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4、第 44 章

备胎不干了 44、第 44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曼聚娱乐发的声明不算长, 但信息量却很足。

    首先, 曼聚娱乐用十分严厉的口吻, 要求江兆言立刻停止对戚淙的名誉侵害,并表示会追究江兆言、江天、言煌智能家居,以及某某公关公司,总共四方, 通过在网络上制造虚假消息, 恶意抹黑戚淙先生名誉的行为。

    其次,曼聚娱乐表示将联合戚音女士,在律师的帮助下, 针对江兆言先生在过去三年趁着戚淙失忆生病期间,骗取戚淙钱财、压榨戚淙劳力、精神虐待戚淙等行为,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

    最后,曼聚娱乐宣布已经和戚淙签订艺人合同。

    律师函中,曼聚娱乐艾特的律师事务所表示已经受理了曼聚娱乐及戚音女士的委托, 将利用法律武器维护戚淙先生的合法权益。

    这条微博是空降热门, 同时热搜上还空降了一个#戚淙维权#的话题。吃瓜网友们只要刷新一下热门页面,就能看到它。

    无数网友涌进来, 然后被这声明里的信息量震懵当场。

    戚淙失忆生病?江兆言骗取戚淙钱财、精神虐待戚淙?

    精神虐待?

    就在大家努力分析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曼聚娱乐官博突然重新编辑了一下这条微博。网友们定睛一看,发现微博内容没变, 只是微博文案上多艾特了一个微博账号,账号id是……三木戚音?

    网友们虎躯一震,连忙点进这个账号。

    戚音的微博主页里只有一条微博, 是一个视频。

    布置得简约舒适的客厅里,穿着一身得体长裙的戚音坐在沙发上。她正面看着镜头,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停了停,郑重说道:“关于我的孩子戚淙这段时间因为个人私事频繁上热搜打扰大家的事,我很抱歉,对不起。”说着低头弯腰。

    几秒种后,她直起身,重新看向镜头,说道:“我发这个视频,是想解释一下,淙淙……戚淙在我生病期间不管我的事。三年前,戚淙突发高热,在独自去医院求诊的路上晕倒,被江兆言发现,送往医院。这一点,我很感谢江兆言,谢谢。”

    她再次低头,之后直起身,拿起了身边的一份检查报告:“送医之后,戚淙昏迷两天,情况一度危急,医生始终检查不出他突发高热的原因。两天后,戚淙退烧苏醒,遗忘了所有记忆,部分认知退化,并性情大变。这是当时医生的诊断报告,稍后我会发上微博。”

    她展示几秒后放下报告,继续说道:“戚淙苏醒后,忘了所有,只记得送他进医院的江兆言,并在醒来后立刻要求见对方,情绪十分激动,完全无法沟通。为了安抚住他,让他配合医生的检查和治疗,我联系了江兆言。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戚音神情平静,语速不快不慢,声音柔和沉稳,让听的人不知不觉地就冷静下来。

    “江兆言的到来让戚淙冷静下来,治疗和检查得以进行。江兆言当时表现得很善良和体贴,在得知戚淙的情况后,他主动表示愿意在空余时间里来医院,辅助医生治疗戚淙。我很感激,为了表达感谢,我将当时正在找工作的江兆言介绍进了我朋友的一家公司,丰和智能电子。”

    “一个多月过去,戚淙的情况始终不见好转,反而对江兆言越发依赖,性情也越来越陌生。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就在医生的建议下,隐瞒戚淙,将他带去了另一家医院……的精神科,做更详细的检查。戚淙到医院后发现被骗,情绪激动,冲上天台用跳楼做威胁,拒绝进精神科,并要求见江兆言。在安抚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能再次找来江兆言。”

    戚音说到这停下,拿起一份旧报纸:“这才是戚淙当年跳楼的真相,之前网络上流传的那则报道是不实的,海城日报上的这则报道可以证明我的说法。”

