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7、第 37 章

备胎不干了 37、第 37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的视线跟着顾浔挪动, 懵了一下之后回过神, 又惊喜又紧张, 扭头看看四周,拖动椅子用身体挡住顾浔,压低声音问道:“你已经下工了?这么早?还有你是怎么进来内场的,保安没拦你吗?”

    戚淙坐的本来就是一个靠着道具墙的角落位置, 他这样一挪, 几乎就把坐在小凳子上的顾浔整个关在了墙和他之间的夹角里。

    顾浔看一眼戚淙挡着自己的动作,嘴角勾起,长腿一伸, 将小腿放到戚淙椅子侧边,也倾身压低声音,回道:“没有夜戏,所以下得早。来之前我找你们的生活制片行了个方便,你看这个。”他拿起脖子上的内场通行证晃了晃。

    两人本就坐得近, 这样都倾身, 再加上椅子一高一低,两人一仰头一低头, 姿势立刻变得无比暧昧。戚淙甚至觉得只要他一低头,他和顾浔就会……他的视线飞快在顾浔微仰着的脸上扫过,坐直身又看看四周, 说道:“我这边暂时没法下工,嘉嘉还有几场戏要拍,大概要忙到八点。”

    “我陪你。”顾浔依然倾着身, 又示意一下手里的外卖盒,“给你带了蟹肉煲,得趁热吃,凉了会腥。对了,你要演的是什么角色?”

    顾浔手里的外卖盒包得很严实,看着很有点重量。戚淙刚想说话,小韩的声音就由远及近地插了进来。

    “淙哥!我把饭领了,在嘉嘉的休息室里,赵哥让你快点过——咳,顾——咳咳!”小跑过来的小韩看到顾浔,惊得直接急刹车,一口气没回来差点呛死自己。

    小韩咳嗽的动静太大,四周来去的工作人员听到声音都看了过来。有个抱着戏服的工作人员刚好路过,听到声音往这边随意瞟了眼,走了两步又猛地停步回头,视线定在仍被戚淙挡了大半身形的顾浔身上,唰唰看了两秒,突然倒抽口凉气,气沉丹田:“顾、顾……顾浔!”

    这声呼唤实在太过响亮,前场那边刚结束一场戏的一众演员和导演等人全都听到了,纷纷回头看过来。

    这下算是彻底暴露。

    戚淙脑子发炸,连忙站起身,继续挡着顾浔也不是,把顾浔露出来也不是,很是为难。

    “没事,别紧张。”顾浔起身拍了拍戚淙的肩膀,将蟹肉煲放到一边的椅子上,朝戚淙说道,“我们去跟导演打个招呼。”

    这情况确实要好好打个招呼。

    戚淙收拾一下情绪,随着顾浔一起朝迎过来的导演走去。

    《青古传》的导演名叫王鹏,是个年近五十的大胡子,性情比较随和。顾浔上前后主动朝他伸出手:“王导你好,贸然打扰,我来这边看一下我的朋友,希望没有打扰到您的拍摄。”

    王鹏的视线在顾浔身边的戚淙身上扫过,握住顾浔伸过来的手,和气说道:“没事,不算打扰,我这边也刚好到休息时间了。”

    守场的制片、编剧等人听到消息也很快赶了过来,之后是其他没在拍摄的演员。

    好像只是眨个眼功夫,整个剧组的核心人物就全部围到了顾浔身边。

    太夸张了。

    客气的寒暄和或委婉或直接的吹捧言语充斥耳边,戚淙站在顾浔身边,视线扫过难得露出一脸笑容的制片主任,轻易不露面的总编剧,导演后面那一群平时或清高或冷淡或高傲、此时却一个个老实得像是学生见到了老师的演员们,第一次真切意识到,在这个圈子里,顾浔是站在顶端的那一批人中的一个,是被大部分人仰望的存在。

    他侧头,看着身边游刃有余地和所有人对谈接话的顾浔,看着顾浔脸上纯社交的浅淡表情和显露出的自信沉稳姿态,刚刚那个窝在角落里边晃外卖盒边笑着和他说话的身影,突然就像是夏夜绽放的烟花一样,晃动着慢慢消失了。

