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8、第 38 章

备胎不干了 38、第 38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微博上正热闹, 顾浔刚刚发的内容已经成功登上了热门榜单, 热搜上也多了#顾浔发照片#和#顾浔为什么成为演员#这两个热搜。

    戚淙给自己做好可能会看到各种猜测和不好言论的心理准备, 伸指点开了顾浔微博下已经有几万条评论的评论区。

    热门一:?????

    热门二:!!!

    热门三:啊啊啊啊啊啊啊!

    戚淙:“……?”

    悬着的心吧唧一下砸到地上,又立刻重新悬起。戚淙皱眉,将页面往下滑。

    热评四:??我怀疑自己没睡醒?顾哥这是发私人照片了?

    热评五:卧槽卧槽卧槽!我就猜到顾顾要发微博,那些挖人隐私的营销号确实挺过分的, 这样下去谁还敢跟顾顾交朋友!但是!啊啊啊啊, 这个制服这个短发这个笑容,我可以!

    热评六:为了戚淙成为演员?这话是气话还是真的?而且顾哥为什么会是这个打扮?还有这个表情?三年前的顾哥这么鲜嫩和善吗?

    热评七:等等,戚淙, 回顾花丛,花丛,丛,淙……之前顾哥突然发声帮那个写小说的新人作者淙淙水声维权,淙淙水声, 淙……按照顾哥的脾气, 顾哥当初帮那个小新人说话,不会是因为那个小新人的笔名和他好朋友的名字重了吧[笑哭]

    戚淙看到这心里一惊, 呼吸都停了,僵着手指点开这条评论下的回复。

    刷拉拉,一大堆“姐妹你发现了华点”“我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1”“来, 让我们更大胆一点,这个戚淙不会就是淙淙水声吧”“这点其实我在上次顾哥帮小新人维权的时候就想到了,我甚至脑补了一出大佬和写手的十万字甜文”“楼上的姐妹, 笔我拿来了,你什么时候开文”等评论刷了出来。

    戚淙越看越僵硬,越看心跳越快,就在他已经忍不住开始脑补笔名马甲被扒出的后果时,一条评论及时出现拯救了他,然后又一掌把他推进了一团粉红色的棉花里,密密实实地包围起来。

    我想收快递:说起来,好像从出道开始,顾哥就对“cong”这个音的字格外在意。顾哥的微博id是“丛”,有次采访记者说的话里带“淙”这个字但读错了音,顾哥特地纠正了,还有一次顾哥参加电影宣传活动,主办方搞你画我猜,另一个嘉宾把烟囱的囱读错了,他也是立刻就纠正了。剩下还有好多,顾哥这么在意这个字,是不是……嘶,我不敢想了。

    这条评论下面,本来在联想戚淙和淙淙水声是同一个人的人全被带歪,开始挖顾浔和“cong”这个字的各种细节,而这一挖,居然真挖出了不少。

    让我花钱:我想起来一件事!咱们顾哥第一次拿影帝的时候,上台领奖说领奖词时曾解释他的名字是“水边深处”的意思,在解释的时候,他用了“水声淙淙”这个词,说很喜欢水流的声音!

    想吃葡萄:我也想起来一件事,顾哥当时领带上别了一个水滴状的领带针!据说是他自己设计的!这个领带针在他后来参加其他颁奖典礼的时候也出现过!

    玫瑰花都开了:我……我想起来顾顾的某个采访,主持人问他如果隐居的话,想住在哪里,顾顾回答的是“我想住在能时时听到水流声的地方”,完了,我开始慌了。

    一句可以我说倦了:姐妹们,你们翻翻顾顾前一阵发的微博,他说他要收回找对象不找圈内人的话,还说他活了二十多年,只在出道前暗恋过一个人,你们再看看这条微博,顾顾说他和戚淙认识于出道前,然后看样子这位戚淙小哥家里出事后,似乎是准备进娱乐圈……啊啊啊,我怎么觉得我要失恋了!

    加油瘦成仙女:楼上的姐妹你提醒了我,顾顾那条提到暗恋的微博你们还记得是在什么时候发的吗?就在沈嘉澄清了和戚淙没有谈恋爱之后……我单方面宣布我失恋了[手动再见]。

    赚钱就是为了花:你们别这样!我我我我、我怎么觉得自家房子真要塌了啊呜呜呜。刚刚我还在口水顾顾难得一见的笑容,现在……汪地一声哭出来,顾顾什么时候对别人这么笑过,但是这两张照片里他都笑得好温柔好开心……啊啊啊啊,我不要塌房子,我不要!啊!!!

