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7、第 17 章

备胎不干了 17、第 17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两百万,可以还掉欠债,可以给爸妈换一套更舒服的房子,省一点的话,甚至可以让爸爸不要再去做那份辛苦的工作,直接退休享福。

    几乎是在看到“两百万”这几个字的瞬间,戚淙脑中就出现了如何规划这两百万的计划。

    但动摇只是一瞬,戚淙很快冷静,并冷了表情。

    用钱求和解,吴恒是在践踏他的自尊。

    而且他如果选择和解,那一直努力帮他的顾浔又该置于何地?

    “和解个屁!”刚绕到戚淙另一边看到站短内容的沈嘉气炸了,着急地按住戚淙的肩膀,“淙哥,两百万你以后会赚到的,别上他的当!”

    赵振勋也看向戚淙:“吴恒依靠《侠骨》这个ip赚到的钱,保守估计应该过了千万。两百万,他毫无诚意。戚淙,我不建议你和解。继续争下去伤的只会是吴恒,你这个笔名本来就是零基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已经在获益,且后面只会获益。除非……你有把柄在吴恒手上。你有吗?”

    “没有。”戚淙重新握紧鼠标,先把站短信息截图,然后选择回复站短,边打字边说道,“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和吴恒和解。”

    细瘦白皙的手指快速敲击键盘,几个字出现在输入框,然后发送出去。

    【淙淙水声回复衡武:水无痕,微博见。】

    ……

    这一天注定不会平静。

    从中午开始,微博上小说圈、编剧圈、推文圈,甚至是影视圈的大小博主们就隐隐躁动了起来。他们在各个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语言习惯和风格,发出了相同意思的微博:晚上怎么还不来,好急好急好急好急!

    其中最急的当属吴恒和顾浔的粉丝。

    对别人来说,今天这场对质只是一场热闹的吃瓜,但对他们来说,今天这场对质却是关乎他们偶像名声的关键之战!

    吴恒粉丝巴不得淙淙水声不出现,或者出现了也只是说出一些漏洞百出的可笑之言。顾浔的粉丝则是盼着淙淙水声快点出现,而且一出现就重拳出击!

    两方无声对垒,气氛一触即燃。

    在这些粉丝之外,微博的热门榜单上,吴恒的声明微博依然高挂着,同样高挂着的还有顾浔昨天发的那条盗文网微博,和推文号提醒大家淙淙水声发了新章的微博。

    在他们下方,好几条营销号做的关于这次水无痕抄袭事件的总结微博一字排开,每一条的转评赞都很高。

    一眼望去,热门榜单上几乎全是关于这次水无痕抄袭事件的内容,好些本来并不关注网文圈和娱乐圈的人,都被这阵势吸引了注意力。

    微博实时热搜上,从下午一点开始,#淙淙水声对质#这个话题就开始慢慢从末尾往上爬,等到下午五点时,#淙淙水声对质#这个话题已经挺进了榜单前十。

    总之,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下,这场本来属于小众圈子里的抄袭大战,硬生生变成了全微博都在关注的大热话题,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一个结果――到底是水无痕抄袭了淙淙水声,还是淙淙水声抄袭了水无痕。

    太阳渐渐落山,终于,在天擦黑的时候,江天网旧站那边传来了消息――淙淙水声再次更新了章节,内容依然只有一句话:【水无痕,我在微博等你。淙淙水声风月骨】

    这条信息立刻被无数关注着淙淙水声动态的博主同步搬到了微博。像是一滴水溅入了躁动的油锅里,所有关注着这件事的圈子全部沸腾起来,无数人在微博搜索框里打入“淙淙水声风月骨”这几个字,点击搜索。

    实时热搜上,#淙淙水声风月骨#这个话题突然出现,然后以坐火箭般的速度,开始从末尾往前狂冲。

    大堆人涌进“淙淙水声风月骨”的主页,一眼看到了上面刚刚发布的一条信息量大到爆炸的内容。

    淙淙水声风月骨:一、我不是水粉。二、我和水无痕相识于江天网旧站的作者内部论坛。三、水无痕不是借用了我的书名、主角名和扩写了我的开头,而是偷走了我整部《侠骨》的剧情构架,并在我原剧情的基础上,进行了魔改续写。四、两百万的和解费,我不接受。水无痕,欢迎你来反驳我的说辞,我在直播间等你。水无痕

    微博似乎静止了一秒,然后轰然炸开。

    不是水粉?偷走了全部剧情构架?两百万和解费?

    卧槽!这信息量,炸了炸了!炸了个超级大的!

    无数人带着满腔震惊和吃瓜欲望,一起涌进了淙淙水声风月骨刚刚开启的直播间里。

    ……

    赵振勋滑动一下手机,看向正在调变声器的戚淙:“观众人数已经破了五十万,热度升得比一些小流量开直播的时候都快。”

    “那是,淙哥就是淙哥,干什么都厉害。”沈嘉满脸骄傲地吹着彩虹屁,一点不见之前的着急,吹完兴奋地问戚淙,“淙哥,你准备什么时候丢证据?”

    戚淙把调好变声器的麦插上笔记本电脑,回道:“等吴恒来了之后。我要他亲眼看着他构筑的谎言彻底崩塌。”

    亲眼看?

