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3、第 33 章(修)

备胎不干了 33、第 33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校园……暴力?”安夏和先开了口, 他表情有些奇异, 上下打量戚淙, 突然走出电梯站到戚淙面前,问道,“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莫名其妙的问题。

    戚淙伸手拨开安夏和, 迈步进入电梯, 按住开门键,看向小韩等人:“进来,一直卡着电梯不好。”

    小韩等人回神, 连忙进入电梯,进去后还有意无意地把江兆言挤去角落,不让他挨着戚淙。

    安夏和转身看着戚淙,抬手按了按被拨的地方,在电梯关门之前走进去, 推开小韩站到戚淙身前, 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以前了?”

    电梯门关闭,电梯间里的其他人并没有上来。

    江兆言正被挤得恼火, 听到安夏和的问题愣了愣,然后神情一变,伸手就去拉戚淙的胳膊:“你想起来了?想起什么了?你——”

    啪!

    戚淙打开江兆言的手, 转身看向他:“江兆言,我上次是不是警告过你,下一次见面, 就不止是一拳的问题了。”

    江兆言握紧被打的手,死死看着戚淙,视线在戚淙脸上看来看去,像在寻找着什么,表情突然变得气急败坏,再次伸手想要拉戚淙:“戚淙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你别以为你装——”

    戚淙再次挥开江兆言的手,并一把抓住江兆言的衣领将他用力贯到电梯壁上,努力压抑怒火:“江兆言,我不管你是为什么要赞助《青古传》,但如果你敢影响到嘉嘉的工作,那我就是拼着什么都不要,也要把你、和言煌,彻底搞臭搞死。我是言煌过去的高层,代表公司出去谈过不少业务,我站出去说你的产品有问题,你想想你的宝贝公司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江兆言明明比戚淙高大许多,却对戚淙的压制毫无还手之力。他又懵又惊,俊朗的五官扭成一个愤怒加阴沉的弧度:“戚淙,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

    “闹脾气?”戚淙在江兆言伸手来拽自己前松开江兆言的衣领,冷笑,“江兆言,你的自大和愚蠢才是最好要有个限度!我已经离职,不再是你的员工,你没资格用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请你摆正你的立场!如果你实在不会好好说话,那就闭嘴!”

    电梯到达十三楼,戚淙说完侧头朝小韩等人示意一下外面:“你们先下去。”

    小韩等人被戚淙突然的爆发和这场小冲突吓成了鹌鹑,连忙听话地出去。等确定他们都出去了,戚淙才迈步往外走。

    “戚淙,你还记得我吗?”安夏和突然开口询问。

    戚淙回头,隔着即将关闭的电梯门看向安夏和,毫不掩饰自己的反感和嫌弃:“当然记得,我活了二十多年,碰到的垃圾就那么几个,一辈子都忘不了。”

    电梯门关闭,把安夏和一声古怪的低笑关在了里面。

    ……

    晚上九点多,终于吃完饭的沈嘉过来敲响了戚淙的房门。

    “怎么回事?”门一开沈嘉就冲了进来,着急问道,“我怎么听说你和江兆言在电梯里起冲突了?怎么回事?”

    沈嘉后面还跟着赵振勋,赵振勋明显喝了酒,脸色发红,神情有些倦。他跟着说道:“散场前,另一个演员的助理来一厅,跟导演说嘉嘉的助理和来参加开机仪式的赞助商在电梯前吵了两句,我们一猜就是你。制片去联系了江兆言,还不知道江兆言那边是怎么说的。怎么回事?”

    戚淙没想到这事已经传到了导演那边,边让开身让两人进来,边把和江兆言碰到的事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抱歉,是我冲动了。”

    赵振勋听完皱着的眉头松开:“没事,问题不大,我去看看。”说完就起身走了。

    房内只剩下了戚淙和沈嘉两人。戚淙朝着沈嘉看去。

    沈嘉一僵,起身说道:“淙哥你没被江兆言欺负就好。时间不早,我先——”

    “嘉嘉。”

    沈嘉离开的脚步停下。

    戚淙看着沈嘉的背影:“嘉嘉,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不然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压制和反击江兆言。了解真相不会打垮我,一无所知才会。”

    沈嘉回头看戚淙,妥协,坐到戚淙面前,眉头紧拧:“我可以说,但我先声明一件事,淙哥,你没错,是江兆言利用你。当年你高烧失忆之后性情大变,阿姨觉得你不对劲,压着你去大医院做了很多检查,最后还找去了精神科……医生也摸不准你为什么变化那么大,考虑是你高烧时损伤了神经,或者出现了精神方面的疾病,阿姨很着急,想带你去更好的医院检查加治疗,但你不愿意,为此大闹医院,还想跳楼……最后阿姨妥协了。”

    这些事戚淙全部不知道,之前沈嘉和戚音给他的信息太过简单,他一直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失忆而已。

    他不敢置信:“我……精神方面有问题?”

