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7、第十七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7、第十七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哇,惊天大秘密。”苏星秀表示很好奇,他对肖泠说:“这是你的业务范围。”

    肖泠对附身鬼说:“你说吧。”

    年轻女孩儿有点怀疑地看着他们:“你们真的有能力解决吗?”

    “我来玉皇宫,是想进去找道士能不能解决。”

    苏星秀蹲下对她说:“你说吧。你撑着一把大黑伞出来,现在还能撑多久?”

    女孩儿低头说道:“我叫燕小微,前几年因病去世,但是我一直留在人间,我……想见一个人,但是不敢出我呆的那栋楼,因为外面的鬼都会吃鬼,我一直小心翼翼……前段时间,有人……”

    她说着忽然就倒地了,两人忙把她扶住,这是魂魄太虚弱的缘故,这个鬼离魂飞魄散不远了。

    肖泠一手把这个被附身女孩抱起来,一手拉着苏星秀手腕:“跟我来。”

    旁边是玉皇宫的小门。

    肖泠敲敲门。

    门打开一条缝,开门的老道士看见是肖泠,开了门。

    苏星秀跟在肖泠身后,犹犹豫豫地进去了。

    在这一瞬间,他有点怀疑肖泠是把自己诱骗进玉皇宫,布了局要活捉自己。

    玉皇宫也是老仇人啊。

    什么都没有发生。

    肖泠给接待的道士介绍苏星秀是他的同学,细心而体贴的没有介绍名字。

    老道士挺和蔼地给他们端了茶和瓜子来。

    苏星秀有点鉲uo碌刈谀嵌竟献印


    肖泠跟老道士介绍了下情况,老道士又带着几个小道士作法布阵,给燕小微虚弱的魂魄找了一个法器寄生,让她在阵法中温养半日聚魂。

    有事等晚上适合她的时候再出来说。

    “哦,那有事晚上才说,我们现在回学校吗?”苏星秀想马上离开,又有点不想离开,玉皇宫是海州市内最有名的旅游景点诶,他还没来过。

    肖泠看看时间:“学校排练的事不急,今天出来了,就来转转,你平时应该也不会来这里。”

    “是的哦。”苏星秀点头。

    肖泠带苏星秀在玉皇宫里四处转,给他介绍景点。

    恰逢玉皇宫方丈高道长在花园中为有缘旅客解签,许多人围着,里三重外三重,苏星秀垫着脚看不着里面是个什么景点。

    “肖泠,里面是个什么景点啊?”

    肖泠常来,也瞧不出这是个什么新添的景点,他个子高些,站到旁边台阶上,瞧清楚了,给苏星秀说。

    “这个景点是玉皇宫的方丈高潜庸道长。”

    苏星秀捂着嘴,“哇,高潜庸道长,久闻大名。”在姑奶奶旧事里常常出现的傻乎乎小道士。

    这句久闻大名听在肖泠耳朵里怪怪的,这究竟是怎样的久闻大名?

    苏星秀也站到台阶上,看这高道长头戴混元巾,着一身深蓝道袍,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看着活似个活神仙。

    他看着心里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肖泠,你跟高道长熟不熟?”

    肖泠:“能说上话。”

    “我想跟他合影,你帮我说一下好不好?”

    这样的合影发到家族群里好有面子啊,苏星秀想想就觉得好玩。

    “好的,不过这会儿游客这么多,我们再等等。”肖泠把他拉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我去买点水,你在这儿等我。”

    “好。”苏星秀笑着,眉眼弯弯,又媚又可爱,看得肖泠心神一荡,走几步又回头看看,唯恐这么个大宝贝儿坐在那儿就凭空被人偷了。

    肖泠一走,苏星秀就趴在栏杆,探着脑袋,听高道长解签。

    飘落的桂花落了他一头一身。

    肖泠买水回来,看他听得这么虔诚,笑着说:“这样浩气,你干脆去求一签吧?”

