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4、第 24 章(修)

备胎不干了 24、第 24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吊坠被拿起时, 锁骨上的皮肤也跟着被指尖轻轻蹭过。顾浔因为这个动作身体更加前倾, 说话时的呼吸这次不再是“似乎”, 而是真实地喷洒在了胸腹的位置。那团暧昧温热的气息附着在睡衣上,一路蔓延,在余温散去前,轻轻烫了一下心口。

    又来了, 那种陌生的感觉。

    被网络模糊掉的距离感卷土重来。

    戚淙立刻站直了身体, 抬手想扯开顾浔的手。

    细瘦白皙的手掌握住修长有力的手掌,温热的皮肤直接接触,冷白和暖白的肤色互相映衬, 戚淙掌心最柔软的地方,包住了顾浔因为用力而显得格外坚硬的指骨关节,像是小动物柔软的肚皮突然挨上了猛兽尖利的爪子。

    两人都是一顿,然后不自觉对视。

    顾浔眼里本来小心隐藏着的危险和侵略因为这个意外直接暴露。

    和温和、随意,甚至是带点玩笑意思的语气不同, 他的眼神深而沉, 视线专注锋利,里面似乎藏着一个带着粗链子的钩子, 在随时准备着要把猎物勾到自己的领地里牢牢锁起来。

    戚淙立刻松开手,侧跨一步和顾浔拉开距离,改为拽住项链的链子将王冠往外抽, 本能说道:“这个应该不影响谢礼的内容……时间太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被麻痹的兔子又警觉了起来。

    顾浔用力闭一下眼,咬牙无声骂了自己一句, 不太甘心地松开那个吊坠,身体后倾和戚淙拉开距离,之后迅速调整好表情,摘下帽子抓一把头发,语气无奈中带着点疲惫,说道:“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是我不好,我这就……”

    他站起身,却突然晃了一下,又跌回床上,手按住一边大腿,眉心飞快地蹙了蹙,之后用比刚才缓慢一些的动作再次站起身,朝戚淙笑笑,重新戴上帽子:“那你早点睡,我先走了。”

    戚淙捕捉到这一幕,看着顾浔仿佛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视线在顾浔腿上扫过,明明心口还残留着刚刚被顾浔眼神看出的心悸感,嘴上却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你的腿……怎么了?”

    顾浔顺着戚淙的视线往下看,动了动腿,不好意思的样子:“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没事,这两天我在申城拍《王朝之上》的户外戏,要吊威亚,今天因为赶戏拍得急了些,不小心留下了淤青,不严重,你别担心。”

    吊威亚,还有赶戏……戚淙看一眼顾浔落在床上的小袋子。

    之前顾浔说这个是带给他的礼物。

    明明拍戏很累很辛苦,却还特地赶工提前一天过来,行程紧成这样,却不忘带礼物……就只为了见五分钟么?

    因为陌生感和距离感而升起的心防悄然软化。

    顾浔似乎还是那个贴心周到的顾浔。

    “再……歇会吧,等你助理帮你开好房间了再走。”戚淙看了看电视柜上的泡面,蹙了蹙眉,抬眼看顾浔,“你什么时候上的飞机?晚饭吃了吗?”

    顾浔一点不知道客气为何物,闻言立刻一**坐了回去,然后抬手捏了捏眉心,一副很累但强打起精神的表情,回道:“五点多的飞机,有飞机餐。”

    飞机餐哪里吃得好。

    但这个点,吃泡面好像也不好。而且吃饱了睡觉也很影响休息。

    “那个吊坠。”

    戚淙从胡思乱想中回神,看向顾浔,手本能地抬起捏住锁骨间的坠子:“怎么了?”

    顾浔的视线扫过戚淙捏着吊坠的手,又抬手按了下眉心,回道:“它上热搜了。现在微博上很热闹,沈嘉的粉丝都在猜沈嘉为什么会送这个给你,他们中有一部分人觉得……你们可能在偷偷谈恋爱。”

    “谈恋爱?”戚淙被这离谱的猜测弄懵了,继而是哭笑不得,忙摇头回道,“不是,嘉嘉和我们不一样,他送我这个是想祝福我出道顺——”说到这他突然反应过来,停下话头。

    室内诡异地安静下来。

    好一会,顾浔坐直身,看着戚淙,问道:“你要出道?”

    “……”

    反正也没法更丢人了。

    戚淙慢慢松开坠子,努力表现得平静一些,点头:“对,目前是有这个打算。我……欠了一笔外债,想快点还掉,我还想尽快攒钱给爸妈买套房子,嘉嘉说当艺人赚钱快,他刚好又有路子,所以我……准备试试。”

    顾浔不知何时低下了头。他的表情被帽檐遮住看不清晰,只能看到他放在腿上的手互相用力地捏了一下。

    几秒安静后,他抬头看戚淙,说道:“我想好我想要什么谢礼了。”

    话题转得太快,正安静等待顾浔反应的戚淙反应不及:“嗯?”

