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6、第 16 章(修)

备胎不干了 16、第 16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顾浔这条微博一发,被吴恒声明“反转”了一天的舆论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吴恒用来洗白的点总共有三个:他和水粉加好友的时间、他给水粉发过《侠骨》剧情分析文档、淙淙水声版《侠骨》在他发给水粉文档后没多久全文大修过。

    通过这三点,吴恒否定了他和淙淙水声是在淙淙水声发表了《侠骨》后在论坛上认识的事,构建出了一个“他和淙淙水声早就认识,淙淙水声欺骗他没有发表小说,但其实已经发过一篇仅有三章的文章,淙淙水声在从他那得到《侠骨》的剧情分析后,偷偷将他的剧情改进了自己已发表的小说里”这样一个事实。

    因为吴恒给出的锤看上去很硬,所以大部分人都相信了这个说法,觉得吴恒没有抄袭,是淙淙水声偷了吴恒的构思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但现在,顾浔给出的盗文网链接证明了淙淙水声发表的《侠骨》从一开始就是《侠骨》,文章内容并不是在收到吴恒发的文档后大改的。

    也就是说,吴恒在撒谎。

    正冷嘲热讽顾浔装逼翻车和不道歉就是垃圾的顾浔黑粉傻了,正疯狂安慰“受害者”吴恒和内涵顾浔该道歉的吴恒粉丝懵了,而被嘲了一天、憋了一天的顾浔粉丝则在看清顾浔发的内容后,绷紧的神经直接绝地起跳,从崩盘边缘拉向了狂欢顶峰。

    微博评论开始疯涨。

    顾顾冲鸭:哈哈哈哈哈哈哈!盗文网你为什么如此nb,我第一次如此感谢盗文网!吴恒粉丝你们再来嘲讽啊,再来啊!现在我家顾顾不是没有求证事实就乱说话了吧,你们后悔不后悔?这事实丢出来,你们承受得住吗?还淙淙水声偷你家大大的构思,怎么偷?穿越去偷吗?

    回顾暖春:我就知道顾顾不会无缘无故在公众场合用那种语气和一个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话,他只有对不喜欢的人才这样!顾顾肯定是早就发现吴恒有问题了!真nm解气!吴恒你就是抄袭人家新人了!你还想让说了实话的顾顾向你道歉,你不要脸!

    今天顾顾更博了吗:等一下,姐妹们先别太高兴,这事其实还有漏洞可以钻。

    果然过了没一会,就有脑子转得快的吴恒粉丝过来钻漏洞了。

    水宝宝:你们迫不及待蹦出来的样子可真丑陋。这几张图就能证明新人没抄袭了?天方夜谭!首先,聊天记录证明新人和水大认识的时间早于新人发文的时间。其次,聊天记录证明了新人表示想写小说,并请求水大指点的时间,早于新人发文的时间。

    水宝宝:这几张图只能证明水大说的“新人是在看到他发的文档后把全文大改”这件事有错误,并不能证明新人发文时没有偷水大构思!水大那么单纯老实的一个人,多半在指点新人的时候就提过《侠骨》的构思,然后新人听了心动,偷偷跑去发表了!水大又不知道新人在那个时间发了文,他以为新人是在收到文档后才改的文不是很正常?他不是撒谎,只是把新人想得太好了!

    这两条评论一出,立刻获得了很多吴恒粉丝的点赞支持,冲上了被顾浔粉丝霸占的热评前排。

    顾浔粉丝看了这条评论后稍微冷静,然后据理力争。

    今天顾顾更博了吗:水宝宝你的分析也有道理,但请你家水大拿出早就跟淙淙水声提过《侠骨》剧情构思的证据。没有证据,一切就都只是你的猜想。我们也可以反猜是淙淙水声太单纯,跟你家水大提了新文构思,然后你家水大根据新人的构思做了那份剧情分析文档。现在关键点就在这里,到底是谁先提出的《侠骨》构思,请你家水大提供完整的聊天记录,这是决定他们到底是谁抄袭谁的关键。

    舆论至此陷入僵局,双方都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指明走向,最后粉丝们不约而同地聚到了吴恒的微博下,请吴恒给出完整聊天记录。

    吃瓜路人们也被不停的反转搞怕了,不敢随便站队,跟着去吴恒微博,让吴恒给出更多聊天记录证明自己。

    而被全网呼唤的吴恒,始终没有出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粉丝很多的推文大v发了一条轰炸了整个圈子的微博,并艾特了顾浔、吴恒和江天网官博。

    勤奋的扫文君:天呐呐呐呐!!!都别吵啦!淙淙水声出现了!他发新章了!他要求和吴恒对质!江天网你快看看淙淙水声是不是被盗号了!我好激动,坐等对质!水无痕顾浔

    一石激起千层浪,聚在吴恒微博下的两家粉丝和路人们闻讯都是一惊,然后连忙涌进了江天网旧站。

    ……

    手机一震,一条新信息发了进来。

    戚淙从纷杂的思绪里回过神,点开微信。

    顾浔:你发新章了?