    苏星秀摇头:“不去,方丈解签肯定很贵。”

    他老家就是旅游景点,知道这可贵了,道士和尚越老,地位越高,就越贵。

    旁边一个路过的年轻道士听笑了。

    “方丈几个月才出来解一次签,遇见的都是有缘人,不收费的。”

    苏星秀听着跃跃欲试:“那我去试试。”

    肖泠把水递给他:“好,我陪你去。”他带着苏星秀给高道长旁边的弟子说了声。

    那小道士递了个签筒过来。

    苏星秀笑嘻嘻地说:“我求姻缘。”他兴致勃勃地用力摇了一会儿,摇出一根签,捡起来发现是空白的。

    肖泠在旁边很想为他解签,结果看到这空白签愣住了。

    他外公说过,空白签很少有,抽出空白签的一般不是普通人,极可能是妖鬼神魔。

    小道士探头过来,“怎么是空白的,唉,我没整理好。”他把苏星秀手里的空白签抽走。“再来一次。”

    苏星秀又摇出一根签,上上签,他很高兴。

    小道士递给高道长讲解。

    高道长认出了肖泠,与他打了声招呼,肖泠拍拍苏星秀的肩膀,说:“这是我同学,带他来玉皇观玩。”

    “哦,哦,还是学生。”高道长看看签文。“这个是上上签,说明你未来是好的,但是个人也要努力,要好好读书。”

    他老人家明显是讲太多昏头了,开始随口糊弄,反正这些人都当他是老神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他很敬仰您,想跟您合影。”肖泠说。

    “好。”高道长听见这样的小年轻敬仰自己,十分高兴,理理胡子站起来,苏星秀笑眯眯的站到他旁边,两手拘谨地摆在身前。

    肖泠为他们拍了一张照,又掏出自己的手机在扫高道长桌前贴的二维码,捐了五百块钱。

    苏星秀看见他扫码,疑惑地问:“不是免费吗?”

    肖泠:“功德随喜,我今天很高兴。”因为跟他在一起所以高兴。

    “哦。”苏星秀边走边把合照发朋友圈,专门带了位置。

    【今天在玉皇观玩,有幸跟玉皇观的高道长合影。】

    第一个回复的是杜晨。

    杜晨:???

    然后是苏家的亲戚们。

    苏爸:儿子,你去玉皇宫踢馆了?

    苏妈:你诱惑人家老道士了?

    苏家堂姐:老弟,你牛批!

    王图:小苏,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留长发了,你是不是有当道士的打算?

    苏星秀统一回复:只是来玩哦,都不要想太多。

    “走路不要玩手机。”肖泠温柔地说。“中午想不想吃玉皇宫的斋饭?”

    苏星秀不太感兴趣:“我不想吃素。”

    “这旁边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肖泠:“玉皇宫后门的小吃街不错,走吧。”

    一只胖橘猫趴在墙上,盯着他们。

    苏星秀看了一下:“这个胖猫猫,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这种橘猫满大街都是。”肖泠不关注小动物,只关注他。“外面有家豆腐脑特别好吃。”

    “走吧,走吧。”

    玉皇宫不愧是海州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以道观为中心,附近有好多吃喝玩乐的地方,还有很多网红中心。

    苏星秀玩得很开心。

    他终于明白为啥姑奶奶年轻时都是住玉皇宫附近了。

    据肖泠说,玉皇宫附近自古以来就是海州最热闹的地方。

    玩到差不多五点,他们返回道观,苏星秀手上还拿着一包糯米糕。

    被附身的姑娘经道士们一阵治疗安抚已经被家人接回去了。

    那个叫燕小微的鬼魂在道士的阵法中也滋养得足够强健。

    在空中虚虚显了个半透明身形,是个很可爱的年轻姑娘。

    高道长带着玉皇宫一众有修为的道士跟他们一起听这鬼魂有什么惊天大秘密。

    燕小微本来对两个年轻男孩不太信任,但是看见一众白胡子满脸皱纹的老道士,就觉得十分可信了。

    她又自我介绍了一番。

    “我们住的那栋楼下有个什么阵眼,我听见有人想放一具什么尸体进去,炼尸。”

    一众道士顿时面色凝重。

    那个小区正是海州风水大阵北方玄武阵眼。

    如果放尸体进去,既可影响全市的灵气流动,又可借阵眼聚集的灵气蕴养凶尸,事半功倍。

    肖泠问:“你这样的小表,怎么能听到这种秘密?”

