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2、第 42 章

备胎不干了 42、第 42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嘀。

    房卡刷过的声音, 然后是房门把手被拧动的声音, 紧接着是开门声。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放轻脚步进门, 唤道:“淙淙?”

    没有回应。

    小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打淙哥的电话一直没人接,他会不会做什么傻事,顾先生——”

    “嘘。”顾浔回头示意小韩噤声,然后仔细听了听室内的声音。

    很安静, 就像是没有人在一样。

    他示意小韩先别进来, 然后迈步进门,侧头看了看开着门的洗手间,之后走过洗手间, 扫过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看向床的方向。

    身形单薄的年轻人略微蜷缩地躺在床的一角,手机落在被子上,t恤下摆被蹭得卷起,露出一截细瘦的腰线, 睡裤很宽松, 裤腿滑上去,露出线条漂亮的小腿, 大概是觉得冷,脚塞到了旁边的被子下面。

    正午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为他柔软的头发晕上了一层淡色金边, 五官柔和的脸半埋在被子里,睫毛在眼下扫出一个扇状阴影,白皙的皮肤挨着白色的床单, 衬得唇上那一抹淡色越发显眼。

    顾浔停步,慢慢转过身,直直看着睡熟的戚淙。

    “顾先生,淙哥他怎——”

    “嘘。”顾浔再次侧头朝门口的小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看了看床上依然睡得很熟的戚淙,放轻脚步走到门边,接过小韩手里的饭盒,另一手握住门把手,用身体密密实实地挡住门,压低声音朝小韩说道,“帮我跟赵经纪说一声,戚淙的备用房卡我借用一下。别担心,他只是睡着了。”

    小韩大松口气:“只是睡着了就好,吓死我了。也是,昨天闹成那样子,淙哥说不定一整晚没睡。”

    顾浔上下打量一下小韩:“我听戚淙喊你小韩?”

    小韩忙点头:“对对,大家都喊我小韩,顾先生您也可——”

    “小韩。”顾浔打断小韩忍不住声音扬高的话,侧头听了听屋内的动静,更紧地堵住门,“谢谢你来给淙淙送饭,这里有我就好,辛苦了,再见。”

    小韩哽住,看看顾浔客气但不容拒绝的表情,又看看顾浔堵着门的高大身影和不知何时就到了顾浔手里的饭盒,嘴张了张,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说道:“可是赵哥是让我给淙哥送饭……”您只是半路刚好碰到了。

    顾浔微笑:“你已经送到了。赵经纪那边我会去跟他说。”

    “……”小韩努力想透过顾浔身体和门之间的缝隙看看房内的情况,但无奈什么都看不到。他瞄瞄顾浔看似在微笑,但其实不算太和善的表情,压下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顾浔直到小韩消失在了走廊拐角,才后退一步关上门。他转身,放轻脚步回到房内。

    戚淙仍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熟睡着。

    真乖。

    顾浔把饭盒轻轻放到桌上,摘掉帽子抓了抓头发,绕到更靠近戚淙的那一边,弯腰。

    高大的身体挡住阳光,在戚淙身上落下一道阴影。似乎是察觉到了光影变化,戚淙突然蹙了蹙眉,头动了下。

    顾浔僵住,忙直起身让开一步。

    阳光重新笼罩,戚淙蹙起的眉头松开,翻个身,将头埋进松软的被子里。因为这个动作,他本就卷起一截的t恤更往上了一些,露出一片后腰的皮肤。

    确定戚淙再次睡安稳后,顾浔再次试探往前。他尽量找了个不挡着阳光的角度,朝着戚淙倾身。

    几缕蹭乱的头发落在戚淙额头和眉间,因为翻身背对着阳光,没了阳光的自然滤镜,所以戚淙眼下那淡淡的一层青影清晰显露了出来。

    顾浔伸手,拨开戚淙搭在眉间的头发,用指腹虚碰了下戚淙的眼睛。

    肯定是没睡好。

    他又看向戚淙的眼尾。

    没有红。

    是没哭?还是哭过的痕迹已经消失了?

    室内安静,阳光温柔,努力听的话,可以听到一点戚淙又轻又浅的呼吸。

    顾浔看向戚淙身边的手机,伸手拿起来,按开,在解锁界面毫不犹豫地输入一串数字。手机锁解开,戚淙睡前没来得及关的微博页面露了出来。

    上面是海城新闻发的那条微博的评论区。

    是看到这个了,才终于放心睡着了吗?

