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4、第 34 章

备胎不干了 34、第 34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两人走到大院回廊外的一个假山群后面, 戚淙转身正对着安夏和, 上下打量他。

    多年不见, 安夏和变了很多。长高了,长壮了,脸部骨骼长开,气质大改, 完全没了少年时期那黑而瘦, 跋扈又看不惯全世界的中二样子。

    不过眼里那些惹人反感的攻击情绪倒是没怎么变。

    安夏和坐到一个矮一点的假山石头上,仰头看着戚淙,任由戚淙打量, 问道:“看完了吗?现在的我怎么样?

    戚淙把视线挪回安夏和脸上:“变了很多。”

    “你也变了很多。”安夏和曲起一条腿支在假山上,抬手撑着下巴,上下打量戚淙,“比起失忆时的没骨头样,果然还是有记忆的你更顺眼。”

    戚淙无视安夏和话里的刺, 问道:“为什么进剧组?”

    “你说呢。”

    “你想做什么?”

    “你猜。”

    戚淙看着安夏和。

    安夏和和戚淙对视, 笑意更浓:“在思考怎么揍我?”

    戚淙弯腰,看着安夏和的眼睛:“安夏和, 我不会揍你,我祝你和江兆言百年好合,你们实在是太配了。”

    安夏和脸上的笑意消失, 死死看着戚淙。

    “你果然不喜欢江兆言。”戚淙直起身,“昨天我就觉得你们之间的气场不太对劲,一点不像是已经订婚的伴侣。安夏和, 不喜欢却要和江兆言订婚,你到底在想什么。”

    安夏和很不愉快:“你试探我?”

    “你觉得呢?”

    安夏和冷冷看着戚淙,突然又笑了:“知道我不喜欢江兆言,你很开心?但可惜,我不喜欢他,他倒是在很努力的巴着我,就像……过去三年你那么努力巴着他一样。”

    “你想让安佰成为第二个三木?”

    安夏和越发愉悦:“转移话题?就这么不想听江兆言变心的细节吗?”

    “你接近江兆言,是想享受赢过我的感觉?”

    安夏和讽刺一笑:“你也配?”

    “那你要失望了。安夏和,我失忆了,关于江兆言的一切我全都忘了,怎么认识的他,怎么喜欢的他,过去三年是怎么对他好的,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安夏和脸上的笑容一滞,然后变得更加讽刺:“装失忆?戚淙,我以为你想起以前后会变得聪明一些,却没想到你依然愚蠢,爱情就这么让你目眩神迷,丧失理智吗?”

    戚淙继续道:“我不喜欢江兆言,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害我家破产的人渣。安夏和,谢谢你垃圾回收,如果安佰也被江兆言弄破产,我会很愿意跟你分享一下破产求生的经验。”

    安夏和的笑容慢慢消失,看着戚淙。

    两人对视。

    安夏和突然伸手抓住戚淙的衣领把他拉下来,沉声逼问:“你真的不喜欢江兆言了?”

    戚淙看着安夏和的眼睛,一点不掩饰自己对江兆言的恨意:“如果可以,我只想杀了他。”说完拉下安夏和的手,轻轻拍了拍安夏和的肩膀,“安夏和,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玩这种幼稚的比拼游戏。安佰不该成为第二个三木,我虽然不喜欢你的跋扈和偏激,但安叔叔安阿姨人都很好,我不想看到他们步我爸妈的后尘,别引狼入室。”

    安夏和牙关紧咬,呼吸变得粗而重。他抓住戚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不相信。”

    “不相信你可以去查。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戚淙突然朝安夏和笑了笑,“谢谢你和江兆言订婚,如果不是你们订婚,那个失忆脑残的我也不会去开煤气自杀,如果不自杀,我还想不起从前、忘不掉江兆言。安夏和,我决定不讨厌你了,我谢谢你,你对我可有再生之恩。”说完用力扯开安夏和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半个小时后,美术指导组那边传来消息,昨天被赞助商塞进剧组的新美术顾问招呼都没打一个,连江兆言都没通知,任性地直接离开了。制片对此有些不满,正在找江兆言谈话。

    戚淙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意外。

    安夏和是安家老幺,从小被家人宠得无法无天,受不得气,一被气就一定要找回场子,只要丢个饵给他,他就会立刻跟着饵跑掉。

    但这只是暂时的,安夏和还会再回来,重要的是要让安夏和在回来之后,也想不起要去找沈嘉的麻烦,只把目光锁定在他一个人身上。

    戚淙拿出手机,给戚音打了个电话,等接通后说道:“妈,你能联系到安叔叔和安阿姨吗?我想让你帮我转告给他们几句话。”

    开机仪式之后,所有主演转去化妆棚整理妆发,准备正式开拍。戚淙再次忙碌起来,跟着圆圆和蒋萌忙前忙后,帮沈嘉换衣服弄造型。

    足足一个小时后,一个作风流俏公子打扮的沈嘉新鲜出炉。

    沈嘉一甩发带,摇摇手中的纸扇,朝戚淙挑眉一笑:“哥,跟弟弟去闯荡江湖怎么样?弟弟罩着你!”

