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3、第 23 章(修)

备胎不干了 23、第 23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说话时的声音很低、偏沙, 但不哑, 是一种很温柔很撩人的声线, 不过因为他平时说话的语气太过平淡和习惯性的很认真,所以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

    但当他放低声音低吟浅唱的时候,那股沙沙的撩人感立刻成倍数被放大,凶猛刺激着人的耳膜。

    低沉暧昧、如深夜海风轻柔浮动的歌声通过音响设备扩散至整个场馆, 每一句都像是贴着人的耳膜撩过。

    所有人都愣了, 然后不约而同地一起或回头或侧头,朝着舞台中心处站着的人看去。

    戚淙穿着最普通的白t黑裤站在舞台上,头发因为太忙没去剪, 所以依然是那副偏长的样子。舞台灯光关了大半,只有一盏白色的顶灯落在他身上,显得他身影单薄,气质冷清。

    他站姿舒展,一点不见新人惯常的僵硬拘谨, 视线落在远方的某一点, 歌唱时,眼神似乎也跟着歌里的情绪在浅浅变化。

    就像是个经验丰富的歌手。

    台下的小韩等人傻傻看着台上的戚淙, 嘴巴微张。

    台上的沈嘉在愣了一下后,身上的紧张迅速散去,激动地看着戚淙, 然后转身朝着舞台下跑去。

    赵振勋也面露意外。

    这个声线……太特别了。

    歌声在继续。

    戚淙挑的是一首国民度很高的情歌,高音部分不多,节奏舒缓, 对唱功要求不高,但比较考验歌唱者的情感把控能力。

    像这种歌,一不小心就会唱得干瘪无味。

    但戚淙没有,他那沙而撩人的声线配上这样一首抒情的歌曲,简直就像是善舞的歌姬找到了最合适的舞鞋,随便一个跳跃,都是诱人沉迷的弧线。

    这个夏日的热风似乎都随着歌声,变得温柔感伤了起来。

    ……

    一曲毕,戚淙放下话筒。

    台下的沈嘉立刻吹了个尖叫哨,然后用力鼓掌,还催身边的小韩等人也快点鼓掌,兴奋吼道:“好听!超级好听!淙哥最棒!”

    小韩等人回过神,也忙用力鼓掌起来。好些工作人员见状也忍不住跟着举起手。

    掌声从稀疏慢慢连成了线。

    似乎……唱得不算差?

    戚淙微笑,重新举起话筒朝大家道谢,然后转身走到赵振勋身前,等待宣判。

    赵振勋看了戚淙好一会,摇头:“你不适合当爱豆。”

    戚淙紧握的手掌慢慢放松,刚刚跑上台来的沈嘉惊得一个趔趄,站在赵振勋旁边的负责人惊讶地侧头看向赵振勋:“老赵,你开玩——”

    赵振勋把话说完:“你适合当歌手。”

    戚淙抬眼看赵振勋。

    那个负责人闻言倒是不再惊讶,上下打量一下戚淙,赞同点头:“也是,这孩子气质太静太沉,爱豆身上应有的那股子‘全世界我最帅我最靓我最热血我最积极向上、最值得爱’的劲,他身上没有。啧,不好搞啊。”

    沈嘉凑到戚淙身边,紧张问道:“那、那怎么办?那股子……呃,劲,可以培养吗?”

