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2、第 22 章(修)

备胎不干了 22、第 22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顺利离开机场大厅坐上来接人的车后, 戚淙立刻抓起脖子上的项链, 看向沈嘉:“嘉嘉, 你刚刚为什么要在粉丝面前给我戴上这个?”

    沈嘉没回答,只偷偷瞄赵振勋,表情怂怂的,一点不见刚才给戚淙戴项链时的潇洒。

    同车的小韩等人也跟着不敢说话, 但眼神却忍不住八卦地往戚淙脖子上瞟。

    赵振勋皱眉看着沈嘉, 看了半天最后居然没发脾气,侧头看向戚淙,帮沈嘉回答道:“他在提前给粉丝打预防针, 暗示粉丝你以后会出道,避免等以后你真的出道了,粉丝们心生抵触,觉得你现在给沈嘉做助理是有预谋地想吸沈嘉的血。这根项链是沈嘉当年参加出道比赛拿冠军时得到的纪念品,粉丝们都知道它, 也知道它代表的意义。”

    戚淙捏紧脖子上仿佛还带着沈嘉体温的项链, 再次看向沈嘉:“嘉嘉你……”

    “其实我早就想把这个送给你了。”沈嘉一见赵振勋没发脾气,立刻活了, 凑过去搭住戚淙的肩膀,笑得得意,“当年我比赛的时候你没来, 拿冠军的时候你也不在,我一直觉得很遗憾,现在好了, 我的胜利有你一半!幸运也分你一半!”

    戚淙又紧了紧手,看着沈嘉,也跟着笑了,真心道:“谢谢。”谢谢你一直都在。

    ……

    也许真的是蹭到了沈嘉的运气,下午在演出现场准备彩排的时候,戚淙意外地发现他发在江天网旧站上的《侠骨》收到了很多来自读者、游客,甚至是同站作者的打赏,总数额已经快破一万。

    不止如此,他的收件箱里还躺着一封来自网站的站短,提醒他,他的旧文文章数据已经达到免审核签约新江天网的标准,如果他决定签约并顺利更新完旧文,网站将支付给他一笔金钱奖励和一笔推广奖励。金钱奖励按照旧文完结时的数据标准,分为低、中、高、特级四等,推广奖励相同,所有奖励会在文章完结和数据核实完毕后一起发放。

    戚淙看了看那条标准,发现按照《侠骨》现在的数据,他只要能把《侠骨》完结,就能拿到最高的那档奖励。

    江天网很大方,特级奖励的奖金是十万。

    十万,以前的戚淙不会太在意这个数字,但现在,戚淙很心动。

    十万代表着他可以立刻、马上,给爸妈换一套更好更舒服的房子,可以还一点欠沈嘉的债务、给沈嘉买一份谢礼……还可以给顾浔买一份合适的谢礼。

    他摩挲一下手机壳,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低头,点下了站短最后面的“申请签约”按钮。

    几乎是立刻,一条站短回复了过来。

    戚淙被这效率弄得愣了下,打开新的站短。

    编辑冷风如刀:先更新三章,更新完毕后回条站短给我,我会在后台给你开通签约渠道。好好写,不要被网络言论影响,期待你的成品。

    冷风如刀?刀?

    戚淙想起回南天发出的聊天记录里的那个刀哥,先回复了站短表示知道了,然后打开浏览器,输入“冷风如刀江天网”几个字,点击搜索。

    一条百科跳了出来。

    冷风如刀,真名冷风,原江天网大神作者,擅长悬疑推理题材,代表作《暗夜》、《十二迷案》、《推理集》等,2013年封笔,转职编辑,现任江天网总编辑兼江天网编剧公会会长。

    总编辑?

    戚淙意外又疑惑。

    按理来说,坐到总编辑这种职位的人,应该已经不用负责签约新人的事情了吧?

    他意识到什么,看着冷风如刀发的最后那句话,打开了自昨天结束直播后就再没开过的微博软件。

    软件开启后,大堆艾特、评论、点赞、关注消息一起挤了出来,直接把页面给挤卡住了。

    戚淙蹙眉,等页面缓过来后忙去关了所有消息的提示,然后搜索回南天的微博,先关注,之后转发回南天凌晨发的那条微博,附言两个字:谢谢。

    做完这些后,他犹豫了一下,又搜索出顾浔的微博,点击了关注。

    互关成功的提示蹦了出来。

    戚淙一愣,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他没有看错,真的是互关提示,而不是关注成功的提示,也就是说,早在他关注顾浔之前,顾浔就已经先关注了他。

    本来平静的情绪之湖突然荡起了涟漪,他忍不住胡思乱想。

    顾浔是什么时候关注他的,昨天开直播的时候吗?反正肯定不是今天,顾浔今天一直没回微信。

    “淙哥,到嘉嘉彩排了!”旁边的小韩突然扯了戚淙一下。

    戚淙先因为小韩的称呼错乱了一下,然后忙收敛思绪,把手机锁掉塞进口袋,看向台上。

    虽然只是彩排,但主办方把灯光什么的都开了。

    绚丽的舞台上,随着一道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响起,拿着银色定制麦克风的沈嘉在伴舞的包围下被升降台送上了舞台。他摆着一个跳舞的准备姿势,头微侧,露出的侧脸线条完美漂亮。

