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8、共处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8、共处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很想洗个澡,昨晚蹲在操场拉歌拉到九点,教官让去洗澡。

    澡堂热水只开10分钟,他头发长,洗起来麻烦,最后热水没了,就着冷水冲冲,真是有苦说不出。

    他也没觉得去肖泠房间洗澡有什么,特别乖巧地说:“那肖泠学长,我打扰了。”毕竟大家都是住男生寝室的。

    肖泠嘴角一翘,没说什么。

    “我回去拿我的换洗衣服过来。”苏星秀站起来,看着外面毒辣辣的太阳,又很是犹豫。

    眼镜蛇朝他摆摆手:“这么大太阳,你回去基地干嘛?我刚看了农家乐的房间里也有浴袍,你就洗了澡就穿个浴袍嘛,把你那迷彩服赶紧搓一搓,太阳这么大,一会儿就干了。”

    他转头又朝老板招呼。“老板,给我们弄三杯西瓜汁,加点冰块儿。”

    眼镜蛇太会享受了,苏星秀摸摸身上的汗渍,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十分爽朗,“那我就穿浴袍吧。”

    肖泠禁不住扶额,他觉得有点过了,这进度真的太快了,已经超出他的计划。

    农家乐的住宿是另外一栋单独的二层小楼。

    苏星秀吸溜着西瓜汁快活地跟着肖泠回他房间。

    眼镜蛇本来要跟他们一起回房睡午觉,结果看见老板要出去捕鱼,又兴致勃勃地要跟着一起去,誓将度假原则贯彻到底。

    打开房门,苏星秀发现这是个两张床的标间,没有多豪华,但也不算简陋,该有的都有,就像他堂姐开的那个客栈一样。

    肖泠的旅行箱在床边摊开,里面东西有点凌乱,面上是两条黑色内.裤。

    苏星秀感慨了一下,嘿嘿嘿,表面光鲜的男孩纸,也不怎么爱收拾啊。

    他随意问:“学长,你先去洗,还是我先去洗?”

    肖泠也端了杯西瓜汁,正在喝,差点呛着,他长吁一口气,微笑着说:“你先去洗吧。”

    苏星秀也没脱衣服,直接进厕所,哼着歌洗澡,把头发洗了三遍,穿好浴袍,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洗了,拿着湿衣服出来,在房间阳台上找了个杆子搭着晾了。

    浴袍下的小腿很细很白,弧度美好。

    肖泠坐在床上,盯着那霜雪一般的小腿看。

    他手机屏幕还是亮着的。

    是知乎app页面:

    【男同性恋应该怎么交往?】

    他向来自负,任何事要做到最完美。他知道男同性恋的爱情素来轻浮不能恒久,在意识到自己的性向之后就不准备在年少性情未定时轻易涉足,平时还轻松嘲讽朋友们为情伤神伤肾,如今准备开始了,却发现万事开头难。

    苏星秀晾完衣服,回头看肖泠还赖在床上玩手机,问了声:“学长,去洗澡吗?”

    肖泠淡淡地说:“不了,我晚上洗。”

    苏星秀看他盯着手机那专注劲儿,心想学神也是手机儿童啊,当代年轻人都离不开手机了,这么热的天,他们在大太阳下面走了二十分钟,出一身汗,就这么躺在床上,也挺不讲究的。

    不过这样,倒让他觉得肖泠有点亲切了,不像姑奶奶那样完全在云端一般。

    他在抽屉里找了吹风,就插在另一张床头的插座上背对着肖泠开始吹头,因为头发又长又多,他拿梳子撩着一缕一缕的吹,两手都举着,愈发显出他身形的纤细。

    肖泠:“……”

    他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苏星秀吹了会儿头,手机响了,他放下吹风,接手机,发现是几乎忘了有他这个儿子的妈。

    他到学校报道,室友的家长都是每天打电话关怀,他爸妈就像去了异世界一样。

    “喂,妈,你怎么想起我了?”

    “蛋蛋,你是妈妈的小宝贝,妈妈随时都在想你啊。你的东西都寄出去了,估计等三天就到,单号发在你微信,除了衣服还给你寄了奶奶做的香辣酱,哦,还有个东西,你奶奶给你做的,是个秘密,希望你永远不要用到那个。”

    “什么东西啊?”苏星秀有点好奇,他奶奶没事儿的时候把毒蝎蛇胆晒干磨粉兑酒制成一种壮.阳酒,天气好的时候就背一背篼在外面大路边卖给游客,还有回头客,似乎效果很好,他不希望是那个东西。

    “都说了是秘密,奶奶给你写了用途,你到时候看吧,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在上课,还是在宿舍,刚进学校就不要逃课哦~”

    苏星秀说:“都没有啦,大一新生在外面参加军训。我被邀请参加迎新晚会,不用军训了,现在在蹭一个学长的旅馆房间。刚洗澡,我在吹头呢。”

    “哦哦,宝贝好厉害,你们这个晚会网上会直播吗?”