    顾浔锁掉手机,看向缩成一团睡觉的戚淙,视线扫过戚淙露出来的后腰,朝着那因为主人太瘦而显得格外明显的脊椎骨凸起伸手。

    真的太瘦了。

    指尖碰上去,又立刻离开,顾浔看向戚淙的睡颜。

    戚淙没有被吵醒。

    好一会之后,修长的手指挪到卷起的t恤衣摆上,轻轻往下拉了拉。

    会着凉的。

    衣服带来的牵扯感再次让戚淙不安动起来,顾浔索性倾身,一手伸到戚淙肩膀下面,一手伸到戚淙腿弯,将他轻轻抱起。

    戚淙皱眉,睫毛抖了抖,眼睛睁开。

    顾浔垂眼和戚淙对视,将他抱正,头放到枕头上,身体摆正盖好被子,凑近,亲吻戚淙的眉心,声音温柔带着诱哄:“继续睡吧,都过去了。”

    戚淙睁大眼,直直看着顾浔,几秒之后,突然真的重新闭上眼,还很自觉地往被子里钻了钻,头半埋,没过一会,呼吸重新平稳。

    顾浔:“……?”

    他低头看看真的继续睡的戚淙,难得傻了会,然后嘴角慢慢勾起,伸手捏捏戚淙的耳朵,凑过去,与戚淙呼吸相闻。

    “这么听话的吗?那你可别怪我……”温柔磁性的男声消失在相触的双唇间。

    床头半拉的窗帘稀释了阳光,护住了有情人的安眠。

    ……

    咔哒。

    细微的关门声被耳朵捕捉放大,身周让人安稳的气息淡去,戚淙唰一下睁开眼,坐起身发了会的呆,抬手碰碰嘴唇,然后受惊一样收回手。

    怎么会梦到这个?这梦也太真——

    他看到书桌上比睡前多出来的饭盒,僵住,脑子轰一下炸开,忙下床走过去,打开饭盒看了看,又摸了摸。

    饭盒是保温的,根本摸不出被放了多久。

    他又忙回头去床边找手机,可被子掀开找了一圈,却连手机的影子都没看到。他疑惑,正想趴下找找床下,头一转,却看到手机正安安稳稳地躺在床头柜上。

    床头柜?

    戚淙迷茫皱眉。

    他不是拿着手机睡着的吗?

    某个似真似假的梦闪过脑海,他抿紧嘴唇,三两步走到床头柜边拿起手机,按开看了看时间。

    已经快下午两点,早过了小韩平时送午饭的时间。他给小韩拨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小韩的声音传出:“淙哥,你睡醒啦?”

    “是……”戚淙开口才发现声音有些哑,忙低咳一声,问道,“是你给我送的饭吗?什么时候送的?”问完发现语气太急切,又补充道,“抱歉,我睡着了,没听到敲门声,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找赵哥拿了备用房卡。没事没事,淙哥你好好休息。”

    饭是小韩送的。

    戚淙想起那个太过真实的梦,甚至觉得鼻息间还留着那熟悉的淡淡冷杉味道,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除了你,还有别人来过我的房间吗?还有我的手机……是你帮我放到床头柜上的吗?”

    “啊?手机?啊!对,是我。那什么,淙哥我这边还有工作,先挂了啊,你记得吃饭。”

    电话挂断。

    戚淙慢慢放下手机。

    所以真的是梦。

    原来是梦。

    他低头,打开微信。

    顾浔刚好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顾浔:今天又有夜戏。

    后面配着个猫猫叹气的表情包。

    顾浔在拍戏,不可能来看他。

    戚淙抬手摸摸嘴唇,有点失落,失落一会后他猛地醒过神挪开手指,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想法,后知后觉地尴尬和羞窘起来。

    怎么会做那样一个梦,还因为那些只是梦而、而……

    他看看顾浔发来的消息,有种偷偷占了对方便宜的感觉,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干脆装死放下手机,去洗手间洗漱一下,坐回来捞过饭盒。

    吃饭吃饭,别乱想。

    饭后戚淙上微博看了看。

    此时田舞已经发了视频,热搜尾巴上出现了#江兆言卸磨杀驴#和#江兆言凤凰男#的话题。

    他忙补了补在睡着时漏掉的瓜,在看到有三木员工出来为他说话时,他略微难受的掐了掐掌心。

    三木的工作氛围一直很好,有很多在三木做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员工。他经常随戚音去三木玩,认识了很多三木的老员工,那些叔叔阿姨对他来说就跟亲人一样。

    可是他却害他们失去了工作。

    手机突然震动,赵振勋打了电话过来。戚淙回神,收敛好情绪接通电话:“赵哥。”

    “嗯。看微博了吗?”