    他对顾浔的了解太少了。

    真的太少了。

    “不用麻烦,我今天是来陪戚淙的。”顾浔突然侧头看向戚淙,脸上社交型的表情消失,朝戚淙露出一个戚淙熟悉的温和笑容。

    戚淙回神,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顾浔摸了下头。他又是一呆,顾浔却已经收回手看向刚刚说话的制片,回道:“下次有机会再和您一起吃饭。”

    “行,那我们改天再约。”制片主任很好说话,之后又试探道,“我听说令兄最近有投资影视行业的计划,前一阵朗表传媒——”

    “我兄长的生意安排我不太了解。”顾浔打断制片主任的话,又看了戚淙一眼,朝制片主任微笑,“我就不继续拖着大家了,有戚淙招待我就好。”

    制片主任被打断了话也不见生气,顺着顾浔的话看了看戚淙,然后识趣地根据顾浔的暗示说了几句客气话,招呼四周的人离开。

    包围圈散开,被导演和其他演员挤到外圈的沈嘉立刻凑到戚淙身边,看看顾浔,想说什么,又克制闭嘴,看向走过来的赵振勋。

    “去休息室。”赵振勋走近后朝顾浔说,边说边看了看还没走远的王玥、连彭星等人,压低声音,“你来得刚好,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说。”

    顾浔点头,侧头看向戚淙:“走吧,我们去吃饭。”

    一行人进了沈嘉的个人休息室,小韩等人识趣地带着各自的晚饭出去,并转身带上门。大家在桌边落座,顾浔把带来的外卖盒放到桌上,打开。

    热气和蟹肉煲的香味随着外卖盒的开启凶猛扑出,沈嘉肚子没出息地“咕噜”了一声。所有人都朝着沈嘉看去,沈嘉尴尬捂肚子,视线来回瞟:“今天有几场打戏,拍起来很耗体力……其实我不太饿。”

    “……先吃饭吧。”赵振勋发话,示意众人坐,“边吃边聊。”

    桌是四方桌,刚好一人坐一边。戚淙给顾浔也拿了一副碗筷,大家边吃边聊。

    顾浔舀了一碗蟹肉煲送到戚淙手边,主动提道:“大家会去挖戚淙的过去,全是因为我,我会负责解决这些。”

    戚淙倒水的动作一停,看向顾浔。

    沈嘉和赵振勋也一起朝顾浔看去。沈嘉一直在拍戏,还不知道戚淙被营销号挖了底,闻言意识到不对,忙去拿手机。赵振勋则问道:“你准备怎么解决?”

    “先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给你引导舆论空出时间。”顾浔看向戚淙,“配合我一下?”

    戚淙跟不上顾浔的话题,问道:“配合什么?”

    顾浔拿出手机,凑过去搭住戚淙的肩膀,头也靠过去,举起手机:“配合这个。”

    咔擦。

    画面定格。

    ……

    五分钟后,顾浔的微博更新。

    回顾花丛v:我说一句认识戚淙,你们就要把戚淙的过去全部挖出来,肆无忌惮地公布他过去的照片、资料。那我要是说我是为他成为的演员,你们是不是要把他的族谱也查清楚?适可而止。

    这条微博下配着两张照片,和沈嘉以前发的那两条关于戚淙的微博格式很像,也采取的是一张现在的照片,和一张过去的照片搭配的方式。

    现在的照片里,穿着黑t的顾浔伸臂搭着穿着白t的戚淙,两人头靠得很近,戚淙看着顾浔,表情有些懵,顾浔看着镜头,眉眼带着笑意。

    过去的照片里,一家装修温馨的咖啡店靠窗的座位上,穿着浅色条纹衬衣和浅色牛仔裤的戚淙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台开着的笔记本电脑。在他身后,穿着一身服务员制服、头发剪得很短的顾浔微微弯腰站着。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亮戚淙看着电脑屏幕时眼里明亮期待的光,也照亮了顾浔微微偏头看着戚淙时隐带温柔的眼神。

