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9、地震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9、地震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看那玉觉得挺有意思,居然出去捞鱼就捞到一块儿半个巴掌大的玉珏,看这透光度,上面还有丝丝缕缕血丝,质地挺好,可惜是碎裂的,但肯定能值些钱。

    “这感觉还是个古件,运气真好。”这运气真羡慕不来,他把玉珏还给眼镜蛇。

    “这东西可能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运气,我以后留着送老婆。”

    眼镜蛇很高兴,让老板再加点菜拿几瓶酒,这顿他请了。

    吃饭的时候他们总算说了点正事,因为明天要两个负责的老师,一个艺术学院的,要把新生里有才艺特长的拉到一起看看。

    “咦,那今天怎么就叫了我一个?”苏星秀吃鱼还是忍不住开口。

    “唉,你不是有舞蹈特长吗?我们就来看看,跳舞不比其他唱歌的,在哪儿都能唱,得先把你拉出来,先提前练着。不过也没几个唱歌的。”眼镜蛇说的似乎很符合逻辑。

    苏星秀点点头。

    吃完饭,他依依不舍的要回基地宿舍了。

    眼镜蛇又把他拽着,“你回去干哈呢?咱们这儿蹲着肯定比基地八人间寝室舒服,你回去宿舍把东西拿了,过来住,肖哥你那儿可以住人吧?”

    肖泠迟疑了一下,温柔地笑:“可以住,小苏来吧。”他说话温柔,说小苏两个字时,感觉自己就浑身一酥。

    苏星秀想大家一起吃肉喝酒就是兄弟,他也不见外,当下趁着天没黑就赶紧溜回基地,想自己在这边吃香喝辣,几个室友兄弟在那边苦哈哈吃大锅饭也着实不介意,就让农家乐老板打包了三根卤猪蹄带回去。

    肖泠想陪他去,又觉得自己这般太过明显,叮嘱他:“一个人走在外面小心一点。”

    苏星秀笑道:“我一个男生能有什么事,走咯。”

    他自在的走在乡间的小路,手上还拿了根香蕉边走边吃,走到四野无人之时,他抬头看云,夏末的夜晚,红云如层层鱼鳞一般,这是少见的景象,他拿手机拍了张照,随手发了个朋友圈。

    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天上云有点好看。[图片]

    他平时屁大的事都爱发朋友圈,被人吐槽过朋友圈过多,干脆设了三天可见。

    发完朋友圈,他抬眼看见一只比寻常猫更大的大橘猫趴在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眼神有点渗人,见人来了也不走。

    苏星秀在山里常见这种通灵的小动物,走到猫猫旁边,跟他说:“你想吃我手里的卤猪蹄吗?不行哦,我带回去给室友的。”

    “如果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就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可以带你去吃鱼。”

    橘猫眼睛里露出鄙夷的神色,站起来,悠闲地,尾巴一甩一甩的钻进野草从消失了。

    苏星秀也没管它到底通不通人性,掏出手机对着它的猫**拍了张照,又发了个朋友圈。

    路上看见一只大**猫猫。[图片]

    左右无人,他脚一蹬,窜出三四米远,不多时就到了基地。

    半人高的草丛被橘色.猫爪扒开一条缝,露出一只绿色的猫眼。

    橘猫高傲地说:“苏紫微的继承人就这样,呵呵,新时代傻白甜大学生?我看苏家药丸。”

    ……

    回去的时候正好是休息时间,几个室友大兄弟感激涕零地啃着他带的卤猪蹄,一边问他今天怎么过的。

    苏星秀隐瞒自己吃香喝辣的事,简单陈述事实。

    “下午就跟肖泠学长一起睡了一觉。”

    王图瞪大眼睛,“你们关系居然到那一步了!卧槽,太让人嫉妒,你可要帮我问问他的撩妹秘籍。”

    “好啊。”苏星秀随口说道。他又去找教官及带队老师,扯了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跟迎新晚会筹备的学长一起住外面,方便排练。