    薛定谔的快递:如果顾顾微博里说的不是气话,他真的是为了戚淙成为的演员……那他是不是也可以为了戚淙退圈???毕竟他家里不差钱,他选什么工作可以全凭爱好,有任性的资本。

    这条猜测评论显然惊吓到了大家,刚刚还在嚎哭,甚至隐隐开始说酸话的顾浔粉丝齐齐噤声,评论突兀断掉结束。

    戚淙停下滑动手机屏幕的手,心跳声砰砰砰砸着耳膜。

    顾浔很在意“淙”这个字?

    他忍不住又把页面滑回去,将那些分析顾浔和“cong”字的不解之缘的评论一条一条看过。其中有些评论后面还带着照片,他之前看得急,没有点开,现在……他伸指点开某条提到领带针的微博。

    一个西装革履沉稳帅气的顾浔被放大在手机屏幕上,他站在所有灯光和视线的中心处,微微弯腰凑近面前的话筒,一手拿着奖杯,一手扶在胸前,拇指挨着领带上一个闪着柔和光芒的水蓝色宝石领带针,像在抚摸,又像是只是不经意碰到。

    戚淙仔细看了看那个领带针,然后心像是被泡进了一盆温水里,湿漉漉地团成了一个圆满的球。

    三年前,在约定好要一起过七夕时,顾浔曾问过他想要什么样的七夕礼物。他怕顾浔破费,就随口说想要一滴水,因为他们的名字都带水,相遇的那天也刚好是个大雨天,所以想收一滴水作为礼物和纪念。

    他本来觉得以顾浔那有点直线和过于老实的思维,在听到这回答后,多半会去收集一些雨水,或者酒水、雪水来送给他,但没想到……他摸上照片中水滴状的宝石领带针。

    这个……会是顾浔为他准备的七夕礼物吗?如果是,那么选择这样贵重的一个宝石领带针作为礼物,“穷孩子”顾浔,是准备在七夕时坦白欺骗吗?

    喉咙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戚淙浅吸口气,关掉这张照片,打开顾浔的微信,想问问,手指放到输入框,又慢慢挪开。

    问的话,顾浔会不会想到过去的事,会不会……难过?

    手机突然一震,打开的对话框上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顾浔:我十点左右能回酒店,回去后我能去找你吗?我想了解一下你要演的角色[可爱]。

    戚淙看了这条消息很久,挪动手指打字,发送。

    戚淙:等我上完网课,我去找你。

    ……

    这一天的拍摄很顺利,比预计的八点早了近半个小时结束。

    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拍摄地回酒店时,戚淙发现路过他四周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演员的助理比平时多了很多。还有人试图跟他搭话,言语间若有似无地问的都是顾浔的事。他全部装傻绕开,没有深谈。

    回酒店的路上,赵振勋突然说道:“编剧可能会给你的角色加戏。”

    正帮沈嘉整理随身物品的戚淙闻言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问道:“因为顾浔?”

    “嗯。制片主任想讨好顾浔,把顾浔今天口头许诺的那顿饭变成真的,顾浔表现得很重视你,所以讨好你等于间接讨好他。给你的角色加几场戏不需要多少成本,但如果这样做能换得顾浔的好感,那就是大赚的好买卖。”

    戚淙放下手里的各种充电线。

    赵振勋问道:“觉得沾了顾浔的光,心里不舒服?但事实上顾浔那么高调,估计就存着想帮你一把的目的。”

    “没有不舒服。”戚淙确实没有不舒服,他只是觉得……顾浔太好了,好到他不知道该怎么回报才好。他摇头,继续缠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我只是在想该怎么谢谢他。”

    赵振勋打量一下戚淙的表情,满意点头:“我很高兴你是这样想的。另外,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联系你的父母,找他们拿一些三木过去做慈善或者做扶住项目的资料给我。”

    戚淙意识到什么,抬头:“赵哥你是想……”

    “你要出道,过去的事情被挖出来没法避免,所以与其等其他人乱挖乱写,让我们陷入舆论被动,倒不如我们自己透露,先下手为强,早早把舆论基调定好。三木是海城的老品牌,口碑一直不错,从公益和扶住项目入手,旁人对你父母破产这件事的负面议论会少很多,大众对你进入娱乐圈的抵触心里也会浅一些,大家会更善意地看待你。”

    能让大众少一些对父母破产的负面议论,那当然是再好不过。戚淙忙应道:“好,我这就联系我爸妈。”

    “还有一个东西我希望你能提供。”

    “是什么?”