    “这次之后,戚淙失去了对我这个‘陌生’母亲的信任,拒绝回家。为了他的病情着想,我只能让他暂时跟着江兆言去了江兆言的学校。”

    “这期间,我和江兆言私下见了一面,达成一个协议。协议内容为江兆言帮我暂时照顾戚淙,我给江兆言提供一些资金帮助。这是我和江兆言当时签订的手写协议,以及我转账给江兆言的记录。”戚音又拿起一份协议和一些转账记录凭证,展示到镜头前。

    几秒后她放下协议,继续道:“合作很顺利。戚淙在江兆言的安抚下主动联系了我,表示愿意和我这个陌生的母亲重新建立关系,还搬回了家。但这种平衡,在我同意戚淙结束休养返校读书后被打破。戚淙离家后并没有去学校,而是去了江兆言身边。同一时间,江兆言辞掉了我给他介绍的工作,开始创业。”

    “之后事情开始失控,戚淙荒废学业帮助江兆言创业,并拒绝和我沟通,我只能再次联系江兆言,于是我和江兆言签订了第二份协议,内容是他再次帮我劝回戚淙,我为他的创业提供帮助。”

    她又拿出一份协议,展示给大家看。

    “几个月后,江兆言的公司走上正轨,而我却不仅没能等来戚淙的联系,还收到了戚淙转移走卡内所有零花钱、压岁钱,并变卖名下房产的消息。我意识到事情不对,想找江兆言谈谈,但却是戚淙见了我。他说,他喜欢江兆言,一切都是他自愿的,他想和江兆言在一起,求我成全。”

    戚淙看向镜头:“我是一个母亲,我的孩子忘了我。他性情大变,畸形地依赖一个陌生人,为对方掏空身上所有钱财,荒废学业,并因为我试图带他去看精神科的事情防备我。是任由他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努力把他治好,我犹豫许久,选了后者。我总想着,万一他哪一天想起了以前,会不会怪我如今没有阻止他。所以……我强硬绑走了他。我送他去医院检查,神经科、精神科……整整一个月,七家医院,几十次检查,上十次心理咨询,他从反抗,到妥协,到沉默不言……他看我的眼神开始带着一种麻木的恨,他越来越憔悴。我怕了,在医生始终无法确定他病因的情况下,我带他回家,并看着他离开。”

    戚音说到这停了好一会,伸手拿起身边厚厚一摞检查资料:“这是那一个月里,戚淙留给我的东西。医生怀疑他在高烧时伤到了脑神经,怀疑他有某几种罕见复杂的心理疾病,认为他在失忆后对江兆言产生了一种类似雏鸟情节的病态依恋……医生的怀疑有很多种,大部分我都听不懂。我只知道,我熟悉的那个儿子消失了,并且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戚淙离开我之后,再次去到了江兆言身边。”戚音似是不想再多谈这些,转而说道:“我还是不想放弃,我觉得我的孩子能好起来……但直到三木彻底破产,我的孩子都始终没有记起过去。这里,我想对所有三木的员工说一句,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因为我个人的私心,个人的疏忽,害大家失去工作,对不起。”

    她弯腰低头,很久很久,然后直起身。

    “这就是戚淙在我破产、生病后不来看我的原因——他生病了,不记得我,甚至……恨我。”戚音说到这强调道,“他从来没有故意不孝顺。在记起以前……是的,他好起来了,就在这个月月初,他想起了以前,并遗忘了遇到江兆言之后的所有记忆。我熟悉的那个孩子回来了。”

    戚音站起身,示意一下四周,镜头于是也跟着转了转。她的眼神温柔起来,染上喜悦:“淙淙好起来后,立刻带我和他父亲离开了文华区的那栋老房子,帮我们赶走了来上门闹事的戚珲,租下这里作为我们的新家。他还退掉了他之前租住的公寓,断掉了和江兆言的联系。在我们搬入这里的第二天,他留下四万块钱,随着沈嘉去了北市。他离开时抱着我,说会努力赚钱,再给我换个大房子。”