    赵振勋没说话,负责人接了,他说道:“这是人骨子里的东西,咋培养嘛。要我说,这孩子还不如去当演员呢,演员就需要这股安静沉稳的劲头。他这模样和气质,适合走靠实力吃饭的路,太热闹的地方不适合他。”

    “我再想想。”赵振勋发话,他见戚淙仍看着自己,表情难得温和了一些,安抚道,“放心,有你的出路。”

    ……

    沈嘉晚上的演出很成功,散场后众人坐车来到提前订好的酒店,打算在这睡一晚后直接赶明天一早的飞机去下一个工作的地点——尧城。

    戚淙回房后先整理了一下行李,然后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后,他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看了看微信。

    顾浔还是没有回消息。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天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再发消息过去,放下手机走到行李箱边,从里面拿出笔记本电脑,到窗边的小桌上坐下。

    冷风如刀让他更新三章之后再站短签约,他昨天写了一章,还需要两章。

    文档开启,细瘦白皙的手指放上键盘,停顿一会后,从慢到快地舞动起来。

    ……

    不停响着的手机铃声将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的戚淙吵醒。他蹙眉坐起身,本能地先碰了下电脑的触摸板。

    屏幕亮起,露出上面放大至全屏的文档。文档上,鼠标的光标在一个句号后面规律闪烁着,文档最下方,文章最后一次的自动保存时间显示的是晚上十一点过两分。

    戚淙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十一点过十分。他才睡了八分钟不到。他拿起手机,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心中那股隐秘的期待浅浅落空。

    不是顾浔。

    他揉了把脸,接通电话。

    “喂,哪位?”

    “你要签约?”

    听过一次就不会忘的熟悉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戚淙立刻冷了眉眼。

    是吴恒的女朋友林小芝。

    林小芝的话像机关枪一样不停传过来:“我听吴恒的编辑说了,江天网的编辑部收到了你的签约申请,冷风他要亲自签你,哈!你还说你不是想蹭吴恒的热度!你想写《侠骨》?你是不是真的想逼死吴恒?你知道他昨天到今天接到了多少解约赔偿电话,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吗!你怎么那么好命,又是顾浔帮你,又是冷风签你,还有那个回南天,还有那些夸你笔记大纲写得好的老编剧……淙淙水声,你就不能放过吴恒吗?你放过他吧。”

    戚淙捏紧手机,先开了手机自带的变声,然后把手机放回耳边,问道:“说完了?那我挂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过来。”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林小芝崩溃爆发,声音尖锐刺耳,“你不能写《侠骨》,你写了吴恒怎么——”

    “你再打电话过来,我立刻去联系律师,告吴恒抄袭。”

    林小芝陡然噤声。

    “我知道吴恒这种借梗抄袭的行为不好告,但没关系,我也不是一定要赢官司。我只需要让官司一直打下去,拖着吴恒,拖得他手里所有和《侠骨》有关的生意一样都进行不下去,让他耗死在他贪心偷去的东西上。”

    林小芝呼吸变重,明显慌了,但仍强装镇定:“那样你也会被拖住,你不会这么做的,你告不赢的。”

    “我会。”戚淙语气冷酷,毫不留情,“你如果继续纠缠下去,那么哪怕告吴恒会让我倾家荡产,我也会去告。你有句话说对了,我的命确实很好,你可以来和我拼一下试试。”

    嘟。

    林小芝挂了电话。

    戚淙放下手机,把林小芝的号码拉入黑名单,向后靠到椅背里,仰头看着酒店房间的天花板,好一会没有动。

    该去换个新号码了。

    手机铃声突然再次响起。

    戚淙抬手挡住眼睛,没有理。

    铃声消失,然后再次响起。

    戚淙终于动了,坐直身用力把手机拿了起来。

    顾浔两个字闪烁在屏幕上。

    戚淙一愣,冰冻的表情迅速化开,把手机放到耳边,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电话还没有接,又忙把手机拿下来接了电话,然后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不自觉放轻呼吸。

    “这么久才接,吵到你睡觉了?”顾浔的声音传过来,低低的,温温的,带着点抱歉,“但怎么办呢,你明天就要离开南城,我半个小时前才刚落地南城,不吵你的话,在你离开南城前,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了。”

    戚淙意识到什么,眼睛微微睁大:“你,你不会是……”

    “声音这么哑,难道真的被我吵醒了?”顾浔的声音继续传来,更轻柔了几分,“抱歉。就见五分钟行不行?行的话……给我开一下门?”