    出道接近三年,顾浔从来没有在微博上发过以前的照片和私下里的照片。他很注重保护隐私,曾有营销号挖出了他大学毕业时穿着学士服和家人拍的合照,还将照片发到了微博上。当天晚上,那个营销号就收到了顾浔发过去的律师函。

    也曾经有狗仔偷拍了顾浔和家人聚会的照片发上网,然后当天下午那狗仔就删了照片,并发了一则正式的道歉声明。

    还曾经有狗仔终于靠跟踪顾浔挖出了顾浔在北市的住处,并拍了几张顾浔带朋友回家聚餐的照片发到网上,给顾浔大造桃色新闻。这次事情闹得更大,偷拍和发照片的狗仔也更倒霉,被顾浔盯了很久。而且在那之后,再也没有狗仔能挖出顾浔的新住处。狗仔们也不敢再挖了。

    总之,顾浔用行动告诉了所有人:我是来干演员这个工作的,不是来当明星的,少挖我的私生活和过去。

    但就是这样一个将私生活和过去保护得滴水不漏的人,在今天却突然主动发了一张过去的照片。而且在这张照片里,众所周知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顾浔,居然穿着一身咖啡店员工的制服,表情还反常的温柔可亲,和一贯表现出的性格完全不符,这怎么能让大众不好奇?

    微博爆炸式的热闹起来。

    ……

    休息室,戚淙捧着手机,看着顾浔发出的过去的照片,视线在那个他熟悉到骨子里的顾浔身上长久停留,之后收敛情绪,抬眼看向身边这个虽然气质大改,但神情依然熟悉的顾浔,问道:“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我不记得我们有拍过这样一张合照。”

    “老板拍的。”顾浔凑过去和戚淙一起看照片,手搭着戚淙座椅的靠背,几乎把戚淙半抱在怀里,“他总是偷拍我们这些员工,这张照片是他擦相机的时候随手拍下的,我看到了,就找他要了过来。上次我和他聊天时,他还向我问起过你。”

    顾浔口中的老板,指的是当年顾浔打工的那家咖啡店的老板。

    戚淙意外:“你还和老板有联系?”

    “嗯,淮北街改造后他干脆直接转行去学了摄影,现在在国外当旅行摄影师,有一个自己的摄影频道,人气很高。你想看看他的频道吗?我可以发链接给你。”

    原来是这样。

    戚淙看着照片里熟悉的咖啡厅,突然微妙地觉得踏实下来。

    在这之前,身边所有事物的改变和顾浔身上的变化,时常会让他有种被悬在半空的感觉。毕竟除了他的记忆,没有任何人和事物,能证明他曾经认识过那样一个和所有人看到的顾浔完全不一样的顾浔。

    这样脆弱的联系让他总是无法安定。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摸了摸照片里隐隐露出一角的咖啡店柜台,心里那些游荡不定的情绪像是突然找到了根系,拥有了能够扎根生存的能力。

    真好。他和顾浔认识的痕迹没有随着淮北街的改造而全部消失,还有人和事物能证明,他和顾浔那些旧时光是确实存在过的。还有东西能证明,身边这个顾浔,确实就是他过去认识的那个顾浔。

    戚淙侧头看向顾浔,自相遇后到现在,第一次卸下压在身上的无数重担,发自内心地、自然地,露出一个浅笑来,点头应道:“好,我等你发链接给我。”

    顾浔的表情突然定住,直直看着戚淙,眼神变深,逐渐危险,朝着戚淙靠近。

    戚淙疑惑:“顾浔?”

    顾浔抓紧戚淙的椅背,视线落在戚淙还没来得及敛去笑意的嘴角上,另一手抬起,朝着戚淙的脸摸去:“淙淙,你刚刚——”

    咚!