    戚淙被逗笑,伸手把沈嘉甩到发簪上的发带拿下来整理好,点头:“可以。”

    沈嘉自己也笑了,折扇一收,凑到戚淙面前:“淙哥,我觉得你扮古装肯定特别好看,要不我让赵哥去帮你要个角色,咱们一起演?”

    “别乱来。”戚淙又帮沈嘉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腰带,“好了,快出去吧,大家都等着呢。”

    沈嘉夸张地叹口气,被小韩带了出去。

    送走沈嘉后戚淙稍微空闲了一点,拿出手机看了看。

    微信里躺着好多消息,全部来自顾浔。

    戚淙想起昨天和沈嘉的谈话,以及像个定时zha弹一样仍呆在这里的江兆言,点开顾浔的微信,仔细看过顾浔的消息,依着顾浔的时间,给顾浔回了条约宵夜的消息。

    在演员们走场对台词准备正式开拍的时候,戚淙拿起沈嘉放在休息椅上的剧本看了看。既然要唱插曲,那功课还是多做一些比较好。

    《青古传》是一部偏轻松的武侠剧,剧情围绕着一把名叫青古的剑展开。沈嘉饰演的男主是仙云派掌门的儿子云流光,天资卓越,性格潇洒不羁,但不爱宝剑爱作诗。

    剧情一开始,就是云流光不堪忍受练武折磨,从家里偷跑,决定上京城赶考,彻底脱离武林的打打杀杀。结果他刚下山就遇到了被追杀并女扮男装的女主关素素,被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追杀里。

    关素素看出云流光武功高强,就伪造了自己的经历和身世,骗云流光自己也是赶考的书生,正被恶亲戚追杀,央云流光带自己一起上京。

    云流光答应了,还接受了关素素赠送的“爷爷打造的普通铁剑”,作为护送关素素上京的谢礼。

    而此时,有旧朝宝藏钥匙传说的青古剑出世的消息已经传遍江湖朝堂,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一无所知的云流光带着孤苦无依的关素素,就这么在一片纷杂的局势里优哉游哉地朝着上京而去。

    “卡!沈嘉,走位错了,再来一遍。”

    戚淙被这个动静惊回神,这才发现场上已经正式开拍,并且似乎已经拍完了好几场。此时场中对戏的不再是一开始做准备的沈嘉和王玥,而是沈嘉和饰演男二游长风的连彭星。沈嘉正边低头让圆圆补妆,边听已经走进场中的导演说话。连彭星站在一边,正从助理手里接水。

    一番交流后,导演坐回机位后面,各部门重新就位,准备重拍这一条。

    圆圆提着化妆箱下来,坐到戚淙旁边的小凳子上,皱眉嘀咕:“怎么回事,嘉嘉和王玥老师搭戏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到和连彭星老师搭戏,就总出些小错。”

    戚淙闻言再次看向场中,就见沈嘉表情难得的有些严肃,正闭眼站在这段戏开始的地方等待开始。在他旁边,连彭星正低声朝他说着什么,神情温和。

    很快场记打板,戏开始,沈嘉睁开眼,挂上散漫含笑的表情,随着连彭星一起朝院子里走,边走边耍着手里的“铁剑”,并一直不停地说着送剑“兄弟”有多麻烦磨叽。

    连彭星微笑听着,时不时附和两句,视线却落在了“铁剑”的剑穗上,眼带探究。

    “过!彭星带得不错。”

    一场戏结束。

    沈嘉明显松了口气,转身朝连彭星道谢。

    连彭星笑着摆了摆手。

    圆圆小声嘀咕:“又是这样,四条戏,一条一遍过,三条因为嘉嘉的原因ng,每次都是连彭星老师带戏才能过,这也太邪门了,嘉嘉今天状态不好吗?还是太久没拍戏紧张了?”