    教官跟老师叮嘱了一番安全事宜,就放他走了。

    苏星秀一路走一路刷朋友圈,发现他刚发的两条肖泠都评论了。

    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天上云有点好看。[图片]

    肖泠:像地震云。

    路上看见一只大**猫猫。[图片]

    肖泠:走快点,不然天黑了。

    苏星秀觉得这个肖泠学长有点太把他当小孩了,不过老师跟教官也是这样的,都叮嘱他注意安全。

    肖泠是用朋友教的招数。

    不管怎么样,先在朋友圈评论,表达存在感。

    晚上的时间又显得有些难熬。

    眼镜蛇极善交际,招呼着老板的老娘一起来打牌。

    苏星秀简直了,觉得自己想象的大学生活虽然懒散浪荡,却没想到可以悠闲到这地步,没事蹲在农家乐跟老奶奶打牌。

    他以为学神肖泠会有个表率,结果肖泠说:“反正也没事,就来打牌吧。”

    苏星秀:“……”

    他常看新闻,说大学生求职难,如果大学都这样度过,每天打牌睡觉,那求职当然难了!

    他可不能这样。

    至少要把专业知识学好吧。

    老太太笑眯眯地跟他们一起打牌,一边玩牌一边聊天,说起眼镜蛇下午捡到的那块碎玉珏。

    “那东西可能不干净,我小时候听我娘说的,今天你们去网鱼的河沟以前还不像现在那么小,可以开船,有个地主家的小姐不想嫁人,带着珠宝钱财跟情人私奔,上了船又遇到娘家人来抓,就投河自尽了。”

    “后来有人去河里捞东西,捞出一些珠宝,回家都生病了,怎么看医生都没用,把珠宝丢回水里病就好了。”

    眼镜蛇被她说的吓了一跳。

    “那我把那个东西丢回水里?”

    老太太笑了:“这个故事我小时候也是信的。”

    “现在一把年纪想起来,应该是捡了宝的人编的,他们去换了钱,恐人嫉妒,就编话说自己捡宝物倒了大霉,还把宝物丢回水里,让其他本就嫉妒的人心理平衡,以前那时候世道乱,大家饭都吃不饱,为了几个钱就能铤而走险,不像现在这么好。”

    “我小时候这种山村怪谈可多了,我也从没遇见过。都是大家胡编的。”

    肖泠默默看牌,他知道,这种事许多不是胡编,战乱年代冤魂野鬼多,各处煞气重容易出各种灵异**。

    战争结束之后,他们这些有责任感的正派世家跟几大著名道观寺庙都联合起来,在全国各地巡逻了十来年,遇鬼超度,遇凶妖驯化或送动物园,又在各个城镇布下风水大阵。

    和平时代,没太多作乱的妖鬼,他们几家就放下刀剑,做起了生意。

    这样繁华的时代,连妖都沉溺于灯红酒绿之中,他偶尔碰到几只孤魂,问起徘徊世间的理由,竟然是“追的番还没有完。”“我要看完xx决赛,还有两天。”等那些结束了,滞留世间的鬼也含笑离去。

    苏星秀打出一个对子,说:“从没看见过不干净的东西,是老人家你有福气,有正气,那些东西就会避着你走。”

    像他这种一身阴邪气的,小时候走在山里就是各种灵物窜出来找同类求抱抱,后来学会收敛气息了,才没有这种现象。

    老太太听他这么说,很高兴:“我有什么福气,依我看,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才有福气,生在这么好的年代。”

    “哈哈哈,我奶奶也常常这么说。”苏星秀笑了,只是这样一说,又有些想家,想他自己的奶奶。

    他从未离家这么久,坐在那里脸上顿时没了表情。

    肖泠注意到他情绪有些低落,猜到是这刚离家不久的大一新生想家了,忙转移话题。“今晚就打到十一点吧,明天胡老师要来,可就不能这么自在了。”

    眼镜蛇:“老胡,我看见他就怕。”

    苏星秀问:“胡老师是干什么的?”

