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9、第 39 章

备胎不干了 39、第 39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被迫继续后仰, 直到后背斜靠到沙发背上, 退无可退。

    他不适地动了动, 试图挑起话题,打破此时微妙奇怪的气氛:“真的很抱歉,其实我有在听你说话。你说可以从代入人物情绪入手,我今天有试着去完整构建游长情的人物性格, 还做了一个人物分析。”

    顾浔还是没说话, 脸越凑越近,冷杉的味道铺天盖地,戚淙甚至能感觉到顾浔呼吸时那轻浅微暖的气息。而且……戚淙的视线落在顾浔近距离看更显压迫完美的五官上, 扫过顾浔的薄唇,之后上移,落在顾浔微垂的双眼上,再顺着顾浔的视线……他不自在地抿了下唇。

    顾浔在看他的……他微偏头说道:“顾浔,你——”

    顾浔突然抬眼和戚淙对视。

    戚淙被顾浔眼中浓烈炙热的情绪震得失了言语, 心跳不受控制地变快。

    好像……有点危险。

    “淙淙。”顾浔伸手抓住戚淙的胳膊不让他再躲, 微微侧头,声音低而轻, “淙淙,我教你,你是不是……该付一点学费给我?”

    胳膊被握住, 气息被捕捉,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公分,只要顾浔低头, 只要顾浔低头……戚淙用力握了一下手,问道:“你想要什么?”

    顾浔的眉眼染上笑意,略微邪气,略微霸道。他抬手摸上戚淙的脸,语气倒是依然温柔,反问道:“你觉得呢?”

    戚淙没见过这样的顾浔,但是……并不会讨厌。因为哪怕都这样了,顾浔也没有乱来,而是先开口要求暗示,等他同意。

    他看着顾浔,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些评论,心尖颤动,几乎就要妥协了,几乎就要沉醉了,几乎就要忍不住回应了,直到……他余光看到了窗帘半开的窗户。

    会被拍!

    “不行!”戚淙陡然清醒,伸手按住顾浔的肩膀把他推开,起身一**坐到斜侧的单人沙发上,看了看窗户,再看向顾浔,用严肃掩饰失态,“我们继续上课吧,我这次一定好好听。学费……等以后再给你。”

    顾浔慢慢坐直身,看向戚淙,眼神依然是深的,但表情却慢慢恢复温和,并带上了一点失落:“确定以后会给?”

    这样的顾浔太戳人心。戚淙点头:“嗯……以后给。”

    “好吧,那我再等等。”顾浔状似妥协,视线在戚淙紧绷的表情和发红的耳尖上扫过,微笑,整理一下腿上因为刚刚的动作而散开的资料,倾身朝着戚淙,“那你专心,不许再走神。”

    戚淙忙也倾身,做出乖乖听课的姿势。

    顾浔于是继续讲解道:“你这三场戏里,只有最后的一场死亡戏比较难。这场戏虽然时间很短,但情绪层次很丰富,从听闻噩耗的震惊不信,到意识到心中愿望再不可能实现的崩溃,再到毒发的痛苦、濒死前对父亲的恨,最后对母亲和幼时的怀念,情绪呈现陡降陡升最终平缓直至消失的起伏弧线,很难演绎,再加上你的人物戴着面具,无法展示表情,只能依靠姿态动作,这里……”

    低沉悦耳的男声在房内扩散,戚淙的心情慢慢平复。他的视线一开始还落在顾浔拿着的资料上,之后忍不住偷偷上移,落在了顾浔眉眼微垂的认真表情上。

    好像……又更了解了顾浔一点。

    他很浅地笑了笑,之后收敛视线,专心听顾浔的分析讲解。

    ……

    也许是顾浔的分析太过细致,让他印象太深,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晚戚淙做了个情节曲折的梦,梦里有人穿古装,有人穿现代装,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冷心绝情,有人痴心不改,然后满眼血色铺满梦境。

    闹钟响起,戚淙唰一下睁开眼,坐起身捂住额头,刚刚还清晰得如身临其境的种种梦境迅速褪去,只几个呼吸的功夫,脑中就只剩下一片空茫。

    他蹙眉,按了按有些昏沉的头,关掉闹钟,掀被起床。

    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时,戚淙扫到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突然想起他自来到恒城后就再没去江天网上看过,抬手拍了拍额头,忙拿出手机搜索江天网app,点击下载。