    苏星秀转身歪着头问肖泠。“学长,迎新晚会有网上直播吗?”

    肖泠:“……没有这个惯例。”

    “妈,死心吧,学长说了没直播,。”苏星秀说。

    苏妈又絮叨起其他事。

    苏星秀说话态度有点不好,但是又很乐在其中的样子。

    他们一家相处方式就是这样。

    电话声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挺大的,肖泠耳力又好,被迫把苏星秀跟苏妈的交谈听得一清二楚。

    肖泠想,这是个家庭幸福美满的小孩,天真,长得好,容易被人骗,需要被人好好保护。

    苏星秀撅着嘴挂了电话,摸摸头发感觉在夏天也没必要全吹干了,他把头发梳好,转头问肖泠:“学长,下午干嘛呀,就在房间里玩吗?”

    肖泠看了眼窗外,太阳明晃晃的,连蝉鸣都有气无力。

    “外面太热了,就在屋里呆着吧。我带了电脑,你要不要用电脑看电影?”

    苏星秀也没啥可做的,看电影可以用手机看,但是他手机没多少电了,就借肖泠的电脑看看电影吧。

    肖泠拿出电脑,开机递给苏星秀。

    苏星秀发现他的电脑桌面很干净,只有原始的几个图标,我的文档,回收站,计算机,桌面也是素净的一章水墨图。

    跟他豪放的行李箱是两回事。

    苏星秀无聊地打开某视频软件随便选了部首页推荐的电影看,他看肖泠好像也没什么事儿做的样子,就说:“学长,一起看吧。”

    “嗯。”肖泠往苏星秀那边挪了挪。

    苏星秀把电脑放在两张床中间的床头桌上,懒懒地趴在床上看,雪白的小腿翘起,边看边打哈欠,这怪兽电影还是好看,就是因为过审剪了些刺激的片段,看着不连贯让人出戏。

    肖泠起床拿水喝,他往阳台上瞟了眼,看见苏星秀那身迷彩服旁边,还晾着一条小小的白色四角内.裤。

    小学弟浴袍下面什么都没穿,雪白的小腿往上……

    肖泠头晕目眩,觉得名为理智的弦即将断裂,室内开了空调,但他依然觉得热气蒸腾,神智恍惚,丹田气海翻腾,他左手背浮现一片剑形金辉,光芒渐盛,这让他不得不强行入静,在自己的识海中与自己的剑魂搏杀。

    剑魂是他内心的欲.望。

    剑魂不受制是欲.望不得满足。

    苏星秀如果没有失去对灵气的感知,他应当能察觉到以这栋小楼为中心的气势汹涌的灵气波动。

    可惜他感觉不到,趴在那儿看电影昏昏欲睡,并真的睡着了。

    肖泠好不容易战胜剑魂,出了一身冷汗,回头看那个已经睡着的学弟又徒然多了几分敬意。

    刚刚为何还觉得他天真怯弱?

    明明有美色可杀人。

    苏星秀睡醒了,发现肖泠看着他。

    “学长好啊,我好像睡着了。”

    肖泠声音有点无力:“嗯,你睡着了,外面的衣服干了,换上吧,该吃晚饭了。”

    “哦,好。”苏星秀爬起来,在外面把迷彩套装跟衣服取下来。

    还好他有点讲究,在厕所去换了衣服。

    肖泠觉得有点失落又庆幸。

    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家中千年来第一人,所向披靡,没想到只是还未到情劫。

    苏星秀觉得今天真的太颓废了。

    吃完午饭,睡觉,睡醒,这就要晚饭了。

    太虚度 ,至少也要打会儿游戏嘛。

    外面也不太热了,他们走下楼去,等眼镜蛇回来吃饭。

    肖泠在柜台那儿点了条现杀活鱼,还有几个现摘的小菜。

    两人坐在大堂玩手机。

    肖泠忽然说:“我爸是隔壁体院的老师,也是击剑教练,裁判,我妈做生意。”

    “啊?”苏星秀有点接不上话。

    肖泠:“我家人都挺好的。”

    家世清白。

    “哦。”苏星秀随口接道:“我家人也挺好的。”

    “我家是农村的,前几年我们家旁边开发了个古镇,我家亲戚都去那儿去做生意了,我爸妈开了个手工艺品小店。”

    “卖什么的?”肖泠很好奇,听上去这小学弟家人都很淳朴。

    “民族传统银饰。”苏星秀说。“生意不太好,镇上同样的小店太多了,我假期还要去帮忙。”

    他想起假期被爸妈抓包到店门口当展示模特的事就一阵后怕。

    肖泠对他的生活很感兴趣,还想多聊一会儿。

    “肖哥,小苏,我回来了。”

    眼镜蛇拎着一个小袋子归来。

    他从袋里掏出一快斑驳的玉雕。

    “没想到忙活一下午,鱼没网到,捡到一块玉,等回去了,找人看看,能不能卖钱。”

    肖泠一看那玉,就觉得不好。

    但只是有少许阴邪气,大约只是在水里浸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