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6、第十六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6、第十六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眼镜蛇掏出手机,给苏星秀看一个叫海州大学城八卦中心的公众号,上面正在进行大学城几大院校的校花评选。

    苏星秀的投票一枝独秀。

    苏星秀扶额:“……大学生活也太闲了吧。”

    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这时烤串上来了,肖泠温柔地说:“来,吃吧,别管那些无聊人。”

    苏星秀戳一戳,发现那个公众号还有个海州大学城校草评选,占据70%票数高居榜首的正是面前的肖某人。

    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他也想当校草。

    苏星秀吃着肉串都觉得不香了。

    突然旁边又出现一个认识的人。

    “苏星秀,果然是你。”一个跟苏星秀同样口音的高大男生自顾自坐下。

    肖泠的目光瞬间冷了几分。

    苏星秀他乡遇故人也有几分惊喜,本来丧气的表情瞬间精神,“牛威,你也在这儿读大学吗?”

    “是啊,我在海州体院。”牛威看着苏星秀,也无视旁人,神情有些羞赧。“不知道你有没有你奶奶的那个药,我来这边水土不服,一下子不行了。”

    苏星秀的奶奶擅长制些土药,在当地销量最好的就是那种药,他高中的时候就听说这个体育生牛同学私生活混乱,没想到居然这样了。

    “我没有。”苏星秀摇头,“你需要的话,我叫奶奶给你寄一些,价格还是那样,你包邮费。”

    “好,谢谢你。”牛威简直感激涕零,还要把他们这桌的烧烤钱给了,被肖泠拦住。

    牛威挥挥手,走了,远远看见他懒着一个娇小的男生亲昵的一起离开。

    “哇,我这个高中同学居然是基佬惹。”苏星秀有点吃惊,他高中的时候就很忙,跟同学间的来往很少,也不喜欢跟同学八卦。

    他都是看网上的人开玩笑说基佬,这还是第一次见识,觉得稀奇又惊喜。

    肖泠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毕竟在gay圈体育生很受欢迎,不过苏星秀不像对刚刚那位故人有好感的样子。

    “他是在问你家买什么药?”眼镜蛇问。

    苏星秀:“就是那种药。”他伸出手指示意一下大腿。

    “哦,哦,哦。”眼镜蛇礼貌地表示了敬畏。“效果好吗?”

    苏星秀特地强调:“我没用过。”

    他喝了口奶茶:“效果应当很好,在我们当地还比较有名。”发现肖泠的眼神带着审视,又补充道:“对身体无害的,用草药精心制成,不信我要一瓶给你试试?”

    他想表示这个药不是坑害人民群众,是造福人民群众的。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眼镜蛇嗅到肖泠隐而未发的戾气,拈了一把烤串溜了。

    肖泠语气冰冷:“我不需要那种药。”

    “哦,你还是单身。”苏星秀笑嘻嘻地说。“那以后给你。”

    “山里的苗寨,每寨擅长的不同,我奶奶出身的寨子就很擅长医术。”

    肖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这不是人来人往的小吃街,他就要直接亲下去了。

    苏星秀觉得让肖泠失态就很开心,嘿嘿。

    ……

    第二天,室友们又在睡懒觉,苏星秀就要出门了,他依依不舍的告别床铺,走到学校剧场参加排练,肖泠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今天他穿了件纯白t恤,下身是一条迷彩短裤,背着个胸包,头发可以看出是用心做了点发型,靠在宿舍门口的树下眼神缥缈的盯着天空,右手拿了杯粥,左手还拎了一杯。

    来来往往都盯着今天分外风骚的肖泠。

    有人赶紧拍照传播。

    【姐妹们,我jio得肖神今天好像有点骚啊,站在宿舍门前门神一样。】

    【他老人家这是动了春心吗?】

    苏星秀蹦着下楼,他刚洗了头,头发还没干,又是各种地摊货免费领的文化衫随便搭配。

    “肖泠。”

    肖泠回头,把手里的粥递给他。

    “皮蛋瘦肉粥。”

    “哇,谢谢你哦。”苏星秀接过粥,滋遛滋遛吸起来,虽然对肖泠心有芥蒂,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个礼节很周全的人,难怪在学校里人缘这么好。

    在路边围观的女生擦了擦眼镜,根据此情此景展开合理想象。

    【姐妹们,我……看见肖神跟新校花学弟约会……】

    ……

    苏星秀跟肖泠一起走到学校剧场,临时通知的,要让主持人也加个节目。

    不知道是哪位小天才脑瓜这么灵光,居然要主持人开场讲相声。

    苏星秀拿着那几页纸,感觉要背的好多啊。

    大学生活真的好艰辛哦。

    一个老师走过来。

    “你们两个商量一下,谁捧哏谁逗哏。”

    肖泠问他:“你选哪个?”

    苏星秀也没仔细看,就说:“我选捧哏。”台词背的少。

    肖泠对老师说:“那就这样吧。”

    又忙了一会儿,现场没主持人的事了。

    老师催促肖泠带苏星秀去把衣服试好。

    苏星秀看到别人都由学校统一租演出服,就表示拒绝:“为什么我不能跟其他演出的同学一样穿租的演出服呢?”