    “医生只是这么猜测,最后没能确诊,你……反正之后你也就是性格变了一些,对江兆言过度迷恋依赖了一些,没出现更多的症状,所以也不能断定你就是真的生病了。淙哥,你来北市后做的那次检查已经出了结果,我看过,很健康,你、你就算生过病,也已经好了。”

    戚淙想起那封字迹奇怪的遗书、那套处处都透着违和感的公寓,抬手用力按了下额头,问道:“那……在那之后,为了江兆言,我都做了些什么?”

    沈嘉一副不想多提的样子,皱眉憋了半天,才说道:“从医院回家后没多久,你就以上学为由跑回了学校。但你没有好好上课,而是去找了江兆言。那时候江兆言想创业,你……你把手里所有的钱都给了他。后来江兆言赚了第一桶金后有把那些钱还给你,但你全拿去给江兆言买了礼物。”

    戚淙问道:“然后呢?”

    “然后你学也不好好上了,一心一意帮江兆言去创业,还打着三木的旗号到处帮江兆言拉投资拉人脉,包括你成年的时候阿姨给你买的那套房子,你也给抵押套钱给了江兆言。阿姨劝不动你,再加上江兆言装出一副会好好照顾你,会引导你病情的模样,所以为了保护你,阿姨索性开始支持你们创业。”

    戚淙握紧手。

    这之后的故事变得简单而俗套。在三木的扶持下言煌顺利发展起来,江兆言也渐渐撕去伪装,展露野心。他开始通过戚淙反噬三木,戚音因为太过在乎儿子,所以处处被动,三木又恰逢转型的重要时期,在被江兆言暗地里坑了几次后,生意渐渐崩盘。

    “……大概就是这样,我在北市上大学,没法时时看着你,所以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许多细节都不清楚。”沈嘉小心看向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戚淙,安抚道,“淙哥,你别太自责,你那时候是生病了,也太信任江兆言了,所以才……你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三木破产后你和江兆言开始频繁争吵,后来你还离开了江兆言的公司。阿姨也不怪你,大家都知道你是生病了。”

    荒谬的过去全部撕开,戚淙消化了好一会,问道:“那江兆言和安夏和,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沈嘉皱眉,“他们突然就公布了订婚的消息,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北市录歌,觉得可能要不好,就连忙开车去找你,结果我一进门,就看到你……淙哥,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和沈嘉聊完后,戚淙一个人靠在沙发里发了很久的呆。然后他坐起身,打了个电话给戚音。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戚音过了会才接电话,声音带着困意:“淙淙,怎么了?”

    一句对不起滚到嘴边,又慢慢咽下。戚淙稳住声音,说道:“妈,江兆言赞助了嘉嘉演的电视剧,我怕他会影响嘉嘉的工作,你那里有可以威胁到江兆言的东西吗?任何东西都行。”

    戚音的声音立刻变得清醒:“江兆言又找上你了?”

    “我今天碰到他了,还有安夏和。”

    几秒压抑的安静,戚音变沉变冷的声音传来:“有,有很多。淙淙你别怕,妈妈不会让他再欺负你的,你别怕。”

    戚淙喉咙口像堵着什么东西。他抬手按了下眼睛,应道:“嗯,我不怕。”

    ……

    第二天早上,赵振勋给戚淙带来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赵振勋帮戚淙争取到了《青古传》的一首插曲演唱。坏消息是,江兆言加大赞助,把安夏和塞进了剧组。

    沈嘉差点把刚喝进口的豆浆喷出来:“安夏和要演戏?”

    “不是演戏,是以顾问的身份进了美术指导组。美术指导会参与各个拍摄场景的设计和搭建,也算是和安家做的生意合上了。”

    沈嘉还是不能理解:“可安夏和没有子承父业去学设计,他学的是钢琴,之前还在国外拿了奖,现在他进剧组的美术指导组管家装设计是想做什么?他不当他的钢琴家了?”

