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4、第 14 章(修)

备胎不干了 14、第 14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回神,第一反应是先转头看看四周,然后从自己背包里抽出本来是为沈嘉准备的帽子,扬手就盖到了顾浔头上,皱眉:“露天停车场人多眼杂,你怎么连――唔。”

    顾浔把冰淇淋喂进戚淙嘴里,往上看一眼帽檐,脸上笑容扩大,微弯腰看戚淙:“谢谢淙淙。”说完就着这个姿势抬眼看向赵振勋,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汽车,“我能借你的小员工一会吗?五分钟就行。”

    早晨的阳光薄薄洒在穿着一身干净白t加浅色牛仔裤的顾浔身上,照亮他含笑的眉眼,冷白的皮肤,立体的五官,雕塑般完美的脸颊轮廓,高大结实的身材,属于成年男性的撩人荷尔蒙肆无忌惮释放。

    “……嘶。”也不知道是谁偷偷吸了一口气。

    众人终于回神。

    沈嘉来回看看顾浔和戚淙现在那明显超过普通朋友界限的姿势,一脸被冲击后的懵傻,说不出话。其他助理也是一副被喂了震惊果的傻样,视线在顾浔和戚淙之间快速来回,用眼神疯狂八卦。

    全场只有赵振勋是理智的。他确定四周应该没有狗仔蹲守后侧头看了眼顾浔停在不远处的车,又看向戚淙,皱了皱眉,问道:“你想被顾浔借走吗?”

    所有人的视线又落在了戚淙身上。

    顾浔也垂眼看向已经回神,并把冰淇淋勺子吐了出来的戚淙,笑着晃了下冰淇淋盒子:“跟我走有冰淇淋吃。”

    戚淙整个人都是僵的,他不懂顾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做出这样的行为。他深吸口气压下心口被顾浔出格举动搅出的情绪,尽量保持平静冷静的样子,回头看赵振勋:“赵经纪,我可以离开五分钟吗?”

    顾浔愉悦地低笑一声。

    戚淙握拳,不敢看其他人的表情,硬着头皮补充:“顾先生比较爱开玩笑。”

    众人:“……”爱开个屁!顾浔那个“住在冰山上的少爷”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赵振勋看不下去了,朝顾浔说道:“按时把我的员工还回来。”说完看向戚淙,嘴张了张,却没说出什么来,只侧头摆了摆手,示意戚淙快去快回。

    戚淙说了句谢谢,把化妆箱还给圆圆,配饰箱递给助理里的另一个男生小韩,最后看向沈嘉。

    沈嘉一脸被隐瞒被抛弃的不敢置信和混乱,隐隐还有点委屈,憋着脸,看看顾浔,又看看戚淙:“你……你们……”

    “我回来再跟你解释。”戚淙安抚地拍一下沈嘉,然后侧头朝顾浔道,“走吧。”说完先一步朝顾浔的车走去。

    顾浔侧头看了眼沈嘉,视线在沈嘉被拍的地方停了下,跟着戚淙走了。

    靠近顾浔的车之后,戚淙才发现顾浔的车边还站着一个助理。见他过来,助理立刻走到车门边,弯腰帮他拉开车门,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戚淙:“……谢谢。”他回头看一眼顾浔,弯腰上了车。

    顾浔也跟着上了车。车门关闭,戚淙不等顾浔说话,先一步说道:“我家里破产了。”

    顾浔侧身面向戚淙的动作顿住。

    “我很需要沈嘉助理这份工作。”戚淙觉得有些难堪,但有些事却不得不说得清楚明白一些。他侧头和顾浔对视,认真说道,“顾浔,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也不懂你刚刚……但是,嘉嘉出于好心给了完全没有社会经验的我一份工作,我不能仗着和他是朋友,就总是在工作时间去处理私事和干扰他的工作,这不对。”

    顾浔慢慢把冰淇淋勺子放进盒子里,脸上笑容敛去,问道:“你家里破产了?什么时候的事?”

    戚淙扭回头,回道:“年初。”

    年初,《天问》在国外走各大国际电影展的关键时期。

    顾浔没说话,鸭舌帽的帽檐在他的眉眼处落下一层阴影,显得他的眼神有些暗沉。

    不说话没表情时的顾浔,身上那种骨子里散发出的强势压迫感立刻显露了出来,低气压如冰面铺开,迅速覆盖了车内这个狭小的空间。

    这该死的无处不在的陌生感。

    戚淙继续说道:“顾浔,你和嘉嘉都是公众人物,我是嘉嘉的助理,你这样无所顾忌地来找我,可能会给嘉嘉带去――”

    “你的意思是,你要因为沈嘉,和我保持距离?”

    戚淙闭嘴,看了两秒自己的手指,再次侧头对上顾浔的视线:“我不是为了沈嘉,是为了我自己。我怕赵振勋会因为我给嘉嘉带去了不好的影响,而把我辞退。我的记忆停留在大三那年,专业知识没学完,社会经验完全没有,很难迅速找到一份有保障的工作。还有……我很缺钱。顾浔,我是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顾浔牙关不着痕迹地紧了紧。他侧回头放低拿冰淇淋的手,向后靠进车座靠背:“我影响到你的生活了。”

    戚淙也收回视线:“暂时还没有。”

    车里陷入安静。

    好一会,顾浔动了。他伸手把冰淇淋放到前座座椅间的扶手上,侧坐对着戚淙,肩背微压,胳膊撑在膝盖上,双手交叉,低“嗯”一声引来戚淙的视线后,朝戚淙略显抱歉地笑了笑:“抱歉,是我考虑不周。这个冰淇淋化了,就不给你吃了,下次再请你吃更好的。”

    车里无形的低气压随着顾浔表情的放松和语气的放缓迅速散开,戚淙摇头:“不用道歉……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谢谢你的冰淇淋。”

    顾浔看着戚淙,停顿两秒,又稍微后靠了一些,语气放得更缓:“戚淙,我马上就要去机场。《天问》的宣传加《王朝之上》的拍摄,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会很忙。我今天这样贸然来找你,是想在忙得抽不开身前,跟你说一句话。”

    能沟通就是好事,戚淙跟着放缓了语气,问道:“什么话?”