    “你给我写两幅字吧,具体写什么,我想好了再微信告诉你。”顾浔站起身,走到戚淙身前一米远的地方,微倾身看着戚淙,笑了笑,“你想要的,都会有的。晚安。”

    说完直起身,越过戚淙走到门口,拉开门离开。

    咔哒。

    房门自动闭合。

    戚淙慢慢侧身,看向关闭的房门,好一会,收回视线,看向床头金属装饰条上反射出的自己的轮廓。

    这是两人重逢后的第三次见面,突兀开始,仓促结束。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现在的顾浔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他对于现在的顾浔来说,又何尝不是呢?顾浔知道三年后的他变得这么势利,俗气,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金属装饰把人脸拉得扭曲模糊,本来还算能看的五官,也突然变得可憎起来。

    戚淙扭开视线,上前走到床边,弯腰将顾浔坐过的地方一点点扯平,然后伸手拿起顾浔留在床上的天蓝色精致纸袋,轻轻打开。

    一本褐色天体封面的书露了出来。

    戚淙愣了愣,然后动作不自觉快了起来,把书从袋子里抽出,翻转着看了看,确定真的是他之前一直很想要的一本西语原文编剧书后,嘴角忍不住翘起。

    翘到一半,他又凝固了表情,低头看着书发了好一会的呆,抿唇,轻轻摸了摸书本质感绝佳的封面,弯腰捡起袋子,将书放回去。

    一张白色卡片从袋子里飘了出来。

    戚淙一顿,弯腰将卡片捡起。

    那是一张名片,反面印着一个设计感极强的几何图形logo,正面……印着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和一个律师的姓名、电话。

    戚淙收紧手。

    这个是……

    手机突然一震,戚淙回神,掏出手机打开。

    顾浔:金律师已经了解过你和《侠骨》的基本情况,他大概会在这个周末联系你,找你详谈。

    顾浔:这份赔罪礼,希望你不要推辞。

    顾浔:戚淙,过去骗你的事,万分抱歉。

    顾浔:拜托了,就收下我的歉意吧。

    这好像又是那个熟悉的顾浔,那个总是偷偷帮他照顾他,还处处顾虑他的感受的顾浔。陌生中透着熟悉,距离很近又很远,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戚淙捏紧手机,喉结频繁上下滑动,眼睛用力眨了眨,低头,好一会,打了两个字发了过去。

    ……

    门外。

    靠在墙上的顾浔看向新发进来的消息。

    宝贝:谢谢。

    “……小气。”他戳了戳被备注为“宝贝”的人的头像,叹气,“连句晚安都没有,还有这个系统头像,啧,不会换张自拍吗。”

    手机突然又是一震。

    宝贝:腿上的淤青记得用药酒揉散。

    宝贝:真的非常谢谢。

    宝贝:也谢谢你来看我,晚安。

    顾浔眉毛挑了挑,满意了,轻轻摸了摸“宝贝”发来的消息,声音带笑:“晚安。”

    对面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顶着一脸后爸表情的赵振勋出现在门后,语气明显压着脾气:“顾先生,你还要像个变态一样在我艺人房间门口站多久?”

    顾浔立刻按熄手机和收敛表情,侧头看看身边的房门,确定没吵到戚淙后站直身,问赵振勋:“赵经纪,有时间谈谈吗?”

    赵振勋也看了看戚淙的房门,皱眉侧开身:“十分钟。”

    顾浔迈步走过去。

    咔哒。

    戚淙隔壁的房门突然被轻轻打开,沈嘉弱弱探头,问道:“那个……我可以加入吗?”

    顾浔停步,回头看了看沈嘉,没说话,直接进了赵振勋房间。

    赵振勋黑着脸瞪沈嘉:“就你鼻子灵……快过来。”

    ……

    第二天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戚淙好几次回头看酒店大楼,视线无意识地在酒店门口扫来扫去。可惜的是,直到他坐上离开的车,某道熟悉的影子都没能出现在视野里。

    汽车慢慢开远,酒店越来越小,就在汽车即将拐弯时,戚淙隐约看到有一道熟悉的影子出现在酒店门口。

    他忙坐直身,刚准备仔细看看,车就拐过了弯。

    酒店大门被绿化树木挡住,彻底看不见。

    他保持扭身的姿势停了两秒,收敛好情绪侧回身。

    前座的赵振勋刚好扭头过来,两人对视,赵振勋说道:“换个微信头像。”

    戚淙疑惑:“换头像?”