    “他想找我的麻烦。”戚淙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初一的时候,我和他在同一个钢琴比赛上碰到,我拿了第一,他拿了第二,赛后他来找过我的麻烦。再往前,三木和安佰刚刚建立合作的时候,我们在父母的一次聚餐上认识,他找我麻烦,我们打了一架。后来我转学去你的学校,他就在隔壁班,不过他很快就转学走了,在他转学之前,他带着一群人又来找我的麻烦,我和他又打了一架。”

    沈嘉目瞪口呆:“淙哥你……你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件事?所以你刚转学过来的那次受伤,是他动的手?”

    赵振勋也看向戚淙,像是又认识了戚淙一遍一样,上下打量他。

    “你那时候状态不好,我就没提。”戚淙答到这看向赵振勋,“赵哥,我会找机会和安夏和谈谈,让他不要影响嘉嘉的工作。”

    “也最好别影响你的工作。”赵振勋嘱咐,“有问题跟我说,我来解决。”

    戚淙点头。

    这一天是《青古传》的开机仪式,一行人吃完早饭后就朝着影视城里的拍摄基地赶去。去基地的路上,赵振勋说了一下江兆言那边对昨天的“电梯争执”事件的回应。

    出乎戚淙的预料,江兆言在制片问过去时没有乱发疯,还帮着遮掩了一下,告诉制片他们没有起争执,只是老朋友断联后偶然重逢,打招呼时情绪激动了一些。

    江兆言甚至委婉拜托剧组照顾一下戚淙,因为戚淙身体不好。

    戚淙深深皱眉。

    沈嘉直接呸出了声:“他才身体不好,他才该去看精神科!”

    赵振勋继续说道:“另外,昨天去告诉导演这件事的,是女二萧绣的助理。”

    萧绣,戚淙对这个人有印象,昨天吃饭的时候他远远看到过对方,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年轻女孩子,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估计还不到二十岁。

    “她是新人,带的助理也很新。据说她的助理回去后被经纪人骂了一顿,直接解雇了。”赵振勋点了点沈嘉手里的剧本,“剧组人多眼杂,合作的演员有好有坏,你们心里都有点数。”

    沈嘉和戚淙点头。

    没多久众人到达拍摄地。第一场戏所在的大院里已经摆起了香案等物,四周媒体往来,十分热闹。沈嘉一下车就被各色镜头对准了,他笑着朝媒体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去和导演制片等人汇合。

    戚淙走在沈嘉侧后方,帮沈嘉拿着东西。

    进入院子后,戚淙终于近距离见到了《青古传》的几位主演。

    《青古传》的主要演员有五位,分别是男一沈嘉、男二连彭星、男三秦正诀,和女一王玥、女二萧绣。

    除了女二萧绣是新人,其他几位全都是近两年人气不错的鲜肉小花。其中男二连彭星也和沈嘉一样,是唱跳偶像转演员,年龄比沈嘉大一些,走温柔暖男风。男三秦正诀是童星出道,国民度很高,就是一直不大火,长相偏硬朗。女一王玥属于清冷美人,已经二十七岁,出道七年,火了四年,只可惜一直在偶像剧里转悠,怎么都转不了型。

    剧组演员一起上香的时候,站在后场的戚淙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他侧头,正对上安夏和探出来的脸。

    安夏和保持着搭着戚淙肩膀的姿势,看着前方上香的一众主演,语气轻而怪:“听说你要出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要唱的那首插曲,本来定的是连彭星演唱。沈嘉可真是捧你,直接让投资商联系制片人把那首歌给你要了过去,你们……在一起了?”说完转头看戚淙。

    戚淙推开安夏和搭在肩膀上的手,示意一边角落:“谈谈?”

    安夏和看了看自己的手,视线在戚淙脸上扫过,笑了笑,点头:“有何不可呢,老同学,请。”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没有戏份的顾顾(点烟)

    ps:我努力变肥!爱大家!么么么!

    再ps:明天会修修文,大家不要方,更新时间是晚八点,其他时间的提示都是假的!不要信!么么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05 19:39::19: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樱花与小怪兽、萌喵物语、木盡、似桃桃、流觞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嘤嘤嘤沈公子 74瓶;似桃桃 15瓶;云然 11瓶;2蛋 10瓶;噩梦三今天更了吗 7瓶;路过一树芳华、阿瑟 6瓶;肖战糊穿地心、亦如初止 2瓶;银戒指、圈圈圆圆圈圈、白夜、弋霞、痒痒、phantaci.、柚柚子街、墨雨如画、yu、砚砚砚砚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