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5、第 15 章(修)

备胎不干了 15、第 15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消息发过去后并没有得到回复,顾浔应该是在忙。

    戚淙犹豫了一下,又打了几个字发过去。

    戚淙:祝工作顺利。

    做完这些后他关掉微信,收敛好所有情绪,打开了微博――早上赵振勋说吴恒发了声明,这事他在意一天了。

    声明很好找,就在热门榜单上。戚淙点开,一目十行地扫过,然后冷了眉眼。

    吴恒的声明不长,只有几百字,内容可以概括为四点。

    一、为没有告知读者《侠骨》的书名和主角名是取自别人的事道歉。

    二、否认抄袭、续写别人开头、借梗、借人设的事。

    三、指责发帖的老作者是瞎说,表示他和新人的认识时间早于新人发文的时间,他和新人也根本不是在论坛上认识的,并很有底气地欢迎那个发帖的老作者给出他和新人是在论坛上认识的证据。

    四、倒泼脏水,表示不是他续写了新人的开头,而是新人在和他聊过之后,背着他偷偷把他的剧情构架,改进了自己发过的一段小说开头里。巧的是,后来他为了想找到断联的新人,取用了新人(据新人说还没发表的作品的)书名和主角名,各种阴差阳错之下,造成了如今这种有嘴都解释不清的局面。

    在声明下面,吴恒还贴了几张聊天记录和一张在江天网旧站截的、淙淙水声版《侠骨》的前台文章发布时间和章节历史修改时间的记录。

    聊天记录总共有五张,聊天双方是一个id为水粉的人和吴恒,聊天记录最早的一张显示的时间是四年前。

    第一张记录里,水粉表示自己是吴恒的粉丝,希望吴恒不要介意自己这样通过读者群贸然加他好友的行为。吴恒态度很好地表示没事,还感谢了读者的喜爱。

    第二张记录的时间是上一张的几个月后,记录里,水粉表示自己也想写小说,请求吴恒指点,吴恒耐心指导。

    第三张记录的聊天时间又往后推了几个月,内容是吴恒发了一篇标题为“《侠骨》剧情分析”的文档截图给水粉。

    第四、五张的聊天时间最晚,里面吴恒问水粉发文了没有,需不需要帮忙推荐,水粉回复表示不发了,现实太忙,以后应该也不会再碰写作。

    剩下那张江天网旧站的截图里则清楚显示着,在第三张聊天记录过后没多久,淙淙水声版《侠骨》曾全文修改过一次。

    也许是车里空调开得太冷,戚淙的胳膊上不受控制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认识接近一年,戚淙从来不知道吴恒还有这么能狡辩的一面。他也从来不知道,在他和吴恒聊《侠骨》的时候,吴恒也在拿着《侠骨》和别的人聊。

    没错,就是别人,这五张聊天记录里和吴恒聊天的水粉不是他,他听都没听过这个人。截图里他唯一熟悉的东西,是第三张截图里吴恒发给水粉的文档。

    他还记得这份文档产生的过程。

    当时他刚抽空把《侠骨》的完整大纲弄出来,发现初版开头有几个小设定需要更改一下。因为那段时间和吴恒讨论得比较多,所以他把改小设定的事跟吴恒说了。吴恒很感兴趣,说想看看完整大纲,他于是把大纲发了过去。一天后,吴恒发来了一份针对完整大纲的分析,并提了几个建议。

    那份分析,就是记录里吴恒发给水粉的这一份。

    最让戚淙觉得可怕的是,从时间来看,吴恒似乎是先把这份分析发给了水粉,然后隔了几个小时后,才真的把文档发给了他。

    吴恒当时在想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戚淙又看向了那张江天网旧站的截图。

    江天网会自动记录每部小说的初始发布时间和章节每次修改的时间,这些数据所有人都可以通过文章前台看到,截图里显示的、被吴恒用来倒打一耙的这次修改,就是他在和吴恒聊过后,去修改小设定的那次。

    总而言之,这个声明做得太优秀了。

    完整的聊天记录、无法更改的文章修改时间、从吴恒这边发出去的《侠骨》剧情分析,这些结合起来,任何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都会相信吴恒的说辞。

    吴恒应该也是吃准了没人能拿得出他们是在论坛上认识的证据,又仗着他的社交账号已经注销,所以才敢扯出这么一个弥天大谎来。毕竟当初他发的那个帖子只存在了十分钟不到,能有人看到并记得帖子内容都已经算是奇迹,刚好有人把帖子截图下来的可能几乎没有。

    戚淙的心彻底冷了下去。

    他当年是真的把吴恒当朋友,他也很感谢吴恒当初的指点和帮助。在看到这则声明前,他还对吴恒抱着一点期待,但现在……

    他点开声明下的评论区看了看。

    好几个认证是演员、导演、编剧的博主出现在评论区,对吴恒表达了支持。吴恒的粉丝很激动,纷纷在这些人的评论下表达感谢。

    除了表达支持的,还有很多人在骂“窃取”了吴恒构思的淙淙水声……和顾浔。

    戚淙的视线定在了第七和第八这两条热评上。

    水宝宝:反转了反转了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水大不会抄袭,水大受委屈了呜呜呜。虽然知道顾浔应该也是被朋友误导了才会那样传谣,但我还是觉得顾浔应该给水大道个歉。他没求证事实真相就在公开场合说了那些质疑水大的话,感觉很不负责任。