    和沈嘉汇合一起去餐厅吃早餐时,戚淙抽空把app安装好,然后试着用自己的作者号登入了一下。

    账号登录成功,他在江天网旧站的数据已经成功迁移到了新站上。他有点新奇,根据系统指引弄好设置,然后江天网首页跳了出来。

    和大部分站一样,江天网首页最上方的位置留给了网站金榜。戚淙随意扫过,然后表情凝滞,直至彻底面无表情。

    金榜第一位:《侠骨》by水无痕。

    金榜第二位:《侠骨末路》by水无痕。

    金榜第三位、第四位:《侠骨染血》by水无痕、《侠骨之绊》by水无痕。

    金榜是以小说封面的形式显示的,受手机屏幕大小的限制,金榜只能完整显示前四位的封面,排在后面的小说需要点一下“more”的箭头滑动才能被看到。

    这种设定,让此时的金榜看上去就像是被水无痕的《侠骨》系列包了一般。

    虽然这其实也算是包了。

    讽刺的是,江天网的旧文新签活动版块就在金榜下方,戚淙的《侠骨》果然像冷风如刀说的那样,排在版块第一位,和水无痕的《侠骨》上下挨着。

    更讽刺的是,水无痕的《侠骨》系列封面精良大气,很是吸人眼球,而戚淙的《侠骨》封面因为作者本人没有设定,所以显示的是江天网系统随机匹配的自定义封面,特别简陋。

    抄袭和原创,一个光鲜亮丽,一个暗淡朴素,让人看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戚淙点开吴恒的《侠骨》。

    收藏快要百万,各项数据都足以傲视群雄。

    他又点开自己的《侠骨》。

    收藏九万,因为新文有一个三天审核期,所以除收藏和字数外的所有数据,全部为零。

    对比太过惨烈。

    戚淙沉默两秒,不再看主页,打开了作者后台。

    后台收件箱里躺着五封系统站短,他伸指点开,三封系统自动发的欢迎和签约作者提醒事项,及两封来自冷风如刀的站短露了出来。

    他先打开冷风如刀发的站短看了看。

    编辑冷风如刀:发你企鹅号没人回,你看到站短记得进一下群。

    后面附着一个群号。

    编辑冷风如刀:吴恒的粉丝不知道从哪得了江天网要和吴恒解约的消息,疯了,在你的文章数据迁过来后一举把吴恒的文全部刷上了金榜。你别看,专心写你的。记得去做个封面换上。

    原来是这样。

    电梯到达餐厅所在的楼层,戚淙收起手机先出去,然后在吃早餐时登录企鹅号,输入冷风如刀给的群号,递了进群申请。

    申请一直没通过,可能是时间太早,冷风如刀还没起床。戚淙将企鹅号后台化,又打开江天网看了看。

    两章存稿箱已经全部发出,该码更新了。

    他扫一眼《侠骨》的系统封面,看向身边正在卷面条的沈嘉,问道:“嘉嘉,你带平板了么?我想做个封面。”

    ……

    半个小时后,保姆车停在拍摄地外。在下车前,戚淙将自己写的纯排封面上传江天网,点击确定。

    系统同步刷新,江天网首页,在吴恒版《侠骨》那精美的彩绘封面下方,两个大气潇洒、笔锋凌厉的墨色大字在一片纯白的封底上静静躺着,像一叶扁舟闯入安静的山水,江湖侠气破纸而出。

    午饭时,《青古传》的总编剧突然出现喊走了赵振勋。半个小时后,赵振勋回来,将五张订在一起的a4纸递给戚淙:“你的新戏份,好好熟系一下。新戏服大概后天能赶制出来,戏服一到立刻开始试装。我已经和表演课老师打好了招呼,从明天开始,你跟着老师在酒店上课,一天四节,不用再跟组。”

    五张纸很轻,但戚淙拿在手里却觉得分量很重。他问道:“戏服也新做了?”

    “你的角色是王爷的儿子,穿的太差太普通可不行。”赵振勋看了看手表,“你一会和小韩交接一下工作,下午就回酒店准备吧。还有,插曲《妄念》的曲谱今天也到了,我给你联系了声乐老师,下午你和老师研究一下曲子。”

    戚淙点头。

    说完正事,赵振勋突然压低声音:“已经开始了。”

    戚淙疑惑,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他捏紧资料,问赵振勋:“从哪方面开始的?”

    “公益。”赵振勋补充,“料会慢慢放,得留时间给江兆言反应,这种戏,你来我往的才有意思。”说完拍拍戚淙的肩膀,转身离开。

    总编剧喊赵振勋出去的动静并不隐秘,没过一会,总编剧给戚淙加戏的消息就传遍了剧组。部分之前不怎么在意戚淙的演员,更是直到这时才知道戚淙也要参演《青古传》。

    剧组气氛隐隐微妙,戚淙能察觉到有无数来自四面八方、含义复杂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全部无视,专心和小韩交接工作,然后带着新拿到的戏回到酒店,和声乐老师联系。

    《青古传》的插曲《妄念》是一首很悲情的情歌,前段缓而深情,后段陡然爆发,有一段宣泄式的绝望吟唱,对唱功要求较高。

    戚淙在声乐老师的要求下对着谱子将歌哼唱了一遍,唱完后看向电脑屏幕。

    屏幕里,声乐老师皱眉沉吟一会,说道:“前段很不错,你的声线和情感掌控力让你很轻松地就驾驭住了这一段,但后面的爆发吟唱部分……技巧不足,气息不稳,练吧。”

    戚淙也知道自己有所欠缺,点头:“好。”