    “难道学校还要省经费。”

    老师婉转地说:“肖泠同学愿意借你衣服是最好的,租的演出服不知道多少人穿过,这大夏天的,你想象一下。”

    “而且租的衣服比较廉价,到时候你们两个站在一起……”

    苏星秀嘟着嘴,懂了,肖泠有钱,衣服好,到时候一个人穿笔挺的西装,一个人穿皱巴巴的西装,对比好强烈啊。

    他不情不愿的跟肖泠走。

    肖泠家在学校旁边有个住所,他在那儿放宿舍里放不下的衣服杂物,他爸在旁边体院教书,工作日有时会住那里。

    因为老爸会时不时在那儿,所以他选择住宿舍,比较自由。

    走到小区门口,苏星秀看见小区门口二手房店铺的广告写着肖氏集团开发。

    他盯着肖泠,有点不敢置信:“这,难道是……你家……开发的?”

    肖泠淡淡一点头。

    苏星秀好酸哦,人比人气死人。

    你看这个肖泠,又高又帅,出身又正派,家里又有钱。

    还好没早认识他,不然自己肯定不能健康长大,早就酸死了。

    走进小区,迎面走来一个神色匆匆的年轻女子,她在树荫下仍撑着一把大黑伞,这大黑伞是雨伞样式的,并不是寻常女孩子撑的遮阳伞。

    肖泠盯着她轻声说:“这个人……”

    “长得狠漂亮。”直男苏星秀跟着看了眼。“女孩子就是讲究,防晒真严格。”

    肖泠:“……不是……她”

    忽听有人叫他。

    “肖泠!”

    苏星秀肖泠一起转头,见是一个英俊潇洒的中年大叔,手上还拎着一把黑色古剑。

    “爸。”肖泠喊道。

    苏星秀:“……”他来试个衣服,怎么就撞到肖泠家长了……

    “带同学来玩啊?”肖泠亲爹宁楚钺和蔼的说。

    “是的,这是苏星秀,这是我爸爸。”肖泠简单介绍了一下。

    苏星秀乖巧喊道:“肖叔叔好。”

    “你好。”宁楚钺没有说明自己不姓肖,这解释起来又是一堆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肖泠看出了他的意图,问:“爸,刚刚撑伞的那个女人不对劲?”

    “是的,她是我同事的女儿,前几天玩笔仙,像换了个人,刚刚突然冲出家门,我听见她们在闹,就追了出来。”

    随着他说话,后面追来一个哭天喊地的中年妇女跟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肖泠:“剑给我吧。我们去追她。”

    “好,小苏同学?”宁楚钺注意他话里的我们,盯着苏星秀看。

    苏星秀表情僵硬地说:“我不会拖后腿。”

    他听说姓肖的眼睛都很毒,看一眼,心算一下,就能把你祖宗十八代都算出来,肖泠不行,他爹应该行的。

    有点点怕。

    宁楚钺把剑递给肖泠,叮嘱道:“保护好小苏同学。”

    “好。”肖泠接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将剑置于身后。

    苏星秀:“……”妈耶,居然有点帅。

    两个人在街上徒步走了十分钟,街上人流复杂,那一点点微弱的阴气散于人群中。

    苏星秀:“我觉得这样好像有点慢……如果那个小姐姐打车了我们怎么追?”

    平时都习惯御剑或是开车的肖泠也走得有点烦躁,这打车也不知往哪个方向走。

    找不到那位疑似被鬼上身的小姐姐,其实都因为他们自身的阻碍。

    苏星秀:“咱们回去找你爸,你不行,你爸肯定行嘛,他弄个罗盘xiuxiu一指,就算出位置了。”

    肖泠:“……”

    “我也可以的。”肖泠一咬牙,拿出手机,打开风水罗盘app,开始观察掐算。

    苏星秀惊了:“居然还可以用手机……你拿手机算,准不准啊?”

    “别说话。”复杂的风水堪舆比微积分简单不了多少,肖泠做微积分很容易,算起这个来却很吃力,一是因为天赋,二是因为没认真学。

    他算了十分钟,总算确定大致方位,居然是在本地最灵验的道观玉皇宫外。

    两人当即打车前往。

    在玉皇宫外的售票窗口看见了那位小姐姐。

    苏星秀:“……她为什么还要排队买票?”

    肖泠:“……不要老关注不是重点的地方,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得想把她按住。”

    “好,玉皇观有没有很厉害的人?”苏星秀问。

    肖泠想了一下:“都没你厉害。”

    没有谁能像他一样徒手把厉鬼的角拧下来。

    “好,那我上了。”苏星秀挤进人群,徒手把那位小姐姐拽了出来。

    如果是像肖泠一样开了天眼的人能够看到,他拽人的时候,身上窜出几条花斑大蟒把人家裹的动都不敢动。

    肖泠:“……”

    他好像明白,为什么苏家的人名声不好了。

    太莽。

    太暴力。

    苏星秀把人扯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跟肖泠一起审问。

    那鬼倒是一点都不伪装,非常坦白,还非常感动。

    “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我拼着魂飞魄散也要来道观,是想找有能力解决的人说一个秘密。”

    ……

    宁楚钺很放心肖泠去追查那件事,他在小区里安抚了心情激动的同事母女俩之后,就在家族群里乐颠颠地说:“我今天遇见肖泠带人回来,小男孩儿长得很乖。”

    “可以开始给他们准备结婚的东西了。”

    “房子早点选,装修一年,敞一年,就毕业了。”

    “早点准备,早点准备,我担心他不会追人,咱们家长要给点力,不能让人家小男孩儿觉得我们有偏见,不能对男儿媳妇表示一点惊奇。”

    “真的长得很漂亮,所以我担心他hold不住。”

    “照片,没有,没有,我不会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