    这……又会是哪个顾浔?

    戚淙垂眼,打字:嗯。

    顾浔:要和吴恒对质?

    戚淙:嗯。

    顾浔那边安静了一会,然后一条戚淙看不懂的回复发了过来。

    顾浔:那我再等等。

    戚淙疑惑,打字:什么等等?

    顾浔:我发博时的那个回南天,就是当时在江天网旧站上发帖子提起你的人。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想让他去和吴恒对质,结果大家居然都没注意到他。

    这句话后面还接了个小人尴尬摸鼻尖的表情包。

    戚淙看向那个表情包。

    这是顾浔真实的模样吗?还是另一个假象?

    这次他看了消息很久,才再次打字回道:今天的事,谢谢你。我的盗文是不是很难找?

    顾浔秒回:对,很难,所以我能要谢礼吗?

    顺杆爬,还会主动要求谢礼。又和从前不一样了。

    戚淙出神,然后慢慢放松。

    所以不是假象,顾浔真的在试着展露真实的一面。

    戚淙想起自己账户里那点可怜的余额。

    那点钱好像不够买一份合适的谢礼给顾浔。他压下因此升起的窘迫感,回复:能。不过能晚一点再给谢礼吗?

    这次顾浔那边安静了很久很久,直到戚淙开始觉得不安,想着要不要发消息直接问顾浔要什么谢礼时,顾浔的回复终于又来了。

    顾浔:当然可以。那我可以过分一点,要求谢礼的具体内容吗?

    戚淙松了口气,忙应道:可以,你说。

    顾浔:等我忙完了,我们一起吃顿饭吧[可爱]。

    戚淙一愣,看着那个可爱的表情,心突然软了下来,好一会,打字回道:好。

    ……

    沈嘉忙了一天太累,到家后直接倒床上睡了过去,完全忘了要去问戚淙关于顾浔的事。戚淙没吵他,安顿好他后回了房。

    睡前,戚淙去江天网旧站上看了看,发现《侠骨》的收藏已经破了十万,新章评论也已经有几万条。

    他没有看评论,切出江天网旧站,打开了白天下载好的吴恒写的《侠骨》系列。

    所谓知己知彼,明天就要和吴恒对质,他得弄明白吴恒到底用了多少他的剧情框架。

    分针一圈圈地转,凌晨一点,戚淙放下了手机。他去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但没用,胸腔里那股怒气仍在炽烈燃烧着。

    吴恒居然改了《侠骨》的结局!

    他构思的《侠骨》是一个电影剧本,剧情线拉得并不长,情节紧凑,发展极快,伏笔暗线全部指向一个结局――柳风月的死亡。

    没错,他写的《侠骨》是一个悲剧,主角柳风月最后死了,化成了一堆白骨,这也是他书名的由来,有双关之意。

    但吴恒改了这个结局,他让柳风月活了过来,并走上了统领武林的路,还给柳风月加了大篇幅的爱情戏。

    太荒谬了。

    柳风月的人设是隐侠,如果不是事关国家存亡,他都不会带着一把断剑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去统领武林!

    整个《侠骨》系列看下来,只有第一本里写的是他的剧情,后面几部全是吴恒在《侠骨》原本的世界背景下,通过改动几个角色的命运,套用第一本《侠骨》的剧情结构模式,取用几个被他废弃的支线剧情,漏洞百出地续写出来的!

    吴恒不止窃取了他的构思,还把那些构思打碎了踩在地上,再捡起来重新拼出了几个四不像的东西来。

    戚淙又低头洗了洗脸,洗完抬头看向镜子里眉眼暗沉的自己,手掌握拳,用力一撑台子,直起身回了卧室。

    ……

    第二天戚淙一睁眼,就对上了沈嘉闪着求知欲的双眼。他的睡意消失,仰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

    七点,没有睡迟。

    他从床上爬起来,用晨起时格外沙哑的声音问道:“饿了?”

    沈嘉直接扑到了床上:“你和顾浔是怎么回事?”