    “他很懂事,很努力地想要照顾我和他爸爸。去了北市后,他给嘉嘉当了助理。这里我很感谢嘉嘉,谢谢他这三年来对淙淙的不离不弃,谢谢他在淙淙好起来后,这么无私地帮他。”

    “一切都在好转……直到言煌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江天和江兆言把事故责任推到了淙淙身上。他过去三年的经历被挖出,成为了所有人的谈资。”戚音眼中的喜悦消失,“我不认为我是什么受害者,为了戚淙,我狙击过言煌的生意,威胁过江兆言,甚至上门找江兆言吵过,我只是一个博弈的失败者。我也不完全觉得戚淙在生病时做的事情都是对的,他确实过度依赖江兆言,对江兆言的生活造成过困扰。”

    “我们母子有对不起江兆言的地方,江兆言也有对不起我们母子的地方。江兆言救过、照顾过戚淙,但江兆言也同样压榨、欺负了戚淙。这是一笔烂账,谁也算不清楚。我以为过去的一切都已经随着江兆言拥有了新的感情,淙淙也有了新的开始,而彻底结束。出于一个母亲的私心,我只希望淙淙一辈子都记不起来过去三年的事,希望他能和与江兆言有关的一切一刀两断。”

    戚音冷了眼神:“但江兆言却阴魂不散。他让淙淙背莫须有的罪责,让他的堂弟、母亲在网络上抹黑、污蔑淙淙。我本可以什么都不追究,直到这一切发生,直到我看到韩岚女士发出的那些监控。我无法接受。”

    “江兆言,停止这一切。继续下去,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因为你伤害我的孩子,而去翻一些旧账。”

    戚音说完这些后收敛了一些语气:“感谢大家观看这个视频。再次为打扰到大家道歉,对不起。”

    她弯腰,视频结束。

    很久很久,戚音这条微博下都没有评论出现。所有网友都像是失了声一样,没有人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戚淙居然……病了?

    几分钟后,戚音再次更新。她将刚刚在视频里展示的东西全部发出,并转发了曼聚娱乐官博在刚刚发布的一条微博。

    大家这才陆续回神。

    曼聚娱乐官博新发的微博是一长段剪切的监控视频,一段电话录音,和大堆检查报告。

    监控视频拍的是一个公寓的走廊。

    四月中,戚淙带着大堆文件和办公用品回到公寓,同时一行字幕出现,表示戚淙在这一天彻底从言煌离职。画面跳转,变成戚淙离职两天后,江兆言气势汹汹地出现,径直打开戚淙的公寓,没过一会,还穿着一身睡衣的戚淙被江兆言拉走。

    类似这样江兆言找上门拉走戚淙的行为,从四月中一直持续到了五月。之后江兆言没再找来,戚淙开始了闭门不出的生活。

    六月初,一个和江兆言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人突然找上门,用力拍戚淙的屋门,戚淙开门后,少年指着戚淙骂了几句什么,然后转身大步离开。字幕再次出现,表示这个人就是江兆强。

    七月中,明显醉了酒的江兆言来到戚淙的公寓,直接开门进去,几分钟后,江兆言又黑着脸离开。

    从这天开始,江兆言经常这样莫名其妙地过来,要么直接拉走戚淙,要么和戚淙发生争吵。直到八月初,江兆言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再次来到戚淙公寓,半个小时后,从里面拖了个箱子出来,戚淙追出,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间。

    监控变化,变成了公寓楼下的垃圾桶放置处。监控显示,江兆言把从戚淙那拖出来的箱子直接甩进了垃圾桶,然后扬长而去。箱子没关好,甩的时候里面东西洒了一地,有照片、玩偶、笔记本……总之都是些私人杂物。戚淙追下来看看江兆言离开的方向,然后一件一件把东西全部捡了起来。

