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2、第 32 章(修)

备胎不干了 32、第 32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在房间安顿好后, 戚淙拿出顾浔给的巧克力看了看。

    深咖色包装, 上面印着两只在跳舞的小熊, 偏甜的牛奶味——是他以前常吃的那一种。

    没想到顾浔连这种事情都还记着。

    他坐到床上,把包装袋撕开,掰了一小块巧克力放到嘴里。

    吃完就联系了吗?

    这样一条巧克力总共可以掰成六块,一块是一口的量, 一口巧克力假设咀嚼二十四下, 二十四下需要……他打开手机计时器。

    最多只需要十五秒就可以咽了。

    口腔里留下巧克力浓郁丝滑的香甜味道,他又掰了一块,同时默算。

    十五秒乘以六, 等于九十秒,再扣掉中间掰巧克力的时间,如果不嫌腻的话,一条巧克力两分钟就可以吃完。

    戚淙不嫌腻,他之所以常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 就是因为它的甜而不腻。

    手机突然震动一下, 有微信消息进来。

    戚淙回神,忙把微信打开。

    妈妈:到恒城了没有?我查了下, 那边这几天会降温,记得加衣服。

    不是顾浔。

    戚淙放下巧克力,打字回戚音的消息。回完消息后他看了看只吃了两块的巧克力, 把它仔细收了起来。

    还是慢慢吃吧。

    刚这么想,手机就又震了一下。戚淙以为是戚音回了消息,再次拿起手机。

    顾浔:我回房间了, 在1109,你在哪?

    口腔里的巧克力还在慢慢融化,戚淙大概是被甜傻了,想也没想就打字回道:巧克力还没吃完。

    顾浔回了一条语音过来。

    戚淙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发了什么,差点被巧克力呛到,侧头咳了几下后伸指点开语音。

    顾浔略显无奈的声音传出:“淙淙,巧克力还有很多,就当是可怜我,你可以稍微吃快一点吗?”

    还有很多。

    这明明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戚淙心里却突然冒出了一股冲动。他想给顾浔打电话,想直接去找顾浔,想捂住顾浔的眼睛,堵住顾浔的耳朵,让顾浔听不见,也看不到,想把顾浔和江兆言这个人完完全全地隔开。

    不想让顾浔知道他过去三年的荒唐。不想让顾浔知道过去三年的他在江兆言面前,究竟有多么没有自尊和愚蠢。不想让顾浔失望,不想自己在顾浔眼里变得面目全非,变得陌生可恨。

    不想顾浔又露出上次那种压抑难过的样子。

    戚淙抬手按住脸,深吸一口气,快速打字将自己的房间号发给顾浔,然后补充道:我去帮嘉嘉整理行李了,一会再联络。

    发完后他没再管顾浔的回复,放下手调整好表情,收起手机往隔壁房间走去。

    戚淙进沈嘉房间后,发现房间里只有沈嘉和赵振勋两个人在,沈嘉的行李箱堆满玄关,却不见小韩等人来整理。

    赵振勋拿着手机,似乎是刚结束一个通话,见戚淙进来,他侧头示意了一下房里的长沙发:“过来,谈谈。”

    戚淙迈步过去,坐到长沙发上。

    沈嘉立刻挪过去挨着戚淙,看向赵振勋:“赵哥,怎么样,那边怎么说?”

    “投资人说言煌确实在和剧组谈赞助的事,而且已经算是初步谈妥了。”赵振勋坐到长沙发斜侧的单人沙发上,看向戚淙,“你和江兆言……你是什么想法,说说看。”

    戚淙低头,郑重道歉:“赵哥,抱歉,因为我的私人关系,让大家这么烦心。我会尽量让我的私事不影响到嘉嘉的工作。”

    沈嘉闻言难受了,反驳道:“哥,你没有影响我。都怪江兆言!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跑来赞助我演的电视剧!”