    上完课已经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戚淙喝口水润喉,拿起手机。

    微信上躺着几条来自顾浔的未读消息,他浅浅翘起嘴角,一一看过消息后仔细回复,然后提了下自己被加戏的事。

    顾浔没回复,应该是在忙。

    戚淙等了会,之后切出微信,看向界面上的微博图标,想起赵振勋说的话,伸指点开。

    一夜过去,顾浔发博引起的舆论动荡不见降温,反而更扩散了几分。这其中,部分营销号像是为了顺应大众的吃瓜心理一般,发了很多关于戚淙的消息。不过这些消息不再像之前那样全在扒戚淙的隐私,而是从三木入了手。

    其中一个名为“吃瓜组”的营销号写的整理长文以两万多的评论数据,傲立于所有相似文章的最顶端。

    文章很长,吃瓜组用讲故事的方式,顺着时间线,将三木从创立到破产的经过娓娓道来。吃瓜组应该是做了很多准备,行文中穿插着很多新闻报道和几代三木老板创业的小故事,文笔简练,通俗易懂,寥寥几笔,就把戚家几代人的性格勾勒了出来。

    勤劳朴素的初代三木老板戚为民,敢于开拓、不惧失败的二代三木老板戚昌九,沉稳果敢的三代三木老板戚音……三木几十年的沉浮,就这样随着几代老板的更迭,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文章最后吃瓜组这样写道:查阅资料时,我发现了一件很让人动容的事情。从初代到三代,三木从成立初始,就一直有一个“给你一个家”的公益扶住项目,三木每年都会拨一笔资金和定制一批家具、课桌椅、讲台、办公桌椅,送往各个贫困山区和希望小学。哪怕是在去年公司已经很困难的情况下,三木也依然依约,将上一年承诺的捐赠物资,一分不少、一件不缺地送到了求助人手中。我不评价其他,只这一点,我佩服三木,佩服说出“不能让孩子们空等”这句话的戚音。

    戚淙的记忆里没有三木破产的经过,戚音和林辉也从不跟他说这些。他看着吃瓜组描述的三木破产的那段,看着文章中贴着的一个又一个报道和报道照片中戚音憔悴疲惫的身影,手掌紧紧握拳,好一会才松开,伸指点开了这篇文章下的评论区。

    热评一:三木啊,唉,我是海城人,用过不少三木的家具,实话说,质量是真的很好,价格也不贵。我不懂经济什么的,就觉得很可惜,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品牌,居然说没就没了。

    热评二:所以那个三棵树的标志是指三木吗?天呐,我读的小学用的就是“给你一个家”送的课桌,我还记得当时我的小学课桌上印着一句话,“三木成森,森聚万灵”,我当时还好奇怪桌上为什么要印这个。

    热评三:海城本地人出来说一句,三木做的公益远不止这一件,还有“海城春木计划”“海城高校万灵计划”“帮帮手”等等等等,基本上海城比较大的公益项目都有三木的参与。再说一个比较少人知道的,“海城单亲妈妈扶助会”,这个也是三木做的,戚音亲自当会长,帮助很多单亲妈妈成功创业和找到了工作,我妈就是受惠的一员,我真的超感谢戚音。

    点开这些热评下的回复,可以看到有很多海城本地人出来说三木的好,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出来阴阳怪气的,也只是仇富加酸三木家具贵,没有说三木家具质量差或者哪里不好的。这里面还有很多小时候用过三木捐赠课桌的人出来表达感谢。

    评论区的气氛很和谐,大部分评论都很暖心。

    戚淙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公关的成分,但哪怕这些感谢的评论里只有一条是野生的,那他也觉得值了,为外公和母亲的付出,为外公和母亲对公益和回报家乡的坚持。

    他继续往下翻热评,在大概翻到第三页的时候,一条评论让他停了手。

    大海啊全是水:博主讲得挺全的,但有一点你说错了,三木破产的原因不是戚音屡次决策失误,而是被她的儿子戚淙坑了。这儿子不仅坑妈,还坑了好朋友的公司。在自杀前,戚淙一直在言煌智能家居担当市场部经理,并兼管一部分售后的事务。前两天言煌智能家居被爆出售后混乱,你们猜这是谁留下的烂摊子。

    作者有话要说:  没能变更肥orz,明天继续加油!爱你们,啵啵!

    ps:感情戏甜完啦,开始事业线!开始搞渣男!冲冲冲!

    mua~!

    感谢在2020-03-11 19:14::20: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42593154、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子汽水、亦如初止、似桃桃、楚路、enmmm、34778633、荔枝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罂黎、凉月 20瓶;爱吃糖的浅、薛木嘻嘻嘻、糕能磷酸煎、muli落、淮淮淮淮子、巴乔乔巴 10瓶;娅梦 9瓶;inferiority 8瓶;陌色尘清 5瓶;锌巴王 4瓶;松月、无邪 3瓶;鈕祜祿安 2瓶;=-o!、荷華、砚砚砚砚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