    “刚刚上去看了看。”

    “那你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还有一轮舆论战。江兆言不会放任言煌的口碑这样急转直下,如果他决定公关,那多半会从攻击你入手。你对言煌的贡献毋庸置疑,所以他能攻击你的,只有你对他的‘纠缠’。他应该会把你描述成一个纠缠着他不放,无论怎么拒绝都摆脱不掉的疯子。而我们这边,会把你失忆和生病的事情爆出去。接下来这场仗,会让大众分析讨论你每一点被披露出去的隐私,戚淙,还是那句话,我建议你别看微博。”

    戚淙刚刚踏实没多久的心又悬了起来。他想起刚刚梦里那个温柔亲密的顾浔,问道:“这场舆论战大概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会持续多久?”

    “得看江兆言那边什么时候开始。戚淙,我只能保证在江兆言用完他所有的手段后,我会尽量快地解决这一切。”

    “我明白了。”戚淙低头,“谢谢赵哥。”

    结束和赵振勋的电话后,戚淙又去微博上看了看。

    关注这件事的大部分网友都在骂江兆言,有很多人表示从此对言煌一生黑,微博上还掀起了一股去言煌的网络旗舰店里,给已买产品追差评和打低分的浪潮。

    言煌官博之前发的那则道歉声明和处理公告也被网友重新翻出来大骂特骂,甚至安佰官博也遭受了牵连,被网友圈出来谴责。

    江天以及江家其他几个亲戚的微博被扒出,更多江家亲戚的恶臭言论被挖了出来。还有人挖出了江天的电话号码,无数人给江天发咒骂短信。

    这似乎是一场胜利的狂欢,但又好像不是。

    戚淙忍不住想一个问题。

    在江兆言攻击他是一个疯子之后,又会有多少人会像这样来谴责和攻击他?

    还有,顾浔的粉丝、沈嘉的粉丝,还有无数路人,他们又会怎么看待他这样一个麻烦缠身的人物?会不会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不配……不配……

    他逃避式地收回思绪,拿起手机一条条回看顾浔发来的消息,反复将顾浔的头像放大又缩小,最后在翻完所有消息后,点进了顾浔的朋友圈。

    加了顾浔好友这么久,他一直没有点进过顾浔的朋友圈,最开始是怕,后来不怕了,又因为顾浔就在很近的地方,所以没想到要去翻看顾浔的朋友圈,而现在……他又怕了。

    在他之外,顾浔的“朋友圈”会是什么样的?和顾浔相处的是不是都是很优秀很厉害的人,不像他——

    页面刷新,一张熟悉的合照出现。

    戚淙愣住。

    顾浔朋友圈的背景墙居然是他和顾浔的合照,就是那张他们在沈嘉休息室里,顾浔搭着他的肩膀拍的那一张。

    漂浮不定的心像是被人用力摔进了一盆温水里。

    他坐直身,双手捧住手机,将照片墙看了一眼又一眼,甚至退出去又重进了几次,终于彻底确定,不是幻觉,顾浔朋友圈的背景墙真的是他和顾浔的合照。

    他百感交集。

    这样私人的地方,用这样一张照片,顾浔是怎么想的?顾浔这样的身份和地位,会有多少人在盯着顾浔,会有多少人看到这张照片?

    不,也许这只是顾浔用来和他联系的小号,也许——

    手指下滑,顾浔最近的一条朋友圈露了出来。

    顾浔:迷路的宝贝回来了,怎么庆祝比较好?

    这条朋友圈下面,赵振勋和沈嘉分别回了一个省略号和一句“你家宠物丢了?”,顾浔分别回复了他们,回给赵振勋的是一个微笑表情,回给沈嘉的是一句“不是宠物”。

    加了赵振勋好友,这肯定不是私人小号。

    所以这个合照肯定……

    戚淙捏紧手机的双手猛地放松,怔怔看着顾浔发的这条朋友,又看看背景墙上对着镜头笑得温柔开心的顾浔,抿紧唇,退出朋友圈,放下手机打开电脑。

    不、不看了。

    都会过去的。

    赵振勋建议得对,就不该看微博。游长情的人物小传还没写出来,新歌还没练好,《侠骨》的更新还没有整理完,有很多事要去做,他没空去关注网上那些恩恩怨怨。

    电脑屏幕亮起,睡前没有关的文档露了出来。

    戚淙把手指放上键盘,停了很久,却一个字都没敲下去。他突然又拿起了放到一边的手机,重新看过顾浔给他发的所有消息,低头,打字,发送。

    戚淙:好。

    戚淙:我们去看流星雨。

    戚淙:顾浔,我会很努力的。

    戚淙:你等等我。

    发完消息后他把手机丢到一边,手重新放上键盘,视线扫过上午码过的稿子,手指挪动,这次终于顺利地敲出了文字。

    ……

    晚上七点多,微博渐渐热闹起来的时间,一则据说是来自某娱乐圈圈内人士的爆料突然上了热门。

    娱乐新资讯v:#言煌事件再反转#收到一个爆料,小编只能感叹娱乐圈的水真深。大家以后吃瓜要小心啊,可别一不留神被人当了枪使。以及,站队需谨慎,反正我还是挺在意之前有人爆出的戚淙欠信用卡、不管父母之类的小料的。我觉得一个对父母不孝的人,应该也不会真的死心塌地爱谁对谁好吧……只希望沈嘉不是被那位骗了。