    “嘉嘉的工作不是一个江兆言可以影响的,江兆言只是赞助商,不是投资商,《青古传》有曼聚的部分投资,江兆言没办法影响到嘉嘉。”赵振勋强调道,“现在是江兆言要求着《青古传》增加曝光,而不是《青古传》求着江兆言合作,明白吗?”

    戚淙一愣,抬眼看赵振勋。

    赵振勋和戚淙对视,眼里没有生气之类的情绪,继续道:“我问你的想法,是想知道你想不想避开和江兆言可能的接触,如果想的话,我可以把你调回北市,不继续给嘉嘉跟组,你也刚好可以趁这个时间去上一下表演课。关于你的事业规划,我和沈总已经定出了一个雏形,唱跳偶像不适合你,公司准备让你主打唱歌和演戏,走低调靠作品说话的实力派路线。我们不会过度包装你,不会给你立人设,不会给你大面积营销和炒作,只会给你机会让你去试、去出作品,一点一点让你去成长、去闯。这样你赚钱可能会慢一点,也可能最终没法大红大紫,但发展得会很扎实,也不会有人过度关注和苛责你的私生活。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怎么能不明白。

    赵振勋和沈曼这是站在他的立场上,给他准备了一条尽量配合他步调的路,甚至还考虑到了他身上那些复杂的私人关系,在想办法保护他。

    “明白。”戚淙点头,忍不住重复道,“我明白,谢谢赵哥。也谢谢沈总。”

    “那江兆言赞助这事,你是什么态度?”

    戚淙看了看身边的沈嘉,回道:“公事公办,我会做好我该做的工作,如果江兆言真的是因为我而来,那么我会去解决他,不会让他进一步影响到嘉嘉。”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江兆言既然敢来,他就敢去面对,他不允许自己跑掉,把烂摊子丢给赵振勋和沈嘉去处理。

    赵振勋深深看一眼戚淙,点头:“很好。那从明天开始,每天嘉嘉下戏之后,你来嘉嘉房间和他一起上网课,学表演技巧。好了,收拾行李吧。”

    戚淙应声,起身朝着沈嘉的行李箱走去。

    小韩等人很快也赶了过来,一起帮沈嘉归置东西。等大概整理完毕后,戚淙避开众人喊住沈嘉,说道:“嘉嘉,过去三年我和江兆言之间发生的事,你能详细告诉我吗?”

    沈嘉一僵,眼神明显闪躲起来:“这些之前不是都已经告诉过你了吗,就是去给江兆言工作啊什么的,没什么值得细说的。”

    “嘉嘉。”戚淙抓住沈嘉躲闪的视线,“我想知道的是细节,你知道的所有细节。”

    沈嘉看着戚淙,语气抗拒:“哥,咱们向前看,不行吗?”

    “我问这些,就是因为我想好好向前看。”

    两人对视,最后沈嘉先妥协,表情皱巴巴的:“那等晚上,我告诉你。”

    ……

    午饭后,沈嘉、赵振勋去和《青古传》的制片、导演、编剧等人开会,戚淙留在酒店房间,趁着空闲,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微信上有六条未读消息,两条来自戚音,四条来自顾浔。其中顾浔发来的消息有两条是在报备行程,两条是在问戚淙有没有好好吃午饭,最后一条消息的发出时间是一点四十三分。

    戚淙看了看手机时间,快接近三点。

    这个时间,顾浔应该已经离开酒店,去影视城和剧组汇合,准备拍摄晚上的夜戏了。

    他打字回复。

    戚淙:你今晚大概要忙到几点?

    顾浔秒回:拍摄顺利的话,十一点左右[可怜]。你忙完了?

    戚淙看着那个可怜的表情,垂眼,回道:嗯。你明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顾浔直接回了条语音过来。戚淙点开。

    “可以。你想吃什么?这边我比较熟,要不要我帮你推荐一下?这个季节螃蟹快上了,想不想吃螃蟹煲?或者去喝粥?这边有一家粥店做的桂花粥特别香特别好。嗯,或者,你想不想喝汤?”