    眼镜蛇就给他讲这胡老师有多么龟毛。

    打到十点半,老太太困了,他们这牌也打不下去,就各自回房。

    苏星秀进去就趴床上打游戏,打得刺激,微信弹出王图的消息。

    【有没有帮我问肖泠学长?】

    【能让他加我微信不?】

    苏星秀:【学长在洗澡,等会儿吧。我觉得他人其实没架子,我说一说,就可以。】

    肖泠从浴室出来,只穿了条灰色运动长裤,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转头就看见小学弟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他想,我身材还是不错的。

    苏星秀:“学长,我有个室友特别喜欢你。”

    肖泠眼睛微眯:“哦,你的室友,那就是男生了。”

    聪明如肖泠,自然想到了,小学弟在试探他的性向,他神色平静,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苏星秀:“是啊,是啊,男生,特别崇拜你。哦,上次你见过的,也是学计算机的,他说自从看了你发的那个什么论文之后,就视你为神,想加你微信,没事的时候请教你一些专业问题。”

    肖泠拿毛巾的手顿了一下,说:“好,你把我的名片推送给他。”

    苏星秀看着刚出浴的肖泠,觉得这身材真让人羡慕,肩宽腿长**翘,手长脚长,肌肉薄薄一层并不夸张,不失力量感又不失美感。

    他羡慕地说:“学长,我听同学说你交往过特别多女生,还能让她们和平相处啊。”

    肖泠正在躬着身擦头,不自觉笑了,他起身说:“没有这回事,我从没交过女朋友。”

    顿了顿,音量提高,“也没有交过男朋友。”

    苏星秀没get到他强调的点,继续求证:“可是听说你跟很多女生关系很好诶。”他之前也亲眼看到的啊,在火锅店,跟一桌女生一起坐。

    肖泠看着他,认真地解释:“可能我大一时候参加的活动和社团比较多,经常跟一些女同学一起谈工作合作。”

    “也常常在学校各种媒体上刊出各种合照。可能关注我的人多,容易看图说话。”

    “我们这种男校,大部分男同学都是从理科班升上来,很少跟女生接触,部分同学思想略微大男子主义,对女性有一种刻板印象,歧视女性自身的工作学习能力与理想追求喜好,并一厢情愿认为女生只要跟男生说话就是男女之情。”

    肖泠放下毛巾,深邃的眉眼柔情万分:“以前有人跟我隐晦地说过这些,我没有及时辟谣,没想到却让你误解了。”

    苏星秀被说的有点晕,觉得他好正义啊,反思自己好像思想有点如他所说的大男子主义,忙说:“是我思想浅薄了。”

    他还要在说什么,却看见肖泠在左右摇晃,整个屋子左右摇晃,水杯里的水也荡出来。

    “是地震!”肖泠忙走过去把他拽了起来。“快下楼!”

    苏星秀反应过来,马上穿上拖鞋,指着窗户说,“我们跳窗吧!”

    肖泠:“这也不必,安全……”

    他话未说完,苏星秀已翻窗跳下。

    肖泠:“……”

    他走到窗边,看见苏星秀站在下面,张着手臂,神情天真又自信。“学长,你跳吧,我接着你。”

    小学弟一个普通人,那么纤细的手臂怎么从接从二楼跳下.体重75公斤的自己?

    肖泠也不藏拙了,从窗户一跃而下,利索落地。

    “学长身手好啊,都不用我接。”苏星秀惊喜地鼓掌。

    肖泠:“……”他都不怕吗?

    这时房屋晃动的幅度也变小。

    农家乐老板一家跑了出来,眼镜蛇也拎着手机窜出来。

    “哇,小伙子身材好啊。”农家乐老板说,他老婆,老娘都盯着肖泠看。

    眼镜蛇夸张地大喊:“肖哥,你连衣服都不穿,你们在屋里做什么啊!”