    这条微博后面配着几张打了码的聊天记录,聊天双方似乎是哪个水军工作室的员工。

    甲:还得控多久啊?

    乙:控到所有人都只把注意力放在江兆言身上,忘了戚淙欠信用卡、不管父母、对江兆言屡次以死相逼的这些奇葩事情为止。什么时候彻底捶死江兆言,让他再也不敢冒头,戚淙成了完全无辜的受害者,咱们什么时候能收工。

    甲:真狠啊,花不少钱了吧。

    乙:几家公关和营销公司都下场了,下了血本,这位前富二代看来是铁了心要进娱乐圈捞钱。

    甲:啧啧啧,他不是喜欢江兆言吗?怎么就这么对江兆言啊,言煌这次过后怕是要完。

    乙:多半。我听说那位前富二代已经确定签了曼聚,和沈嘉一样,到了赵振勋手下。赵振勋什么手段,江兆言一个圈外人哪干得过。提前给他上香吧。

    这条微博下的评论涨得很快,一开始风向都是质疑博主爆假料和喷博主是不是又要搞完美受害者那一套,但随着一些小料被爆出来,风向渐渐变了。

    鸡汤来一碗:呃,好怕说真话被喷。我是海城某家医院的护士,戚音破产后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就住在我工作的医院里。反正她住院两个月,我一次都没看到她儿子去看她,都是她老公忙前忙后地照顾。她进医院的时候还有点丰腴,出院后都瘦得没形了,挺惨的。

    水果罐头:我家和戚家以前有点生意往来,据我所知,戚音在经历了三木破产加病倒之后,手里是一点钱都没了。她出院后住在海城文华区一个很破的小区里,那小区都快搬得没多少住户了,而且她住的房子连个空调都没有,大热的夏天,就硬生生熬着。戚淙自己倒会享福,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看都没去看爹妈一眼。

    向着超市冲鸭:微博上的风向吓得我不敢说话。反正大家都理智一点吧,就我知道的根本不是江兆言吊着戚淙把他当备胎养,而是戚淙这人太偏激,每次江兆言一拒绝他,他就闹自杀,还威胁要江兆言把蹭三木的资源还回去。江兆言其实挺惨的,被戚淙这个牛皮糖黏住,甩也甩不掉,自己的事业被戚淙硬插一脚,公司被爱子心切的戚音用资本拿捏,现在好不容易摆脱一点了,结果又被黏住……惨,反正就是穷人没人权呗。

    乐乐今天不快乐:你们还记得当初戚淙被狗仔误认为是沈嘉神秘女友的那个报道吗?他们停的那附近是家银行,我那天去那办业务,碰到他们俩,听到了他们的一点谈话。戚淙是去注销信用卡的,他是真的欠了银行很多钱,钱是沈嘉帮他还的。沈嘉真是傻白甜,被骗被利用得彻底。

    ……

    风向彻底改变,是在一则旧新闻的报道被挖出来后。

    作者有话要说:  万万没想到,感情戏这么一写,捶江兆言这点就没捶完……(顶锅盖),对、对不起,我明天接着捶!爱你们!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3-14 19:13::0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fin、糕能磷酸煎、咖姬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嘦我.、流觞琰、ねえ、clbri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顾宸大可爱 2个;似桃桃、然若、丸子很快乐、楚路、clbri、荔枝君、伴青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林 50瓶;隐星永弈 29瓶;凉月 20瓶;白白嫩嫩喻小面、秋秋、川、薛木嘻嘻嘻、橘子汽水 10瓶;燕凌 7瓶;素火 6瓶;honey_哼哼、初九小可爱~、粉红豹爱小粉红、亦如初止、井夫人、离泪、丸子很快乐 5瓶;愚也愉 4瓶;家里缺只毛绒绒 3瓶;烽起一城离洛、alice、痒痒、我也想吃江停亲手包的、妙花 2瓶;叶十七、然若、今天喜欢令主~、砚砚砚砚砚、lanai、听风者、御秋、相闻、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