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8、第十八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8、第十八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时候肖泠终于有时间看看自己微信里那些不太要紧的信息。

    他打开了“宁府剑行天下”。

    家里人已经把婚礼要宴请的宾客名单你一个我一个的都列好了。

    诸如弟弟宁洋要好的同学及班主任之流。

    肖泠:“……”

    他看看苏星秀白皙的脸颊,不知道苏家难不难?

    反正自己这边没问题了。

    ……

    十点出了地铁站。

    苏星秀突然发现一个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你爸爸住在那里,怎么都发现不了问题呢?”

    肖家算命看风水不是很厉害吗。

    肖泠:“这说来话长,我父亲没有那方面天赋,只是一个普通人。”

    “哦,原来是这样。”苏星秀感叹,“生在这样的家族,做一个普通人其实挺幸运的。”

    没有家族的责任,多好。

    肖泠摇头:“未必,他其实很想,可是没有仙骨就是没有仙骨,我们在家都不提,怕他伤心,我跟弟弟都有仙骨,让他很高兴。”

    他父亲从小就想继承家族绝学,用尽所有努力去练剑,也都是一个普通人的程度,后来他选择做击剑教练,也希望学以致用。

    苏星秀鄙视的看着他。“可是你也学的不好啊。”

    “是,是,我学的不好。”肖泠温柔地笑了。

    苏星秀觉得这个肖泠怕是脑壳有问题,傻乎乎的,可以从他这里了解一些一手的正派信息也不错哈。

    肖泠问:“你爸爸妈妈是怎样的?”

    苏星秀斩钉截铁地说:“都是好人。”

    “嗯,都是好人,我想多了解一点。”肖泠想知道他父母的脾性。

    苏星秀想:他其实也是想打听我家的情况。

    肖泠想了想,随口问了些问题:“你的灵蛊是小雪豹,你爸爸妈妈的是什么?”

    这是什么问题苏星秀还是回答了。“我爸爸的是金雕,妈妈是其他寨子的,没有灵蛊。”

    “你们的灵蛊品种是怎么决定的?”肖泠有点好奇。

    苏星秀警觉地摇头:“这个不能说哦。”

    “好,我不问了。”肖泠很想揉揉他的头,却觉得还不到时候,该循序渐进。

    ……

    即使在昨天忙活了一天,苏星秀还是要早起。

    想想就气啊,又是要忙排练的事,但愿今天不要有其他事了。

    王图在床上发出了猪叫一样的哼哼声。

    “小苏,你又要去跟肖神约会啊?”

    苏星秀:“我们是去排练”

    “没有人跟你一样想跟肖泠搞基。”

    今天时间有点紧,肖泠没有在宿舍楼下等他,先去旁边小区的家里拿了四套衣服到剧场,让苏星秀都试试。

    苏星秀好想问问肖泠那些道士查出什么线索没,结果剧场排练的人都有意无意的盯着他们,这些事儿也不好问,只能先进更衣室换衣服。

    剧场的人都翘首以盼,想看看这个从来穿的乱七八糟的新校花认真打扮一下是什么样。

    苏星秀第一次穿西服,感觉既陌生又稀奇,就是肩膀有点太宽了。

    他整理好头发走了出来。

    发现几十个男男女女都盯着他。

    “哇,小苏换身衣服突然变帅了。”

    “肖哥的衣服果然帅啊。”

    苏星秀被人夸帅就很开心,一点都不谦虚地说:“我本来就帅。”

    肖泠在旁边捧着三套衣服,催促他:“来,还有三套再试试。”

    苏星秀太懒了,看看其他三套其实样式都差不多,就是个颜色差别,就说:“不用试了吧,都一样。”

    “嗯,好,反正都好看。”肖泠把衣服放下。

    一群围观群众纷纷觉得被狗粮咽到,掐着嗓子各自退开。

    这时两个学生会的人来了,说是来检查节目排练的情况。

    其他节目要么是社团万年排练一个的那种老节目,要么是各位特长生本来就有的特长,只有肖泠苏星秀的相声没有一点进展,他们连词儿都没背。

    肖泠把责任揽自己身上:“我昨天有事,所以我们还没有对词。”

    那学生会官员是个极端势利眼,知道肖泠的妈给学校捐了一栋楼,就对他笑脸相迎,但是又要打一下官腔,就对苏星秀说:“小学弟,这次让你一个新生来主持是破例,这次机会非常难得,多少人挤破头想上,但是我拍板把这个位置给了你,你竟然一点都不珍惜,不努力!”

    他表情夸张,仿佛苏星秀非常差劲。

    又夸起了肖泠。

    “你看肖神,事情这么多,还认真负责,你要向他学习。”

    一般人被这样当榜样都会非常高兴,这个学生会官员非常满意自己拍的这个马屁。

    苏星秀无辜地说:“……不是眼镜蛇选的我吗?你是谁?”

    肖泠对旁边那个有点面熟的学生会的人说:“这个人是谁?”