    燕小微:“当时我不知道他们能看见我,一点气息流动都感觉不到,当时我就在一楼的人家窗户那儿呆着。”

    “那个人指着我开玩笑说,等他们的好事成了,我这样弱小的鬼也能变厉鬼成魔。”

    “到时海州成为妖魔盛世。”

    “那个人长什么样?”高道长急切问道。

    燕小微:“长得很好看的年轻男人,白头发。”她又特地指了肖泠跟苏星秀。“跟他们不一样的类型。”

    老道士们并不关心是什么种类的好看,比较关注本质,准备立刻去那个小区派人驻守,更急迫的是明天通知大家来开会。

    多说几句,又说起了苏家妖女。

    苏星秀在旁边吃东西看戏,听见又气又不能当场教育他们,真是憋屈啊。

    明明燕小微说的是个男人,怎么又扯到苏家妖女了?

    老道长们交流起怎么辨认苏家妖女。

    高道长挥舞拳头:“如果这代妖女站在我面前,我肯定一眼就认出来。”

    苏星秀:“……”

    他用了很大的毅力控制自己不跳出来打脸。

    肖泠想让他参与听这事,没想到又让他听着这些话,觉得很对不起他,忙转移话题:“请各位道长帮忙把燕小微超度了。”

    燕小微:“我不想被超度!”

    “我要回去继续宅!”

    苏星秀:“……”

    高道长超度业务熟练,和蔼地问:“小泵娘是还有未了心愿吧,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办?”

    燕小微羞赧地说:“我想见一个人……”

    “你们能帮我找吗?”

    ……

    一个小时候,肖泠跟苏星秀带着燕小微的灵魂来到河边某个小区外。

    小区要刷卡,但是考虑到他们接下来的行为,干脆**进去了。

    苏星秀拢起双手,一只巨大的蝴蝶从他脚下升起,他拉着肖泠的手让他一起站上来,蝶翼上的光粉点点,彻底掩去他们的行踪。

    肖泠惊异地看着这只蝴蝶。

    蝴蝶轻盈飞起,带他们停在了十六楼客厅外。

    苏星秀跟肖泠也不看那人家里什么情形,就在空调外机位上蹲着。

    燕小微慢慢飘进去。

    看见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逗弄一个小婴儿。

    她静静看了一会儿,又飘出来。

    两人一鬼回到地面。

    苏星秀问:“你看见了,满意了?”

    燕小微点头:“满意了。”

    苏星秀:“可是你还在诶,你真的满意就该不在了。”

    燕小微:“……”

    燕小微看着楼上:“人总是贪得无厌啊。”

    “哦,我不是人了,是鬼。”

    “我不想这个城市妖魔横行,是因为她还在。”

    “她搬家之后,我都找不到了。”

    “我们二十几年闺蜜,我喜欢她十几年,一直没说出来……”

    “现在想说,是不是太迟了?”

    “肯定会吓到她。”

    肖泠:“有办法可以让她看见你,说说话。”

    他从刚刚老道士们给的一个小布袋里拿出一根发光的草,“也就几分钟时间。”

    “哇,洞冥草。”苏星秀惊了。“玉皇宫好有钱哦。”

    燕小微看着那根草,身体微微发光,幻化成光点。

    “既然可以,那就不用了。”

    “没有遗憾了。”

    苏星秀:“???”他不懂这个小姐姐的思路,为什么可以,却不用呢?

    看着她幻化成光点升上夜空,苏星秀仰着脑袋,觉得眼睛进了灰。

    “解决了,回学校吧。”肖泠揽着他的肩。

    “好啊。”

    考虑到晚上这附近交通拥堵,他们选择坐地铁回学校。

    肖泠抱着苏星秀买的那堆纪念品,苏星秀嘀咕着:“同性恋阻力真的这么大吗?”

    肖泠:“她是太亲近了,才开不了口。”

    “担心一旦开口,就从闺蜜变陌生人。”

    苏星秀垂着脑袋,觉得好难过。

    “这么好的小姐姐,好可惜哦。”

    “这个也是鬼,昨天那个也是鬼,怎么就天差地别!”

    他们走上地铁,肖泠让苏星秀坐靠栏杆的位置,自己坐到他旁边,隔绝了他与旁人的接触。

    苏星秀到处跑了一天,坐上地铁就睡着了,脑袋歪到肖泠的肩头,发丝垂到他的大腿上。

    肖泠伸手把玩着他顺滑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