    春风一醉:我之前是顾浔的路人粉,这次的事情让我对顾浔重新转路了。作为公众人物,我觉得他说话应该更小心一些。而且我觉得他一个双金影帝来小说圈挑事,我总感觉有些微妙……挺low的。

    舆论已经彻底偏向了吴恒。

    顾浔终究还是因为这件事蹭了一身灰。

    戚淙又点进热搜上#水无痕澄清#这个话题里看了看。

    话题里就没声明评论区里的那么和谐了,喷脏的人不少,还有些顾浔的黑粉趁机在里面蹦q,疯狂辱骂顾浔,说顾浔这次装逼装翻了车。

    戚淙看了几条就看不下去,放下手机侧头看向外面的夜色,想冷静一下。

    没事,等明天硬盘和笔记到了,他确定过硬盘和笔记里的内容,并把它们发出去,大家就不会再这么说顾浔了。顾浔没做错什么,是他太过轻信别人连累了顾浔,是他――

    他突然低头重新拿起手机,切出微博,打开浏览器,搜出江天网旧站,用笔名登录,进入后台管理文章,点击发表新章节,快速输入内容,停了两秒,用力按下了发布键。

    章节发布成功的提示弹出。时隔三年,《侠骨》终于出现了第四章内容。

    里面只有一句话。

    【水无痕,我是淙淙水声。明天晚上,微博对质,你敢吗?】

    几乎是在章节发布出去的瞬间,新章的评论就疯涨起来。戚淙不想看评论,刚准备收起手机不再管这些事,静等明天到来,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一条新微信消息躺在提示栏里。

    顾浔:忙完了?

    戚淙收手机的动作一停,看着那个熟悉的猫猫头像,心中积压的情绪倏忽散去,点进消息,双手打字回复。

    戚淙:忙完了。

    戚淙:对不起,连累了你。

    戚淙:我会处理好这些事的。

    顾浔的消息过了一会才回过来。

    顾浔:刷微博了?

    顾浔:生气了?

    顾浔:那你再去刷刷,记得第一时间去我的微博看看,别看其他乱七八糟的。

    顾浔:别担心,我没有乱说话,也没有提到你。

    亲切又温柔的语气,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仿佛两人之间没有隔开三年,也没有经历过欺骗和伤害。

    戚淙又有些走神,反应过来顾浔的意思后,顾不得回复顾浔的消息,连忙点进微博,搜索顾浔的名字。

    一大堆盗版账号冒了出来,戚淙又是一愣,后知后觉地想起顾浔的微博账号是“回顾花丛”,不是顾浔的真名,又忙重新搜索。

    在打到“丛”这个字时,输入框自动出现了“淙”这个字,戚淙拇指在手机边沿顿了一下,选择了“淙”后面的“丛”字。

    这次搜索出的账号终于对了,戚淙打开顾浔的主页,一条置顶微博出现在屏幕上。

    回顾花丛v:我不觉得为正义发声是一件很low的事。回南天

    这条微博下还配着三张图片和一个链接。

    戚淙先点开图片看了看。

    第一张图是一个盗文网站的首页截图,截图中心,网站作品库的角落用红圈圈出了一部作品的名字――《侠骨》by淙淙水声。

    第二张图里的依然是盗文网站,但页面内容变成了《侠骨》的文章信息。信息显示《侠骨》更新了三个章节,更新时间是2016年年中,只比戚淙在江天网发表《侠骨》的时间晚了一天。

    也就是说,戚淙刚在江天网发表了《侠骨》,这个盗文网站就同步盗了过来,并且后来再也没有更新过。

    第三张图里的依然是盗文网站,但页面内容变成了《侠骨》第一章的内容,然后在页面中心,一行加粗红字这样写着:听说是淙淙水声在和吴恒聊过之后,背着吴恒偷偷把吴恒的剧情构架,改进了自己发过的小说里?大家看看,淙淙水声改过文章内容吗?

    这条微博的语气又完全不同于微信里的温柔亲切,显得很是霸道强势。

    戚淙有些愣,反复看了看这几张图片。

    这些……是顾浔上哪找到的?他那篇只有三章的小冷文,居然有盗文网同步盗了?

    而且还能这样的吗?用盗文网上的《侠骨》,证明吴恒在说谎?

    戚淙看向最后那个链接,伸指点进去。

    盗文网的页面跳了出来。

    戚淙:“……”

    作为一个编剧专业的学生,戚淙的版权意识是十分强的。但现在……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更让他觉得复杂的是,他已经彻底搞不懂顾浔真实的性格是什么形状。

    初重逢时又凶又霸道的顾浔,进行第一场谈话时态度莫测多变的顾浔,在车里谈话时理智好沟通的顾浔,微信里温和亲切一如从前的顾浔,还有现在微博里,霸道强势的顾浔,每一个都不一样,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顾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