    赵振勋看着戚淙,说道:“我要你当年高烧失忆后,去各大医院检查的记录和检查报告。戚淙,你和江兆言的过去暂时还没被人挖出来,但那也是迟早的事。与其让人骂你败家不孝和恋爱脑,倒不如让人去骂江兆言恶意利用和引导病患,你懂我的意思吗?”

    自然是懂的。戚淙想起江兆言,手握拳:“我会尽快把资料交给你。赵哥,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会是顾浔。

    赵振勋没接话,只嘱咐道:“舆论方面你不用操心,好好做你该做的。”

    ……

    到酒店后赵振勋立刻联系了表演课老师,安排好了上课的事情。沈嘉和戚淙只来得及放好东西,就各自带好剧本和角色资料,坐到了笔记本电脑前,老老实实跟着老师上课。

    两个小时的课很快过去,戚淙发现自己有点跟不上,沈嘉倒是适应良好。

    赵振勋见状皱眉,想了想,说道:“嘉嘉之前学过,你没有,进度不一样,你会觉得跟不上是正常的。我之后会跟老师联系一下,让他再另外单独给你定个课表。课表定下来后你不用再每天跟着嘉嘉去剧组,留在酒店好好上课。”

    戚淙点头。

    上完课回到房间已经是十点过一刻,戚淙连忙联系了顾浔。

    两人约好十分钟后在顾浔房间汇合,戚淙放下手机看了看身上在整理东西时被蹭脏的白t,闻了闻衣服上的味道,皱眉,跑去翻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快步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匆匆洗完一个战斗澡的戚淙顶着一头随便吹了吹还在滴水的头发,拿着角色资料走楼梯下到十一楼。

    他刚出楼道口就被一只手按住了脑袋。

    “急什么,不怕摔了。”

    戚淙急刹车,看向靠在楼道外墙上的顾浔。顾浔却没和戚淙对视,视线落在了戚淙的后腰上。戚淙疑惑,顺着看过去。

    天蓝色t恤的下摆被半扎在了白色的裤子里,一看就是着急穿衣服所以没拉好。

    戚淙僵住,忙伸手想把衣摆拉出来,顾浔却比他先一步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捏住天蓝色的布料,一点点往外拉,拉出后还贴心地顺了顺。

    戚淙又是一僵。

    宽大的手掌透过薄薄一层布料贴在身上,从后腰慢慢往下,停在裤腰偏下一点的位置,然后再挪回来,如此反复几次。

    这哪里是在顺衣摆,明明是在摸……

    “好了!”戚淙反手抓住顾浔的手,努力保持镇定,“角色资料我拿来了,时间很晚了,我们早点开始吧。”

    顾浔垂眼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然后抬眼对上戚淙的视线,微笑,声音有点低:“好,我们早点开始。”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但为什么从顾浔嘴里说出来就这么……戚淙松开顾浔的手捏了捏手里的资料,瞥开视线:“我们去你房间说吧。”

    顾浔的声音更低,还带上了一点笑意:“好,去房间。”

    ……越来越不对了!

    戚淙不再开口,找了找房间,先一步朝着1109的方向走去。

    顾浔住的房间在这一层的最里面,是个比较大的套间,有一个卧室和一个小客厅,和沈嘉房间的格局一样。戚淙进门后看一眼关闭的内间门,暗暗松了口气——看不到床。

    咔。

    房门关闭的声音。

    戚淙回头:“对了,我刚刚上了表——”

    顾浔不知何时站在了距离戚淙很近的地方,还微微倾着身。戚淙这样回头,嘴唇只差几公分就能蹭到顾浔脸上。

    戚淙连忙闭嘴。

    “刚刚什么?”顾浔神情正常,依然保持着倾身的姿势,伸手摸了摸戚淙还半湿的头发,“我空调开得很低,湿着头发可能会感冒,你去沙发上坐会,我去拿吹风机,得先把头发吹干。”说完直起身,脚步一拐,进了右手边的洗手间。