    赵振勋重重把手机顿到桌上:“顾先生,我们继续来谈后续的舆论处理。戚淙,你去外面通知一下小韩,让他记得去补一下小冰箱里的蜂蜜水。”

    戚淙从顾浔紧迫的眼神中抽回神,这才想起来赵振勋和沈嘉还在旁边,僵了僵,忙伸手把靠得过近的顾浔往旁边推了推,快速看一眼面无表情的赵振勋和抱着碗缩头装不在的沈嘉,起身应道:“好。”应完匆匆离开了休息室。

    怀里空了,顾浔慢慢坐直身,抬手按了按唇角,看向赵振勋。

    赵振勋眼带警告:“顾浔,希望你没忘了我们上次的谈话,我们说好了,一切以戚淙的事业为重。你这次的发博打乱了我的步调,他的过去本来可以以更温和更合适的方式透露给公众知道。”

    顾浔反问:“为什么要温和?他拥有的一切都是被人用卑鄙下作的法子夺走的,他是受害者,随着他的过去被公布,他应该获得大众的疼惜和支持,相对的,某些人必须要遭到应有的报应。”

    沈嘉突然噎住,低咳两声后不敢置信地看向与之前温和模样截然不同,满身冷意和戾气的顾浔,眼睛瞪大。

    顾浔看沈嘉一眼:“不许告诉淙淙。”

    沈嘉手指颤抖:“你、你……”

    “成熟一点,顾浔可不是你以为的温和老好人。”赵振勋把水往沈嘉面前推了推,看向顾浔,“你在算计什么?”

    顾浔拿起戚淙刚刚喝水的杯子,转了转,送到唇边:“算计着怎么用对淙淙来说最无痛,对那些混蛋来说最痛的方式,告诉大众他们想知道的所有事情。”说完浅浅喝了一口水,勾唇,“挺甜。”

    “嘶。”沈嘉倒抽一口冷气,“你、你怎么这样?那是淙哥的杯子。”

    顾浔朝沈嘉笑了笑:“现在是我的了,他以后也会是我的,你最好少占他便宜。”

    ……

    戚淙嘱咐完小韩回来后,发现休息室里的气氛有些古怪。顾浔和赵振勋在闲谈一些业内前景之类的话题,沈嘉埋头慢吞吞扒饭,动作看上去十分机械。最奇怪的是,在他想拿起杯子喝水的时候,机械扒饭的沈嘉突然抬头看过来,表情动来动去,然后又硬是低下了头,一副想说什么又忍住的模样。

    戚淙蹙眉:“嘉嘉你怎么了?”

    “……没事。”沈嘉又扒了两口饭,话语含糊,“我……我吃饱了,晚上的戏得换一身衣服拍,我先走了。”说完突然放下筷子,起身就跑,速度快得像是背后有鬼在追一样。

    戚淙眉头皱得更紧,有些担心:“赵哥,嘉嘉他……”

    “没事,估计是拍戏压力太大。”赵振勋面不改色撒谎,“让他自己缓缓就好。”

    饭后,赵振勋和顾浔继续留在休息室里聊天。戚淙因为担心沈嘉,所以没有陪着,出来外面守着沈嘉拍戏。

    大约半个小时后,赵振勋和顾浔一起走出休息室。赵振勋去找刚刚拍完一场戏的沈嘉说话,顾浔则拿过一个小板凳坐到了戚淙身边。

    戚淙朝顾浔看去。

    “我这边突然有点事,得先走了。”顾浔说到这停了停,然后放低了语气,“淙淙,抱歉,都是因为我,大家才会去挖你的隐私。”

    戚淙摇头:“不怪你……或早或晚,选了要出道,那这些东西迟早会被人知道。你是要回酒店吗?”

    “不是,去外面见个朋友。”顾浔看着戚淙,突然伸手轻轻放到戚淙头上,揉了揉戚淙的头发,“别担心,事情都会解决的。”

    顾浔说完就走了,戚淙看着顾浔的背影消失在布景围墙后,慢慢收回视线,抬手碰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微博。

    作者有话要说:  肥了一点点!!啵啵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09 19:22::1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桃桃、楚路、四点水的杰、长林、clbr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林 30瓶;辞镜 20瓶;inferiority、听小曲儿 10瓶;鎏金御学 8瓶;木盡 5瓶;29081392、玞筱 3瓶;亦如初止 2瓶;砚砚砚砚砚、家里缺只毛绒绒、墨雨如画、白夜、箪奚、颜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