    顾浔的声音里满是喜悦,尾音上挑,全是撩人心扉的期待,建议也给得很体贴,知道戚淙不太会吃辣,所以推荐的都是清淡的食物。

    戚淙沉默一会,也回了语音:“都可以。我得码更新了,明天再联系?”

    顾浔很快回了语音过来,语带叹息:“那明天再联系……我今晚可以给你发晚安吗?”

    戚淙反复听了听这句语音,想起晚上和沈嘉约定的谈话,点击语音输入,回道:“可以。”

    ……

    这一个下午戚淙的码字效率奇差,平时只花两个小时就能写出的更新,他直到小韩来敲门通知他去吃饭都没能码完。

    他盖上电脑,看了看柜子上装着两幅字的纸袋,起身拿起手机离开房间。

    晚饭是《青古传》整个剧组的人一起吃的,包了酒店餐厅的两个厅,很是热闹。戚淙作为助理,和小韩等人一起被安排去了二厅,不和导演等人在一起。

    吃饭期间,同桌不知道哪个演员的女助理突然捧着手机惊叫起来,然后凑近旁边的同伴,压低声音说道:“天呐,听说顾浔没住《王朝之上》定的剧组酒店,单独住到鼎立来了,在十一楼!就在咱们楼下!”

    她的同伴惊得差点呛到,眼睛瞪大了:“真的?”

    “真的,有人看到了,拍的照都传群里去了。哇,楼下顾浔,楼上沈嘉和连彭星,咱们这是要上天吧!”

    “你小声点!”

    戚淙往那边看了一眼,捏捏筷子。

    顾浔是离开剧组单独住过来的?他还以为是《王朝之上》剧组也正好定了鼎立。

    二厅这边吃完时,导演等人所在的一厅那边正喝得热闹。小韩去问了问赵振勋,得到了所有助理可以提前回房休息的命令,于是一行助理提前撤退,顺着其他吃完饭离开的人,来到电梯边等电梯上楼。

    没一会,右侧的电梯在这一层停下,梯门打开,江兆言和一个气质略有些冷和傲的男人的身影露了出来。

    戚淙本来随意放松的表情沉下,看着江兆言,深埋的恨意蠢蠢涌动。

    明明已经警告过了,明明都走了这么远,为什么要再次出现。他的生活好不容易有了方向,他和顾浔……好不容易才重新开始。

    江兆言也看到了电梯外的戚淙,他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眼神立刻锁定戚淙,视线像扫描器一样将戚淙从上扫描到下,眉头慢慢皱起,开口就是斥责:“你这是什么鬼样子?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站在江兆言旁边的男人闻言侧头,顺着江兆言的视线看向戚淙,眉毛一挑,笑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三木家的小少爷,我是安夏和,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初中的时候,我们还做过一阵相邻班级的同学呢。”

    火|药味。

    电梯间里的所有人都朝着戚淙看去,小韩等人也嗅出了不对,圆圆扯了扯戚淙的衣服,压低声音问道:“淙哥,是你认识的人吗?”

    “认识。”戚淙回答,视线从江兆言和安夏和身上扫过,淬了冰,带了刀,“一个无良剥削员工的前老板,一个有校园暴力前科的小混混,印象深刻。”

    这话一出,电梯间又是一静,里面的江兆言和安夏和表情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又是短小的一天,摸摸大家,啵啵啵啵啵啵!

    ps:隔敏感词orz

    mua~!

    感谢在2020-03-04 19:32::3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半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咖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子汽水、似桃桃、临网、月影初上、楚路、喜欢兔子的巧克力、萌喵物语、inferiorit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苏 52瓶;清徒月 20瓶;熊斯、头都给你笑掉、萌喵物语 10瓶;小樱花与小怪兽 9瓶;喜欢兔子的巧克力 7瓶;亦如初止、mhfx 5瓶;陌染、慕玲 2瓶;白夜、muli落、墨雨如画、砚砚砚砚砚、贫民窟女孩辞锦、风遏云停、顾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