    “对,换成自拍,练练你的自拍技术,当艺人不会自拍可不行。今天嘉嘉的工作是录一个室内采访,你就不用跟着了,让小韩跟。圆圆。”

    坐在最后排的圆圆应了一声。

    “到尧城后你给戚淙把头发剪剪,不用剪太短,只弄个型出来,让他看着清爽点就行。等回了北市你帮忙联系下你老师,让他根据戚淙的脸型专门设计款发型出来。”

    圆圆高声应了。

    赵振勋又看向戚淙,像是有话想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只嘱咐道:“好好养嗓子,等回了北市,我带你去见公司的声乐老师。”

    这些安排明显是在为出道铺路。戚淙听话点头。

    赵振勋收回视线。

    坐在戚淙旁边的沈嘉立刻凑到戚淙身边,扒住戚淙的脸看了看,忧愁叹气:“淙哥,你长这么好看,太不安全了。”

    戚淙莫名其妙地看沈嘉:“什么?”

    沈嘉没回答,心事满满地摇摇头,把耳机一戴,专心看今天的采访大纲。

    ……

    到尧城后,圆圆按照赵振勋的吩咐给戚淙剪了下头发。没剪多少,就只修了修过长的发尾,弄了下层次,把遮住戚淙眉眼的刘海给理了个形状。

    剪好后圆圆看着戚淙完整露出来的温柔眉眼,抬手夸张地捧住脸,语气陶醉:“温柔美貌攻配元气奶狗受,我可以。”

    正对着小镜子扫脖子上碎发的戚淙疑惑侧头:“你说什么?”

    “啊?哦,我说淙哥你皮肤真好,连个闭口都没有,眉毛也长得好,都不需要修眉,不像嘉嘉,毛发浓密,还每一根都特别倔强,十分不好处理。”

    戚淙想起沈嘉那一头蓬勃生长的头发,含笑赞同:“嘉嘉的头发确实很密,还长得快,他从小就这样。”

    “噫,竹马竹马。”圆圆突然又捧住了脸,在戚淙再次疑惑看过来时真诚建议,“淙哥,你要是不会自拍的话,可以让嘉嘉教你。你们可以从自拍合照学起啊,嗯,多拍拍合照,久了就会自拍了,加油。”说完带着一种谜一样的笑容满足飘走。

    戚淙目送圆圆离开,回头看向镜子里头发修短后终于和“睡”前造型靠近了一些的自己,扫掉脖子上最后一根头发。

    先学着拍合照么?

    ……

    不用跟着沈嘉去电视台录采访,戚淙在剪完头发后,索性趁着这个空闲,将《侠骨》的第三章写了出来。写完后他理了一遍稿子,捉掉虫,然后将它们放上江天网旧站,存入文章存稿箱,定了半夜零点发布。

    做完这些后,他又登录微博,编辑了一条微博,同样定下零点发布。

    作者有话要说:  被赵振勋下了禁令的顾顾委屈躲酒店大门角落望着淙淙走远.jpg

    ps:因为这篇文后天零点上夹子,所以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早一点,但再早应该也不会是在上午,所以大家还是可以晚八点再来看(我在说什么废话……

    再ps:捉虫!谢谢小天使提醒!么么哒!

    mua~!

    感谢在2020-02-25 18:28::50: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馥芮白、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兔子窝窝、橘子汽水、萌萌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言无我 8个;natsuhi 6个;砚砚砚砚砚 5个;inferiority 4个;亦如初止 3个;亦来拒去留、流觞琰 2个;语数外、料峭春风、关山雁、puuush、荔枝君、梦回唐朝、倾斜、墨雨如画、蚊、妖怪啊、入怀、楼阙无、萌萌哒、酒酿鱼、卯金刀竹、xxx、菌菌杳、浔阳江头夜送客、似桃桃、岁杪362、粽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问情 112瓶;二次元生物 50瓶;巫幺子 20瓶;爱吃糖的浅 17瓶;叶疏辞 15瓶;kazamaruri、慕洛、紫蘭兒、hklws、起名废不想起名、今天日万了吗?、钰萱 10瓶;然若 9瓶;朝哥的小朋友 8瓶;旅途、august、兔子和云朵、箫棠、澄铮 5瓶;离泪、亦来拒去留、锅里不靓靓的靓仔、于二玥、夏淮楚 2瓶;我是葉葉葉呀、墨雨如画、咸鱼不翻身、反派、砚砚砚砚砚、枫前、墨琪、银戒指、南川柿子谷、两颗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