    肖泠:“……”

    苏星秀老实地说:“没做什么,肖泠学长刚洗了澡出来,就地震了。”

    “这边从没地震过,我在这儿住了七十年,都没发生过地震。”老太太说。

    “可是现在发生了,等我看看新闻。”老板走进一楼去把大厅的电视打开。

    苏星秀肖泠下来的时候都没拿着手机,只眼镜蛇拿了,就叫他查网上怎么说。

    “哎呀,有点厉害,4.7级地震,震源就是我们这儿,北合区,难怪这么猛,震源就这里。”

    肖泠抬头看周围,夜晚环境昏暗,他感觉气场比地震前不一样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萦绕在他心间。

    电视台也没讲地震的事,还在播着电视剧,想来没有严重事故。

    确实这农家乐也没有什么东西损毁,房屋也都完好无损。

    老板比较谨慎,准备让一家人都睡在一楼大厅门口,又给仅有的三个客人开了间一楼门口的三人间,让他们睡那儿。

    “毕竟你们是学生,年年你们老师搞活动的学生都住我这里,我还是得给你们安全负责。你们别关窗户,如果再有地震,就都跳窗出来。”

    三人不好拂却老板的老意,又搬到那屋去睡。

    刚睡下,苏星秀就接到王图的电话。

    “小苏,你在那儿怎么样?”

    “挺好的,这边农家乐老板给我们开了间一楼的房间,你那儿呢?”

    “不太好,我们寝室门外有个栏杆裂开了,有个同学被掉的石块砸伤了脚背。教官叫我打电话问问你的情况。”

    肖泠躺在他旁边的床上,看家里群聊。

    宁洋:【我刚刚夜观星象,今夜将有剧变。】

    宁淙:【小洋,你那三脚猫观星能力马后炮就算了吧。】

    肖姗姗:【我看也有变,我去算一卦。】

    宁淙:【卧槽,婶婶你说的就有点吓人了。】

    肖泠:【肖姗姗,我在郊区,看气有些不一样了。】

    肖姗姗:【地震可改变山形地貌,前后气场不一正常。】

    肖姗姗:【上坎下艮,蹇。】

    肖泠眼睛瞪大,这是一个下下卦。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宁洋:【妈,你问的什么出这一卦。】

    肖姗姗:【就问的你月考成绩,等我回来就去找你老师。】

    肖泠知道是这是老娘在糊弄傻弟弟了。

    她秉承肖家绝学,跟他们兄弟俩的三脚猫相术不同,她算的结果仈Jiǔ不离十。

    肖泠躺在床上,觉得阴寒气息渐重,12点阴阳气交汇的时刻,有这样的感觉也是正常,他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他按下心里的疑问,问苏星秀:“你怕不怕?”

    苏星秀在看手机上这附近的人拍的地震视频,笑嘻嘻的说:“不怕,学长你一直问我怕不怕,难道你怕?”

    肖泠觉得他是个没心机小孩,啥事都不挂心,很可爱。

    不过有眼镜蛇在旁边,不便他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凌晨三点,眼镜蛇放在床头柜上的血丝玉珏漫出一股黑气,凝成一个身形模糊的黑衣女人,站在眼镜蛇床边,她面色蓝灰,双目泣血,扫了眼白白胖胖的眼镜蛇,转身看见肖泠面目英俊,一身黑气荡开绕着肖泠转,似乎很满意他。

    肖泠感知到邪气,睁开眼,无悲无喜地说:“你想做什么?”

    苏星秀的灵蛊亦被女鬼的邪气惊醒,一股比黑衣女鬼更强大的阴邪气息弥漫开,肖泠回头看见一只奶乎乎走路都不太利索的小雪豹从小学弟心口走出,蹲在床头,歪着脑袋一脸无辜。

    小雪豹身子也是半透明,他判断肖泠无威胁,只专注看那黑衣女鬼。

    如果女鬼想害本体苏星秀,它就会,就会扑上去把女鬼撕碎,它的爪牙很锋利的!