    “……”戚淙放松屏住的呼吸,看看关闭的房门和洗手间里顾浔找吹风机的身影,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好像不该在这么晚的时间,并且在洗过澡后,来顾浔的房间。

    总觉得含义有点暧昧。

    但后悔已经来不及。

    戚淙略显僵硬地动了动,走到沙发边,看向被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又回头看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偷偷走过去,将窗帘拉开一半。

    做完这些后他连忙坐到沙发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低头翻人物资料。

    顾浔拿着吹风机出来,视线扫过拉开的窗帘和低头坐在沙发上折磨人物资料的戚淙,嘴角一勾,迈步过去将吹风机插到沙发边的插座上,站到戚淙身后,一手按住戚淙的头,一手开了吹风机。

    装忙的戚淙脊背一挺,忙回头想去拿吹风机:“不用,我自己——”

    “很晚了,为了节约时间,我们最好分工合作。”顾浔打断戚淙的话,扬高吹风机,“你跟我说你要演的角色,我给你吹头发,等你说完,头发应该就干了,然后我们可以直接开始下一项。”

    这算是哪门子的分工合作。

    但……舍不得拒绝。

    戚淙看着顾浔理所当然耍无赖的模样,收回视线坐好,拿起放在腿上的资料:“我演的是男二的庶兄,一个线索人物……”

    吹风机的声音重新响起,头皮被手指轻轻抚过,头发被拨动,暖风吹在发梢……戚淙余光看着窗玻璃上映出的顾浔的身影,声音不自知地变缓。

    ……

    头发吹干,两页纸的资料也说完了。

    顾浔将吹风机放到一边,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放到戚淙面前,然后坐到戚淙身边,伸手拿过戚淙手里的纸翻看一下,说道:“这其实是个很适合深挖的角色。母亲是异族探子,但爱上本该去算计的人。父亲是一个爱民但有野心的王爷,还有一个在正义和邪恶间摇摆的优秀弟弟……”

    沙发凹陷,大腿被另一个人的腿蹭过。戚淙刷一下挺直背,侧低头看一眼两人之间过近的距离,又看看顾浔认真讲解的模样,不自在地往旁边挪了下。

    “……这个角色不该只有三场戏。”顾浔结束初步讲解。

    戚淙闻言想起了赵振勋之前在车上说编剧可能会给他的角色加戏的话。他视线上挪,定在顾浔微蹙眉的认真表情上。明明是对他来说很陌生的样子,他心里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产生距离感,反而想更靠近对方一些,多了解一些对方在他不了解的领域里的样子。

    “你没有表演基础,突击学习只来得及让你学一些掌控表情的方法,深层次的东西没时间接触,想演绎好这个角色,只能从代入人物情绪这方面入手。我觉得——”顾浔突然侧过头,对上戚淙的视线,话语一停,垂手将资料放下,侧身,一手撑在戚淙和沙发靠背间的空隙上,一手撑上膝盖,凑近戚淙,“发呆?”

    戚淙回神,被顾浔凑得太近的脸逼得后仰:“什么?”

    “你来请教我,我教你,你却不好好听,偷偷发呆。”顾浔眯眼,“和我呆在一起很无聊?”

    “不是。”戚淙彻底醒过神,有些尴尬,很多不好意思,“抱歉,我接下来一定好好听。”

    顾浔不说话,继续凑近戚淙。

    作者有话要说:  又肥了一点!爱大家!啵啵啵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3-10 19:10::14: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樱花与小怪兽 2个;似桃桃、clbri、萌喵物语、白夜、哈哈哈哈哈哈、inferiorit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林 30瓶;姜牙子、natsuhi 20瓶;狐狸晏酒、似桃桃、28492620、人型madao 10瓶;橘子汽水 8瓶;糕能磷酸煎 7瓶;☆、stranger、幸运的小明、寒蝉、乐意 5瓶;么西么哒、无邪 3瓶;不要叫我的名字、瑶台银阙yao 2瓶;砚砚砚砚砚、yicuohui、嘻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