    两天后,沈嘉的身影出现在小区里。他匆匆下车上楼,十几分钟,救护车开进小区。

    监控画面都是无声的,而且调了倍数。这样一个又一个满满负能量的画面闪过,其形成的窒息压抑感,几乎让所有看到这段监控的网友都皱起了眉头。

    太可怕了。这样好好呆在家里,却一次又一次被人拉出去、被人骚扰上门的感觉,就像是一次又一次被人从安全领地里拽出来伤害一样。尤其是最后丢东西那一段,简直快要把人逼疯。

    视频画面暗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视频已经结束时,一行字幕出现。

    【以上这些是失忆时的戚淙。这之后,戚淙恢复了。】

    监控画面重新出现。戚淙和沈嘉一起出现在公寓走廊上,他脸色苍白,但走路姿态和精神状态明显和之前不同,眉心微皱,表情沉稳,肩背也不再像之前那些监控里显示的那样,总是习惯性的微微低头和含胸,而是自然挺直,行走时的气场大气了许多。

    他和沈嘉来到公寓门口,和沈嘉交流两句后,打开门,又关上,和沈嘉一起对着公寓门锁操作一番,然后推门进屋。几分钟后,他带着沈嘉出来。

    网友们很快发现了戚淙的变化。而且他们还发现,之前总是感觉很被动的戚淙,在这短短一段和沈嘉一起的画面里,好像是更掌控主导的那一个,一直都是他问他说,然后沈嘉在跟着他的步调走。

    网友们有点呆。

    说实话,习惯了戚淙被江兆言欺负使唤的样子,现在戚淙这样子,对他们来说……很新鲜。

    然后更新鲜的来了。

    几天后,江兆言居然再次来了戚淙的公寓门口,并在发现没法打开公寓锁后皱眉对着锁捣鼓了半天,还气愤地捶了几下门。之后他拿出手机打电话,估计是没打通,低头咒骂几句,走到电梯间和走廊拐角的位置等,一副黑阎王的模样。

    有之前那段压抑的画面在,看到江兆言再次出现,网友们是很厌恶的,本能地希望他快点滚。然而天不遂人愿,江兆言没滚,还真的等到了沈嘉和戚淙。两方相遇,沈嘉似乎想动手,被戚淙拦住,江兆言更嚣张,大步上前。

    网友们皱眉,就在他们以为历史要重演时,戚淙突然转身面朝向满脸气愤的沈嘉,抬手转正沈嘉反戴的帽子,然后顺着江兆言抓他胳膊的动作,回身就是一拳!

    网友们:?!!!

    江兆言不敢置信地弯腰捂住腹部,网友们也惊得瞪大了眼。

    这还没完,打完一拳后,戚淙紧接着拎小鸡似的把江兆言怼到墙上,手指拽紧江兆言的领带,边说着什么边一点点收紧手,他被监控拍到的侧脸线条柔和,但眼神冰冷,满是杀意。说完话后,戚淙甩开江兆言,接过沈嘉喜笑颜开递过去的纸巾,擦擦被江兆言握过的胳膊,带着沈嘉扬长而去。

    卧……槽……

    网友们惊呆了。

    这、这个又凶又狠又帅的人,是之前那个任由江兆言欺负都不还手的戚淙?

    视频结束。

    网友们呆立当场,半天都回不过神。

    这个戚淙,好像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他们又连忙打开那份电话录音,然后他们立刻再次皱起了眉。

    先是一道低一些的男声传出:“戚淙。你去出个声明,只要你出声明,我什么都答应你。这次的事情是江天自作主张,他先斩后奏,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改口,只能顺着舆论来。你去出个声明,我可以给你补偿。”

    这是……江兆言?

    另一道温柔中带着一点沙的男声低低响起:“你想让我怎么出声明?”