    肖泠看着那可爱的小雪豹,眼中杀意微露。

    只觉得自己被骗得好惨,上代苏家妖女骗走了他家的神剑昆吾,他竟险些被骗了心。

    这非妖非鬼的野兽幼崽,是传说中巫族后裔苏家的灵蛊,类同道家元婴。

    天真的漂亮的苏星秀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秦毒岭苏家的人。

    都有灵蛊了,必是嫡系。

    小雪豹看肖泠的眼神突然比女鬼还渗人,小小喵了一声,一甩尾巴胆怯地钻进苏星秀身体里。

    苏星秀揉着眼睛醒来。

    “好奇怪的感觉啊。”他睁开眼看见肖泠盯着自己。“学长,你半夜不睡啊?”他又看见肖泠旁边的黑衣女士,发出一声尖叫。“哇,鬼啊!”

    他一把拽过肖泠,力气奇大,让肖泠都来不及挣扎,就被强行扯了过去。

    肖泠:“……”

    他被苏星秀紧紧拽着手臂又什么质问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女鬼:“……”可以有我发挥的空间吗?

    她判断这边两个好看的都有点扎手,也才重回人间,就转身想吸眼镜蛇的生气。

    眼镜蛇又被刚刚苏星秀那声吼吵醒,还转身说:“小苏,你不要吓人,鬼来了也要好好睡觉……”

    他看见蓝肤血眼的女士与自己面对面,又吓得尖叫起来。

    苏星秀好捉急。

    他不知道该怎么帮助眼镜蛇,他跟女鬼气息系出同源,相生不相克,他只能站起来朝女鬼走去,强硬地把她推到一边。

    女鬼:“???”

    苏星秀把吓得几乎要翻白眼的眼镜蛇扯起来,拖回自己床上,然后左手搂着肖泠右手抱着眼镜蛇。

    他怕没顾着肖泠,女鬼又要对肖泠下手。

    肖泠:“……”

    这苏家人好像没传说中那么精明。

    学弟这天真不是装的。

    漂亮倒是真的。

    苏星秀:“学长,你别怕啊,应该等到天亮就好了。”他想了一下,自己的灵蛊出来就可以直接吃了女鬼,但是怕放出来吓着旁边两个学长,就等天亮去找道士来解决吧。

    眼镜蛇奄奄一息地捂着心口:“我觉得不解决她,我是活不到天亮了,我要被吓死啦!”

    他开始解裤子。“据说童子尿辟邪……”

    苏星秀按住他解裤子的手,“这倒不至于。”

    “而且,你知道吗?自己手动过的,都不能算童子了哦。”

    眼镜蛇脑袋一歪,感觉自己没有活的希望。

    “我还有有时间用手机给我爸妈发遗言吗?”

    女鬼被他们气到:“如今是什么时代?人都是傻的?”

    她也想转身就走,但是她刚刚从长久的压制中醒来,身上这一点力量不足以支撑她走太远,鬼的世界,就是大鬼吃小表。

    她要强大,就要吸食活人的气息,或是吞噬别的小表。

    眼前三个人,她必须薅点肉。

    苏星秀从虚空中抓出一只蝎子朝女鬼扔去。“听说女孩子怕这种虫子,应该有用吧。”

    肖泠感觉到他身上阴气一放一收,显然他扔出的是蛊虫。

    用蛊虫吓女鬼……

    不知该怎么评价了。

    苏星秀又抓出一只大蜘蛛,扔过去,女鬼看见蜘蛛,浑身一抖。

    眼镜蛇:“她怕蜘蛛!小苏,她怕蜘蛛!你从哪里抓的?我也来。”

    苏星秀:“随手抓的,随手抓的。”他又抓出一条黑蛇,觉得蛇虫鼠蚁女孩子应该都怕吧。

    肖泠看不下去了,身上剑气外放,女鬼尖叫着化作一股黑气,钻回床头玉珏。

    小雪豹慢慢从苏星秀背后钻出,感知一下周围,女鬼的气息确实没了,它又悄咪咪消失。

    肖泠:“……”

    当年爷爷的大伯是怎么被骗走古剑昆吾的?