    戚淙没有防备,被扑得向后倒回床上,看了两秒天花板,抬手把沈嘉从身上撕下去,边起床边说道:“先去换衣服,换好衣服去餐厅等着,我一会边做早餐边跟你解释。”

    等戚淙洗漱完去到餐厅时,沈嘉果然已经换好衣服老老实实等在那了。他不再吊沈嘉胃口,边去厨房做早餐,边在模糊掉顾浔装穷骗人这点的前提下,简单把当初和顾浔认识相处的过程讲了一遍。因为昨天顾浔做得太明显,所以在讲的过程中,他并没有隐瞒他和顾浔当初关系有点暧昧这件事。

    沈嘉追到厨房,跟屁虫一样黏在戚淙背后,目瞪口呆:“你的意思是,你本来和顾浔是一对,但因为你突然失忆,所以你们――”

    戚淙打鸡蛋的动作一顿,纠正:“还不是一对。”

    “但也差不多是了!你们都约好要一起过七夕……艹!”

    戚淙皱眉:“嘉嘉。”

    沈嘉说完脏话反应过来,忙呸呸一声,但到底忍不住,憋气说道:“所以你本来可以和顾浔这样一个家世好、能力好、长相好,虽然看着有点凶,但其实人品有保证的优质男在一起,却因为一场失忆,被江兆言断了姻缘?”

    嘉嘉眼中的顾浔是这样的吗?虽然凶,但处处优秀。

    “不是被江兆言断了。”戚淙回神,又拿起一个鸡蛋敲开,“是失忆后的我自己脑残眼瞎。”

    “……”沈嘉小心瞄瞄戚淙,不再提江兆言,转而说道,“那既然你现在已经想起来了,顾浔好像也还很喜欢你的样子,那你、你要不要和顾浔和好?”

    戚淙看着碗里挨在一起的两个鸡蛋,拿筷子把它们搅散,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好了,去外面,这里油烟大,别沾到你的新衣服上。”

    ……

    这一天沈嘉的工作是去杂志社拍封面,任务量不重,只花了大半天就弄完了,众人回到小区时才只下午三点多。

    在进小区时戚淙让小韩停了下车,去门卫室领了快递,带着快递回到车上。

    沈嘉好奇问道:“淙哥你买东西了?”

    “不是,是我妈给我寄了些东西。”戚淙把箱子放到脚边,朝赵振勋说道,“赵经纪,一会你能留一下吗?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正在行程表上写着什么的赵振勋停下笔,看一眼戚淙,点头:“行。”

    赵振勋随着沈嘉和戚淙去了楼上。戚淙把箱子放到桌上,看向赵振勋,开门见山:“我身上沾了一点麻烦,今晚会想办法解决。虽然我觉得只要我不说,这麻烦就影响不到我的现实生活和连累嘉嘉,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跟你和嘉嘉报备一下。”

    沈嘉闻言急了:“淙哥你遇到什么麻烦了?是不是江兆言?”

    赵振勋则皱眉,语气严肃起来:“说清楚。”

    “不是江兆言,是网上的一些事。”戚淙先安抚一下沈嘉,然后再次看向赵振勋,“赵经纪,我是淙淙水声,水无痕改编成电视剧的《侠骨》,是他套用我的剧情框架写出来的。”

    好几秒的安静后,赵振勋第一次在戚淙面前失态:“你说什么?”

    ……

    沈嘉搬来笔记本电脑放到戚淙面前,戚淙将电脑开机,插上硬盘。

    硬盘太老,读取有些慢,沈嘉急得抓耳挠腮的。赵振勋看沈嘉猴一样安静不下来,嫌碍眼,伸手把他揪到一边,自己坐到了戚淙身边。

    “有把握锤死吗?”

    硬盘终于读取成功,戚淙快速点开其中一个大文件夹,根据日期搜索,挖出其中几个文档和一个笔记相册,一目十行扫过,紧握鼠标的手微松,点头:“绝对可以。”

    ……

    整理好所有证据后,戚淙登录江天网旧站,准备再去更新一下章节,引大家去微博开始今天的对质。

    后台一开,好几封站内短信挤了进来。

    戚淙滑鼠标的手一顿。

    早在注册成作者时,戚淙就关闭了江天网接收陌生人站内短信的功能。现在江天网旧站能给他发站内短信的,除了网站官方,就只有当初被他给了好友权限的水无痕的大小两个账号。

    “怎么了?”赵振勋询问。

    戚淙没说话,点开了那几条消息。

    衡武:盗号?

    衡武:小淙?

    衡武:你没出事就好。

    衡武:希望你没有生气。

    衡武:对不起。

    ……

    衡武:继续争下去,最后的结果只有两败俱伤。小淙,我给你两百万,我们和解,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