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3、第 3 章

备胎不干了 3、第 3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沈嘉听完戚淙的致命三问,眼睛飞快地眨了眨,先挑了最好回答也最简单的问题回道:“说你记起来了,是因为在你现在忘记的那三年里,你因为一场高烧,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

    这回答有些绕,但戚淙立刻懂了。他很意外:“我之前也失忆了?”

    “嗯,你当时烧退醒过来后,连叔叔阿姨都不认识了,我去看你,你还问我是谁。”

    戚淙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失忆又失忆,他难道是什么易失忆的体质吗?

    沈嘉小声嘀咕:“早知道你自杀一次就能想起过去,还能顺便忘了那个狗人渣,我一定――”

    戚淙看沈嘉:“你说什么?”

    沈嘉闭嘴,提高声音生硬地转移话题:“我说……说我现在做的工作其实和我大学学的专业并不相关。我是,是……”声音越说越小。

    戚淙见沈嘉说着说着没了声音,表情也变得奇怪,皱眉:“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毕业后不做本专业的工作很正常,很多人都是这样,这没什……难道你在做什么犯法的事情?”

    “当然不是!”沈嘉连忙否认,手在方向盘上挪啊挪,因为觉得有点羞耻,所以耳朵都憋红了,声如蚊呐,“我现在的工作是艺人。”

    “什么人?”戚淙没听清。他越看沈嘉越可疑,视线扫过沈嘉挑染了几缕银色的头发和身上不规则剪裁的宽大黑t,以及脖子、手腕上戴着的夸张饰品,表情一变,“难道你沾了黄赌――”

    “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沈嘉急了,声音变大,“我现在是艺人,也就是明星!就是那种唱跳偶像!当然我也演戏,不过演的不多。”

    戚淙呆住:“明星?”

    沈嘉脖子都红了,声音低下来:“嗯。”

    “唱跳……偶像?”

    声音更低:“……嗯。”

    戚淙上下打量一下沈嘉,觉得不可思议:“你会……唱跳?你不是连上台做个班级演讲都会紧张结巴,明星……要上台表演的吧?”

    沈嘉假装镇定:“这些都是能克服的,习惯就好。”

    戚淙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沈嘉打小就胆小内向,在青春期时甚至说出过“以后要找个完全不需要和人接触的工作”这样的话。但现在沈嘉居然去当了需要面对很多很多人的艺人?

    他看着沈嘉。

    沈嘉闷头开车。

    好一会之后,戚淙终于消化了这个消息。他放缓语气:“没做什么犯法的事就好。当艺人挺好,不是,是非常好,你以前总害怕……”

    他看着沈嘉现在对比起记忆里明显自信大方了许多的样子,突然笑了,很多想说的话,最终化成了一句:“嘉嘉,你在台上表演的时候,一定很帅气,就像你当年克服恐惧,优秀地完成演讲时一样。”

    沈嘉愣住,侧头看戚淙。

    太阳即将落山,橙色的光从车窗外照进来,笼罩在戚淙身上,为他染上了一层金色的边。他侧靠在座椅上,身上穿着从医院旁边小店里临时买来换洗的纯白色t恤和咖色休闲裤,露出的皮肤因为久不见光,白得几乎和t恤融成一色,头发黑而软,有些长了,从脖子后落了几缕在肩上。因为太瘦,t恤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空荡,给人一种他很脆弱的感觉,但他笑着,和戚音极为相似的杏眼微弯,长而密的睫毛落下来,朦胧了眼里透出的笑意,唇色浅淡的嘴唇微勾,柔和俊秀的脸部轮廓沐浴着阳光,又显得那么温柔和强大。

    这样的戚淙,那么熟悉,又那么的让人怀念。

    沈嘉转回视线,抬手捏了下鼻子,跟着笑了:“一般般,也没有特别帅。回头等淙哥也出道了,肯定比我更帅!”

    戚淙笑容凝滞。

    他意识到了一件自己忽略的事:“出道?”

    “对啊。”沈嘉很是快活,“淙哥你不是要跟着我混么?你放心,我虽然在娱乐圈里只能算是个小虾米,但我还有我姐啊,我姐自己搞了个经纪公司,回头我让她签你,凭你这条件,一夜爆红不是问题!到时候咱哥俩双剑合璧,剑指娱乐圈顶峰!”

    戚淙嘴张了张,看着沈嘉兴高采烈的样子,想到家里如今的情况,又默默闭了嘴。

    差点忘了,他已经没有了任性和选择的资本。

    两人没来得及聊第三个问题,公寓就到了。

    戚淙租住的公寓条件很不错,在地铁站旁边,物业优秀,周边配套设施齐全,还临近步行街,很受高收入白领们的喜爱。

    但戚淙看了却一点都不开心。

    只要一想到在失忆的他欠着信用卡舒舒服服地住在这的时候,父母正在那个连空调都没有的老小区房子里煎熬,他就恨不得亲手掐死过去三年的自己。

    他逼自己把注意力从公寓上挪开,在进入公寓电梯后侧头问沈嘉:“还有个问题你没说,我小表舅提到的那个江兆言……他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那个男人?”

