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第 2 章

备胎不干了 2、第 2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戚淙的小表舅名叫戚珲,人如其名,为人很是混账,年轻的时候游手好闲,靠啃老生活,后来没老可啃了,就时不时地找借口去各个亲戚家打秋风,骗钱坑钱。

    戚淙外公这一脉是整个戚家大家族里混得最好的,过去没少被戚珲啃肉,戚淙打小见多了这个小表舅的恶心嘴脸,心里对这个长辈一直很是厌恶。

    以前戚淙顾忌着母亲和外公对老家一众亲戚的感情,一直把厌恶压在心里没表现出来,面对戚珲时尽量保持了小辈的礼貌。但现在戚家遭逢大变,他又亲耳听到这个小表舅在父母落魄时来落井下石,心里那点情绪就再也掩不住。

    他不等戚珲接话,又继续道:“不止这修坟的五十万,还有当年你弄了个假病历,骗我外公你生了大病,从我外公那里骗走的七十万,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钱。看小表舅如今这派头,肯定是混得很不错,如今我爸妈日子艰难,您是不是该把这些钱都还了。”

    客厅里安静得过分,除了沈嘉,所有人都是一副呆怔的表情,包括被戚淙针对的戚珲。

    戚淙皱眉。

    怎么这个反应?

    戚音突然站直身,一改之前的冷淡,几乎是扑到了戚淙跟前,抬手捧住戚淙的脸,语气急切:“淙淙,看着妈妈。”

    戚淙忙扶住戚音,顺着戚音的力道低头看过去,接触到戚音明显没休息好还带着红血丝的眼睛,心里一颤,满身尖刺软下,忍不住唤道:“妈。”

    戚音死死看着戚淙,手指颤抖着,突然力道一松,抱住戚淙,肩膀耸动着,无声哭了起来。

    “妈?”戚淙慌了,扶住戚音的背,想看看她的脸,又不敢使大力推她,无措间看到戚音夹杂着白发的头顶,突然也有点想哭,回抱住戚音,“妈,你别哭,是我不好,对不起。”

    其他人此时终于回神,林辉来到戚淙跟前,激动问道:“淙淙,你记起来了?”

    戚淙眨眼压下泪意,迷茫回应:“什么?”他不是失忆吗?

    关键时刻还是沈嘉靠谱,他凑到戚淙身边,代替戚淙回道:“叔叔,淙哥想起来了,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他都想起来了。”

    林辉越发激动:“真的?”

    “真的,绝对真!”

    戚淙被沈嘉和林辉这一来一回弄得越发迷糊,正想问,坐在沙发上的戚珲突然开了口。

    “小淙,你能想起过去是好事,但饭可以乱吃,话却是不能乱说。什么叫骗,难道我没修祖坟吗?我现在病好了,就代表我过去没生病吗?哪来的道理。”

    戚音耸动的肩膀停了。

    戚淙敛神,重新冷了脸。

    戚珲还在说:“小淙,我知道你缺钱,但你也不能把主意打到表舅身上来啊,还拐着弯的用你爸妈当借口,真是没有良――”

    “闭嘴。”

    戚音开口打断了戚珲的话。

    戚珲哽住,不满地看向正从戚淙怀里退出的戚音:“四妹,你怎么――”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吗?”戚音从戚淙怀里出来,转身面对戚珲,和戚淙八分相似的眉眼冷着,表情几乎和戚淙一模一样,但气势却更盛,语气也比戚淙更沉,“三哥,淙淙回来了,你该走了,以后也不用再来了。当年我爸欠你妈的恩情,用这些年你从我家骗、借、偷的那些钱财去抵消,应该绰绰有余。反正我们两家并不是从同一支出来的,这亲戚关系,还是就此断了吧。”

    戚珲不敢置信:“你知不知道你在说――”

    “老林,送三哥出去。”戚音不再搭理戚珲,反手抓住戚淙的胳膊,拉着戚淙进入客厅右边的主卧,砰一声关上房门。

    房门和大门一样,也是木制的,门板甚至更薄一些,一点都不隔音。外面戚珲闹了起来,大喊大叫着要冲进来找戚音说清楚,被林辉和沈嘉拦住。

    戚珲说的话很难听,戚淙听得握紧拳头。

    手上突然一暖,戚淙低头,就见戚音正握着他的一只手,轻轻往外掰他紧握的手指。他反射性放松力道。

    戚音没有抬头,轻声道:“你这一生气就掐自己掌心的习惯,怎么总也改不掉。”

    戚淙习惯性接话:“改了的话,妈就没借口来拉我的手了。”

    “……”戚音紧了紧戚淙的手,抬头看戚淙,“想起了多少?”

    什么想起了多少?

    戚淙不太明白。

    门外的戚珲大概是被拦急了,声音突然变大,话也说得越发难听:“难怪戚淙会变成现在这副废物样子,有你们这样寡情刻薄的爸妈,他歪成什么样都不稀奇!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戚音我告诉你,你想断关系,可以,先把你家欠我妈的账还清!当年要是没有我妈搭一把手,你爸能把三木做大?三木那商标就该是我的!”

    “戚音你给我出来!今天你不把商标卖给我,我跟你没完。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呼风唤雨的女老板富太太?别给脸不要脸,逼我动真格!”