    戚淙猛地侧头朝酒店房门看去,顾不得回答,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前,用力拉开。

    门外空荡荡的,只有走廊灯光冷清清亮着。

    戚淙胸口鼓着的那口气呲一下散去。

    “给你带了点小礼物。”

    一只手突然勾着一个小袋子从右边伸了出来,之后一个人影跟着转出,身高腿长,宽肩窄腰,虽然只穿着一身简单的黑t黑裤,头上还戴着鸭舌帽挡住了眉眼,但依然很好看。

    是顾浔。

    戚淙对上顾浔含笑温和的眉眼,呆了两秒后回神,先探头看了看走廊两边,然后侧身让开位置,问道:“你怎么找过来的?你来南城是有工作吗?”

    顾浔放下手里提着的袋子,视线不着痕迹地在戚淙露在宽松睡衣外的胳膊、腿和锁骨上扫过,抬手按了按下半张脸,顺着戚淙的示意进屋,回道:“《天问》下一站的宣传在这,日期是明天。我抓紧结束了在申城的工作,提前一天飞过来了。”

    戚淙没注意到顾浔的视线,等他进来后关上门,转身看着已经走到房内床边的顾浔,突然觉得酒店房间有些小。

    也或许是因为顾浔太高了。

    “被子这么整齐,没有睡?”顾浔突然回头。

    戚淙忙把视线从顾浔腿上挪开,定在顾浔脸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准备睡了。”

    顾浔“唔”一声,一**坐到床上,拍了拍,弹了弹,评价道:“不错,挺软。”

    “……”

    这种气氛,这种环境,两人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戚淙不知道该怎么接顾浔这句话。他走到床对面的电视柜边,从上面拿起一瓶水,转身靠到电视柜上,将水递给顾浔,试图转移话题:“你一个人来的吗?助理呢?”

    顾浔接过水,低头边拧边说:“进门第一句话是问我的助理……”

    “什么?”

    顾浔抬头,朝戚淙笑了笑:“他去给我开房间了,就在这家酒店。”

    戚淙点点头表示明白,垂眼看脚下地毯的花纹,本能地避开了和顾浔的对视。

    沉默蔓延。

    “你的微信,我看到了。”

    戚淙抬眼看顾浔,尽量让语气平静一些,问道:“所以想要什么谢礼……你想好了吗?这份谢礼是谢谢你昨天在直播里帮我出头。”

    顾浔倾身,胳膊肘支在膝盖上,微仰头从下方看着戚淙,回道:“我一直没回你的消息就是在想这个,然后等我终于想好了,我又发现了一件事。”

    床到电视柜的距离本就不宽,戚淙斜靠在电视柜上,顾浔这样坐在床尾倾身从下往上看,两人之间的直线距离,几乎连二十公分都没有。

    戚淙甚至觉得顾浔说话时的呼吸都喷洒在了自己胸腹的位置。

    他稍微站直身体,问道:“发现了什么?”

    “发现……”顾浔突然伸手,握住了垂在戚淙锁骨处的王冠吊坠,双眼微眯,里面含着一点危险的情绪,嘴角却浅浅勾起,做出一个和善的表情,语气也是温和的,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那个小小的王冠,看似随意,实则用力得像是要把这王冠捏碎,声音轻而低,“发现有人给你戴上了这个。”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完成!啊啊啊,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啵啵啵!

    ps:送顾顾一首歌,漂洋过海来醋你(狗头

    再ps:捉一下虫!谢谢墨雨提醒!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2-25 14:08::2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点寒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言无我 2个;似桃桃、oniksukilen、荔枝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容离 20瓶;西北风 10瓶;阿瑟 8瓶;汪喵吱噗咩 7瓶;付之言、想睡觉的早起鸟 5瓶;伊诺、南川柿子谷 2瓶;by归、麟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