    沈嘉私心里很不想戚淙再和江兆言扯上关系,恨不得就此让江兆言这三个字彻底消失在戚淙的生命里,但他更不想骗戚淙。

    他点点头,尽量回答得简单明了:“是,你和他是通过当初那场害你失忆的高烧认识的。当时你在去看病的路上晕倒,是江兆言发现了你,把你送去了医院。然后你醒来后把什么都忘了,却偏偏记得救了你的江兆言,从此一颗心全扑到了他身上,任旁人怎么劝都不回头。”

    听别人讲一段自己完全忘了的、还和感情沾边的记忆,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戚淙忍着心理的不适,继续问道:“我为他做了很多荒唐的事?”

    “是他一直在利用你!他知道你喜欢他,依赖他,所以故意吊着你骗你!”沈嘉语气变得激烈,“他就是个人渣,长得人模狗样,干的却全不是人事。淙哥,你这次恰好忘记了认识他后的三年,一定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他那么欺负你,特地帮你来了。真的,你信我,他就是个超级大人渣!”

    戚淙蹙了下眉。

    认识这么多年,沈嘉在他面前骂人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出来。沈嘉性子软,人好,讲义气,不爱和人起矛盾。那个江兆言能获得沈嘉这样的评价,想来人品肯定不怎么好。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个人品差劲的家伙,还为对方执迷不悟了三年。他喜欢的明明是……

    电梯停下,戚淙敛下思绪,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安抚沈嘉两句后和沈嘉一起出了电梯。

    他们这次回公寓是为了拿戚淙的钱包和手机,好让戚淙尽快把身上的债务情况理出来。之前沈嘉送戚淙去医院时因为太急,忘了帮戚淙拿这些,东西都落在公寓里。

    两人来到最靠里的一套公寓门前。门是密码锁,戚淙侧头看沈嘉:“密码是多少?”他没问沈嘉知不知道,因为沈嘉肯定知道,不然沈嘉几天前也没法闯门救出自杀的他。

    沈嘉脸色臭臭的:“930828。”

    这串数字明显是一个人的生日日期,戚淙一顿,问道:“是那个男人的生日?”

    沈嘉用一个嫌弃的撇嘴作为回答。

    戚淙看向密码锁,抬手输入这行数字。

    嘀一声后,锁开了。戚淙却没有立刻推门进去,而是继续问沈嘉:“这个密码要怎么改?”

    沈嘉一愣,然后大喜,忙凑上前说道:“很好改的,你有管理者权限吗?有的话用指纹验证一下,然后按这个……”

    ……

    五分钟后,两人用新密码重新打开大门,进入公寓。

    公寓的窗帘半拉着,里面光线很暗。戚淙摸索着打开灯,一个地上零散铺着几个酒瓶,满地外卖盒和乱七八糟杂物的客厅露了出来。

    有一点洁癖的戚淙狠狠皱眉。

    这是猪圈吗?

    沈嘉小心说道:“你住院之前因为和江兆言……产生了矛盾,离开了江兆言的公司,过得有些颓废。”

    这只是颓废?

    戚淙努力无视这乱糟糟的客厅,说道:“爸妈还在等着,先拿东西吧。”说完鞋也不换了,直接迈步进了客厅。

    沈嘉连忙跟上。

    钱包和手机都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戚淙找到后直接拿上揣进口袋。在准备离开时,他在床头地毯上踩到了一个信封。他停下,弯腰把信封捡了起来。

    信封是那种最普通的白色信封,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两个字――遗书。

    外面沈嘉在问要不要把外卖垃圾清一下,戚淙把信封一折,放进口袋,边应声边走了出去。

    在公寓呆了二十分钟,两人带着收拾出来的一小背包东西,赶回了戚音和林辉住的酒店。

    到酒店时戚音已经醒了,四人聚在一起吃了顿简单但温馨的晚饭。

    吃饭时戚音问起了戚淙对未来的打算,询问他是不是真的要跟着沈嘉去娱乐圈闯荡。

    戚淙筷子一顿,在餐桌下轻轻踢了一下沈嘉,回道:“嗯。我准备先从给嘉嘉做助理开始,等熟悉那个圈的环境了,再走下一步。”

    沈嘉瞪眼看向戚淙,欲言又止,然后低头闭嘴。

    戚音赞同点头:“稳扎稳打,挺好。其实也不一定要去做明星,你大学不是学的编剧么,跟着嘉嘉去那个圈子里看看,万一能找到编剧类的工作,也挺不错的。爸妈这边你别操心,我们可以顾好自己。你爸今天联系到了一个老同学,对方说可以聘你爸去一个教育机构当外语老师,能做回老本行,你爸可高兴坏了。”

    林辉给戚淙夹了筷子菜,跟着说道:“对,我都谈好了,下个星期就去上班。淙淙你做你想做的工作就好,不用为了爸妈勉强自己。”

    戚淙放在桌下的手收紧,面上却笑着说道:“不勉强。其实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先跟着嘉嘉摸一下行业情况,如果最后能找到和专业相关的工作,我肯定就不给嘉嘉打杂了。”

    饭后戚淙先送戚音和林辉回了房间,然后转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份遗书。

    他皱眉盯着封面上的“遗书”两个字看,之后进入房间找了找,翻出酒店床头的宣传册摊开,按开找到的笔,在上面认真地将“遗书”两个字写了一遍,然后把信封放到了宣传册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