    赵振勋的视线在戚淙平静的表情上扫过,手指敲了下手机后壳,低头重新看向手机:“收一下注意力,《侠骨》ip牵扯众多,那边肯定会派水军来带节奏,探你手里到底握着多少东西,你要小心应对。”

    正和沈嘉说话的戚淙闻言收回视线,看向只截取了电脑屏幕画面,并且处于静音状态的直播间,把麦克风拉到了嘴边:“等的就是水军过来。”

    ……

    已经挤了大几十万观众的直播间里,弹幕正密集刷着。

    ――啊啊啊,怎么一直是电脑屏幕画面?淙淙水声呢?不是对质吗?这么安静是搞毛?

    ――二十分钟了二十分钟了,一直是这个画面,啊啊啊啊!我要吃瓜!

    ――吴恒还没来?吴恒还没来?吴恒还没来?

    ――吴恒过来才是脑子有问题!什么淙淙水声,我怀疑这就是个盗号狗,做这些就是为了蹭热度!你看他刚刚发的微博,看着信息量十足,但其实一点证据都没有,假死了。大家都散了吧。

    ――弱弱说一句,我也觉得有点假,淙淙水声都消失三年了,这期间《侠骨》多火啊,如果水无痕真抄了他,那他之前怎么不出来,偏要现在出来?总觉得这就是个盗号的,江天网旧站那么破,要盗号也很容易。

    ――盗号狗滚!举报了!

    ――什么?这是个盗号的?不是淙淙水声?

    第一个节奏终于出现,一直安静的直播间也终于有了动静。

    “咔。”什么东西被放到桌上的声音,然后一道明显经过变声的低沉男声响起,“我是淙淙水声,不是盗号的。”

    弹幕区一静,然后刷得更加密集。

    ――啊啊啊,出声了!

    ――等等,这个变声器,呃……

    ――居然用变声器,藏头露尾,果然是个盗号狗!大家快一起举报他!

    大堆辱骂指责弹幕出现,风向眼看着就要被带歪。

    男声继续响起:“接近四年前,水无痕在我发的帖子下面留下了企鹅号,我去加了他,当时他的网名是‘衡武大帝’,用的头像是《四月》这部动漫的男主角悠一的高中证件大头照,加我好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发帖格式错了,会被删的。你是纯新人吗?’”

    这话一出,立刻有小说圈的老人忍不住冒了泡。

    ――卧槽!水无痕四年前的头像确实是悠一,当时我在他的读者群里面,对这个还有印象。

    ――我也有印象,当时我还吐槽水无痕的企鹅网名好中二来着。

    证实戚淙说法的弹幕又刷了几条,然后出现了吴恒粉丝的反驳发言。

    ――你说这个只能证明你四年前认识水大,不能证明你就是淙淙水声!水大那么平易近人,当年加了他企鹅号的人可不少,这个没法证明你的身份。

    ――拿证据拿证据拿证据!一面之词不可信!

    “证据?我没有。”男声语调平稳,语速不疾不徐,普通话发音标准,明明该是让人觉得享受的说话方式,说的话却莫名气人,“但你们可以去问问水无痕,他当年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到底是不是这个。或者你们把他喊来直播间,我亲自问。”

    弹幕区明显被噎了一下,带节奏的水军和吴恒的粉丝暂时消停,然后卷土重来。

    ――想让水大陪你这个盗号狗浪费时间,想得美!!要么给证据自证身份,要么滚!

    ――盗号狗盗号狗盗号狗盗号狗!

    在密密麻麻的盗号狗辱骂中,男声状似妥协了。他说道:“行,我拿一个证据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直显示着电脑屏幕画面的直播间画面上,始终停留在角落的鼠标光标终于动了。它挪到屏幕上的一个文件夹上,将它点开,然后在出现的一排小文件夹里选择了其中一个,打开了里面唯一的一张图片。

    图片上,吴恒用小号发给戚淙的求和解站短静静躺着。

    弹幕区瞬间安静,然后变得更加热闹。

    ――啊啊啊,终于来锤了!!

    ――天呐,这个账号名,衡武?

    ――衡武是不是水无痕的账号?是不是?是不是?

    “这是水无痕给我发的。”男声说着,又挪动鼠标点开浏览器,输入江天网旧站的地址进入,登录账号,打开黑名单,用鼠标戳了戳里面一个显示已注销的乱码账号,“他是用这个账号发的站短,我拒绝了他的求和后,他转头就把这个账号注销了。在座应该有很多水无痕的老粉,你们中应该有人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小号。还有,你们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冒险用这个小号给我发站短,让我留下这份求和解的证据吗?”

    弹幕上全是吃瓜群众刷的“搞快点”,水军和吴恒粉丝不见踪影。

    男声**炱穑髅魇潜渖鞯鞴幕狄簦茨兄钟杖硕槁涞奈O瘴兜溃骸耙蛭话旆恕3苏飧觯挥衅渌芰瞪衔业姆绞剑仓浪八档娜际羌倩埃闯龅摹断拦恰啡乔匀〉奈业墓顾迹坏┪艺境隼矗拿驮僖参薹ㄍ旎兀帕耍怨瞬坏寐堵斫潘椭ぞ荩幌刖】焓章蛭摇!


    “他这招其实用的不错。但可惜,他出了一个我十分不满意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