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第 4 章

备胎不干了 4、第 4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受外公和母亲的影响,戚淙从小就有练字。因为练得早、练得多,所以他的字基本在初中时期就已经定型,后期再怎么变,也只是在已经固定的字型上,增加一些个人的小习惯。

    但现在,摊开在戚淙面前的信封和宣传册上,明明都应该是他写的“遗书”二字,字迹却有着明显不同。

    信封上的“遗书”二字写得过分用力,字形生硬,结构比较散,看上去就像是个练字新手写的。

    宣传册上的“遗书”二字也刻意用力了一些去写,却字形圆融,结构完美,运笔转折柔韧飘逸,在楷书的形上保留了很强烈的个人风格。

    戚淙皱眉。

    字迹是一个人刻进肌肉记忆里的东西,就算是失忆了,也不该退步这么多才对。看这信封上“遗书”两个字的用力程度和笔划走向,也不太像是因为要自杀所以敷衍着写的,反而有种认真郑重的味道。

    不对劲。

    他拿起信封,翻过来拆开,抽出里面的信纸。

    大堆字出现在眼前,密密麻麻,戚淙只看了一眼就再次皱了眉。

    之前他还抱着侥幸,觉得信封上的字没写好会不会是特例,但这信纸上的字打碎了他的侥幸。

    只粗略一扫,他就发现了起码七、八处字的结构问题,而且这些字在他看来十分陌生,无论是运笔还是行文的间隔习惯,都没有任何一丝属于他个人的影子。

    这已经不仅仅是字迹退步的问题了。

    他又看了看信的内容,顿时被恶心得连脸都皱了起来。

    这到底是遗书还是情书?通篇都是在向江兆言表达爱意,用词哀怨缠绵,一句都没提过戚音和林辉。这信真的是他写的吗?

    敲门声响起。

    戚淙回神,暂时按下思绪,把信纸塞回信封,盖上宣传册,起身去开门。

    沈嘉拿着一个记事本和一支笔站在门外。戚淙开门后,他先做贼一样侧头看了看隔壁戚音和林辉住的房间,然后朝戚淙挥了挥手里的本子和笔,压低声音:“淙哥,我来帮你理账了。这三年银行各项业务和支付软件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怕你一个人搞不明白。”

    戚淙点头,侧身让沈嘉进来。

    两人盘腿坐到床上,戚淙将钱包里的卡全部抽出,一字排开,然后拿出手机按了按。

    手机屏幕没有亮。

    沈嘉凑头过去:“待机好几天,没电了吧。”

    “等我一下。”戚淙起身翻出充电器,把手机充上电,按了开机。

    一个电话立刻打了进来,来电人“兆言”。

    戚淙顿住,看了屏幕两秒,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到耳边。

    “这就是你说的永别?怎么不继续关机演戏了?”一道还算好听的低沉男声从听筒里传出,语气里带着火气,“戚淙,装自杀的把戏你还要来几回?你能不能别闹了,我说过,我不是要赶你出公司,只是希望你能换个岗位。研发部门太重要,你又不会――”

    这一通质问让戚淙立刻确定江兆言确实和沈嘉说的一样,不是什么好人。他冷声打断对方的话:“江兆言?”

    电话那边安静两秒,语气突然缓了下来:“我知道你在生气我瞒着你和夏――”

    “别废话了。”戚淙再次打断江兆言的话,“我确实跟你永别了,滚吧。”

    江兆言声音拔高:“你说什――”

    嘟。

    戚淙挂断电话,找了找,把江兆言的号码拉入黑名单,然后转身。

    沈嘉兴奋地扑过去:“淙哥,你刚刚真是太帅了!干得好!对待人渣就得这样,让他滚!”

    戚淙扶住床头才勉强没被沈嘉扑倒,表情缓和一些,伸手把沈嘉从身上薅下来:“好了,理账吧。”

    两人重新在床上坐好,戚淙负责给银行打电话查账,沈嘉负责记。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戚淙名下总共有九张信用卡,所有卡加起来的总欠款高达九十八万,基本上是把所有卡的额度全部用空了。除了卡之外,戚淙还在一些购物平台和支付软件上借了钱。

    更让人觉得又怕又气的是,就在戚淙自杀前一天,戚淙还一口气下载了七八个借贷app,在上面合计借了十六万多的钱,给江兆言下单了一个奢侈品手表,手表的收件地址填的是江兆言的公司。

    从戚淙和品牌客服的聊天记录来看,这手表是戚淙给江兆言买的生日礼物。

    戚淙捏紧了手里的卡。

    沈嘉表情担忧:“哥?”

    “没事。”戚淙丢开卡,“这个订单可以取消吗?”

    沈嘉连忙点头:“可以的,客服说这手表需要从国外调货,发货比较慢。我刚刚看了下,你买的手表还没发货,可以直接取消。”

    戚淙表情好看了点:“那直接取消吧。”

    一刻钟后,购物款被系统退回了戚淙的账户。戚淙用这笔钱还了那些借贷app的欠款,并卸载了它们。

    又过了半个小时,账终于彻底理清楚。加上在各个购物平台上买东西分期的钱,戚淙总计欠款一百四十三万多。

    沈嘉放下被各种数字占满的记事本,看向戚淙,欲言又止。

    戚淙比沈嘉以为的冷静。他没有逞强不求助,收好床上的卡后说道:“嘉嘉,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百五十万?我想先把这些账还掉,然后注销、关闭这些卡和账户。还完账后,剩下的钱我想给爸妈租套房子,让他们住得舒服一点。我保证,我会尽快赚钱还给你。”

    “没问题,我这就把钱转给你!”沈嘉连忙掏手机。

    收到沈嘉的转账后,戚淙坚持给沈嘉写了一张一百五十万的欠条,然后和沈嘉约好明天一起去各大银行销户。

    忙完这些时间已经不早,戚淙起身送沈嘉回房,在沈嘉离开前,他突然开口问道:“我为什么自杀?前一天我还在贷款给江兆言买礼物,后一天我就自杀了,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沈嘉停步回头,迟疑一下,回道:“因为江兆言和那个做室内设计的安家小儿子安夏和订婚了。”

    戚淙愣住:“安家?是我知道的那个安家吗?”