    和圆圆有相同想法的工作人员不少,戚淙听到斜后方也有工作人员在感叹连彭星毕竟是前辈,拍戏经验比沈嘉足多了。

    “戚淙。”消失很久的赵振勋突然出现,唤了戚淙一声。

    戚淙回神,起身走过去。

    赵振勋把戚淙带到一个角落,给了戚淙两页纸:“你的角色,只有三场戏,两场只出现背影,剩下一场戴着面具。演游长风同父异母的二哥,反派,残疾,死状凄惨。编剧和导演本来准备随便选个身材好的群演凑活一下,我看这角色死的时候有一段写字的内容,就帮你要了过来。”

    戚淙意外,没想到沈嘉刚说想让赵振勋帮他要一个角色,赵振勋就真的帮他要了个角色。他接过纸看过,说道:“谢谢赵哥,我会好好准备的。”

    赵振勋点头,侧头看向场中。

    此时沈嘉刚好又卡了一场戏,正不好意思地朝搭戏的连彭星道歉。

    赵振勋看得皱眉,随口嘱咐戚淙多看看剧本和多练练嗓,然后迈步朝着导演那边走去。

    这场戏卡掉之后导演没再立刻开拍,让众人休息十分钟。

    赵振勋把沈嘉喊去一边说了很久,等再开拍时,戚淙发现沈嘉的状态完全变了,不再处处配合连彭星,而是鼓着气势演自己的云流光,逼连彭星配合自己。

    这次换成连彭星总是ng了。

    戚淙看出了一点猫腻,视线在连彭星身上转了转,慢慢收回。

    《青古传》总共三十集,预计拍摄周期三个半月,进度比较赶,所以在拍摄第一天,导演就残忍地让所有演员加了班。

    晚上九点,剧组终于收工,一行人坐车回酒店。路上赵振勋大发慈悲地把网课推后了一天,给了沈嘉一个缓冲期。

    但也只是一天而已。

    沈嘉生无可恋地捂住脸,嘤嘤假哭。

    赵振勋后爸脸:“你想再被连彭星压戏而不自知?”

    沈嘉立刻不哭了,放下手,沉默几秒,用力一拍大腿:“不就是上课吗,我可以!再说了,还有淙哥陪我呢,对吧淙哥?”

    正在和顾浔聊微信的戚淙回神,和沈嘉对视,点了点头,之后看向赵振勋:“赵哥,一会我能出去一趟吗?我……约了顾浔一起吃宵夜,之前答应过他的。”

    沈嘉受伤地捂住胸口,倒回车椅。

    赵振勋皱眉,嘱咐道:“别乱转,吃完早点回来。”

    戚淙点头。

    ……

    晚上十点多,戚淙下楼梯来到十一楼,蹲在楼梯口等。没过一会,一道脚步声出现,他立刻站起身探头看出去。

    一条巧克力被送到眼前。

    戚淙抬眼,顺着拿巧克力的手看向手的主人。

    顾浔穿着一身简单的黑t黑裤斜靠在墙上,头发湿漉漉的还带着水,对上戚淙的视线后他站直身,收回巧克力,上前一步按住戚淙的肩膀,把他转过身,边推着他下楼边说道:“晚饭变宵夜,我好亏,罚你陪我走会楼梯。”

    有点无赖,适当亲昵,但不会让人讨厌的顾浔。

    戚淙余光看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闻着顾浔身上传来的清淡沐浴乳香味,乖乖顺着顾浔的力道往下走,边走边道:“顾浔,我有事想告诉你。”

    顾浔心情很不错的样子,问道:“什么事?”

    “江兆言赞助了《青古传》。”

    顾浔的脚步停了。

    戚淙察觉到顾浔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加大了力道,脚步也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下,看着楼梯上两人慢慢从相叠变成分开的影子,继续说道:“江兆言现在就在鼎立。”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变肥失败!明天继续努力!爱你们,啵啵!

    ps:我修了一下前面感情线的细节,不影响剧情,但大家如果空的话,还是建议大家倒回去看看(对不起我是我磨叽了!),摸摸大家!

    再ps:改错orz,谢谢小天使提醒,爱你!啵唧!

    mua~!

    感谢在2020-03-06 19:19::25: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太惨了最近一定不写b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桃桃、萌萌哒、小樱花与小怪兽、小兔子乖乖、哈哈哈哈哈哈、流觞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井夫人、阿兴 10瓶;亦如初止 5瓶;萌萌哒 4瓶;糕能磷酸煎、stranger 2瓶;鈕祜祿安、蘇不想、白夜、簡單就好、砚砚砚砚砚、花生蓝莓三明治、墨雨如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