    “肖哥,不好意思,这个是新人,不会说话,您多担待。”这人也是很醉,不知道旁边这人是什么脑子。

    肖泠:“小苏很努力,对待工作很认真,这几天他做什么都与我一起,请你给他道歉。”

    苏星秀没有否认他说的“这几天他做什么都与我一起”,这基本是事实嘛。

    周围的人听着又是一阵吃惊,感叹肖泠动作真是神速。

    那人气得胀红了脸,粗声粗气地给苏星秀道歉,灰溜溜走了。

    “我还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想帮他看看,居然走了。”苏星秀很是宠辱不惊,他觉得这种言行异于常人的都是脑子有问题,里面长虫了。

    肖泠:“那下次遇见你再帮他看,我们先来念一念台词,对一下。”

    “嗯。”苏星秀拿起了相声台词开始一本正经的念。

    排练半日,肖泠接到电话,面色一变。

    道士们昨晚去小区勘察一番,其中最重要的勘察手段就是查小区监控,通过监控发现了一位白发美男子,监控不太清晰,但是大家都认出这是谁。

    海州群妖之首白狐王,与世无争,平时跟正派诸人关系很好的,逢年过节还会来为大家集资建的驱邪app捐点开发经费。

    谁知他竟想暗中搞事。

    于是今天一早,高道长带了几个师弟杀去白狐王家里,发现他被人重伤,妖丹险些被人剖去,也亏白狐王道行不浅,拼死逃回家,启动了家里经营多年的防御阵法。

    白狐王说,那个跟他长相相似的是他老家来的表兄弟,要与他抢狐王之位,还约了几个不知哪来的野妖怪一起打伤了他。

    高道长一行对白狐王被害表示了同情,并捐赠了些丹药,回道观一开会,大家认为白狐王在海州多年,对海州地下世界的稳定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为了表达人类们对他的重视与友好,决定派保镖去保护白狐王。

    保镖第一人选就是肖泠。

    毕竟是他是海州诸位正派有为之士中最强的。

    考虑到他的学生身份,就给他排夜班,白班是第二强的人士朱鹤。

    “所以,我晚上不能排练了,你回宿舍休息吧。”肖泠对苏星秀简单说了这事。

    苏星秀却对狐妖很好奇:“我在老家没有见过狐妖诶,我想看看。”

    肖泠不好拒绝他的要求,觉得他去玩了会玩得很开心,也想带他去确认一些事,就把他给捎上了。

    苏星秀给众室友讲晚上有事不回寝室住。

    王图:【小苏,你们进展太快了叭!!!】

    王图:【小苏,你还是个孩子啊!!】

    苏小帅:【哎呀,不要这么开玩笑,我去肖泠的朋友家玩,等会儿给你看合影哦。】

    他们吃了晚饭来到白狐王保卫森严的别墅。

    门口还有几个狗仔鬼鬼祟祟地偷拍。

    苏星秀老家也有统御一方妖物的大妖,只是都住在深山里,不像这位白狐王积极入世,在娱乐圈当爱豆。

    白狐王的别墅里都是他的狐子狐孙,举目望去,都是风流妩媚的美人,只是道行都不高,有的还有狐耳狐尾。

    苏星秀眼睛都看直了。

    他们两人跟着一个圆脸狐女走进白狐王的卧室。

    “唉,肖泠,你可来了。”一个高挑俊朗的青年赶紧迎上来,这是朱鹤。

    他看向肖泠身后精致漂亮又一头长发神色泰然自若的苏星秀,疑惑道:“这位狐仙有些面生,是才回来的吗?”

    肖泠:“……不是,这是我的同学,他是……白狐王的粉丝,带他来看看。”他仍是不想说苏星秀的姓名。

    “……”朱鹤不知该说什么,“小弟弟胆子挺大哈。”

    苏星秀颔首:“……为了爱豆,我都可以。”

    “行吧,我还有事,再见再见。”朱鹤赶紧走了。

    苏星秀小声问:“他是什么来头?”

    “朱鹤,朱家的人。”

    “哦。”又是个仇家。

    重重帐幔之后响起一个慵懒妩媚的男声。

    “我好像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这位小粉丝不是普通人吧。”

    苏星秀惊了。

    他是想来看稀奇,没想到白狐王能闻出自己的身份?

    肖泠却拉着他往里走,拨开重重纱帐,一个大白狐狸翘着腿躺在床上玩ipad,床头柜上是个肯德基全家桶,满地都是鸡骨头。

    肖泠掀开纱帐那一刻,白狐王整只狐狸都僵住了。

    “不要被他迷惑了,这个狐狸会操粉,对每个人都这么说,下一句就是我与你前世有缘。”

    虽然没有吸人精气,但还是伤害了很多少男少女的心,出于道德考虑,人类的宗教文化联合会让肖泠装正义路人把白狐王打了一顿,它才改邪归正,不操粉,只骗骗无知小妖。

    苏星秀:“……”

    “肖哥,好久不见了,还是没有出道的打算吗?”白狐王的狐脸挤出了一个生动的微笑。

    “没有。”

    “那你旁边这位小美人呢?”

    苏星秀摇头:“我没有兴趣,你可以变ChéngRén形吗?我想跟你合影。”

    “这样可以吧。”白狐王的脑袋变成了人脸,是个风流俊美的青年,但身子仍是狐狸身子,看着十分诡异。“你可以只拍脸。”

    “好哦,好哦,这样也行。”苏星秀让肖泠帮他们合影。

    肖泠:“……”

    “我可以发给同学看吗?”苏星秀问白狐王。

    “可以。”

    苏星秀愉快地在室友群里发了合照,证明自己是跟肖泠来看明星,不是跟他开房。

    目光如炬的室友们聚在一起。

    “小苏怎么像跟这个偶像有点关系不纯洁啊,这脸贴脸的。”

    “肖神究竟怎么忍耐下来的?”

    “为了讨小苏欢心,也是很能屈能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