到了这一条微博,并迅速听完了录音。

    凌晨三点多,一个海城的小网红震惊又懵逼地把录音又发了出来。

    是兔兔呀v:刚刚我在主页刷到一条录音,是海城大小事发的,内容疑似是江兆言的亲弟弟江兆强在ktv里醉后吐真言,特别劲爆!我刚准备八卦呢,结果海城大小事就把微博删了,幸亏我手快,保存了录音。那什么,有没有哪位认识江兆言弟弟的达人出来帮我分辨一下,这个录音到底是真是假。

    微博下附着一段录音,足有八分钟。

    许多关注这位网红的夜猫子网友被“江兆言”这个名字抓住注意力,连忙点开录音。

    一段男男女女的尖叫笑闹声传出,背景音里还有人在鬼哭狼嚎地唱歌,其中一道偏粗的男声格外突出。他高声说道:“什么言煌要完!你**的才要完呢!等着吧,那戚淙又呆又怂,哪是我哥的对手!我哥都能把三木搞到手,还怕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喽啰?”

    “啊?我怕什么怕!那戚淙就是个能随便捏着玩的傻逼!你别瞧不起老子!”

    “什么没钱了……我不是没钱了!是戚淙那个傻逼注销了老子的卡!md!当初给我办副卡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会一辈子对我哥好,一辈子把我当弟弟。结果呢,我哥一和安夏和订婚,他就把老子的卡都给注销了!唉,不过也算了,反正那些卡都已经被我刷爆,那戚淙也没钱了,算了算了!”

    “嗯?我刷他卡怎么了?那是他自愿的!谁求他了谁求他了?要不是我哥总不给我零花钱,我至于找他?”

    ……

    “戚淙就是我哥养的一条狗!!哈哈哈,一条狗!我哥想怎么使唤他就怎么使唤他,我也想怎么使唤他就怎么使唤他!嘿嘿,你们是不知道,无论多晚,只要我骗他我哥身体不舒服,他就肯定会赶到我家来,等他来了,我就可以让他去给我买烟买宵夜丢垃圾,贼爽!他还不长记性,无论被骗多少次,下次都还会信。有时候我哥烦他,故意不给他开门,他也不敢离开,就蹲在门外等,特傻!”

    “江天那个傻逼!坑老子家钱!要不是他哪会有这些破事,等着吧,我哥说了,要把他送监狱去!我妈恨死他了,天天在家骂他!”

    ……

    “哈哈哈哈,我怀疑戚淙三年前不止烧失了忆,还烧坏了脑子!不过也幸亏他烧坏了脑子,不然哪来的我现在的好日子。还是有钱爽,以前那些穷日子我是不想过了,我以后也要跟我哥学,找个对我死心塌地的富二代。”

    “滚滚滚,什么卖不卖的,我哥这是好人有好报。他救了戚淙,该戚淙这么回报好吧!谁让戚淙烧失忆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哥呢,这都是命!”

    “戚音?她出来也没用,她儿子都忘了她了,她说话管个屁用!而且我哥多厉害,这么一棵摇钱树从天上掉下来,傻子才放他跑呢。”

    “……可惜戚淙是个男的,不然可以让他又送钱又送子,那才美。可惜了可惜了,不怪我哥不待见他不乐意他,谁让他是个不能生孩子的男的。”

    ……

    录音太长,直到“是兔兔呀”发博几分钟后,评论区才渐渐热闹起来。而最开始出现在评论区的评论,内容出奇的默契,全是“卧槽!”和“好恶心,呕”,然后一条感叹号超多的评论出现,强势奠定了整个评论区的走向和基调。

    宝贝乖乖:艹!!这就是江兆强!他是我同班同学,特恶心一男的,又色又狂,整天显摆自己是言煌老总的弟弟,暴发户嘴脸特别明显!啊啊啊啊!这几天的瓜我是全程吃下来的,我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现在我想起来是哪里不对了!!江兆强这傻逼经常在班上炫耀,说她妈经常几十万几十万地买包,他爸天天飞国外玩,还经常给他带礼物!我见过他妈来接他,穿皮草开豪车,一副阔太太的模样,和白天那个采访视频里的农妇完全不一样!

    这条评论像是撕开了一个口子,在这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的夜晚,一个又一个海城本地人出现,揭开了江家人的真面目。

    凌晨三点半,有江兆强同小区的邻居出来爆料,表示江兆言的父母根本不在乡下,这两年一直住在海城,而且这老夫妻俩算是小区一霸,仗着有钱一会挑剔物业一会投诉其他业主,还总显摆自家儿子有能力有出息,嘲讽别人家孩子不够优秀,特别招人厌。

    凌晨四点,有网友发现,某个海城旧报道里,因为不满交警在一次擦车事故里将他们定为全责,辱骂交警并试图殴打受害车主的夫妻俩,居然是江兆言的父母。

    凌晨五点,有网友挖出了江兆强在论坛上吐槽父母和哥哥限制他零花钱,逼得他只能向一个“讨厌鬼”低头要钱的帖子。

    早上六点半,言煌高层内讧事件里另一位主角韩岚突然也发了个视频。

    她明显没睡好,表情特别憔悴,睁着一双泛着红血丝的眼睛说道:“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更没想到江家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都是假的,他们说的都是假的,戚经理从来、从来没有恶意插手、控制过言煌和与江兆言有关的所有事,我以我的人格和性命发誓。恰恰相反,是江兆言一直在驱使、控制戚经理。”

    “我知道口说无凭,所以我连夜去找了这些。谢谢旧同事帮我,江兆言,如果你想追究责任,请朝我一个人来。”