    戚淙忍着没握拳,把手从戚音手里抽出来,克制着脾气说道:“妈,我出去一下,你坐着休息会。”

    “淙淙。”

    “我很快回来。”戚淙把戚音按坐在床上,拉开房门走出去,反手带上门。

    见戚淙出来,被林辉和沈嘉一人一边胳膊架住的戚珲越发激动。林辉和沈嘉都是偏瘦的体型,根本拦不住高胖的戚珲,眼看着就要被戚珲挣脱。

    砰!

    戚淙拿起餐桌上的瓷茶壶摔碎。

    戚珲的挣扎停下,嘴却没停:“怎么,想靠这个吓唬我?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可不是――”

    戚淙弯腰捡起其中最大的一个碎片,在戚珲话说到一半时突然上前拽住戚珲的衣领,举起碎片朝着戚珲的眼睛猛刺下去。

    林辉吓了一跳,忙松开戚珲去拦:“淙淙别!”

    戚淙稳稳将碎片停在距离戚珲眼睛只有两公分的地方,然后顺着林辉的阻拦收回手后退,看着吓得面无人色的戚珲,威胁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现在除了爸妈和三木,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你敢动他们,我就敢找你拼命。你想清楚,是想被我缠一辈子,还是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家!”

    没了林辉的限制,戚珲在缓过神后轻易挣脱了沈嘉的钳制。他倒退两步,满头冷汗地摸了摸眼睛,看看戚淙,又看看戚淙依然捏在手里的碎片,表情扭曲几下,边低声骂骂咧咧边往门口走去。

    等出了门口,他的声音又大了起来:“难怪人家江兆言看不上你,你就是个疯子!就你也想去当明星赚大钱?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沈嘉气得撸袖子:“你tm再说一句!”

    戚珲连忙跑了。

    林辉立刻上前关上大门。

    啪。

    戚淙把碎片丢掉,环顾一下室内,找到簸箕和扫帚,仔细把茶壶碎片扫好,看一眼走过来的林辉,低头道歉:“爸,对不起,我把茶壶摔了。”

    林辉叹口气,轻轻摸了摸戚淙偏长的头发:“没事,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动用武力时无论是你伤到别人,还是别人伤到你,最后你都会倒霉。理智解决问题,明白吗?”

    “嗯。”

    主卧室的门打开,戚音走了出来。

    戚淙一僵,本能地藏了藏装着茶壶碎片的簸箕,先戚音一步开口说道:“爸、妈,这里不能再住了。小表舅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今天已经撕破脸,他肯定还会再上门。这个小区没有门禁,没有保安,大门稍微用力一推就能开,太不安全了。”

    戚音看一眼戚淙身后的簸箕,又看看戚淙僵硬转移话题的样子,眉眼软了软,问道:“搬去哪?”

    搬去哪?

    戚淙一时被问住了。“睡”了三年,他连自己现在住在哪都不知道,哪会知道要把父母安置到哪里去。但他很快想到了办法,回道:“先就近找间酒店住着。爸、妈,你们在家收拾一下要带走的东西,我和嘉嘉去找酒店,等开好房了再来接你们。”

    林辉想说什么,被戚音拦住。戚音点头应道:“好,爸妈在家等你。”

    戚淙和沈嘉离开后,林辉看向戚音:“真的要搬吗?”

    “你没发现吗,他刚刚是故意对戚珲动手的。”

    林辉愣住:“故意?”

    “嗯。”戚音微笑,漂亮的杏眼微弯,依稀能看出一点年轻时娇俏动人的模样,“他是心疼我们,在找借口让我们搬家呢。老林,这次淙淙好像是真的变好了。”

    ……

    橙色跑车内,戚淙问沈嘉:“我住院之前住在哪?”

    “你在天华区租了套小公寓。”

    “多大?”

    “一室一厅。”

    戚淙沉默下来,眉心微蹙。

    沈嘉瞄瞄戚淙,试探说道:“我在锦绣区有套小别墅,是我爸去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

    戚淙摇头:“不合适,你爸爸送你的房子,你可以借给我住,但不能借给我爸妈住,我爸妈也不会住你一个小辈的房子,传出去不好听。嘉嘉,我是真的欠了银行八十万吗?”

    沈嘉哽了下,答得含蓄:“以我的了解,可能……不止。”

    不止?

    戚淙眉头皱得更紧。

    比八十万都不止,那是多少?一百万?两百万?

    沈嘉再次试探:“淙哥你别急,我可以帮你还――”

    咔。

    戚淙面无表情地掰了下手指。

    沈嘉及时改口:“――我可以先借你一笔钱应急!等你赚了钱再还给我,当然,我会收利息的,老话说得好,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戚淙松开手指,不吓沈嘉了,轻轻拍了下沈嘉的肩膀:“嘉嘉,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谢谢。”

    “跟我瞎客气什么。”沈嘉飞快扭头冲戚淙咧嘴笑了下,然后收回视线继续看路,偷偷吸了吸鼻子,“我还想说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呢,只要你好好的,这些都是小事。”

    ……

    订好酒店后,戚淙和沈嘉回小区接了戚音和林辉。戚音本就身体不好,这一下午又是和戚珲纠缠又是搬家,情绪也大起大落,一到酒店就睡了。

    戚淙没多打扰,和林辉交代一声后就又和沈嘉上了车,出发去他租住的公寓。

    去公寓的路上,戚淙问了沈嘉一些自己不明白的事。比如之前沈嘉回答林辉的“都记起来了”的那些话、戚珲口中的江兆言,以及沈嘉那个可以轻轻松松年赚七位数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