    “是,就是你家以前的那个合作商,安佰设计公司的安家。”

    “……”戚淙用力抿了下唇,又问道,“江兆言是做什么的?”

    “智能家居。淙哥,江兆言的公司,完全是靠吸你和你家的血发展起来的。”

    送走沈嘉后戚淙回到房内,站在床边看着上面收好的一堆卡,低声骂了句脏话。

    ……

    销卡、找房、租房、搬家,戚淙硬是赶在下个工作日来临、林辉正式去老朋友的教育机构上班之前,花两天时间把这些全部办妥了。

    他新租的房子在林辉上班地点的附近,两室一厅,有一个大阳台,装修比较新,家电齐全,虽然比不上戚家以前住的小别墅,但比起戚音和林辉之前住的那个老小区房子,已经是好了很多很多了。

    虽然欠债很多,但戚淙并不准备委屈父母。搬好家后,他又去超市给戚音和林辉补了很多生活用品,买了几套换洗衣物,他甚至还给戚音买了一套护肤品。

    然后,他在晚饭桌上向林辉和戚音提了告别。

    林辉皱眉:“明天就走吗?”

    正在埋头扒饭的沈嘉闻言也抬起了头,想说话,却被饭噎得打了个嗝。

    戚淙顺手给沈嘉倒了杯水,应道:“嗯,嘉嘉为了我在海城耽搁了这么久,误了不少北市的工作,也该回去了。”

    沈嘉急忙咽下饭菜,着急说道:“我没――”

    戚淙看沈嘉:“你今天背着我接了好几个电话,我还听到电话那边的人骂你了。”

    沈嘉熄火,没什么底气地说道:“那是我经纪人,他就是那臭脾气。”

    “而且我也想快点参加工作,坐吃山空总是不好。”戚淙又看向戚音和林辉,“妈、爸,我在你们的保护下过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出去闯闯了。”

    林辉想说话,被戚音挡住。戚音朝戚淙笑笑:“想去就去吧,妈还等着享你的福呢。”

    离开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晚饭后,戚淙和沈嘉一起去办离开海城前的最后一件事――退掉戚淙租住的公寓,顺便收拾戚淙的行李。

    沈嘉有些蔫,边开车边说道:“淙哥,我看叔叔买了很多肉和菜回来,明显是想好好给你补补身体。而且我也觉得你还是再养养身体比较好。”

    “我想早点赚钱。”戚淙系好安全带,看向前方的车水马龙,“我不想被时代抛下。”

    沈嘉看一眼戚淙沉静的侧脸,嘴动了动,终究没再阻止。

    到公寓时天已经彻底暗了,正值晚饭时间,电梯前挤满了吃饭回来或者下楼拿外卖的住户。沈嘉紧张地压了压帽子,勾着肩背缩在戚淙身后,生怕被人认出来。

    这两天两人在外办事,沈嘉一到人多的地方就是这副模样,戚淙有些好笑,低声道:“你这样更可疑。”

    “可疑也比被人认出来围追堵截强。”

    电梯刚好到达,沈嘉忙拱着戚淙往里走。

    电梯很快上满,门关闭,菜香弥漫,没有人说话。

    “咦,海报换了?”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电梯里的众人骚动起来,纷纷扭头朝电梯右边贴着的海报看去,然后安静的沙丁鱼们里有几条激动了起来。

    “是顾顾!”

    “居然换上了《天问》的海报,这谁换的,可以啊。”

    “《天问》要上映了吗?”

    “对,九月一号的档期,也不知道是哪个鬼才定的,挑这么个开学的好日子。”

    人群嗡嗡起来,戚淙也跟着侧头朝电梯海报看去。

    那是一张整体风格偏苍凉的海报,一望无际的戈壁里,一栋破败的土房子孤零零立在坡顶。房顶有旗帜飘扬,一个束发黑衣的男人抱剑立在旗杆顶部,长身玉立,气质凛然,黑色的围帽遮住他的大半张脸,只隐约能看到一点下颚到下巴的弧度。

    戚淙的眼睛微微睁大。

    这下巴……

    “淙哥?淙哥?我们到了。”沈嘉轻轻戳了一下戚淙的后腰。

    戚淙回神,见电梯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电梯里的其他人都看着这边,低声说了句抱歉,掩护着沈嘉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闭,继续往上。

    沈嘉站直身松了口气:“好险,刚刚有个女孩子一直盯着我看,还想往我身边蹭,吓死我了。”

    戚淙脑子里却全是那个下巴线条,忍不住问道:“刚刚电梯里的那张海报……”

    “戚淙!”

    突然出现的男声打断了戚淙的话,他侧头往声音传来处看去。

    一个身材高大,五官俊朗凌厉,大热的天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走廊拐角处,满脸不耐,开口就是质问:“你怎么把公寓密码给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