    这音色太特殊,许多对声音敏感的网友都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别的不怎么敏感的网友也有点呆。

    这是戚淙的声音?看多了戚淙唯唯诺诺的样子,他们还以为戚淙的声音会是那种普通老实型的,结果没想到……还挺特别,听着很有质感。

    第一道男声继续响起,要求声音温柔的男声承担言煌产品质量问题和售后混乱的责任,语气霸道,带着命令,很不尊重人。

    网友们纷纷被恶心回神。

    温柔的男声问补偿。第一道男声回:“小淙,北市分公司,我让你当负责人……只要你想,你永远可以呆在离我最近的地方。”

    网友们:……呕。

    然后,一声低笑响起。温柔的声音变成气音,沙沙的尾音微勾,像一根羽毛挠过人的耳膜。

    对声音敏感的网友们头皮一麻。

    天呐,这个笑。

    录音节奏开始变快,温柔的男声也冷了下来。他质问,第一道男声开始气急败坏,被他打断。他用那过于特殊的温柔撩人声线,对第一道男声又是威胁又是拐弯抹角地骂,之后录音结束。

    但录音结束了,那特殊的声线却似乎依然在耳边环绕。

    ……

    录音的播放次数肉眼可见地开始增涨,一直安静的评论区也开始热闹。其中被网友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完全和这次的瓜无关,而是……

    声控社:戚淙先生,您有兴趣当cv吗?

    ……

    舆论在短暂的沉滞和带偏之后,迎来了一场轰轰烈烈地大爆发。

    也不知道是谁把江兆强、江天、江兆言、江兆言母亲的几段录音、采访视频、监控视频,和戚音的视频、戚淙被江兆言欺压的视频剪在了一起。

    江天说:戚淙已经离开公司,让他担责最合适!

    江兆强说:戚淙就是我哥养的一条狗!

    江兆言母亲说:哪有打人啊,没打。不能说,说了万一那娃娃又想不开。

    江兆言说:戚淙。你去出个声明。只要你想,你永远可以呆在离我最近的地方。

    一段又一段监控闪过,江兆言呵斥戚淙、闯进戚淙的家、随意拉拽戚淙、丢戚淙的东西。江兆强找上门骂戚淙,江兆言母亲冲进办公室对戚淙又打又骂。

    画面节奏越来越快,然后陡然缓慢。戚音举起一份检查报告,朝着镜头说:我的孩子病了。

    背景变化,成了一页又一页仿佛永远都翻不完的检查报告。

    戚音说:这是一笔烂账,谁也算不清楚。

    戚音说:我只希望淙淙一辈子都记不起来过去三年的事,希望他能和与江兆言有关的一切一刀两断。

    视频最后,画面全黑,出现一个被截取下来的新闻报道的图片,报道标题是:言煌智能家居,赞助《青古传》。

    画面消失,一行字幕出现。

    【噩梦正在卷土重来。】

    视频结束,最后那个新闻报道和那句话带来的惊悚感却久久不能散去。没有人再能说出质疑辱骂戚淙的话,因为谁都能看得出来,江家人对戚淙来说,确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

    ……

    下午两点,赵振勋推开戚淙的房门,朝正窝在单人沙发上不停滑动手机的戚淙说道:“关了两天,是时候出去晒晒太阳了,走吧,去剧组试装。”

    戚淙回神,看看窗外的艳阳,又看看刷满他名字的微博热门,长出口气,锁掉微博,去洗手间换掉睡衣,带着背包朝着候在门口的赵振勋走去。

    赵振勋提醒:“带上帽子。”

    戚淙疑惑。

    “你现在的知名度可不比一些艺人低。”赵振勋提醒,“而且外面都是媒体。”

    作者有话要说:  ……害怕地低头爬走。

    ps:么么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16 19:59::3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樱花与小怪兽 3个;深更半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桃桃、萌喵物语、博君一肖辰鱼骆彦szd、铁树开出玉兰、流觞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菀玠 70瓶;沂南以北 40瓶;潘123、晏晏不止三月甜、七贝勒、不想听 20瓶;无邪 13瓶;狐狸晏酒、檄jun、井夫人 10瓶;liaot 6瓶;liang、冷冽之夏、亦如初止、圆圆的樱、美丽且多情 5瓶;风一、萦溯 4瓶;南川柿子谷 2瓶;砚砚砚砚砚、白夜、阮芣苢、橘子皮、念念念张、梦幻龙影、澄明、叶十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