    音乐节奏突然改变,本来侧头的沈嘉由静到动,用一个干脆利落的手部舞蹈动作,举起话筒看向摆到面前的镜头,正式开始了演出。

    沈嘉平时说话的声音很清亮元气,偏少年音,唱歌时他的声音会低一些,很有力,像穿透乌云的第一缕阳光,温暖、开阔……有种干净的力量感。舞蹈这方面,沈嘉应该是苦练过,一举一动很是利落漂亮,一点不比旁边专业出身的伴舞们差。

    热烈张扬的音乐,有力动听的歌声,炫目养眼的舞蹈……戚淙仰着头看着台上被所有灯光聚焦的沈嘉,眼睛眨也不眨。

    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温柔滚动。

    当年那个跟在他身后的胆小少年,在他遗忘的时间里,像一棵青竹一样骄傲挺拔地长大了。

    真耀眼。

    ……

    两首歌演唱结束后,沈嘉立刻放下话筒,顾不得抹一下额头上跳舞热出的汗,第一时间朝着舞台下的戚淙看去,眼神有点点期待,有点点忐忑。

    戚淙毫不吝啬地朝沈嘉竖起大拇指,夸道:“超级棒!”

    沈嘉大大地笑开,小跑到舞台边,一点不顾形象地蹲到舞台边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刚刚没发挥好,唱之前都没好好开嗓。”

    “会吗?我听着觉得很完美。你这样说,让我更期待你晚上的舞台了。”戚淙含笑说着,掏出湿纸巾递给沈嘉,余光注意到什么,突然侧头往舞台另一边看去。

    一个挂着工作人员牌子的女孩子嗖一下放下手机,朝戚淙尴尬心虚地笑了下,转身飞快跑了。

    沈嘉也注意到了,边用湿纸巾擦脸边砸吧一下嘴,古古怪怪地说道:“我觉得我们马上就要有cp粉了。”

    与时代脱节足足三年的伪老古董真书呆子戚淙收回视线,疑惑问道:“什么是cp粉?”

    “呃……就是觉得我们兄弟关系很好,很羡慕我们的粉丝。”

    一直站在舞台边缘和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说话的赵振勋突然侧头朝这边喊了一句,招手示意沈嘉和戚淙过去。

    戚淙疑惑:“让我也过去?”

    “好像是。”

    沈嘉把戚淙从舞台下拉上来,两人一起走到赵振勋身前。

    赵振勋先让两人跟旁边的负责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戚淙,说道:“你去拿个话筒,然后站到舞台中心去清唱首歌。唱什么都可以,自由发挥,我想听听你的音色。”

    戚淙愣住。

    沈嘉则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看看戚淙又看看赵振勋,问道:“在、在这里听吗?不是应该挑个安静的房间——”

    “这里有一整套的专业音响设备,会放大人的声音,更能听出一些细节的东西。”赵振勋看向戚淙,“我也需要确定你有在大舞台上稳定表演的能力。我只争取到了五分钟,你尽快,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沈嘉知道这就是没得改了,忙又看向戚淙。

    戚淙扫一眼舞台上下不算多,但也不算少的工作人员们,看向赵振勋,点头应道:“我明白了。”说着就准备去拿话筒。

    沈嘉忙把自己的定制话筒塞到戚淙手里,明明不是自己试音色,却看上去比戚淙这个当事人都紧张,迭声说道:“用我的用我的。淙哥你别紧张,放心唱,只是听听音色而已,唱不好也没——”

    “最好努力唱好唱完整一首歌。你可以唱得不漂亮,但态度一样要漂亮。”赵振勋打断沈嘉的话。

    戚淙紧了紧手里还带着沈嘉体温的话筒,突然朝沈嘉笑了笑:“你的胜利分了我一半。”

    沈嘉紧张得脑子都不转了,傻傻回道:“啊?”

    戚淙笑着拍了拍沈嘉的肩膀,握紧话筒,转身走到舞台中心处站定,面向台下,看着下方被这边动静吸引看过来的工作人员、小韩等人,和他们身后朝着远处延伸而去的空荡座椅群,举起话筒。

    三年前的戚淙从来不知道怯场是何物,三年后的戚淙也一样。

    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也改变不了很多东西。

    戚淙熟练地放缓呼吸,调整气息。

    虽然没在人前、在大舞台上独唱过歌,但他曾经在很多大的场合发表过演讲、参加过比赛、进行过辩论。

    只是对着一堆空座位唱歌而已,没问题的。

    而如果这次试音不过关……他把视线放远,想起之前点下的那个“申请签约”按钮和十万元奖励,启唇。

    如果不过关,那他也好早做别的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啵啵啵!

    mua~!

    感谢在2020-02-25 08:46::0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橘子汽水、是阿金呀、咖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汪喵吱噗咩 2个;澄铮、august、无言无我、白柳、荔枝君、萱萱、似桃桃、乔治的恐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佩佩呢 20瓶;呀 17瓶;余词 15瓶;c菌、神仙龟、橘子汽水 10瓶;实形叶6非 6瓶;楼衣 5瓶;星辰寥落 3瓶;xxr、南川柿子谷 2瓶;a.moxa、反派、银戒指、箪奚、arrivederc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