    韩岚的脸消失,变成了一段段监控视频。

    2019年3月4日,言煌办公楼门口,江兆言接了个电话后突然朝着站在旁边的戚淙大吼了一句什么,表情满是戾气,戚淙吓掉了手中的文件。江兆言转身就走,戚淙捡起文件后跟上。

    2019年3月7日,依然是言煌办公楼门口,戚淙开着车停到公司门口不远处,在车边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江兆言打着电话从里面出来。江兆言靠近戚淙后直接把文件包怼到了戚淙怀里,戚淙毫无防备,被怼得一趔趄,站稳后第一时间抱紧文件包,朝江兆言看去。江兆言却已经上了车,并甩上了车门。

    2019年3月13日,这次画面变成了言煌的食堂。江兆言突然出现,用力拽起正在吃饭的戚淙,举着一份文件朝着戚淙劈头盖脸地骂。四周员工偷偷看着,有人在偷笑,有人皱眉面露不满,有人见怪不怪一脸麻木。

    ……

    监控画面是快进的,一条接一条,每一条都是江兆言对戚淙呵斥命令的画面,直到最后,一条画质很差的监控画面出现。

    穿金戴银的妇女大步走进办公室,从后揪住一个伏案正在看文件的人,又搡又骂,还用包包打人。

    监控画面消失,韩岚的脸重新出现。她说道:“这只是一部分,公司的很多监控数据都已经被覆盖,也没有储存备份,所以找不到了。我恳请那些骂戚经理的网友们,我恳请你们,暂停一下你们的发泄,去问一下,问问言煌的老员工,问问和戚经理共事过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们,戚经理究竟有没有恶意纠缠过江兆言,有没有用自杀威胁过江兆言。”

    “江兆言,过去你管着戚经理的交友,不让他和你不认可的朋友联系。管着戚经理言行,又要让他做事,又不许他和其他同事走得太近。你甚至还挑剔戚经理的穿着,不许他穿得比你贵……你已经控制了他三年,三年后他好不容易要重新拥有新的生活了,你还要再把他拖回来吗?求你了,收手吧。”

    视频结束,无数早起刷到这条微博的网友都懵了,微博下的评论疯涨。

    感情淡了:卧槽!这算什么?公司暴力??不是戚淙纠缠控制江兆言吗?可这、这明明是江兆言在肆无忌惮地欺负戚淙啊!

    比赛要赢:??我只是睡了一觉,怎么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

    减肥好难啊啊啊:姐妹们,指路网红“是兔兔呀”的最新一条微博,相信听完录音和看完评论区的爆料后,你们会和我一样,开始怀疑人生[熬夜吃瓜的疲惫微笑.jpg]。

    无数网友看到提醒,纷纷去搜索“是兔兔呀”,没一会,“是兔兔呀”发的录音就被网友们顶到了热门前排。然后所有听完录音、看完爆料的网友都被恶心到了。

    充电器:哇,这一串恶臭发言,所以这是又反转了?江家人在撒谎?还有,我没理解错的话,听录音里江兆强说的话,戚淙欠的信用卡,其实是他刷的?江兆言的亲弟弟找戚淙拿零花钱??

    会笑笑: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江兆强都说的什么屁话,太恶心了!所以江天发的那些戚淙在江家门口徘徊的画面,其实是江兆强骗戚淙过来,然后又不让戚淙进门才录下来的?卧槽,不行,我要吐了,这到底是一家子什么烂人。

    神茶泡雪:江兆言的妈妈还说没打戚淙!!监控都出来了!不敢相信这穿金戴银的泼妇和那个采访里的农妇是一个人,真会装!江兆强还说要学他哥,也要找个富二代,呕!还有什么送财又送子,不行,我早餐都要吃不下了。

    地铁4号线到未来: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江兆强说戚淙失忆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江兆言管着戚淙的交友和穿衣又是怎么回事?

    ……

    随着时间的推移,涌进微博的网友逐渐变多,看到“是兔兔呀”这条微博的人也越来越多,微博下的评论也越来越多。

    没多久,“是兔兔呀”和韩岚的微博就全被顶到了热门榜单前排,#江兆强录音#、#韩岚视频#、#江兆言监控#等话题也慢慢爬上了热搜。

    舆论渐渐发酵,有人相信反转,有人质疑,除此之外,评论区还冒出了另一种声音。

    知了吵吵:我感觉戚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肉包子就别怪狗惦记,要是我,在第一次被江兆言那么恶言恶语的时候我就朝对方说拜拜了,但戚淙却一直留在江兆言身边,还一直为这么个人牺牲奉献,真是一言难尽。我比较同情戚淙的父母,养出这么个没骨头的儿子来。

    凉殊:证明了戚淙没纠缠江兆言又怎么样呢?戚淙有没有不管父母?有没有?有那他就是个垃圾!还是个挖自家去倒贴渣男的脑残垃圾!

    ……

    就在这种声音渐渐变多的时候,被网友们艾特了很久,但一直没有回应的曼聚娱乐官博,突然联合某大型律师所,以及戚音,联合发了一则声明加一份律师函。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敢回评论了,大家明天见!么么么么!

    mua~!

    感谢在2020-03-15 19:08::59: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花开荼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影初上 2个;橘子汽水、似桃桃、千瑶、流觞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郗池 159瓶;长林 30瓶;理想果农 26瓶;pass、锦琛 20瓶;花开荼蘼 19瓶;白衣倾世、今天开始做欧神、离离离原上草 10瓶;向晚如歌 7瓶;leo 6瓶;亦如初止、occupy、无邪 5瓶;lanai 4瓶;骑兔子的萝卜、粉红豹爱小粉红、澄明 2瓶;夏淮楚、燕凌、白夜、淇奥、鈕祜祿安、29081392、爱吃蓝蓝路的橘子、萱萱、砚砚砚砚砚、预言家、白白嫩嫩喻小面、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