    “我昨天只跟你说了我很后悔过去骗你的事,没来得及跟你道谢。你没有因为我过去的欺骗而彻底不理、甚至是恨我,我很感激。”

    “……不用。”戚淙收回视线,“不用。”至于不用什么,不知道。

    他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因为顾浔的欺骗恨顾浔。

    说恨,好像不是,他能感觉到顾浔的欺骗不是出于恶意,也很感激顾浔在水无痕这件事上帮他出头,而且在他失忆时,他很可能伤害过顾浔,对顾浔有所亏欠。

    说不恨,但他却也没法自然坦然地去接触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顾浔。在面对顾浔时,他的情绪是混沌的,不恨……也很难去爱。

    “我还想问问,我们……可以重新做朋友吗?”

    戚淙一愣,动了动,刚想回答,顾浔就接着说道:“我想以真实的模样再和你认识一次,可以吗?给我们一个机会去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一个太过诱惑的词。

    那些由欺骗开始的朦胧情绪,真的能从头开始吗?

    也许是顾浔说话时的表情太像从前,也许是想摆脱混沌,也许……也许只是不甘心地想知道真实的顾浔是什么模样,想知道他欺骗的真正理由。在安静几秒后,戚淙点了点头。

    五分钟没到,戚淙就下了车。

    在离开前,戚淙弯腰冲车内的顾浔说道:“你转发的微博我看到了,你……以后可以不要再在公共场合提到我吗?”

    顾浔微不可查地顿了下,之后笑着点头:“当然,我会等到我们重新成为真正的……朋友之后,再向大家介绍我们的关系。”

    戚淙松口气,道了句多谢,转身离开。

    戚淙走后混血助理小哥立刻回到了车上,他边系安全带边发动汽车,语气着急:“顾哥,要赶不上飞机了。”

    “太瘦了。”

    助理迷茫地透过后视镜看顾浔:“什么太瘦了?”

    “他。”顾浔抬手摸上车窗,在玻璃上描摹戚淙走远的轮廓,“之前怎么没发现呢,他瘦得这么厉害。现在艺人助理的普遍工资是多少?”

    助理跟不上顾浔的思路,边转方向盘边回道:“三千到一万多的都有,得看是什么类型的助理,好一些的老板年终还会再发个大红包。顾哥,并不是所有老板都像你这么大方的。”

    三千多到一万,戚淙上学时候一个月的零花钱都不止这个数。

    顾浔的指甲在车窗上刮出难听的声音。

    戚淙的身影拐过花坛不见,他收回视线,不再刻意收敛后,身上那股略显霸道的压迫感又漏了出来,语气也略微焦躁:“就算家里破产了,他之前作为一家中等规模公司的高管,现在也不该缺钱才是,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肯定是有人欺负……对了。”

    他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小号上转发并辱骂了的一条声明微博,声音低冷:“确实有个垃圾欺负他了,就在我眼皮底下。”

    ……

    戚淙进摄影棚后找到赵振勋,主动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因为私事在工作时间离开岗位的事情。

    赵振勋看戚淙两秒,点头:“你明白就好。”

    和赵振勋聊完后,戚淙又找到沈嘉,表示晚上再和沈嘉详谈关于顾浔的事。沈嘉正被圆圆按着修眉,闻言也没法发表反对意见,只能应一声表示同意。

    宣传照的拍摄很赶,一天要拍好几套衣服,大家都很忙。戚淙不太熟悉助理的工作,只能自己有眼色一点,看到其他助理有忙不过来的地方就主动上去帮忙,渐渐的倒也上了手。

    晚上七点多,拍摄终于彻底结束。大家都很累,上车后就全瘫下了,没有人说话。

    戚淙看一眼身边上车后立刻靠着椅背睡了过去的沈嘉,取出一件备用外套给他搭住肚子,然后掏出手机,点开堆积了好几条未读信息的微信。

    消息大部分是戚音发来的,还有几条是……戚淙看向顾浔的猫猫头像,手指挪了挪,还是先点开了戚音的微信。

    妈妈:硬盘和笔记找到了,我看了下,硬盘是好的,笔记也没缺什么,已经给你寄过去了,应该明天就能到。

    妈妈:淙淙你是要重新捡起学业吗?

    妈妈:这样也不错,你当时不是想考研吗?我觉得你虽然丢了几年,但如果好好复习,肯定能考上想去的学校。

    妈妈:总之,无论你想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

    妈妈:是不是在忙?

    妈妈:宝宝,忙完了给我回个消息。

    戚淙摸上屏幕上“宝宝”两个字,浅浅笑了下,给戚音回了几条消息,然后退出看向和顾浔的聊天框,点开。

    顾浔:上飞机了。

    顾浔:下飞机了。

    顾浔:理理我吧。

    网络的距离和顾浔熟悉的头像及语气模糊了陌生感,戚淙有一瞬间的恍惚,脑中快速闪过三年前那个老实腼腆的顾浔。

    但他很快又回过神,回忆了一下如今这个陌生的顾浔和今天在车里那场“从头开始”的谈话,点开输入框,在系统表情里找到冰淇淋的图标,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