    色.诱吗?

    眼镜蛇抹了把冷汗:“这是我捡的那玩意儿出来的鬼?”

    苏星秀:“看那股黑气的走向就是了。”他根本不怕,打开灯,拿起那碎玉珏看,里面的血丝像是会流动的一般。

    眼镜蛇看见那玩意儿就瑟瑟发抖,直言:“当时那个老板就跟我说这种东西不该捡,我不听,现在怎么办啊?”

    苏星秀:“那我暂时帮你拿着吧。回去你找个道观捐了。她滞留世间,应该有冤屈,我不懂这些,你去找专业人士。”

    眼镜蛇:“……小苏你胆子挺大,那……那拜托你了。”

    肖泠忽然说:“交给我吧,我有亲戚在做道士。”

    苏星秀眼神有点鬼鬼祟祟:“那你小心,我看书上说,女鬼要吸阳气。”

    肖泠:“……没事。”

    苏星秀很困:“我有点困先睡了,你有事就叫我。”

    他闭上眼一沾枕头就睡了,睡相天真无邪。

    肖泠:“……”

    他现在其实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掐着这傻乎乎的小学弟的脖子,让他不要睡觉,交代他家把昆吾剑藏在何处。

    没有昆吾剑,他练出的剑魂只能封在自己体内,每动一次,不见血不可收。

    肖泠靠着床头,长叹一口气,昨天他还在感叹苏星秀的家人淳朴。

    ……

    凌晨五点,肖泠接到电话。“急事,速归,因为地震,海州风水阵改变,阴气溢出,整个城市万鬼夜行。”

    肖泠:“好。”

    他捏着那枚闹鬼的玉珏跳窗出去。

    经过鬼一吓,眼镜蛇睡眠很浅,扒着窗户弱弱地问:“肖哥,你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肖泠回头淡淡地说:“没有,你睡吧。如果军训结束我还没回来,就帮我开车回学校。”

    他身上吹出一阵冷风,又把眼镜蛇吹得睡过去。

    他手背上的剑形金辉幻化出形体,是一道金色的与他一般高的长剑,剑身一旋,载着他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像天穹激射而去。

    苏星秀的小雪豹灵蛊感到气息异动,又钻出来,只看见少了个人,但是对本体无害,于是它又钻了回去。

    ……

    早上。

    “为什么肖泠学长不见了啊?”苏星秀一边吃早餐一边说。

    “我好像梦见了他说有事要走,帮他把车开回学校?”眼镜蛇脑子也是迷糊的。“我昨晚好像还梦见个女鬼?小苏你还徒手抓蛇抓蜘蛛吓那个女鬼。”

    苏星秀垂着眼:“哦,你的梦挺精彩的。我这一晚睡得很好。”

    他打开手机在微信上找到肖泠。

    苏星秀:【肖泠学长,你去哪里了?有没有被女鬼挟持?】

    肖泠正在海州市中心广场坐镇,倚着从家里随手拿的一把黑色古剑,盯着满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三分之二都是几十年前的因为一缕孱弱执念附着于器物上的鬼魂,风水大阵的改变使他们得以借力重返人间。

    最凶恶的那批已经在凌晨被斩杀干净。

    肖泠闭眼,长剑出鞘横放膝上。

    他轻叩剑身,如龙吟般的剑鸣荡出一圈无形波纹。

    中心广场三分之二的人不见了。

    不过早上行色匆匆的人并未注意到少了很多人。

    大家都很忙。

    肖泠掏出手机,看见微信群里的人都在报告已把自己所属范围内清理干净。

    他打字:市中心,肖泠,全部解决。

    微信跳出苏小帅的消息。

    肖泠杀意凛然的眉眼顿时显得温柔。